注册

尴尬:哥们要娶我前任


来源:凤凰网时尚

遇见前任,还是备她现任男友领着去的 【开场白·时髦】 前些年,“表哥”这个词挺时髦,因为一般只要介绍是表哥,基本就不会是真表哥,所以一时间,“表哥&r

遇见前任,还是备她现任男友领着去的

【开场白·时髦】

前些年,“表哥”这个词挺时髦,因为一般只要介绍是表哥,基本就不会是真表哥,所以一时间,“表哥”成了暧昧的代名词。再早些年看上海老电影,总有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子,在向别人介绍自己身边那位衣冠楚楚、大腹便便的男士时,会使用“干爹”这样的字眼。比如《一江春水向东流》里的庞浩公之于交际花王丽珍。

再后来,“红颜蓝颜”又成了暧昧的代名词,直到今天,人们开始敏感另一个字眼,叫做“前女友”抑或是“前男友”。前阵子刚有一个“前男友事件”出来,但凡涉及着“前女友”或者“前男友”的,总是会有些不堪。这种不堪,或者是人们总是不肯放过那些“前情”的身份,又或者是现代人感情经历过于丰富,面对感情之脑满肠肥恰好比吃自助餐,所以盘子里随便遇到什么菜肴,都会感慨一番说,不得了,世界小,我“前情”欸!

“前情”这个事情,若是搁到早些年,最简单,能不见不见,能少见少见,不然谁遇到谁都是添堵。而现在,很多人会跟“前情”做朋友,做好朋友,平时没事吃个饭互相帮个忙,互诉个衷肠。总是比好友要近一点,比恋人要远一点。只搞得很多恋情人仰马翻,干醋漫天飞。这时候大家不禁要问一句,既然这么好,当初为何分?这话问得正点。倒要看看当事人怎么答?

这是由于今天男主人公的一番诉说而引发的感慨,这感慨其实和这篇故事关系不大。因为这篇故事里的前女友和前男友是完全被动遇到的,他们很默契地决定,将这份秘密埋藏在心底。过去终究会过去,未来才更值得珍惜。——阿莱

受访者:方谦,男,29岁,未婚。

金秋10月很快就要迎来哥们儿小军的婚礼,小军和方谦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却一见如故。让方谦没想到的是,他陪小军去看家具,结果小军的女朋友打来电话,让小军去接,小军当时又没车,只好央求方谦做回司机。方谦欣然应允,便陪小军一起来到他女友的公司。待到公司楼下,方谦已经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因为这附近就这一家公司,所以他已经不由自主想起一个人来……

当然不事到临头,谁也不会去想那最坏的结局。结果这最坏的结局还真就发生了,一个女孩从楼门口一出来,方谦坐在车子里就有点傻眼——女孩当然是没有认出他了,因为女孩不知道他现在换的这辆车子,他下意识去躲,却发现坐在副驾驶的小军打开车门大步流星过去就牵了女孩的手……

方谦这回只能僵着一张脸尴尬地赔笑,女孩见到方谦也呆住了,这时幸好小军给他们介绍,我哥们儿,方谦,我女友,小洁。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幸亏方谦在,我那车刚送修理厂!一路上,小军陪着女友坐在后面,方谦一边开车一边流汗,在后视镜里和小洁足足对视了好几个回合……

方谦的口述:

我真不是故意要看她!我是嘀咕!你知道我也没想到我在偷着打量她的时候,她也正偷着从后视镜里打量我!结果倒好,我们两个都面红耳赤、心跳加速!这种心跳加速倒不是因为彼此还喜欢,我和小洁没戏了,就她那个妈妈,我也摆平不了。

但问题是,这就像是一场噩梦你知道吗,好不容易刚摆脱掉的一个梦境,突然又出现在眼前。搁谁谁不慌啊?而且这噩梦还有个完全不知情的旁观者,那就是小军,他当然是半点都不怀疑了,因为这种事件的概率也太低了,谁没事出去转老能碰上前女友啊。这还真应了那句话,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我当天就去买彩票了,居然中了20块,我自己都气笑了。

唉,玩笑归玩笑,当时我真是紧张得要死。我估计小洁也是紧张得要死。她一直咬牙切齿地看着我,就像是看着一个魔鬼。我知道,她一定觉得我这个人阴魂不散。因为当初就是她非要闹着分手,其实是她父母从中作梗,死活瞧不上我,结果还是硬把我们给拆散了。

这件事之后我也确实找过小洁的父母,但她父母不肯出来见我,我也就散了。也没怎么着啊!虽说那时血气方刚,也确实对着小洁说了一些过头话,这一路之上,看着小军对她的体贴入微,我也能够感觉到当年小洁为什么拼死都不愿意选择我。我是比不上小军温柔成熟。

我承认我确实有一些毛躁。这之后我又交往过一个女孩,但却是我提出的分手,因为我突然发现自己可能就不是一个适合婚姻的人。反正经历过小洁之后,我多少有些灰心丧气,无论对于婚姻还是自己。当年我还算是个纯情少年,是憋着劲儿要娶她的,结果人家死活不愿意跟我。

如果不是今天遇到小洁,我真的以为我早就把她忘记了,这发现让我非常沮丧。我不喜欢如此拿不起放不下的自己。小洁好像是比从前变了很多,有些惊恐,她大概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准老公身边,更不明白我究竟有没有和她的准老公提到过从前。

想到这儿,我忽然笑了,真的,就是忽然有一种想笑的感觉,我从后视镜里对着她笑,她惊恐万状地就把头转向了车窗外。路上一直都在堵车,小军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我和小洁各怀心事。这时小军还在心无旁骛地和小洁介绍我,方谦特别厉害,玩什么像什么,我要是早认识他就好了。

咱们俩结婚,我还想请方谦做伴郎呢,你不是有好多姐妹吗,挑个好的介绍给方谦,我们两个好哥们儿,不能我结婚他还单着不是?!我觉得我再不插话就有点过分了,于是赶紧打圆场,其实也是在一语双关,算了吧小军,我的事你就甭操心了。我这个人单惯了,两个人的话,我还嫌麻烦呢。

[责任编辑:郝彬]

标签:老公 朋友妻 阿莱

凤凰时尚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