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上海有名医走出体制自组“医生集团”


来源:浦江头条

2月25日,作为国内标志性“医生集团”之一的冬雷脑科医生集团正式签约有着“上海医改试验田”之称的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可满足患者多元化需求  2月25日,冬雷脑科医生集团正式与上海国际医学中心顺利牵手,这个洽谈过程仅仅历时2个月,成为医生集团落地社会化平台型医疗机构的标志性事件。

宋冬雷

近年来,在国家“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政策支持下,医学界迎来一次市场化变革,一部分公立医院医生走出体制,以个人或医疗团队的形式走向社会医疗机构开展医疗行为,其中“医生集团”无疑成为2015年下半年最受关注的热点之一。

2月25日,作为国内标志性“医生集团”之一的冬雷脑科医生集团正式签约有着“上海医改试验田”之称的上海国际医学中心。这也标志着,该中心正式开始承接国内医生集团的落地。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市卫计委获悉,目前在上海已有两大医生集团落地,一是张强医生集团,二是冬雷脑科医生集团,而这两大集团创始人张强医生和宋冬雷医生,都曾来自公立医院。

“在上海90%的医疗服务由公立医疗机构提供,原先的事业管理体制已经不能适应医生的发展,医生集团的成立将意味着原有生产关系得到调整,医生的活力得到释放,职业更加受到尊重,同时也使得医生有更强的内心动力去解决看病难的问题。”上海市医改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许速26日表示。

何为“医生集团”?由多个医生组成的联盟

“医生集团”,又称“医生执业团体”或者“医生执业组织”,系由多个医生组成的联盟或者组织机构。其本质是医生执业的一种方式,即团体执业,这种模式下,多个医生联合起来共同执业,共享彼此的收入,共同承担损失,共享设施设备。

医生集团是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医生自由执业方式,据美国医疗协会2012年报告统计,仅有5.6%的美国医生直接受雇于医院,而高达83%的医生则加入了“医生集团”。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市场上约有30余家医生集团类的组织和机构,其中大部分是2015年成立的。

目前,上海共有两大医生集团,其中张强医生集团于2014年7月成立,创始人张强于2012年底从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血管外科主任岗位离职,仅仅用了1年多时间就创办了国内首个医生集团,他是国内静脉曲张微创手术领域的知名专家,同时也是自由执业的先行者,带动了国内“医生集团”的发展。2015年9月,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原神经外科教授、上海德济医院原院长宋冬雷成立国内首家脑科医生集团,这名曾为赵本山主刀、师从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周良辅院士的神经外科名医,自此也正式宣布自由执业和多点执业。

目前,冬雷医生集团集结了全国多名知名的技术全面的高级专家,其中不少来自上海公立医院,他们可开展颅脑外伤、颅脑肿瘤、脊髓肿瘤、脑血管病的显微外科及多种微创治疗,同时集团与全国数十家医院打造以脑病会诊为特色的远程视频咨询平台。

“医生集团”意义何在?可满足患者多元化需求

2月25日,冬雷脑科医生集团正式与上海国际医学中心顺利牵手,这个洽谈过程仅仅历时2个月,成为医生集团落地社会化平台型医疗机构的标志性事件。

根据双方协议,协议签署后,宋冬雷医生将出任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神经外科的学术主任,并将第一执业点设在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宋冬雷医生门诊目前设定的时间为周四上午,接受患者预约。

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将为医生集团提供一整套完善的配套医疗服务,同时还将为医生集团购买医疗责任险,以帮助医生集团的平稳发展。同时,冬雷脑科在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的落地不但为上海国际医学中心填补神经外科领域的空白,还有利于促进医院神经外科领域麻醉和重症监护等相关学科的发展,可以满足患者多元化需求。

上海从2011年12月15日开始实施执业医师多点执业,上海国际医学中心是多点执业试点的单位之一。来自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的数据显示,从2014年5月28日正式运行至2015年底,来这里多点执业的医生已经达到近200名;同时,上海国际医学中心还与上海10家三级甲等医院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

“我们立足于公立医院有益补充的定位,希望通过市场化的运作机制,为医生执业提供服务,更好的医生服务将使更多的患者获得更好的就医体验。”上海国际医学中心院长张澄宇表示。

对医改有何启示?从看“完”病到看“好”病

2月25日,上海市医改办副主任许速表示,上海国际医学中心与冬雷脑科医生集团的签约合作,这种社会化办医机构之间的强强联合,尤其是作为上海医改试验田的上海国际医学中心,用全新的、开放视野与心态承接医生集团的模式,是一种全新的探索,对于推动医生自由执业发展,提升患者服务体验,具有重要的探索意义。

当前公立医院改革难点如何破解?许速指出关键在于解决医患双方的问题,“上海90%医疗服务都由公立医院来提供,事业管理体制已经不能适应当前医生的职业发展,而医生集团的成立可以改变当前医生现状,让医生获得尊重,从而使医生赋予社会责任感。”

宋冬雷称,“看好病,这个‘好’字不是传统意义上说的治病的成功,更包含患者体验的好,这在传统的承载高负荷的公立医院中,我们常常有心无力,因为排队的人那么多,你无法把服务做细致。”宋冬雷医生说,在这里,不仅要给病人看好病,而且看病过程尽可能舒适,是我们的共识。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标签:微创治疗 上海国际 执业医师

凤凰健康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