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北京同仁医院魏文斌:病人带希望而来 我不能让他失望而归


来源:39健康网

当魏文斌略佝着肩走进诊室时,是早上七点一刻。等待他的是七八十号病人,或十几台手术。诊室外早已挤满了来求医的患者,大多人是远道而来,并将魏文斌当成是看好眼睛的最后一线希望。眼科护士王晶雪告诉编辑,其实魏

北京同仁医院魏文斌:病人带希望而来我不能让他失望而归

当魏文斌略佝着肩走进诊室时,是早上七点一刻。等待他的是七八十号病人,或十几台手术。诊室外早已挤满了来求医的患者,大多人是远道而来,并将魏文斌当成是看好眼睛的最后一线希望。

眼科护士王晶雪告诉编辑,其实魏主任的号医院每天只放三十个,但由于太多的患者要找他,他不忍心拒绝从外地专门赶来的受病痛折磨的患者,所以他的号一加再加。

而且他还嘱咐科里的护士,外地来的患者能加尽量加;眼肿瘤的患者病情不能拖,必须加。因此他的诊疗时间常常一拖就是几个钟头,从一大早开始,中午连吃饭、上厕所都顾不上,直到下午三四点钟才能结束。

出于同样的原因,他总是将所安排的手术尽快做完,并尽量让外地患者赶在靠近手术的日子来北京,“他们已经生了病,还要增加吃、住的花销,实在太不容易了。”

北京同仁医院的党委书记韩小茜也说,有天晚上9点多,她看到一条微博:“都这点儿了,魏主任还在出门诊呢。作为一名眼科人,我心疼我们的主任;但同时我也能体会到患者对他的等待和需要。”

那天他看了100多个病人,仅在中午喝了一杯酸奶。问及此事,魏文斌略略腼腆的笑了笑,“病人带着希望而来,我不能让他们失望而归。”

三千角膜:练就“小魏飞刀”

魏文斌,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主任,眼底科主任医师、首席专家。首都医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保健会诊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最擅长眼底病诊疗,尤其是视网膜脱离手术、玻璃体视网膜显微手术、眼内肿瘤诊断和治疗。

他的学生,同仁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刘月明告诉编辑,同样的一台手术,魏文斌所需的手术时间仅为别人的一半或者1/3。

魏文斌则告诉编辑,手术时间越短对于患者的伤害也就越小,因此最大限度的缩短手术时间其实是对患者的负责。

正是这样的精准度与速度,让业内人士都亲切的称他“小魏飞刀”。

然而“小魏飞刀”的练就,还要追溯到他刚刚进入同仁的那段经历。

1986年7月13日,21岁的魏文斌坐着绿皮火车从安徽来到北京同仁医院,迎接他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医生生活,相反南北方的生活差异,水土不服等等让他吃了不少苦头。魏文斌笑着告诉编辑,“在刚来北京的前半年,每天都想着要回母校安徽医科大学,因为当时打算留校做儿科医生。”

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会诊中心护士长袁晓凤,是退休后被返聘回来的,在眼科工作了48年。不论是眼底、青光眼、白内障,她都能很专业地回答患者的问题,被称为“不拿手术刀的医生”。她可以说是看着魏文斌一路成长起来的。

她告诉编辑,魏文斌刚进同仁的时候,和很多医生一样都要练习手术,练手术需要用猪眼球,他就主动承担了去郊区屠宰场取猪眼球的任务,每次骑自行车往返3、4个小时,风雨无阻,坚持了5年,后来屠宰场的师傅都认识他,主动把猪眼球留下来给他。

同仁眼库成立之初,需要取捐献者的眼角膜,他又主动请缨。“人在死亡6小时后,角膜就作废了,因此取角膜需要在捐献者去世后的第一时间进行,否则,取下的角膜就不能成功移植。每当接到捐献者去世的消息,无论是午夜凌晨,还是刮风下雨,他都会及时赶到。这个工作他一做就是三年,先后取下1000多副角膜。”

……

25岁那年,魏文斌取下一个他终身难忘的眼角膜。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发现沙眼病原的医生、中国乃至世界医学界泰斗--张晓楼先生的角膜。张晓楼先生曾在自己的眼睛里培植沙眼标本,再从自己的眼睛里刮下病原进行实验,他刚刚一手创办起同仁眼库就辞世了。

魏文斌为张晓楼取下的这个眼角膜成为同仁眼库的第一个材料。

0.03视力:保住患者最后的光亮

同仁医院眼科分科很细,共有11个专科。魏文斌主攻的是眼底病。

如果把人的眼睛比作照相机,眼底就相当于照相机的底片,专门负责感光成像,如果它出现了问题,病人就会面临失明的危险。所以,眼底科疑难杂症最多,病情最为复杂。治疗难度大,风险也很高,无论手术多么完美,病人的视力也很难有较大的提升,可以说是个费力不讨好的专业。

在《同仁眼科手术笔记》一书中,魏文斌在题为“在黑暗中修炼光明——眼底手术探微与拓展”一章中这样写到:“刚刚成为一名眼科医生时,玻璃体视网膜手术在我国方兴未艾。高难度的玻璃体切割手术兴奋着我的每一根神经。”

在体验了初步掌握眼底手术的新鲜感后,魏文斌却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焦躁和沮丧。

“终于真真正正成为了眼底专业医师后,一股焦躁,不,更确切地说是沮丧的情绪却经常包围着我。为什么呢?无论医生怎么努力,无论手术多么完美,但是由于视网膜神经结构的特殊性,不少患者术后很难达到0.3以上的视力。特别是晚期患者,甚至仅能达到解剖复位。

有专攻白内障手术的医生奚落魏文斌:“你们用不着视力表,用手指就行。”

他在笔记中这样写道:“每天,面对着我的患者,在暗室中,仔细地搜寻着脱落的视网膜皱襞后掩藏的裂孔;每天,透过镜头那一束光线,在手术室里一点一点地剥离增殖的纤维膜,再将视网膜一点一点地展平……看着被自己精心整复一新的眼底,常常叹息:有意义吗?我几乎要放弃。

但如果放弃,又会怎样?患者这仅有的光明将一点点丧失,眼球将一点点萎缩,黑暗将彻底将他们包围。”

他矛盾着,纠结着,直到遇到了这样一位患者。

这名患者双眼高度近视,右眼已经失明多年,左眼陈旧性视网膜脱离,视力只有“眼前数指”。经过两次失败的眼底手术后,辗转来到北京同仁医院,魏文斌又为他做了眼底手术。手术很成功,视网膜完全复位,但患者的视力却只能恢复到0.03。

魏文斌无奈地告诉患者:“您的眼底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但视力只能这样了。”

没想到患者却激动地说:“谢谢大夫!你不知道,这0.03对我有多重要。有了这0.03,几乎所有的事我都能干了!我来北京,就是怕左眼也像右眼,那种感觉,不知白天黑夜,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一瞬间,魏文斌顿悟,原来一丝光亮对人的生命如此重要!这0.03对患者来说,就是全部的光明;能保住患者最后的光明,对医生来说,也是一种幸福。

多年后,当再一次提及该病例时,魏文斌告诉编辑,其实很多疾病的治疗效果并不能那么的立竿见影,眼底疾病的治疗很多都是通过保存患者微弱的视力,来提高其生存质量。

“眼底病的治疗更多的是‘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魏文斌如是说。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健康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