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北京同仁医院魏文斌:病人带希望而来 我不能让他失望而归


来源:39健康网

当魏文斌略佝着肩走进诊室时,是早上七点一刻。等待他的是七八十号病人,或十几台手术。诊室外早已挤满了来求医的患者,大多人是远道而来,并将魏文斌当成是看好眼睛的最后一线希望。眼科护士王晶雪告诉编辑,其实魏

攻克眼底并发症难关“脉络膜上腔出血”

魏文斌告诉编辑这样一个故事。

1988年,他还是住院医生。一位家住北京东高地的老太太来看病。

“老太太双眼白内障,右眼在北京郊区的一家医院做了白内障手术,因为手术中出现并发症,效果不好,没有了视力,所以左眼的手术就一定要到同仁医院来做,当时我是老太太的主治医师,在手术将要结束的时候出现了爆发性的脉络膜上腔出血,老太太的左眼最后仅存微薄的视力。”

魏文斌说,当时老太太丝毫没有责备他,反而在他沮丧的时候还来鼓励他,“由于手术失败了,心里一直很内疚。就一直想着这件事,琢磨这件事情,想克服它,想用心去攻破它。”

爆发性脉络膜上腔出血.这种并发症是眼科手术中最严重的并发症,当时在国内外没有有效的预防和治疗措施,手术中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通常会摘除眼球。

老太太成为魏文斌心中难以忘怀的隐痛。

1994年,他被同仁医院派往法国国家眼科中心进修,那时,他经常观摩法国医学教授进行各种眼底病的诊疗,终于有一天,他遇到一例患者,在白内障手术中发生了爆发性脉络膜上腔出血,魏文斌如获至宝般地仔细观察着法国专家的处理过程,而事实证明,也就是这次经历,让他洞见症结。

发生脉络膜上腔出血后,前房消失而且眼压很高,法国医生会对无前房进行处理,细心的魏文斌也发现,从巩膜切口中流出来的不是他想想中的血凝块,而是像酱油一样的血液。他把这些步骤和现象都进行了详细的记录,之后马上进行研究,他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进行比对分析,弄清了脉络膜上腔出血的发病机制和病理生理过程,设计了一整套手术方案。

回国后,他将自己苦心孤诣的研究成果进行了一些临床尝试,并把现在的玻璃体手术技术融合进去,效果很好。

1998年,在全国中青年眼科学术大会上,他第一次把自己治疗脉络膜脉络膜上腔出血的研究结果向全国同行汇报,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也受到眼科前辈们的肯定,那次会议评出了5个一等奖,他获得的是5个第一里的第一。从那以后,全国很多这样的病例都转到同仁医院进行医治。

“作为一名医生,除掉手术本身的成就感,也需要来自患者的激励,就像东高地的老太太那样。病人用他们的痛苦,使我们对疾病有了更深的认识,病人才是我们真正的老师,医生应该对病人有更多的回报。”魏文斌这样对编辑说道。

开创脉黑瘤局切方法保住患者眼球

魏文斌的学生刘月明告诉编辑,其实魏主任除去攻克眼科并发症难题外,还开创了眼内恶性肿瘤——脉络膜黑色素肿瘤的局部切除方法,让许多患者得以保住了眼球。

刘月明介绍,脉络膜黑色素瘤是一种眼内恶性肿瘤。它不仅会让人失去光明,而且严重威胁人的生命,让人在黑暗中等待死神的慢慢来临。

“10多年前,在国内眼科界治疗这种肿瘤,由于缺乏局部放射技术和局部手术,因此除了摘除眼球别无选择。”刘月明说。

一个又一个患者在黑暗中离开人世,让魏文斌感觉很痛心。

他潜心研究,翻阅了大量资料,结合国内外最新技术,1996年,他开始尝试进行眼内肿瘤局部切除术,效果很好。与其他主攻肿瘤的医生不同,魏文斌不仅有玻璃体视网膜显微手术、修复眼球、修复视网膜的基本功,而且有对付肿瘤的技术,两相结合,他可以把患者眼内的肿瘤切除还可以把眼球修复好。

魏文斌告诉患者,“我不仅要把你的眼球保留了,我还希望你有视力”。

2009年,刚刚上大二的女孩刘洁(化名),发现自己左眼看东西有闪光的感觉,后来看东西开始变形,视力下降。结果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为脉络膜黑色素瘤,建议眼球摘除!

刘洁的母亲李琳(化名)为她四处求医。听说魏文斌主任是治疗脉络膜黑色素瘤的权威,就找到魏主任。

“他仔细询问了病史、检查完眼睛后,让孩子先出去等一下,让我留下来。我的心立即沉下来了,孩子似乎难逃厄运了!万万没想到,魏主任跟我说的是另外一番话:孩子左眼视力还有0.6,肿瘤的体积也不算大,我会尝试各种办法,争取保住孩子的眼睛!”

李琳说,当时我就像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疯了一样跑出诊室,抱住女儿告诉她“你有救了”!

不久刘洁住上了院,并进行了近距离放射手术,这是魏文斌在国内刚刚开展的新技术。

刘洁告诉编辑,她在手术中非常紧张,但魏主任想方设法分散她的注意力,主动和她聊家常,还在手术当中播放轻柔和缓的音乐,以至于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不到1个小时手术就结束了。

手术很成功,刘洁保住了眼球。

术后刘洁还进行过三次激光治疗。有一次因为并发白内障对眼底的遮挡,医生看不清肿瘤的边界,治疗就变得异常困难。魏主任和他的助手却不急不躁,不停地调整机器的角度,终于透过白内障的一个缝隙看到了眼底,果断地实施了激光治疗,别的病人10分钟就能结束,这次治疗却整整持续了50分钟!“主任肯定非常累。”刘洁说道。

2010年,刘洁眼内的肿瘤由于血供减少,体积明显缩小。

2011年,刘洁赴英国留学,攻读商务管理硕士学位。

2012年7月复查,眼内肿瘤没有增大,还保持了0.05的视力。

然而在肿瘤治疗的探索过程中也有挫折。

魏文斌透露,2008年,连续两台脉络膜黑色素肿瘤局切手术,手术很成功,但患者却在手术后5个小时,发生不明原因的肺栓塞和肺动脉痉挛,没来得及抢救就死亡了。“后来眼科手术患者做完都直接进ICU病房,这样只要发生并发症可以第一时间抢救。”之后再也没有遇到过这类情况。

与魏文斌同科室的张风大夫则告诉编辑,事实上这种眼内恶性肿瘤局切属于高风险手术,在同仁医院这种手术事前需要做高风险备案,而魏文斌的高风险备案记录非常多。

所谓高风险备案是指,凡是符合高风险标准的患者,如仅剩单眼视力,或是一只眼进行多次手术的,一旦进行手术都需要向医务部门备案。

当编辑就此咨询魏文斌时,他表示确实如此。

“由于眼部手术技术难度较高,风险较大,一些患者对于手术结果的期望值较高,因此医生需要承担的风险也高。”

“那为什么不让其他年轻医生去做呢?”编辑不解。

“不让年轻医生去做,是因为年轻医生承担不起这种风险的后果,无论是经济还是精神上的。”

魏文斌有些无奈的告诉编辑,现在的年轻一代的医生成长非常慢:一方面,患者不信任年轻医生,恨不得手术全程的所有操作都是专家一个人完成,“现在连手术麻药都是我自己打”;另一方面优秀的医生不愿意继续做下去。在编辑进行采访的过程中,他所在科室的一位优秀年轻医生已提出离职。

“我也担心眼科医生后继无人”,魏文斌忧虑的说,“几十年后不知道谁来给我们做手术?”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健康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