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北京同仁医院魏文斌:病人带希望而来 我不能让他失望而归


来源:39健康网

当魏文斌略佝着肩走进诊室时,是早上七点一刻。等待他的是七八十号病人,或十几台手术。诊室外早已挤满了来求医的患者,大多人是远道而来,并将魏文斌当成是看好眼睛的最后一线希望。眼科护士王晶雪告诉编辑,其实魏

楼道“捡”回病人除夕夜坚持值班

北京同仁医院眼科会诊中心护士王晶雪告诉编辑,魏主任跟患者感情都很好,即使记不住名字,但一看眼底的症状立刻就能记起是谁。

王晶雪说,有一年大年三十下午,一位风尘仆仆的中年男子来到眼科病房,递过来的住院证上,写着“视网膜脱离”。

她心里挺纳闷,眼看着都要放假过年了,这会儿住院,啥时候手术啊?

这时,魏主任打来电话,让她马上做术前准备,一会过来手术。

原来,这位病人是深圳来北京出差的工程师。早上,右眼突然看不见了。他到两家医院求医,等赶到我们医院的时候,眼科的号早已经挂完了。

放假前,魏主任按照惯例到科室检查安全,在楼道里看到了这个人茫然的转来转去,于是魏主任走上去问,你要看什么病啊?他说出原委,魏主任当即说,跟我走。检查后,魏主任发现他得的是急性视网膜脱离,最佳的治疗是立即手术。按说这个病不属于急诊手术,干嘛非赶着三十儿做啊。

魏主任说,病人得的是急性“孔源性视网膜脱离”又没有累及黄斑区,抢在今天手术,可能术后视力能恢复到0.8,但如果等到过完节上班再做,一拖就是8天,视力就有可能只恢复到0.2了。这意味着,一种结果能使病人在5米的距离内看得清眉毛眼睛,而另一种结果病人就只能看到一个轮廓。虽然只隔八天,但对病人来讲是天壤之别呀。

除夕夜,伴随着鞭炮声,把一年最后一位患者安全送回病房的时候,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慰藉感。

大年初一上午,魏主任又来到病房,检查病人的术后情况。一切良好。初二,病人就高高兴兴走出了医院,赶着回家和亲人过年去了。

事实上,眼科是除夕时最忙的科室。

北京同仁医院原眼科会诊中心护士长袁晓凤告诉编辑,魏文斌从2002年开始,连续多年都在医院过春节,以至于后来同为眼科医生的妻子也跟他一起加入春节值班的行列。

“我家在安徽,但是不能回老家过年,就连孩子,都是自己在家过除夕夜。”魏文斌说,他们夫妻两个人一般是除夕下午6时跟孩子吃饭,然后去单位值班,一直到初一早上8时才下班。“孩子就一个人在家看电视。”

“不光是我,我们科里很多医生和护士都牺牲了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时间。”他告诉编辑,还有很多医生,即使不值班,晚上也会打电话给他问问情况,有的还主动请缨,说有需要马上就能赶到医院。

“这是医生的天职,我们这个时候不出现,什么时候出现呢?”魏文斌说。

医学人文精神源于“疗伤日记”

魏文斌认为,经验丰富的医生对于患者想要知道的东西很清楚,因此与患者交流时只要能解释清楚他的疑虑,点明疾病的状态,目前的治疗方法和效果,就能让患者吃下定心丸。

然而他对患者更深的体验源于一次意外骨折入住华西医院的经历。

2008年11月,魏文斌作为香港福佑基金会的义工赴四川地震灾区进行实地考察和灾情评估。不幸发生意外,腿部骨折。在接下来长达数日的治疗、康复过程中,他亲身感受着患者内心对医生的期待和渴盼,体会着医生的价值使命,思考着改善医患关系,期待着基础教育与科普知识的普及、体悟、思考、记录,从11月8日接受全麻手术,到12月16日坐在自家的阳台上思考人生,魏文斌教授竟写下了2万6千余字的《疗伤日记》。一直是给别人治病的人,这回自己成了病人。

术后的第一个早晨,他发生了全麻后的眼部并发症——右眼的角膜结膜上皮剥脱。眼睛睁不开,而且磨痛的厉害。40多年的人生,他第一次尝受到眼睛疼痛的滋味。他忽然想到了他的病人。他不仅体会到眼科病人的感觉也体会到眼科病人那种焦虑了,尤其是病人渴望医生解除病痛的心情……

他在华西医院住了14天院。这14天,他切肤地体会到了病人的需求病人的希望。病人希望得到最及时的治疗,希望知道治疗后的效果,希望医生出现在病房,希望医生能倾听自己对病体感觉的诉说解除自己的种种疑问,希望得到组织功能恢复训练的指导……他也体会到了,医生的每一个笑脸都能让病人感到温暖,每一个耐心解答都能让病人的精神放松,每一句温情的话语都能让病人得到心灵慰藉,即便囿于当代医学水平和医疗条件,病人的某些希望还是奢望。

20多年前,他在医学院当学生的时候,受过模拟病人的训练。20多年的从医生涯,他面对过无数病人的诉求。作为一个有仁心的医生,他是懂得病人的痛苦和希望的。但“懂得”和“亲身经受”有完全的不同!

这本疗伤日记后被《健康报》转载,题名为“当医生变成患者”,日记一经刊出引发巨大反响。魏文斌甚至一度被誉为中国最具医学人文精神的学者。

魏文斌说,以前不理解柏拉图说的那句话——医师应该亲身体验所有的疾病,但当他因为意外骨折,成为了一名患者,真正感受到患者的心情和需求,才更懂得如何去做一名好的医生。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小时候生活贫困,大学期间曾得到朋友的资助,并依靠奖学金完成学业。当我看到来自农村、来自贫困地区的患者,带着借来的钱,千里迢迢找到同仁医院、找到我的时候,往往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有时候,来找我的病人,手里捏着一张皱皱巴巴的小纸条,上边写着我的名字。那纸条已被多次展开又攥紧,并沾上了汗渍。纸条上寄托着病人的全部希望,而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能让他们希望而来,失望而去。”

“20多年寒来暑往,梦想与信念始终如一。我要感谢我的病人,病人就是我的教材,病人就是我的老师。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技术。只要有患者,为他们服务,我就觉得生活充满着幸福。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付出,都源自我做一名好医生的梦想,虽然我干的很苦但我很快乐。”魏文斌如是说。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健康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