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蓝莓讲述:那次危险的行程


来源:凤凰时尚

每到这个季节,家住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谷老师都与爱人去海南住上一段时间。前天,他给我发来一个邮件,谈起彼时的一起交通事故。

  

蓝莓讲述:那次危险的行程

每到这个季节,家住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谷老师都与爱人去海南住上一段时间。前天,他给我发来一个邮件,谈起彼时的一起交通事故。

[本期关键词:事故]

     

每到这个季节,家住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谷老师都与爱人去海南住上一段时间。前天,他给我发来一个邮件,谈起彼时的一起交通事故。他说,虽然已经过去了15年,可每到这个季节——一个冬季的积雪积冰白天融化,夜间又结冰,他就会回忆起那场交通事故。那起事故,有二人受伤,一人失去了生命,他们是谷老师的同事。

15年前那个早晨,我刚到学校,同室的小赵老师说:“谷老师,你知道吗?他们要去岭南。”岭南,是大兴安岭的南麓,那里有我们学校的办学基层单位,经常有人去检查工作、讲课、期末去组织考试。

我沉吟了一会儿,说:“10天前,市里几位老领导从黑龙江省回来,出事了呀!这个时候,路况……”我知道,那个路段出过一次事,一名我认识的老干部因此丧生。我参与了那个老干部发起的本地史志写作组,一起工作过。

同室的小赵听了我这个话,说:“那——我,我找个理由……”我说:“领导定下的,你不去?”小赵说:“都说祸不单行,我是害怕。哎,谷老师,你去和校长说,推迟半月再去,现在真不是合适的季节。”

我说:“你可以自己去说。校长本来就不待见我,你知道。”说起我和现任校长,是因为上一次参与竞争这个校长的岗位。我是这个分校的教师,知道竞聘的大致结果不会如愿。因为现任校长是上级学校要下派的,竞聘只是一个形式。那天的竞聘演说,我说的话领导也不爱听。

新任校长来了以后,大会小会经常批评指责,也有旁敲侧击。就是对前几个月,分校领导岗位空缺,我们几个维持了一段时间的工作,他完全给与批评、否定。

小赵恳求说:“你是老教师,说话有分量。”我被说动了,去了校长室。校长正在和一位主任谈工作,他说:“谷老师,你有事?你一会儿再来。”我说:“没啥,没事了。你们研究工作,我不打扰了。”

我本来就不想涉及学校的决策,既然校长不想再听听意见,他没再找我,我就更低调了。同室的小赵找了个理由,退出了那次行程。我告诫他:“是你自己退出,别联系我的说辞。”

对这位现任校长,因为是上级选派,大家只好认可。校长有上级支持,年轻气盛,做出几件任性的事,也是意料中的。教职员工中,有一伙儿人追随校长,迎合领导,甚至阿谀逢迎,或许是恶意奉承,使得学校的决策屡屡受挫。校门东侧本来是围墙,拆了,建起一排门市,要出租,或自己经营。不久,城建局的人来了,要求拆除,因为门市一旦开业,会影响交通,那条门前的路很窄。后院有木工建一个库房,教学楼下有一堆木屑。有人看见那个中午木屑燃火,但是有人去校长室提个醒。几天以后,下午刚上班,一名警察堵着楼门,不许进去,因为后院失火,正在抢救。

这样的事件,有过几次,有人便推断:“等着吧,还会出事。”

我想过,应该找分校的上级,说明我们这所分校的现状和隐忧,可是又犹豫着。我和现任校长曾经竞聘过这个职位,上级或许认为我是妒忌。对自己选派的人,一般都是支持扶持的,也是人之常情。有几次,上级的领导下到基层分校,在会上表扬分校的工作有成绩,不提分校发生的问题,更没有预见分校的隐忧。现任校长也踌躇满志,还时常讥讽,矛头明显指向我:“校部的人说了,咱们这个分校,有人老毛病又犯了,私下议论是非,还想搞出动静。”

因为这些压力,我就没有了再提建议的勇气。但内心很矛盾,有时觉得,还是应该负责,对工作、对人对事负责。这样的心理状态,持续了很久。

在这次他们一行三人的出行,我心存侥幸。也许不会怎样,尽管这个季节,山路结冰,事故多发,可是,也没有封路。谨慎驾驶,也会平安无事,但愿校长不再自驾。前几个月,学校的车不见了,后来车开回来,崭新的样子。有人私下说过,是校长自驾出行,撞车了,才修好,可见他的驾驶技术不成熟。

校长带着一名负责教学的主任和司机,三人去了岭南。完成了工作,他们又去了齐齐哈尔,那里是黑龙江省,和呼伦贝尔没有工作关系。

那天早晨,我刚到教研室,小赵就低声告诉我:“谷老师,你判断真准,咱们的人,在过大岭时出事了。”我问了细节。据说,他们在途中下车,吃了一顿饭。再上车,校长就坐在驾驶位上,司机就让位了。过大兴安岭,路上结冰,车就滑到沟底,三人都有伤。我对小赵解释:“我那只是担心,不是断定,事故都有偶然性。”我不愿意承担预言者的责任,那样,别人会认为我是在盼着出事。

车上的三人被当地交警从沟底搭救上来,就近送到一个小城市的医院。教师们自愿结伙,一批一批地去医院看望了。回来说,校长伤势严重了。四天以后,他没有活下来,过早地离开了。其余两人转到本市的医院,一月以后康复。

对这件事,有人认为应该及早指正这位年轻气盛的校长的一些举措,让他谨慎行事,免遭不测。也有人认为上级领导只管委派一名分校校长,却没有认真考察他的工作,在几次失误后,还肯定他的作为,上级有推卸不掉的责任。也有个别人幸灾乐祸,认为这个后果是他自己的责任。

我回顾教师们对新任校长的态度,有几个人一味逢迎,其间有恶意的合、吹捧。对人对事,过分的不切实际的阿谀,实际是在害他,加速他的毁灭。但有时,真诚的建议、中肯的说辞,又不被采纳,甚至被责罚。

我对这件事,内心是很矛盾的,反思了很久,不乏自责。如果,我诚恳地、负责任地及早向他提出建议,推迟那次下基层考察,等到路况好转,也许被接受。

一个人尽管有缺点,他的生命,毕竟也是最重要的。

                    

蓝莓 凤凰时尚情感专栏作家

蓝莓,某报首席编辑,编辑、主持情感栏目十余年。文风质朴,重写实,轻虚构。关注普通人的情感和生活。

蓝莓邮箱:liuli211a@sina.com

 

 

 

 

 

 

[责任编辑:杨晓晨 PQ038]

责任编辑:杨晓晨 PQ038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时尚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