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最好的药,是像正常人那样生活


来源:凤凰网综合

一个夏日黄昏,回家路上,看见一对中年人散步,脸色那么黄暗,女的头发蓬乱身体微胖,嘴里说“你说这个孩子怎么办”。叛逆是年轻人的特点,荷尔蒙多巴胺,各种生长激素哗啦啦,什么病啊痛啊,能自我修复的都修复了,能隐藏的都隐藏了,就是一派山花烂漫的盎然春景。

供图/cfp

男孩满脸胡茬地坐在我对面,低垂着头,早没了往日的意气风发。

他25岁,从医院出来,拿着一摞片子。他说,在医生间转了一圈才知道,当今疾病都年龄下移了,高血压、心脏病,各种癌症。

其实他没啥大病,却一下子觉得死亡离自己那么近,瘪了气一样,剪发杜门,不出江湖了。

他前几天还嚣张个性,从来不听人劝,想想都来气。也知道这代独生子女,父母像两个“唐僧”,在耳边絮絮叨叨,不要这个不要那个,应该这样应该那样。等外人看他透支生命,再去批评他,如果自己不病,他也已经油盐不进了。

当年我也这样潇洒过,日日夜班后,呼朋引伴到簋街喝酒吃肉手剥小龙虾,晚上跑去闺蜜家彻夜聊天,第二天继续忙碌。

日暮香残,拂去凡尘一点,是一个谜语——周而复始地上班回家,单调的生活,真如一个恐怖的魔咒。跳出这个无穷尽望不见头的轨道,是许多年轻人最大的冲动。

如果有人问起,我可以说今夜在哪个迪厅昨天在某个K歌房前天与哪个名人共餐,大前天在哪个高校上自习,而明天已经买好了音乐会的票。说到底,不能给人规律感。如果有人问你去过哪儿,绝不能说去了某国某某国,一定是个具体的城市,国内要说具体的镇名,国外也要说到城市一级。比如说法国,谁没去过?要说到里尔、普罗旺斯的镇子,才算有品。不然,我们跟一次10国游的广场大妈有什么区别?

我的业余时间,充满了“价值”,没有时间与父母遛弯,闲聊。

一个夏日黄昏,回家路上,看见一对中年人散步,脸色那么黄暗,女的头发蓬乱身体微胖,嘴里说“你说这个孩子怎么办”。

当时的情景让我鄙夷至极:天哪,我这辈子都别过这种庸碌的日子。从20岁开始,做的所有努力就是要挣脱那个“地心引力”,跟嫦娥奔月似地不管不顾。

挥霍青春,也表演美丽,有如行为艺术家。

真正自己得到了多少,内心有多充实?从来不想,谁说也听不进去。

到了35岁,有些人便敏锐地捕捉到身体发出的信号:吾生有涯,吾疯有涯,吾乱亦有涯

因为这些疼痛不适的信号,长寿与养生的问题便如地心引力一般,如此入耳入心。

曾经有幸旁听近10位老大夫聊天,他们说起当医生没法吃老本,又要工作又要学习,又要下病房又要出门诊,但多数医生都比较长寿,共性是:

一,该吃饭的时候吃饭,手术时间很长,下了手术赶紧补充能量;二,该睡觉的时候睡觉,大夜班很辛苦也没啥生活规律,所以要抓紧一切时间休息;三,投入地干,但完了赶紧放下,别老想着跟人斗。那几个英年早逝的,多半是喜欢在外面瞎吃喝,夜班完了光顾着去玩,心眼儿小,总是想不开。有追求的大夫,也许是工作压力最大的一群,经常半夜被人叫醒,跑过去抢救浑身是血的病人,做那些心脏手术,都要几分钟内将心还回胸腔,还有“文革”时参加医疗队,都是在山高路险之地行医,可谓出入生死之境。他们一辈子都过着打了鸡血般的生活,也从不吃保健品和滋补佳肴。

没想到,他们介绍的长寿秘诀,竟然是像个正常人一样地生活。

中年,是一个人生的关键期,就像再生出来一次一样。

叛逆是年轻人的特点,荷尔蒙多巴胺,各种生长激素哗啦啦,什么病啊痛啊,能自我修复的都修复了,能隐藏的都隐藏了,就是一派山花烂漫的盎然春景。就像被发射的火箭,如携雷带电的巨龙进入云层。它们所有的动力就是要挣脱地心引力,进入更广大的世界。找了一圈,整流罩也抛离了,浑身雪白的外壳也烧黑了,燃料也消耗了很多。虽然,身上有很多摆脱大地纠缠的惯性,但这时候,还想疯还想浪,发现没劲儿了。

中年了,还想独自去珠峰、去蹦极,或者仍想去做流浪歌手情人的人,少了。不是没了驿动的心,而是没有了支撑这颗驿动的心的本钱。

惯性还在,如何软着陆不是别人几句劝导就可以达成的。

我在孩子一两岁自己还要玩命工作的那两年抑郁了:一地鸡毛,上有老下有小,离乱的中年。好想还像当年一样背靠大树。那棵树曾经是父母、是大学、是工作、是爱人,最后发现,能指望的,唯有自己。而自己也情绪失控、身体疲惫、小病不断。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健康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