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各地加快落地药品采购“两票制” 可降低药品价格


来源:经济参考报

药品采购“两票制”正在各地加快落地。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实行“两票制”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的重大举措,是一项利民利企业的改革政策。武汉市中心医院副院长杨国良告诉记者,“两票制”落地过程中,为了政策可持续发展,“三医联动”还需加大力度,尤其医保改革还需加快。

药品采购“两票制”正在各地加快落地。除早已实施改革的省份如福建、安徽等地外,四川省和湖南省近日也先后出台了“两票制”方案。《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地采访中了解到,“两票制”能够减轻药品流通的中间环节,提高药企的集中程度,降低药品价格,并且有利于加强药品监管。不过,破解药品销售乱象、挤出药价虚高水分仍任重道远,需要多方监管以确保政策成效,并结合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组合拳共同实施。

图片来源于网络

药品生产经营企业迎转型契机

“两票制”是指药品从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今年年初公布的《关于在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推行“两票制”的实施意见(试行)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明确,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要逐步实行“两票制”,鼓励其他医疗机构推行“两票制”,综合医改试点省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城市的公立医疗机构要率先执行“两票制”,鼓励其他地区推行“两票制”,争取2018年在全国推开。

药价虚高问题由来已久,是当前改革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也是老百姓的强烈呼声。而“两票制”是药品领域一项重要改革举措,其目的是减少药品流通环节,使中间加价透明化,进一步推动降低药品虚高价格,减轻群众用药负担。

继上海、辽宁、宁夏等省市“两票制”落地后,近日四川省和湖南省也先后出台了“两票制”实施方案。据记者了解,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医改试点省份如福建、重庆、安徽、陕西、青海等早已正式出台“两票制”的具体办法,并陆续开始实施,其他省市目前仍在规则制定过程中。从目前各省市已经公布的“两票制”正式文件或征求意见稿的情况来看,由于国家关于“两票制”的政策方向已较为明确,各省市的政策尺度并不大,做法与国家规定基本保持一致,个别省市(如重庆)在视同生产企业的界定上适当放宽。

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采购实行“两票制”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的重大举措,是一项利民利企业的改革政策。安徽是最早执行“两票制”的省份之一,针对这一政策,安徽省医药行业协会、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医疗机构都举行了多次研讨会,药企普遍认为,“两票制”是“抓住了药价虚高的关键”;把一些过去挂靠、走票的企业从中济掉,“才能让市场真正的干净”;让药品流通过程规范,环节压缩,费用降低,“才能让百姓真正得到实惠”。

湖南省医改办专职副主任、省卫生计生委体改处处长王湘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两票制”有利于规范流通秩序,提高流通效率,降低药品的虚高价格。有利于净化流通环节,治理药品流通领域的乱象,依法打击非法挂靠、商业贿赂、偷税漏税等违法行为。

“两票制”的实施给药品生产和经营企业带来了较大的挑战,也是转型经营的契机。业内人士认为,“两票制”引导企业兼并重组,政策敏锐的企业能够做大做强;在集中度的提升方面,对于生产企业来说可能并不会太明显,但必然会大大提升经营配送企业的集中度。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两票制”的落地将促进医疗行业的提档升级,有远见的厂商已在提前应对。如九州通、人福医药、国药控股等大型医疗公司视“两票制”为发展机遇,即使是农村、偏远地区,已超前布局、抢占份额。

“随着‘两票制’试点的不断扩大,改革的持续深入,药企必须积极主动作为,再也不能依靠传统的药品贸易模式了。”一位四川药企销售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两票制”引发了药品流通企业的剧烈震荡。很多医药公司开始兼并重组,有的甚至已经转型另寻出路。武汉市中心医院副院长杨国良告诉记者,预计“两票制”推行后,目前医院的50多家药品配送商将迎来“洗牌”。小公司未来将难以生存,大公司将愈来愈强。

此外,“两票制”提高药企的集中度,将更加有利于药品监管。“盯住几个大的药企,就抓住了监管的‘牛鼻子’,不像以前多小散乱的格局,更加有利于监管。”四川省卫生计生委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处处长邹礴说,两票制将在当前药品领域刮起一股清风,以往的层层加价、医生回扣等行业潜规则将被打破,让群众受益、医生清白、监管更有效,形成多赢的格局。

对医院而言,“两票制”使得医院药品采购将直接面对为数不多、具备强大药品配送能力的大型医药流通企业,这将使医院降低药品管理难度,节省药品采购和管理成本,提高医药物流延伸运行管理的效率,有利于医院综合管理水平的提升。

挤出药价水分仍任重道远

不过,若仅仅依靠“两票制”实现破解销售乱象、治理药价虚高、挤出药价水分的目标依然任重道远。广东省卫计委一位负责人表示,随着“两票制”的实施,药企营销策略也一定会随之调整,中间环节减少后,部分生产企业将选择底价高开或佣金招商模式,采用加价环节上移的办法,从而预留出“以药养医”的费用,需要多方监管以确保“两票制”的成效。

一名大型药企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从20世纪80年代起就开始进入药品经营行业,1996年左右,医生的处方费大概是药品价格的5%到10%,现在大概是20%到30%。之所以要开很多票,就是要掩盖医生贿赂。上市大药企的财务都要通过会计师事务所审核的,但是医生收回扣时不会给企业开任何财务凭证,所以要通过药品代理公司、流通企业多开票,这样就能把这部分钱变成企业的合法成本了。这位负责人说,医改之后,对公立医院的补偿没跟上,医生的待遇很低,已经将药品回扣视为必要收入之一,回扣也越来越高。“两票制”实行以后,医生的处方费需求并没有因此消失,因此各家企业都在选择变通办法。如药品生产企业收编一部分药代人员,用人员工资的形式把临床回扣开出去,或者举行一些会议,把回扣的钱开在这些咨询公司的费用里。

[责任编辑:李旭 PQ029]

责任编辑:李旭 PQ02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健康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