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国际联手共克癌症中的“老大难”------腹膜癌


来源:凤凰健康

随着人口老龄化、环境污染以及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和生活压力的增大,癌症已经逐渐成为现代社会的常见病和多发病,您可能对胃癌、肺癌、卵巢癌、结直肠癌并不陌生,但是您听说过腹膜癌吗?这并不是一种新发现的新型疾

随着人口老龄化、环境污染以及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和生活压力的增大,癌症已经逐渐成为现代社会的常见病和多发病,您可能对胃癌、肺癌、卵巢癌、结直肠癌并不陌生,但是您听说过腹膜癌吗?这并不是一种新发现的新型疾病,而是一直存在、并且发病率不低的疾病。每年新发病人数十万,可是这种疾病在过去很少进入我们的视野,这是为什么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种疾病很棘手、很难治,死亡率基本上是百分之百。医生束手无策、望而却步,病人痛苦不堪、丧失信心。长期以来腹膜癌是肿瘤诊疗领域、尤其是肿瘤外科医生的禁区。所以我们常常会听说某个病人被开腹后很快被关腹,因为肿瘤长满腹腔而无法手术,对于这种病人,过去甚至现在普遍治疗方法是针对性的姑息治疗,病人很快走向生命的终点。

腹膜癌病人中少部分是原发癌,大部分是胃癌、结直肠癌、卵巢癌等癌症的转移癌,特别是后者在我国非常多见。70%以上的胃癌患者在诊断明确时已经有腹膜癌发病风险,而卵巢癌发展的必然表现就是腹膜癌。所以上述癌症患者在行首次肿瘤切除手术时,如果有肿瘤细胞播散现象,术后肯定会出现腹膜转移癌,一般时间不会超半年,首次肿瘤手术非常关键!对于肿瘤到达浆膜层的病人,首次手术时就应该做腹腔热灌注化疗。胃癌、肠癌有梗阻症状的病人、卵巢癌有腹水的病人、所有的阑尾肿瘤病人都是高危人群,一旦出现腹胀,就应该高度怀疑腹膜癌。

然而,实际情况令人非常担忧,不仅患者对该疾病没有常识性认识,就是大部分外科医生、甚至肿瘤医生对该疾病也认识不足,常常出现误诊和漏诊。延误病人的治疗时机。在临床上,病人如果出现反复腹水、顽固性腹部疼痛、由于肠梗阻引起不能进食、不能排便,一些肿瘤医生便判定患者的生命进入倒计时,不再采取积极措施治疗。

腹膜癌的确是肿瘤诊疗领域的“老大难”问题,但治疗难并非不能治。经过三十多年的研究,国际肿瘤学界已经认识到,腹膜癌不能一概认为是癌广泛转移,而是一种区域性癌播散;对于部分经谨慎选择的病例,积极的综合治疗不但能够有效控制病情进展,而且还有可能达到临床治愈。因此,国际上发展起来了一套综合治疗新策略,核心就是肿瘤细胞减灭术加腹腔热灌注化疗。该技术体系的主要优势是手术切除肉眼可见的病灶,通过术中热灌注化疗清除微转移癌和游离癌细胞。此技术在欧美国家、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已上升为标准治疗,其中澳大利亚、英国、法国等已经建立了国家腹膜癌治疗中心,国际上也成立了国际腹膜癌联盟,推动该治疗技术体系的发展。

这种新技术已经成功救治成千上万例腹膜癌患者,有17%在病人可以达到彻底治愈,活到正常寿命。我国治疗的腹膜癌病人最长生存期也超过了12年的记录。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腹膜肿瘤外科,是国内首个按照国际规范诊断治疗腹膜癌的专科医疗机构,学科带头人李雁教授已经在腹膜癌临床诊治领域开拓研究了15年,治疗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治疗受益人群遍布全国各地,李雁教授于2013年被聘为国际腹膜癌联盟执行委员会常委,参与制订了《腹膜癌诊治国际指南》,与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荷兰、意大利、西班牙、澳大利亚等国际领先的腹膜癌治疗中心建立了广泛深入的学术交流关系。

鉴于中国腹膜癌发病率高而诊疗人才严重匮乏的情况,也基于北京世纪坛医院在腹膜癌诊疗领域的突出贡献,国际腹膜癌研究领域的两位元老级人物专程于肿瘤防治周来到中国考察访问。

4月21日,国际腹膜癌联盟主席、美国华盛顿癌症中心医学部主任、腹膜癌治疗学科的创始人舒克贝克教授,欧洲外科肿瘤学会主席、欧洲腹膜癌学院的创始人冈萨雷斯教授。为我国首个腹膜癌诊治专业机构、北京世纪坛医院腹膜肿瘤外科正式授牌,认定该机构为“国际腹膜癌联盟中国中心”和“欧洲外科肿瘤学会--欧洲腹膜癌学院中国中心”,这标志着中国腹膜癌诊疗中心得到国际同行的认可,中国腹膜癌诊疗人才的培养也将与国际并轨,国际联手攻克凶险的腹膜癌指日可待。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健康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