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秽语综合症不是传说,我就有一位这样的朋友


来源:VICE中国

梁实秋说,骂人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不是人人都可以随便骂的;王朔说,不是所有骂人词儿都适合所有骂战的。我一直以为,骂人得有动作还得有对象才能成立。我还以为,骂人要么就是一种情绪,就像我以前隔壁邻居一样,一

梁实秋说,骂人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不是人人都可以随便骂的;王朔说,不是所有骂人词儿都适合所有骂战的。我一直以为,骂人得有动作还得有对象才能成立。我还以为,骂人要么就是一种情绪,就像我以前隔壁邻居一样,一不高兴就多嘴两句;要么就真的是展现自己的态度,民间潮人称之为attitude,虽然我觉得这挺low 的。直到后来我在一个线下狼人杀聚会里遇到了一个新朋友,他骂人没对象。

他叫大炮,相貌白皙,身材瘦高,若不是面部和上半身偶尔抽动,应该是个人缘颇好的美男。但他的抽动实在太严重,偶尔还会从嗓子里哼哼两下,嘴里不时蹦出个脏话。文明点的有:“狗日,扎了你的车胎”;不文明点的有:“mlgbd,摩天大楼捅死你个贱b ”。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差点把水呛着,但周围人在谈笑中似乎都没意识到他的异常。

我趁他不注意,打听了一下,朋友说他患有一种疾病,叫“秽语综合症”。我才想起,去年颇受评论界追捧的小众美剧《Horace and  Pete》里面,有过一个女性角色也是这样。那个角色样貌举止都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时不时大吼着的污言秽语会让整个房间的人有突然进入另一种空间的错觉。要不是这次亲眼所见,我还以为这是编剧的夸张描写。

在微博里输入“秽语综合症”,除了几个简单科普或者正能量博转发的消息外,没有更多有用的文章。其他也只是用秽语综合症来描述满嘴喷粪的人,比如阴三儿的歌《老师你好》,用来表达对他年少老师的讽刺。

我向在美国学医的古巴朋友请教,得知秽语症是抽动症的一种。在发达国家,该病的认知情况远远高于发展中和落后国家。他:在古巴上中学的时候,有抽动症患者同学被老师看不起,被同学排挤殴打,最后导致退学;但在今天的美国,这个病症知晓率还不错,主要应该归功于2008年电影《Front of the Class》,一部典型的美国梦励志电影,讲述一个患有秽语综合症的少年如何战胜困难走向人生巅峰。

​其实和这个病有关的影视剧还是很多的,图片来自Tourette's syndrom film 的谷歌搜索截图

虽然有科学的见证和文化作品的帮协,秽语综合症已经不算是罕见病。但在更早的年代里,即便是美国,这个病也会被认为和邪恶力量有关。60年代的几起警察虐待黑人事件里,被虐者都患有抽动症,被虐“不是因为他们是黑人,而因为他们是黑色的撒旦。”

抽动症的实际确诊和就诊数量远远少于真实存在的患者数,原因之一是该病并不能得到根治,患者没有动力去医院反复确诊;第二个原因是大部分患者的症状非常轻微,难以察觉,大多数时候会被当成没睡好,或者吃坏了等生活状态问题。

我没想到,这病其实也有很多名人得。2002年前后曾在英超埃弗顿队效力的美国门将Tim Howard  就从小患有秽语抽动症,在转会体检的时候俱乐部队医都没发现,多年后他代表国家队在世界杯报名赛的时候才被美国队医确诊。其他被怀疑得病的名人包括罗斯福、莫扎特、Kurt Cobain、Eminem。

Eminem 演唱会总喜欢抖手可不是因为那是他的style,而是他在掩盖自己帕金森般的抽动;他歌词里动不动就天马行空的骂人天赋也来自于这个疾病。图片为2004年MTV Europe Music Awards 颁奖典礼Eminem 演唱Like Toy Soldiers,来源

在西方发达国家的福利体系中都会有一部分资金用于帮助抽动症患者,比如学校减免学费、公司增加特殊假期等,但在社会认知层面,患者很难得到别人的尊重。大部分人都对抽动症患者保持彬彬有礼的距离感,“这种非伤害性质的距离感,比暴力虐待更让人感到孤独。”

我找了个机会和这偶尔骂骂咧咧的小帅哥喝了个下午茶。

VICE:跟你谈论这个事儿不会让你烦我吧?

大炮:不会。身边很多人刚知道这个病的时候,不敢和我谈论才让我觉得不爽。我能看出来他们很想问,但碍于情面不好意思问,可在背后又用那样的眼光看着你,这更让人不舒服。

这病得的人多么?

在白人国家,每300多人里就有一个抽动症患者,秽语综合症是其中一种,情况比较复杂。国内据我所知,抽动症不少,但秽语症很少。这好像和语言类型有关,西方的字母语言比东方的文字语言更容易得这个疾病。

你什么时候发现这个症状的?

从小就有。这个不用发现和确诊,因为太明显了,坐在那突然就污言秽语浑身抽动。有印象的是一年级,和爸爸打篮球,发现自己运球的手开始哆嗦,越来越严重。我爸是军人出身,看我这样很生气,觉得我不努力运动,还打我来着。后来发现我是真忍不住,就带我去医院了,但当地医疗水平不够,也没有确诊。确诊和了解这个病的时候都已经是初中了。

他们没法接受你的情况吗?

当时不行。我妈是农村来的,还曾经带我回老家看巫术试图治好我。我还记得那个巫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特别破的纸盒,感觉像是个烟盒。从里面捏出了点黑黑的粉,让我吃下去。最后说我身体里有鬼,又让喝了个什么圣水,说鬼没了。刚说完,我又抽动了一下……

有没有遇到被人误解后,需要去解释,但解释了也不会被理解的情况?

当然有啊。从小到大我感觉自己经历了几个不同阶段的心态:刚开始有迹象但没确诊的时候,有点自卑,尤其是当周围人能明显察觉出异常的时候,我总是尽量躲在人群后面。你看过有些关于同性恋或者跨性别的纪录片么,他们小时候经历的心态我都有,是真的自卑。自卑来自于自己的恐惧和不了解,这时候也根本没脸跟人解释,别人嘲笑我,也就躲着;后来确诊了后,慢慢开始跟好朋友解释,他们开始不信,后来也都明白了;长大以后,我基本没有太经常一个人出去过重要场合,都会有家人和朋友陪着,他们会分担一部分解释的任务,但效果一般。我记得有一次,我和哥们儿去职业介绍所,在应聘柜台前挨个儿解释半天,但他们大都选择了轰人。

最尴尬的一次场景是什么样的?

在我姐的婚礼,主持人致辞的时候,我突然开始骂我姐夫,场面非常尴尬,最后我是被我爸拽出去的,还骂我丢人,可我能怎么办呢。

你真的没法控制自己吗?

没有办法。什么时候发作,发作的时候可能会说出什么,我都没法控制。医学上对这个症状看法也不一致,有人认为是精神性的,也有医生说是神经性的。有人认为先天遗传,还有说法后天环境压力,我妈不还觉得是鬼附身呢嘛。我觉得我是因为我父母小时候老打架,把我给吓出来的。

也不能根治吗?

目前有的药物也只能够控制发作频率,没法治愈。抽动和秽语,都是一辈子的。

这个病对生活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我到现在都没有谈过正式的女朋友。有过几个相亲对象,不是残疾就是山里出来的,没人把你当正常人对待。比较麻烦的是没法去公众场合,尤其是安静的地方,音乐会、电影院我都很少去,总会打扰别人。

那就去吵闹的地方吧,比如球赛?

哈哈,这我倒没试过。万一说跑嘴了,隔壁座的不得弄死我。

那你的上学和工作怎么办?

这个症状对大脑发育没有影响,所以上学的时候成绩不差的。但找工作比较困难,难免要和人接触,大部分行业都没法胜任,沟通效率也会降低,我现在也就没有上班了,做一些可以在家完成的工作,比如设计个海报什么的。

睡着的时候也会发作吗?

睡着的时候不会。但秽语综合症大部分患者睡眠都很差,经常失眠。

秽语症是抽动症的一种,如果说抽动和发出声音是先天生理问题,但说话和语言却是后天学习的,它应该是和你脑子里的想法有关系吧?

你是想问,我说的话是不是我的真实想法吧?

嗯,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有些东西确实是我特想说的。比如我记得有次在地铁上,很多人拥挤,我特烦躁,一紧张发作就更严重一些,说了一些东西,差点引起冲突。但有些我不太确定,也有可能潜意识里的想法,比如我姐婚礼,可能我确实不大喜欢我姐夫吧。

电视剧和网络有秽语症的角色描写,也听过你的,感觉用词都很有想象力。

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确实有时候说出的东西我自己都不能理解,它能进入你脑子里把所有素材翻一遍,拌上脏话,任意剪辑拼接最后从嘴里吐出。就好像人做梦是生活的反馈,秽语症有可能也是潜意识的表达。但电视剧就别信了,有些太夸张了。

有点像不会撒谎的三体人。

比他们还累。

这个症状有没有带给你一点优势?

有,大部分抽动症患者的自控力比别人强,这也是有研究证明的。因为从小就要学习如何更好地控制自己,我情绪管理不错,作息也很规律。还有一点说来也挺好笑的,就我自己来说吧,我发现我很适合玩博弈游戏。倒不是因为我智商多高,但抽动症面部表情不容易被人捕捉,说话有时候也断断续续,会被抽动打断,比较容易撒谎。像狼人杀、杀人游戏、德州这样需要用到博弈技巧的游戏我都很玩儿得很好,咱们认识那次我狼人杀赢了五百多块。

我感觉咱们用微信交流的时候还挺流畅的,你觉得在互联网上的交流会比面对面社交更让你舒服吗?

还真没想过。不过,微信聊天肯定会流畅很多,因为这样对方就看不见我的身体状况了。可是,你看我现在这情况已经减少出门了,再刻意回避出门用网络代替生活,我可能就成为科幻片里的机器人了吧。我倒是觉得,应该多出去走走,把心打开,面对问题比回避要好。

你还认识其他抽动症或者少数群体吗?

有几个,但很少。我认识一人,他生理性别男,但心理性别女,却又喜欢生理性别女心理为男的人。无论是有病情还是别的少数群体,在国内环境里,要么得有钱,要么就孤独着。

你会因为自己这个情况感到自卑吗?

会,尤其是在外人面前。有时候这就像残疾一样,无法用任何东西弥补了。

如果是你朋友有这个病,你会对他有什么建议吗?

不能恐慌,虽然这事很令人痛苦,但这不是世界末日。疾病最影响的是你和外界的关系,但并不会破坏掉这层关系。和亲密的人需要敞开谈这件事,如果能达到熟视无睹就可以了。但在相对陌生的环境里就需要培养心理素质,并不是谁都会接受这种病症,所以要做好“并不会拥有很多好朋友” 的最坏打算。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健康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