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抛弃父母只为和网友私奔


来源:天津日报

那天回到家,我对着镜子卸妆,瞥见角落里那个旅行箱,上面落了一层浮土——出国旅游算什么?老娘玩的是私奔。

淳萃,27岁,职员

我们这儿来了个95后,总是喜欢跟在我后边叽叽喳喳。她说姐你知道吗,我正在策划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说你要去哪啊?她说要跟男朋友去泰国。

不就是小情侣出国走走嘛。那天回到家,我对着镜子卸妆,瞥见角落里那个旅行箱,上面落了一层浮土——出国旅游算什么?老娘玩的是私奔。

我抛弃父母只为和网友私奔

私奔?

每天我考虑的都是这件事——要不要和他私奔。

看起来,我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我攒了一年多的积蓄,工作如同鸡肋放弃了也无大所谓,我还给家里写了一封饱含深情的家书,嘱咐他们没有我的日子里照顾好自己。

最重要的是,我在等他的信号。只要他一招手,我拎着箱子就走。

他是谁?

我们是在豆瓣认识的。他当时上传了不少自拍照片。有一张主题是可笑的女人,抓拍了不少姑娘痛哭流涕的瞬间。我翻看着他的历史记录,发现这个人看的电影、读过的书,竟然八成我都在读、在看。我发现我们品位差不多,进而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我们是同一类人。我们开始从《荆棘鸟》的人物描写上升到了男女情爱的探讨上。我们的语言简单粗暴,直来直往,夹杂着人身攻击和冷幽默。这让我觉得棋逢对手,欲罢不能。想到自己百无聊赖的生活,特别是每天站在柜台前,面对那些不买东西却缠着要试用装的家伙们,我恨不得天天跟这个男人死缠烂打。

他好像也蛮喜欢这种状态的。隔着网络胡说八道,也不用照顾彼此情绪。这种交流是酣畅的,让我回忆起了自己在上学时伪装成文艺女青年,抱着一本诗集勾搭男神的那些岁月。

文青聊天是挺可怕的。

我们就这样坚持了不到一年。从最开始发站内信,到后来加了QQ。我没给他微信,他也没主动给我。好像我们有这样的默契:微信是给现实的人来作秀的,不现实的站内信和QQ,反而让我们显得真实。

后来有一天他给我留言说,一周之后去北京,顺道来看我。这句话我看了三遍,都没看出这里边的商量语气。反而读出来了我的骄纵——好像是我天天求着他,让他不远万里来看我似的。我气不打一处来,心想我就等你来的那一天,当面把你骂得落花流水。

他来了。穿着白衬衣。他说自己快三十了,可我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满心烦恼的少年维特。我上来第一句话就是:以为你留着大胡子呢,看来大胡子不是每个人都能长出来的。他也不甘示弱,说他假设了无数次我的长相,没想到还是突破了下限。

对视,大笑。没有一丁点装羞涩装扭捏。我们也不屑于去装。我带他去吃了这个城市最著名的煎饼馃子,看着他满脸幸福的表情,我好像被什么打动了。

你们的交流不只如此吧。

认识了一个人,就好像认识了一个世界。你做的事以及在成长阶段的那些选择,曾被无数人指指点点,可风景转到了这里,却得到了他的交口称赞。甚至他都没有说什么,而是身体力行:他也是这样的人。

我们不需要解释什么前因后果,所以能特别顺畅地交出自己的底细:我说我曾暗恋一个女同学,可是后来发现自己还是对一个男生移情别恋了。他告诉我曾经差一点就把大学辅导员追到手了,没想到让哥们捷足先登。我说其实我内心住着一个贤妻良母,可为什么,包括我爸妈在内,都齐刷刷地把我划到了离经叛道的阵营里?他笑着对我说,你得等那个人出现。我们把彼此最不堪的经历放在桌面上,希望同样在对方身上找到光亮。

这就是共鸣啊。为什么不能好好恋爱?

看着他的白衬衣,我总会不由自主联想起另外一个人。

那真是段疯狂的日子。好像是参加一个聚会认识的他——一个满怀梦想的浪子。当时我选择了和他流落天涯。那是我们确定关系的第二个月,他告诉我要去深圳赚钱,至少得一年的时间。我说咱们怎么办?他一下子就沉默了,拼命抽烟。

只要我放他去,我们的结果只有分手。当时我爸妈已经明令禁止我和他交往,开出的罪状是家境一般,无业游民,不求上进。我一遍又一遍地解释,换来他们关了我禁闭,给我办理了辞职手续。

重重打压之下,我决定远走高飞。我给一个朋友发短信,告诉她我要跟男友去南方。我告诉爸妈我牙疼,在医院的时候成功逃脱,跳上这个姑娘的车,直奔我和他的接头之处。当时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一件换洗衣服都没带。这个姑娘特别仗义地从后备厢掏出来一个箱子,说这都是给你预备的。

就是这个箱子。

看来是有前科的。私奔感觉怎么样?

可以想象,在这样的情况下私奔会有什么结果。手中一点点钱用完之后,很快我们就山穷水尽了。他找不到称心如意的工作,我则沉浸在干了一件大事的情绪里不想工作,于是吃了上顿没下顿。那时我们住在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城中村里,一个房间200元一个月。用水、上厕所都得下楼。到了冬天,因为被子太薄,我有一夜被冻醒了,坐在床上蜷着身子哭。我心碎了。仿佛沉入千米枯井,看不到日月,十分失望和绝望。

我万万没想到这么苦。但那时你让我拍拍屁股回家,我始终放不下眼前这个可怜男人以及这份难能可贵的自由。直到那年春节前夕,送我旅行箱的姑娘告诉我,我妈因为找不着我已经消瘦了20斤。我一下子就蒙了。突然一种可耻的念头涌上心头,连夜坐着火车往家赶。

有了第一次,还要有第二次?

爸妈还是原谅了我。可就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被他们打上了标签,严防死守。我换过很多份工作,多是他们主动要求辞职的。在他们眼里,我不适于和社会人长时间接触,因为这很有可能,不知哪天心血来潮跟着人家远走他乡。

但他们防不住网络,防不住我渴望自由的心。认识了现在的他,我总是下意识地把两个人弄混淆。他们身上都带着一些吸引我的地方,不多不少。绝对的自信,甚至到了自负的边缘,对于内心的忠诚,说干就干的快感,还有那种心灵相通的酣畅。

所以这一次,我又想上路了。还是拿着那个箱子,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变过。

这一次有没有做心理建设?

我觉得自己长大了,成熟了。不再是完全没有生活技能的人。

最重要的改变是,我们都在考虑,私奔之后如何面对父母。我们不想头也不回地一走了之,丢下毫不知情的父母。我们的小伎俩是等到生米做成熟饭,父母也许就只能点头了。

爱情这个东西真的很复杂。我个人的认识是:不管男人女人,必须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才会幸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找到过这样的人。他们在意我,了解我,懂我。

[责任编辑:李天白 PQ004]

责任编辑:李天白 PQ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时尚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