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二孩”催热辅助生殖 2016年患者总数同比增长15.7%


来源:新京报

去年,我国“全面二孩”正式放开,生育潜力逐渐释放。然因高龄生育情况增加,不少家庭需借助辅助生殖才能顺利迎来二胎。北京市卫计委提供给记者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辅助生殖患者例数和平均年龄的同比涨幅较往年明显扩大。,

4月10日清晨6点,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不少患者在排队等候。4月8日,北京启动医药分开综合改革。

市卫计委数据显示,2016年患者总数同比增长15.7%,平均年龄增长0.3岁,涨幅较往年明显扩大

新京报讯(记者戴轩) 去年,我国“全面二孩”正式放开,生育潜力逐渐释放。然因高龄生育情况增加,不少家庭需借助辅助生殖才能顺利迎来二胎。北京市卫计委提供给记者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辅助生殖患者例数和平均年龄的同比涨幅较往年明显扩大。

近日,记者走访了北医三院、北京妇产医院、朝阳医院等北京多家具备辅助生殖资格的大医院,除接诊患者平均年龄有所增长外,医院还面临由此而来的治疗难度增加、人手以及实验场地不足的压力。

至于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后,患者最为关心的价格问题,专家表示,现有的辅助生殖价格,都是十多年前向相关部门报备的,多年来没有变化。如果将来放开定价,上涨是趋势。

二孩放开“拉高”患者平均年龄

国家卫计委副主任马晓伟去年曾介绍,中国年均完成70万例辅助生育手术。北京市卫计委出台的《北京市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设置规划》显示,北京约3.6万对夫妇有辅助生殖需求。市卫计委表示,“全面二孩”等政策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辅助生殖技术的潜在服务需求。

目前北京共12家医院(不包括部队医疗机构)具备辅助生殖资格。近日,记者相继走访了其中的北医三院、北大人民医院、北京妇产医院和朝阳医院。“全面二孩”后,这些医院迎来了更多高龄患者。

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常务副主任刘平介绍,如果第一胎是自然生育的,很多想要二孩的夫妇会首先选择自然受孕,但因年龄普遍偏长,流产风险增加,一些自然妊娠失败的夫妇,会前来门诊进行咨询和治疗。

“刚放开时‘疯狂’了一阵,”北京妇产医院生殖医学科负责人、主任医师王树玉说:“有些前来咨询的市民年龄已经很大,生理上不太可能了,但是会拿着七八十岁老人生孩子的新闻,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不行。”

她介绍,二胎放开后,接诊的高龄患者占比由1/5提高到1/4。“原来平均年龄在32到33岁之间,二孩放开后,提高到了33岁到34岁。”

专家称不应盲目扩大辅助生殖

7月25日下午1点左右,记者来到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中心一楼分诊台前,三十多名患者一直排队到大门外。北医三院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下午还不是中心最“热闹”的时候,早上7点多上班时经常见到患者沿街排队。

另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我国辅助生殖供不应求。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2022年辅助生殖跨境医疗服务公司商业模式与投资机会分析报告》称,我国2016年需要的辅助生殖治疗周期约为600万个,国家卫计委给出的实际完成数据为70万个,缺口达530万个。

虽然门诊量和数据均显示出一定的紧张,但辅助生殖是否真的供需失衡,仍为不少医院专家质疑。

“每天是很忙,但供求还行,想做一般都能做上,一楼排不上,真找到我们也会给患者加号,不让患者跑第二次。”王树玉称。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计划生育与生殖医学科主任沈浣也认为,供需没有不平衡,“辅助生殖本身是限制性技术,现在全国各地都有机构,基本上能满足。”她认为,之所以北京不少辅助生殖中心人满为患,也与医疗机构声誉高、对患者吸引力更大有关。

刘平则表示,辅助生殖性质特殊,供求关系的分析不能一概而论。她说,不少经济条件好的家庭选择出国治疗,因此的确有海外资本认为中国辅助生殖潜在市场大,但市场与医疗不是一回事。而且辅助生殖也较容易出现扩大适应症的问题。

“和‘发高烧’必须上医院不同,人们的主观愿望也会构成辅助生殖行为。”她介绍,一些就诊人群虽然存在部分生理问题,但并不构成绝对的适应症,仍可通过调整尝试自然受孕,但因为外界压力或心理焦虑,有患者不愿意等待,选择通过医疗加速受孕过程。

“的确是有相对适应症的,可以慢慢完成受孕或直接要求辅助生育,这一部分怎么定义供求”,她认为,如果能自然生育,不应盲目扩大辅助生殖。

[责任编辑:李旭 PQ029]

责任编辑:李旭 PQ02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健康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