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陕西产妇自杀事件谁在撒谎?医务人员与医院说法矛盾


来源:财新传媒

【财新网】(记者刘佳英盛梦露)陕西榆林产妇自杀事件继续发酵。继榆林市卫计局9月7日披露的调查结论称医院诊疗措施合理后,涉事的榆林第一医院绥德……

【财新网】(记者刘佳英盛梦露)陕西榆林产妇自杀事件继续发酵。继榆林市卫计局9月7日披露的调查结论称医院诊疗措施合理后,涉事的榆林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下称榆林一院)相关医生和助产士则对媒体透露,产妇自杀前,医生并未建议家属接受产妇剖宫产,此说与医院两次声明的内容相左。

医务人员最新表态引发舆论强烈反弹。9月10日,就医生和助产士的言论是否属实,财新记者拨通了榆林一院发言人的电话,对方答复称医院方面“正在开会研究”。

医院、医生和产妇家庭对事实的陈述,哪些是真相,哪些是谎言,仍有待相关部门的进一步回应和信息披露。

关键信息前后矛盾

根据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9月3日在微博发布的声明,26岁的产妇马茸茸于8月30日入院待产,次日生产期间其因疼痛躁动不安,多次向家属要求剖宫产,医生、助产士等也向家属提出剖宫产建议,均被家属拒绝,最终产妇情绪失控,跳楼身亡。

此言论将矛头指向家属,可随后家属发声明推翻了院方说法。据马茸茸丈夫延壮壮介绍,当妻子提出剖宫产要求时,自己作为家属已经同意,是医生说孩子马上就要生了,不需要剖腹产。财新记者9月5日下午采访马茸茸母亲,她也表示医生说如果顺产马上就能生,家属认为要和医生保持一致。

9月6日凌晨,医院发出二次声明,出示视频证据力证产妇两次下跪要求家属接受剖宫产,并披露了当天记录家属拒绝手术的外科护理记录单。但马茸茸母亲对财新记者表示,产妇当时是跪下是因疼痛难忍难以支撑,而非医院所说下跪求家属。

一时之间,网络争议四起,马茸茸的家属受到舆论拷问。据《新京报》报道,从9月6日至7日,马茸茸丈夫延壮壮收到了网友500多条谩骂短信和300多个骚扰电话。财新记者在9月6日、7日白天试图联系延壮壮时,他的电话基本处于关机状态。

财新记者采访的多位产科专家均表示,剖宫产的实施需要符合相应的医学指征,并非产妇要求即可实施,如产妇患有子宫肌瘤等疾病,或在生产中遇到危及母子健康的情况等。 医生也有权根据实际情况和专业判断,拒绝无医学指征的剖宫产要求,最典型的即生产中产妇因疼痛而要求剖宫产。就榆林产妇自杀案而言,医生的诊疗措施是否专业、合理成为焦点。

9月7日,榆林市卫计局公布了由榆林市委等成立的“榆林市绥德8·31产妇坠楼事件调查处置领导小组”(下称领导小组)对该事件的初步调查结论,称马茸茸入院时诊断明确,产前告知手续完善,诊疗措施合理,抢救过程符合诊疗规范要求。榆林市卫计局还表示,此次产妇跳楼坠亡事件暴露出医院相关工作人员防范突发事件的意识不强,监护不到位的等问题。但对医院、家属双方争议的剖宫产主导问题,调查结果并未明确解释。

直到医生出面表态,令事件再次出现反转。9月8日,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妇产科副主任霍军伟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当时马茸茸没有出现需要剖宫产手术的硬性指标,因此虽然产妇要求剖宫产,医生还是倾向于让她顺产,并让医务人员跟家属沟通。事发当天值班的助产士张帆则表示,院方所说多次拒绝剖宫产,实为家属在考虑了医生意见即“宫口近全,产程正常”后,做出的顺产决定,医务人员按医学术语要求,将其记录为家属“拒绝剖宫产”。

而在9月5日《华商报》报道中,霍军伟的说法是,医生曾多次建议家属实施剖腹产,但对方坚持顺产。

至此距离榆林产妇事件被媒体集中曝光,已过去了近一个星期,事态发展一波三折。先是医院发声明称家属拒绝剖宫产,之后家属驳斥称医院的建议是“不需要剖宫产”,如今当班医务人员的说法与医院之前的两次声明又出现差异,更增添了事件的复杂性。不少人士认为,此事激发舆论炮轰家属,令医患之间的矛盾升级,实与医院表态有关。

医院责任何在

目前医院官方、医务人员、患者家属这三方究竟孰是孰非,目前还有待榆林市委等部门成立的调查小组根据有关证据作进一步说明。而如果医生、助产士最后一次公开发言属实,那么医院在诊疗规范、告知义务、产妇照护等方面是否存在过失?

根据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产科学组制定的《剖宫产手术的专家共识(2014)》(下称《剖宫产共识》),以及某些医院披露的《产科诊疗常规》等资料,在生产过程和产科手术中,医院责任包括,1、根据剖宫产的医学指征判断产妇是否需要剖宫产;2、在没有指征但产妇要求剖宫产的情况下,给予专业判断和酌情的备选方案;3、在生产过程中即时就异常情况进行干预,包括生产的障碍和产妇的情绪异常;4、在诊断时、术前均进行充分的告知及讲解,并在术前签署知情同意书;5、在紧急状况下的剖宫产手术,应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分娩,并与各方良好沟通。

榆林院方微博9月3日和9月6日发布的声明称,当8月30日下午,马茸茸和家人一同来到榆林市第一院时,彩超提示胎儿双顶径99mm,一般足月胎儿双顶径不大于90mm,据此医院判断胎儿经阴道分娩的风险较大,建议考虑剖宫产。

霍军伟在9月8日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则进一步解释称,当时确实发现胎儿头围比较大,生产过程中致残的发生率会比较高,但不是绝对的剖宫产指征,如果家属同意剖宫产,“我们可以剖”而正常分娩也可以。在得知了医生意见后,家属最终决定顺产。

之后在马茸茸的生产过程中,据霍军伟回忆,马茸茸没有出现硬性剖宫产指征,“但产妇坚持想剖”,于是就让医师与家属沟通,沟通回来后据说家属要求正常顺产,拒绝剖宫产,于是就决定先观察。“不是说每个产妇都给她剖宫产,这对产科医生来说是不对的”,《新京报》援引霍军伟的说法报道称。

由于医院尚未披露产妇病历、医嘱单等资料,无法确证医生的说法。按照霍军伟所述,从马茸茸入院到生产的整个过程中,医务人员都已按照医疗规范,做出了专业诊断,并与家属进行了沟通。

但在应对产妇疼痛难忍的情况时,医院是否给予相应的简单处理措施,如止痛与给氧、注射镇定剂等,还未可知。如据一份网上披露的某医院2009年的《产科门诊常规》显示,在分娩处理过程中,当产妇存在某些异常情况,如“初产妇宫口开大2—5cm,精神紧张或疲劳可静推安定10mg或肌注度冷丁100mg”。医院是否积极建议类似解决方案,现有信息仍是空白。

而在产妇照护和心理疏导方面,财新记者查阅北京等省市卫生主管部门制定的行业规范发现,对于三级助产技术服务机构,一般产房助产士应不少于8名,且实行24小时负责制,分娩时应有2人以上到场负责全产程的母婴监测及医疗保健服务。

具体到每位助产士的工作职责,医院会建立自己的待产室、产房工作制度。比如在北京某三甲医院,该医院产科医生对财新记者表示,每个助产士管不超过两个人,只要进入待产室或产房,医生、助产士必有一人会在待产妇旁边,每20分钟听一次胎心,每一小时或两小时做一次内诊,并适时给予安慰。

在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据霍军伟透露,产妇和助产士不是一对一的,但医护人员与产妇的比例仍是合适的,不存在人手不足的问题,而且医务人员也会随时给产妇听胎心,观察产妇情况。

榆林市第一医院绥德院区产科助产士刘丽则对媒体回忆了现场情况。《财经》报道称,她在事发当天8月31日约19时30分到达待产室时,里面共有5名产妇,3名医护人员。当时马茸茸经过医生安慰,情绪还算稳定,但不久又因为疼痛再次变得急躁不安,自己作为助产士只能反复安慰。

而后报道引述刘丽丽回忆称,因有位产妇突然出现紧急情况,大家赶忙处理,就在这个空隙,马茸茸不见了。于是,医护人员开始分头寻找,等刘丽找到备用手术室时,发现马茸茸半个身子已经在窗外,冲过去想阻拦,但只抓到了马茸茸的衣服。

至于产妇为何能两次走出分娩中心,张帆解释称她是强行走出待产室的,当时有两位医护人员阻拦,跟出去把她劝回来了。但从医院录像看,马茸茸第二次走出分娩中心后,紧接着就有医务人员跟过来,而之前马茸茸第一次走出分娩中心时,过了近10分钟,才有医务人员赶来。

按照一般产科的管理规范,前述北京三甲医院产科医生告诉财新记者,她所在医院待产室和产房也集中设在同一区域,产妇快生的时候会很快送到产房,因此一般不允许产妇随便出去,除非是产妇“不听话老跑出来,闹得不行坚决不生”,或者要和家属商量事情,但这种情况一般需要有医务人员陪同。

关于医务人员当天照护马茸茸的更详细情况,目前除外科护理记录单外,医院未披露更多证据,厘清医院责任,尚有待调查组以及独立第三方机构进一步充分而客观的披露。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责任编辑:晏霏霏 PQ016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健康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