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如何将一辆布加迪装进一块表里?这位67岁的制表匠人做到了


来源:澎湃新闻网

在这个“跨界游戏”狂欢的时代,两个品牌在各自的产品上印上对方的LOGO就催生出了一大批“跨界&rdquo……

在这个“跨界游戏”狂欢的时代,两个品牌在各自的产品上印上对方的LOGO就催生出了一大批“跨界”限量单品——相反,真正以诚意和匠心深度合作,拿出五年甚至十年来研发新作的品牌却是凤毛麟角。近日,瑞士制表品牌帕玛强尼(Parmigiani Fleurier)在法国莫尔塞姆的超级跑车品牌布加迪(Bugatti)总部发布Bugatti Type 390腕表,耗时五年,将布加迪Chiron的设计理念融入到390个组件当中。

制表师帕玛强尼(左)与团队耗时五年,将布加迪Chiron超跑的设计理念融入到390个组件当中,成为Bugatti Type 390腕表。

帕玛强尼的品牌创始人、67岁的制表大师米歇尔·帕玛强尼(Micheal Parmigiani)也出现在现场,他接受了《澎湃新闻》的采访,讲述了自己从古董钟表修复工匠到品牌创始人、再到如今玩转布加迪超跑腕表的制表大师的心路历程。

逆势而上,在瑞士制表的最低潮

1950年,帕玛强尼生于瑞士纳沙泰尔,从16岁开始,他先后到瑞士制表重镇的弗勒里耶、拉夏德芳、力洛克的技术学校学习制表,前前后后8年时间,他立志要成为一名优秀的制表师。

1974年帕玛强尼从制表学校毕业时,正是石英表冲击机械表最猛烈的年代。

不过时运不济,当他1974年毕业时,正是石英表冲击机械表最猛烈的年代,几年时间里,传统制表业失去了近9万个工作岗位,大量的传统制表品牌在“石英危机”的浪潮中堙没。然而帕玛强尼并不打算放弃,他对机械钟表热爱至极,即便行业困难重重,看不到转机,他也没有转行。他有些固执地告诉自己:既存于世的机械钟表总需要维修和养护,而那些工作足以支撑他看到制表业的未来。“在修复了那么多古董钟表作品后,我从未想过瑞士传统制表业会消失。”他后来说道。

1976年,帕玛强尼开出属于自己的第一家修复工坊,接揽钟表修理和维护生意。经过5年的实践努力,他也开始在修复领域里小有名气。这时候帕玛强尼终于迎来了自己职业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机。在1980年代以前,瑞士山度士家族的藏品由位于力洛克的制表博物馆馆长、制表大师鄂福林·若班负责修复维护,他本人也是一位钟表藏家。当他年事已高,要为这份修复事业找接班人时,米歇尔·帕玛强尼出现在他的视野里。若班把他引荐给山度士家族,建议由他接替自己退休以后的工作,从此开启了帕玛强尼与这个家族至今长达近四十年的合作。

修复钟表,手艺与艺术缺一不可

中国有一句俗语——“修旧如旧”,意思是修好的古董要是它本来的样子,瑞士的匠人亦是如此要求自己的。“在开始维修之前,需要收集大量资料,深入了解这些作品的历史背景,研究其材质用料和机械动作机理。”帕玛强尼说,修旧如旧是通理,修复古董机械钟表和动偶,也是按照它一开始的制作方法和工艺传统去进行。“匠人的手艺和艺术家的心,对于修复钟表这件事一样重要。”

当击锤竖起、扣动扳机,枪管上倏地出现一只小鸟,鸟儿身体旋转、嘴巴张合、头部扭动、翅膀扑扇,同时啾啾欢唱;唱罢,又倏地不见了。

有人曾请教帕玛强尼,最难忘的修复作品是哪一件,他说目前修复了大约500件古董,近年修复的的一只双管鸣鸟手枪装置令他印象深刻。“每一件古董都有它让人难以忘怀的地方,当把一件件不能工作甚至锈迹斑驳的‘废品’修复如初,内心的兴奋和满足无以言表。”2016年,在花费整整十二个月时间后,帕玛强尼把一件几乎成“废品”的双管鸣鸟手枪修复如初。

表面的装饰艺术涉及雕刻与珐琅工艺,而机械雀鸟装置则涉及机动人偶的工艺,修复一件复杂作品比大多数人想象中的困难许多。

这件鸣鸟装置有200多年历史,1815年前后由Rochat兄弟根据骑兵手枪设计制造。在此之前,它被多次不当修理,粗糙的手法和错误改动,破坏了这件精品原本的面目,给修复带来了挑战。在弗勒里耶的修复工坊里,帕玛强尼和他的修复师们,又一次从零开始:齿轮、珐琅、 鸟身羽毛……一件一件翻新每一个部位,一点点复原活动机关。

致敬历史,将古董巧思再现腕间

在为山度士家族修复古董多年以后,帕玛强尼与这个家族结下深厚渊源。于是1996年,山度士家族基金会出面,支持他创立同名品牌,制作现代腕表。二十多年间,以帕玛强尼品牌建立了完整的“帕玛强尼制表网络”,能够完成从擒纵到表盘的所有制表工序,并为瑞士多家高级制表品牌提供零件定制。

现在,品牌有数十枚自制机芯,其中很多设计源自古董机械。帕玛强尼曾经修复过一只奇特的椭圆形怀表,它的两个指针走时过程中可以有规律地伸缩。三点到九点是表盘最小直径,指针到这里会缩到最短;走到六点或十二点位时,表盘直径最大,指针又可以伸到最长。

带有伸缩机制的古董怀表,以及以此为灵感打造的Ovale Pantographe腕表。

有趣的伸缩机制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以此为蓝本设计制作了Ovale Pantographe腕表。帕玛强尼说,伸缩原理参考古董怀表,但实际问题需要自己解决,比如手腕摆动对伸缩性能的影响远大于怀表,指针伸缩也加大了发条能量的损耗,腕表机芯要全新设计。在克服了重重困难之后,这枚再现世间的腕表也成为帕玛强尼标志性的系列之一。

一十三年,超跑与制表的高度融合

高级制表与超级跑车的深度合作近年来并不鲜见,但像帕玛强尼与布加迪这样合作了十多年的例子却是屈指可数。早在2004年,帕玛强尼就推出了第一枚布加迪合作腕表Bugatti Type 370,致敬布加迪Veyron16.4。这款腕表搭载了巨大的立体机芯,其管状式结构是前所未有的设计,佩戴在手腕上犹如套上一个发动机体,时间显示位于侧面。

以Bugatti Type 370为原型,帕玛强尼曾推出过多款限量版腕表,图为2015年推出的帕玛强尼周年纪念版腕表之BUGATTI VICTOIRE。

此后的十多年里,帕玛强尼先后与布加迪合作,打造了近十枚不同款式的腕表。其中包括Bugatti Type 370、Bugatti Super Sport等以超跑引擎为灵感的独有款式。

2017年全新推出的Bugatti Type 390,将车与表结合得更加紧密。

2017年全新推出的Bugatti Type 390,由390个组件打造而成,其中包括302个机芯零件,将车与表结合得更加紧密。对于车型,Bugatti Chiron搭载了8升1500马力四涡轮增压发动机W16,推动超级跑车实现了420公里/小时的最高时速(限于公路使用);对于腕表,Bugatti Type 390搭载了Calibre PF390机芯,配气缸式“发动机”型设计和两个串联发条盒——致敬布加迪车型上的鞍形油箱,并搭配飞行陀飞轮,可提供80小时的动力储存。通过蜗杆螺钉,实现了从管状结构到垂直定位的表盘之间的信息传输。此外,机芯以模块化结构设计,可从表壳内拆除,如同发动机可从超级跑车上拆下进行重大修改一样。

从机芯上也能捕捉到超跑的影子。

“这款腕表汇聚了我和团队大量的心力打造,但这绝不会是收官之作。”帕玛强尼说:“我虽然已经67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有精力和时间,未来还会与团队一起制作更多前所未有的时计作品。”

67岁的帕玛强尼,经历了瑞士制表业跌宕起伏的各个时期。

澎湃新闻:在你的钟表修复工作中,如何平衡匠人的手艺与艺术家的创造之间的关系?

帕玛强尼:我们做的事情其实就是艺术,只不过匠人的手艺更像是工具。没有精细的手艺这件事就寸步难行,同时手艺也是将艺术家心中思考的结果转化为现实的技术。所以,在修复钟表的过程中,艺术家的心和匠人的手艺都缺一不可。

澎湃新闻:在设计新的腕表时,修复工艺中的技术是否也能成为一个灵感之源?

帕玛强尼:当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何况这些修复技术所涵盖的还是钟表历史长河中的闪光点。修复钟表这件事,需要你掌握艺术的历史、科学、数学、物理学甚至化学……而除此之外,你还得有一双巧手。你很难找到一个人,身上拥有了这些所有的能力,兼具开放的思维和动手能力。很幸运,我也能有此机会成长为一个修复钟表的专家,并得以毕生所学打造各种前所未见的腕表。

澎湃新闻:在修复钟表的过程中,你的内心是怎样的状态?

帕玛强尼:在我看来这个过程有些像一个顶级的运动员。需要精神的高度集中和对技术游刃有余地释放,因为这个过程中没有犯错的机会,你不能修毁了一个零件然后重做一个。有时候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下,你会心无旁骛、全神贯注,周遭的事物都仿佛不存在了一样。

澎湃新闻:是什么让你能够对制表有如此长久的坚持?

帕玛强尼:我想是好奇心吧。我对很多领域都充满兴趣,尤其是植物学。我喜欢植物,黄金比例的概念就是从植物学中北发现的。自然界总是充满各种规则和密语,总是能让我着迷。如果现在不做制表师,我想我会立马去做一个植物学家。

澎湃新闻:在修复过数以百计的古董钟表之后,现在最想要打造的一款钟表是什么样的?

帕玛强尼:当然是集合了各种特别机构与功能的钟表了。如果可能,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打造一款座钟,将所有我修复过的、欣赏的复杂工艺都应用其上,做一件集大成的时计作品。

 

[责任编辑:勾欢欢 PQ043]

责任编辑:勾欢欢 PQ043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寸镜每日玩表|帕玛强尼精密天文表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71013/16/wemedia/7723ff54a85b5bce87525fd3673505a7732499f7_size416_w640_h360.png

凤凰时尚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