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有范儿》独家对话尚雯婕:“我不是偶像”


来源:凤凰网时尚

2018年,当选秀类的节目《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以偶像养成之势火热荧屏,我们有幸再次对话了尚雯婕——这位在选……

2018年,当选秀类的节目《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以偶像养成之势火热荧屏,我们有幸再次对话了尚雯婕——这位在选秀元年出道并成长起来的唱作歌手。

《中国有范儿》独家对话尚雯婕

在歌手这条道路上,尚雯婕披荆斩棘,走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先锋是什么,是第一个挨刀子的人啊,做先锋你就要接受被质疑的准备,先锋不是一个天堂,需要有一定的胆量和魄力。”

不破不立,放胆去做,贯彻到底,这是她的坚持。

从《超级女声》、《我是歌手》的舞台走出,她却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偶像。没有偶像包袱,极其理性的性格特质,让她轻装前行,做老板经营公司,帮助有才华的年轻人们实现梦想。

她说,有才华且保持极度专注,是成为超级巨星的基础。

《中国有范儿》独家对话尚雯婕

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不断试错前行

凤凰网时尚:八年前,我们大家都震惊于你形象上的一个突破,包括在那个时候的先锋的感觉,我们还是觉得挺敢做的,你心里不会有一丝的顾虑的吗?

尚雯婕:其实那个时候,我等于是在另外一条更大众的路线上走失败了,我发现自己去跟人去争那个红海市场,所谓的情歌市场,我发现我竞争对手太多太优秀,虽然我觉得我能唱情歌并且市场更大,但是跟你抢市场的人也更多,所以那个时候后来就很孤注一掷地去走了另外一个比较小众的一个路线。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发现,那个路线没人走,那就是一个蓝海。

凤凰网时尚:迅速获得关注。

尚雯婕: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蓝海,而且其实要走那个路线,还是需要一定的东西的,因为前一条路走不通了,走到我几乎都要放弃这个行业了。

凤凰网时尚:对,但是你确定你这条路就一定能走通吗。

尚雯婕:那是真的不确定,所有人都不确定,所以更多的压力还是在于没有前车之鉴,没有成功案例,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基本上是一个不断试错的一个过程。畏惧肯定有的,不着急是不可能的。

凤凰网时尚:我感觉你不是很着急的那种类型。

尚雯婕:你既然选择了一条人少的路,就得一条道走到黑。还好我还算胆子大,所以就这么冲过来了。

凤凰网时尚:音乐是个性的表达,大家比较容易接受;但那个时候的造型,你自己心里真的是没有任何的顾虑的吗?

尚雯婕:我从小到大也没人说过我是个美女,我从来也不觉得自己是个怎么漂亮的一个什么外型或人设,我不知道偶像包袱是什么,我也没有当过偶像的经历,没有出去被人看成美女的经历。就是我那时候反而每次我都会觉得玩的还不够嗨,所以我跟我合伙人都自己上手抹,经过我们两个加工以后,就变成了你们两个看到的那个样子。不漂亮这件事可能对某些女孩子来说是很关键的一件事情,但我从小到大,从来不对这句话有什么任何的反应,甚至小时候别人都把我当男孩儿看。

凤凰网时尚:所以说注定你可以从这条路上走出来。

尚雯婕:我会觉得很多时候,既然下胆量去做一件事,你就必须把他贯彻到底,要么就不要做,要做就不要畏手畏脚,这可能是性格里面的东西。

《中国有范儿》独家对话尚雯婕

选秀偶像要保持冷静 有才华也需要极度专注

凤凰网时尚:你觉得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偶像,但今年关于各种男团、女团偶像的节目其实很多,比如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你有喜欢的人吗?

尚雯婕:有啊,蔡徐坤啊。

凤凰网时尚:你怎么样看这些年轻一代的偶像?

尚雯婕:我觉得这些出来就是半成品。他们具有了成为一个艺人的基础,有了这个行业的敲门砖。但是出来了以后,都应该要保持一个比较冷静的头脑,想一想当你没有了这个平台的光环和资源之后,你怎么样持续给自己的事业推动力,你的核心价值到底在哪里,这个跟你做节目完全是两回事。平台的爆发,它是一个机遇的爆发,那对年轻人是一个特别大的利好,但是也急需有其他的专业的平台。做节目的平台和做人的平台,对我来说这两个区别很大。抓住机遇的同时也不要被冲昏头脑,冷静的去想一下今后自己应该怎么样成为一个有价值的艺人,这事比较重要。

凤凰网时尚:所以你也不承认他们现在是偶像。

尚雯婕:他们有的是偶像,有的是练习生,但是很难成为超级偶像。

凤凰网时尚:超级偶像的标准是什么?

尚雯婕:蔡徐坤。

凤凰网时尚:你完全不掩饰自己对他的欣赏。

尚雯婕:没有没有没有,就是喜欢。因为我觉得这个时代,有一点才华的年轻人很多,因为现在个性爆发的时代。真正有才华的人,和所有的天生条件都非常优质的,凤毛麟角,如果真正有才华还能够保持极度专注,能够基本上满足这两点的人,是纸包不住火的

凤凰网时尚:你集合了这两点吗?

尚雯婕:哎呀,自己夸自己不太好吧。我只能说我的成功跟我自己去做的那些事情,还有我的专注力是有关的。因为我是一个极度容易专注的人,经常会变的有点木讷,我觉得坤坤会比我更灵活,要更多面。

《中国有范儿》独家对话尚雯婕

凤凰网时尚:你是2006年的时候,成为了《超女》的冠军,你觉得那个时候的选秀环境和现在的选秀环境,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改变?

尚雯婕:因为我2006年出道,那个时候我们称之为叫选秀元年,也就是选秀这个东西还处在一个宝宝的状态。那个时候还没有真人秀的概念,真人秀最早的雏形就是我们说的VCR。现在第一是真人秀的大量的运用,持续24小时不间断的录制和拍摄,都是短时间内高强度的对于专业能力、性格、团队协作能力、智商、情商等等的一个密集的考验,现在的时代,光光有一把好嗓子,但是性格很闷的人不一定能出来了,如果你不懂得在镜头面前去展示你自己的个性的话,你再好也没有人知道了。

凤凰网时尚:如果是把你自己放到现在的这个环境里?

尚雯婕:我一定出不来。我应该是第一拨就被刷掉的那些。因为情商太低了,至少跟我的这个专业能力来说,就太不成比例了。

凤凰网时尚:你是逻辑思维和规划能力特别强的人吗?

尚雯婕:我是百分之九十几逻辑思维,我基本没有感性思维。但我觉得也是因为这方面的木讷,让我度过了前几年很多质疑的那个阶段,因为我不太敏感,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用公式来解决,有利有弊吧,有的人会觉得我特别的不像个正常人,不懂人情世故,所以在人际交往上我会有我的软肋,但是有的人会觉得跟我相处很简单,因为很直接。

凤凰网时尚:你对自己的这个成长,其实是有自己的想法和一个理性的判断和思索的,这中间的规划是你有清晰的一个认知呢还是你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去探索的?

尚雯婕:其实每一步都没有想到最后是这样的。2013年我去参加《快男》评委,其实当初就是觉得,还有好多很有才华的年轻人因为人数有限都被淘汰掉了。他们在节目上没有成功的,然后都签进了我的那个fresh极客少年团。当初的想法就是很简单,就这些年轻人挺有才的,那这个平台他碰壁了,再给他造个别的平台,这是个双赢的,我可以帮助他实现梦想,他也可以帮助公司慢慢地积累经验,变成一个专业的经纪公司。但是在走每一步的初衷的时候是真的没有想到后面那一步是那样的。

主持人蔡紫

凤凰网时尚:你会觉得选秀时代出来的这些偶像,你觉得他们是需要有一个明确的对自己的判断和职业规划的对不对?

尚雯婕:这个倒不能强求,因为我觉得出来的年轻人越来越低龄化了,现在大平台出来说实话不稀奇,成为一个流星的机遇非常多,但是没有人愿意说我作为一个流星就足够了,所以我觉得他们第一个是找对团队,第二个就如果自己有团队的话,可以在这方面去做一下研究,去延续和增长他作为一个艺人的价值,这点很重要。我觉得这方面中国的人才市场还是在一个成长的阶段,成熟的团队还并不太多,尤其是能够用互联网思维去打造产品的艺人经纪公司其实不多。

凤凰网时尚:其实互联网思维有一个关键就是要快速造星,现在很多娱乐公司,他们会把艺人这种年轻的偶像当成是娱乐产品一样去生产,给他们贴上一些标签,然后让他们迅速的被一群人喜欢,你认可这种造星方式吗?

尚雯婕:我觉得做人还是跟做产品不一样吧,就像我们以前走过弯路,我们听着雷军雷总的一句话,“专注极致口碑快”,结果其实人家的快是更迭快,我们理解成了就是快,我们很快地推出了那个男团,结果超前了,男团就没有做成,就解散了,最后我们一个一个慢慢的去做单个的人才做成了。

凤凰网时尚:失败的原因,只是因为太速成了吗?

尚雯婕:失败的原因就是有速成,因为互联网它的快会让人脑子不太清醒,我觉得文化产品,文化产业他最终还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一个产业。

凤凰网时尚:所以现在公司的艺人,包括迪玛希,你是把他们保护起来慢慢地成长的吗?

尚雯婕:一个是不能拔苗助长,另外一个你不能快速消费他,我们找他专门有聊过这样的事情,你需要多花点时间开始学习和沉淀了,如果你中文再不能说的比以前好的话,那你以后的发展还是会有瓶颈的。同时需要积累更多的作品。我前几年跟他很像,我2013年从歌手的舞台上出来,2014年就觉得我被掏空了,那个时候关注度知名度一下子提升了,我那时候最忙的时候同时录三档真人秀,一天睡3个小时,连睡觉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哪有时间去写歌啊,那时候我甚至于在想念之前不红的日子,可以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关一个星期,人被掏空那种感觉其实也不太好,所以我看到迪玛希那个时候很疲劳。

黑金艺人迪玛希

凤凰网时尚: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好老板吗?

尚雯婕:好老板的判断要看公司最后能做到什么程度。只能说创业的初期我们还是成功熬过了,然后接下来应该是公司的一个快速成长期了,我们判断2017年、2018年开始,我们的新人会有一个爆发式的成长阶段,能够把公司做大我才能够号称自己是个好老板。但在这个过程当中,可以帮助更多的年轻人,去实现他的梦想,就好像曾舜晞、侯明昊原来就是连选秀节目都没有参加过的纯素人,然后来到公司现在已经成为了各大影视剧的男一号了,我们帮他一步步实现了这个梦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可能我们做的事情还是有点价值的。

凤凰网时尚:那你会参与他们的一些规划吗?

尚雯婕:现在的规划有他们专业的团队去做,基本上都给他们配齐了非常专业的圈内最好的人才你要给他去找好他的市场定位,他面对哪一群受众,他的竞争对手是谁,以什么样的姿态才能够在这个竞争中脱颖而出,得事先做好所有的规划。

《中国有范儿》独家对话尚雯婕

将音乐还原为一种艺术表达方式 先锋需要胆量和魄力

凤凰网时尚:你觉得自己身上时尚的那个点在哪里?

尚雯婕:最早我是跟音乐一起做嘛,因为音乐是电子乐的话,所以你的时尚可能就会比较high fashion,high fashion就是不是那种潮流或者街头的那种fashion,他可能更偏比较尖的那种东西,就可能稍微小众一点,偏先锋的那些设计师。

凤凰网时尚:为什么你说你的音乐有的时候给人很先锋的感觉,就是因为你其实骨子里面包括你喜欢的东西,你喜欢的外壳也是那样的。

尚雯婕:我只是把音乐更多地回归到了一种表达方式去做,就是如果你因为你把它当成比较狭义的,我们现在所说的中国流行歌曲,那完全是另外一种创作路数,但如果你把音乐把它还原成它本原的、一种艺术表达方式去做,那可能就是另外的一个很不一样的路线,出来的作品也会很不一样。其实每个人,他对待他的表示方式的态度,最终就决定了他的作品是什么样子的。

尚雯婕《木兰诗》

凤凰网时尚:我前段时间看你上了央视的一档音乐节目,改编了一个木兰诗,穿了一身我从来没有看见你穿过的那种少数民族风情的服饰。

尚雯婕:这歌是我自己写的,看了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就看着那个词自己在写旋律,歌词是根据原来的那个词去做改编,因为毕竟要把它现代语口语化一些,还挺有意思的。

凤凰网时尚:我们看到你就觉得很国际化,首先你的法语基础我们是知道的,之前又有跟很多的国际的音乐人的合作交流,然后你这次尝试的这种,也算中国元素的这种风格的音乐吧。要是这三个都跨着来组合成一起的话,我觉得那个跨界会更有意思,以后会尝试更多中国元素的加入电子乐吗。

尚雯婕:我创作的第一首电子乐,就是在《歌手》舞台上唱过那首叫《战》,《Love Warrior》,那个里面用的是侗族大歌,就是在云贵那块的原生态的那个大歌,那个是跟比利时的音乐人合作的,他是欧洲很有名的一个钢琴家,然后他是有一段时间就生活到了那个侗寨里面去,用很初级的录音设备,就给他们打着拍子这样,他们并不是现代音乐那个系统,当时去录下了这些素材,最后我跟他合作做出了这样的流行歌曲,跟电子乐跟侗寨大歌的一个结合,包括木兰诗其实也是这样的范围。

我总是觉得中国的古典文化传统的很多的声音方面的一些传承,就像编程一样,他需要被打散以后重新做组合,才能够在一个更加国际化的一个听众的背景下被大家理解,那个文化背后的东西,我自己需要先去研究透,才能够知道怎么把他重新编码和打散。最早因为我写的东西都比较偏电子里面的迷幻电子,后来写着写着发现我可以写摇滚电子,就像《最终信仰》那样的歌。

凤凰网时尚:《最终信仰》太棒了。

尚雯婕:它属于摇滚电子,其实是一个摇滚的一个基础,那后来我就发现,你写的路子越来越宽了。你知道你的强弱项以后,慢慢的总结出了自己的东西。我是非常擅长甚至于最容易的一件事就是写迷幻电子,那个东西可以非常快的来;可以琢磨一下出好东西的对我来说就是摇滚电子,算是我自己擅长的,写高亢和能够让人肾上腺素一下起来的那个东西。

凤凰网时尚:你连写木兰诗都那么高亢,这是不容易。

尚雯婕:这个是我能擅长能出的东西,所以今后也许我就会朝这两个方向主攻去做,自己擅长什么写什么,当然突然某一天我觉得我突然想写嘻哈的电子。

为什么我喜欢电子乐,因为电子乐它可以结合的东西很多,它只是一个技术性,它可以做嘻哈,它可以做摇滚,它可以做舞曲,EDM,或者house,可以做很多的东西,电子本身的可塑性太强了,它的声音来源无限,我可以把这个纸张的声音录下来作为音色,给它谱个多来米发梭拉西哆,他就变成一种乐器了。然后你可以创造无数种、无上限的各种不同的音色类别,自己创作,只要你有想法,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是电子它给我最大的一个魅力。

凤凰网时尚:创作对你来说是个蛮快乐的过程。你会要求你的音乐作品MV里面的造型跟你的音乐风格是有一些契合度,有自己的一些想法的,你觉得这两者的关系是什么?

尚雯婕:就是互相表达,互相补充。我现在今年这张唱片三支MV都会是我自己导演,所有的镜头包括剪辑,每一秒出现什么,都会由我自己把控,因为我发现光是听觉,我的想表达的东西已经不够表达了。

凤凰网时尚:所以这是一个新的尝试啊,你以前至少没有自己来导过这个。

尚雯婕:对,然后我发现我可以做MV导演,因为我发现我脑子里有每一帧,我的音乐到了每一个音色需要出现的画面,我每一帧都有,音乐本身就很个人化,它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来说,它跟画画做雕塑做电影是没有区别的,只不过我有机会把它做的比较极致。

《中国有范儿》独家对话尚雯婕

凤凰网时尚:5月19号那个音乐先锋榜颁奖里面,你获了四项先锋大奖,你怎么看先锋这个词?

尚雯婕:先锋这个词啊,看上去很光鲜,其实很苦的,锋是刀锋的锋,先是比别人更前面的意思,对吧,所以先锋是什么,是第一个挨刀子的人啊。

凤凰网时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尚雯婕:那如果你要做先锋,你就一定走的比别人早,走的比别人快,大部分人其实看不懂你,大部分人也理解不了你,接受不了你。也就是他所有的东西,也许后来会跟上,也许后来也不会跟上。如果你超前太多的话,就像梵高一样,他去世了才被认可,所以先锋不是一个天堂,那是需要有一定的胆量和魄力的。

我不知道偶像包袱是什么,第一个去走,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基本上是一个不试错不断在纠正,不断在前行的一个过程。你说没有畏惧吗,那肯定有的,我会觉得很多时候你既然下胆量去做一件事,你就必须把它贯彻到底,要么就不要做,要做就不要畏手畏脚。

凤凰网时尚:国际时装周应该去了六次了。

尚雯婕:主要就是纽约和巴黎的,巴黎去的最多。我好像是从2010年开始做电子乐以后去的,那会国内没有歌手去时装周,我算是第一个去。你要玩电子乐,然后你的造型也要往电子乐那个方向去做,所以他肯定就是要玩high fashion,巴黎时装周是最适合的。你会发现欧洲人非常喜欢这样的造型,然后如果你告诉他这是个中国艺人,他可能更感兴趣拍,因为他没有想到中国艺人可以这样去表达自己的造型,他们很意外的,第一次去的时候我都被惊到了,所有人都在拍我。

凤凰网时尚:所以是不是每一次去之前就还蛮兴奋的。

尚雯婕:还挺兴奋的,第一个你的东西可以释放,你在国外的秀场上没有人会觉得你奇怪,第二个就是每个秀场都可以让你学到好多东西,只有在现场看完了之后,你才能真的理解说那个冲击力有多大,对于我自己的整个审美,还有做音乐,其实都是会点点滴滴会有影响。号称做时尚之前我不觉得我对时尚多么精通,但是在看了这些秀以后,我觉得我好像知道了很多。

主持人蔡紫

[责任编辑:冯孟娇 PQ048]

责任编辑:冯孟娇 PQ048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中国有范儿》独家对话尚雯婕:我不是偶像(完整版) http://p0.ifengimg.com/source2/pmop/storage_img/2018/06/29/pmop-132306245_size2_w1920_h1080.jpg

凤凰网时尚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