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蓝莓讲述:父亲,我不该伤您的心


来源:凤凰网时尚

由于父亲从小把陈先生过继给了叔叔,他对父亲不再亲近,甚至有些怨恨。直到父亲去世,就在那一刻,他才真正地从内心里跟父亲和解了。

  

蓝莓讲述:父亲,我不该伤您的心

想想自己曾做过的那些让父亲伤心的事,他怎能不自责呢?

[本期关键词:伤心]

     

由于父亲从小把陈先生过继给了叔叔,他对父亲不再亲近,甚至有些怨恨。直到父亲去世,就在那一刻,他才真正地从内心里跟父亲和解了。没有任何仪式,可是却非常重要,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蜕变完成了——他不再有怨,他开始感恩!也是从那一刻,他明白了父亲,明白了他对父亲的怨恨里其实有深深的爱。可是,一切都已经太晚,父亲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想想自己曾做过的那些让父亲伤心的事,他怎能不自责呢?

第一章

 我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年出生在嫩江边的一个小城的,那时候,我家住在城南的一条胡同里。父亲哥儿两个,我有个叔叔在铁路上班,是小城铁路工务段的总会计师。我们兄弟姐妹七人,我是父亲最小的儿子。而叔叔却一个孩子也没有,别说是儿子了,连个姑娘也没有。这让我爷爷很是着急。

于是,由爷爷做主,把我们哥儿四个其中的一个过继给叔叔,先从老大送起,然后是老二、老三。三个哥哥年纪都比我大,不愿意去,各有各的招法。老大说:“我是长房长孙,我不能去。”老二淘得没边儿,真正是“三天来打,上房揭瓦”是个惹是生非的主儿。老三不时搞点小动作,拿点什么东西也不告诉叔叔婶子。他们三个都不成了,最后才轮到我。那时候,我4岁,根本不懂事,也不知道前面三个哥哥被“遣送”回来的过程,以为一开始送的就是我。于是,我便离开了那兄弟妹妹七人的欢聚日子,开始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生活。

我实在想不明白,父亲为什么单单把我送出去,那一定是父亲不喜欢我,不要我了,才把我送人。记得那天他什么也没和我说,只是绷着脸,扯着我的胳膊拖拖拉拉地把我送到叔叔家,疼得我一路上哭哭啼啼。由此,我小小的心灵里便埋下了怨恨的种子。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爷爷做的主,父亲是不同意的,但他又是个孝顺儿子,爷爷说的话就是命令,他没有不从的。后来我才知道,并不止送过我一个人,几个哥哥都送过了,婶婶嫌他们太淘气,都“遣送”了回来,这才轮到我。其实父亲那天拼命拉扯我的样子,也是发泄心中的怨气,是对爷爷的无言抗争。

不久,二姐接我回家,我赌气说:“不回去!”二姐说:“你不想爸爸妈妈吗?是爸妈叫我接你来的。”我当然想妈妈了,我还特别喜欢吃妈妈烙的韭菜合子。二姐说:“那还不快走!回去晚了,韭菜合子可没了。”二姐也知道我得意这口儿,故意激我。于是,怨恨被韭菜合子取代,我迈着小步急匆匆地和她回了家。

当我们走进院子的时候,父亲已经等在门口了。父亲见了我只说了一句话:“小四儿回来了。”就匆匆地出去买韭菜鸡蛋去了。回来后,他又和妈妈一起拌馅子包韭菜合子,还放了虾仁。怕边儿大不好吃,父亲用小碟子把合子四圈儿的边儿都切了下去,烙好后又用刀切成四牙儿,这才把香味四溢的韭菜合子端上桌。而我,早已等不及了。见我狼吞虎咽地往下吃,父亲又说了一句话: “慢点,别噎着。”然后,父亲就守在旁边慈祥地看着我,见我吃完一牙儿,就给我添上一牙儿。 

 
第二章

闯关东的后代家家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吧,“文化大革命”前,我的家里常年供奉着祖宗牌位,那上边写着“奶母娘娘芮氏之位”。

我大惑不解,我家姓陈,她姓芮,奶母娘娘是谁?芮氏又是谁?我只知道王母娘娘,这怎么又出来了个奶母娘娘?还年年供着她。牌位上为什么没有我们陈氏先祖的名字?我小小的脑袋瓜里常常被这些问题弄得生疼。

“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我觉得我家的那个牌位就是四旧。一天,我领着一帮同学(当时的红卫兵小将),来到家中。母亲正在做饭,她见我们个个气势汹汹,就从灶坑前站起身问我:“小四儿,你回来了?”我也不答话,上去就取那个牌位。母亲一把拽住我说:“小四儿,你要干什么?”我挣脱了母亲,气势汹汹地说:“破四旧!咱们供着这么个牌位干什么?”母亲听说破四旧,惊慌地说:“那个牌位是祖宗牌位呀?不是四旧呀!”我说:“怎么不是四旧?咱们姓陈,她姓芮,这是谁家的祖宗?”母亲又拉住我说:“小四儿,你不知道,这就是咱们家的祖宗,得有空儿让你爹告诉你。”

什么祖宗牌位,这分明就是四旧!我不由分说地推开母亲,把那个牌位重重地摔在地上。等父亲赶来时,“奶母娘娘芮氏”已被我们砸得稀巴烂摔碎在地上,就差再踏上一只脚了。

母亲站在一旁哭泣,灶坑里的火漫了出来,肆无忌惮地烧着。

我从来没看见父亲那么生气,他的脸都气白了,眉毛也竖立起来,气急败坏地朝我挥起手,口里喊着:“你畜生!你造孽!”可那只举起的手却没有朝我落下来,那愤怒的眼神瞬间含满了泪水。

他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哭唧唧地说:“人得知道感恩啊!”

奶母娘娘是谁?她对我们有什么大恩大德呢?父亲还至于这样?这一直是我心头的一个谜。

原来,六百年前,我的老家在安徽的宣城,始祖陈迪在明朝的皇都应天府(今天的南京)给朱元璋的孙子朱允炆当礼部尚书。陈迪是朱元璋儿子太子朱标的老师,朱标英年早逝,陈迪被委以重任,外放云南做布政使。朱元璋死前为孙子朱允炆的政权搭班子招陈迪为礼部尚书,历史上称顾命大臣。

朱允炆的四叔朱棣(明成祖)不服气,发起靖难之役从今天的北京挥兵南进讨伐建文朝南京的朱允炆政权,4年之后把朱允炆推下了皇帝宝座,改朝换代为年号永乐(史称永乐大帝)。

这可苦了前朝的老臣们,心眼儿活泛一点的顺从朱棣也就是了,都是朱家的天下,管他谁当皇帝。可陈迪不行,他是礼部尚书,他是顾命大臣,他受孔子儒家思想教育多年,是最知书达理的人,是朱元璋让他做太子朱标老师的,是朱元璋召他辅佐朱允炆的,他不能背叛恩人高祖老皇帝朱元璋。

他始终认为,朱棣此举师出无名,是背祖欺侄,是大逆不道!他当然不能顺从,不但他自己不能顺从,他的家人也不能顺从。他认为大势已去,只有以死谢恩。他还文约25人共同赴死(其中包括同意赴死而后并没有去死的解瑨),并写下词意悲壮的《五噫歌》:“仰瞻高皇兮噫,天语如闻兮噫,北军突然其来兮奈之何噫,吾甘白刃如饴兮噫,吾得以上告高皇于泉台兮噫。”他还写了《绝命词》:“三受高皇顾命新,河山带砺此丝纶,千秋公论明于日,照彻区区不二心。”

他不管身家性命,一心赴死。但朱棣还需要他,方孝孺不肯为朱棣写登基的诏书,被朱棣处死后(朱棣杀了方孝孺一家十族共873人),他还需要陈迪这样的俊才巩固江山社稷。

他把陈迪请到金殿上和他套近乎说:“我是先帝的儿子,你是先帝的旧臣,如今大势已定,怎么样?你帮助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陈迪连正眼都不瞧他一眼,昂头正色说道:“我只知道我是高祖皇帝(朱元璋)的顾命大臣,让我辅佐建文皇帝,其他一概不知。”朱棣又说:“如今我侄子已经死了,你又是怎么想的呢?”陈迪凛然道:“既然皇帝已死,我只有以死谢恩。”朱棣说:“别介啊,当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我也很需要你,你还是跟了我吧。”陈迪破口大骂道:“你个反贼!你个逆子!你连你爹的遗嘱都敢违背,连你爹立的皇位都敢推翻,你还有什么事不敢干!你是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人,我岂能与你为伍!”古代的文人是最讲究气节的,当时来说,陈迪之举无异于“英雄壮举”。但他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壮举却为陈家招来灭顶之灾,连他的儿孙也未能幸免。

朱棣急了,立刻下令把陈迪的儿子、孙子都抓来。他要耍皇帝的威风了,他要让陈迪知道他朱棣的利害了。他对陈迪大吼:“方孝孺十族我都杀了,我都杀好几万人了,我还在乎你陈迪一家吗?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不客气!”于是,他把陈迪连同他的六个儿子七个孙子都杀死了。行刑中,刽子手残忍地把陈迪小儿子的耳朵割下塞进陈迪口中,朱棣狞笑着问他:“味道如何?”陈迪破口大骂,并把血肉吐到朱棣的脸上说:“忠臣孝子的血肉鲜美无比!”

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疼痛了,感到彻骨的疼痛,我已经触到了南京明故宫遗址公园地上的血。我的心在流血,我流血的心痛不欲生。

疼痛过后,一种自豪感又油然而生。我为祖宗的大义凛然、我为祖宗的崇高气节、我为祖宗的忠烈正义、我为祖宗的视死如归而感到自豪。南京雨花台有个“木末亭”,在木末亭畔,有泰伯祠、有南宁杨邦乂剖心处,还有明代陈迪同期死于“靖难”的江南大学士方孝孺墓等,木末亭上面的题字是“木末风高”,其意为“秀出林木,高风亮节”之意,即有称赞历代志士仁人高风亮节之意。我想,这四个字题给我的蓬莱始祖陈迪也十分妥帖。

如此说来,我陈家不是断了血脉了吗?芮氏的大恩就在这里。

原来,陈迪还有一个刚生下5个月的七子叫陈珠,一般人根本不知道,朱棣一伙北军更不知道。抓捕人的时候,陈迪亲眷都被赐死,亲戚180人被流放云南,是奶妈芮氏冒着生命危险把陈珠从花园的猫道(排水道)偷偷递了出来,隐姓埋名养到8岁。后来又有仇家告发,说陈迪还有个小儿子没死。但8年后,朱棣的政权早已稳固,他再和一个小孩子治气,不是显得他太小家子气了吗?便故作大方地说了句:“当时彼此是各尽其心,叫他到登州戍边去吧。”一个八岁的孩子能打仗吗?能守卫边疆吗?答案是否定的,不过是变相流放罢了。又是芮氏带着我的二世祖陈珠千里迢迢风餐露宿从南京来到蓬莱,自此终身未嫁,悉心照料陈家后人。

那可不是现在呀,飞机坐不上有火车,火车坐不上有轮船,实在不行还有汽车,那时候,他们连马车也坐不起呀,他们是用步从南京量到蓬莱的呀!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如何行走和生存的,没有人知道他们遭了多大苦,受了多大罪,也没有人知道半路上还有没有人像害林冲那样害他们,这一切都无从得知。

我遗憾、我震惊、我惶恐、我歉疚。古书戏文中的情节竟然出现在我们家中。这种如诗经《蓼莪》——“欲报之德,昊天罔极”的大恩大德,我报之不及,怎么还做出了如此不恭的举动?我为我的行为懊悔不已,我害怕极了。

那些天,我非常害怕天黑。一到黑天我睡觉时,就有个穿古代服饰的老妇人立在床前瞪视着我,且目光如炬。她什么也不说,就那样瞪视着我,直到我喊叫着吓醒。我唯恐祖宗先人怪罪我,便急于弥补我的过失,亲手做了奶母娘娘的牌位给父亲送过去。父亲不接也不说话,他默默地瞅了我半天才说:“不供了,咱把它供在心上吧。”

芮氏病故后,南京和蓬莱的人们为了纪念她,在她住过的巷子口立了一尊玉石雕像,并将这个胡同叫石婆婆巷(弄),现在南京和蓬莱均有石婆婆雕像和石婆婆巷弄,都是纪念奶母娘娘芮氏的,并把她尊称为儿童的守护神。

而我,我们陈家就更加感谢奶母娘娘芮氏了,是她冒着生命危险给我们陈家留下一线血脉,虽然至今我们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扪心自问,我当时确实做了一件错事。爸爸,我不该砸了那个牌位的! 

 
第三章                                                    
十几年后,我娶妻生子,父亲想看看孩子,我却一直借口孩子太小而没有抱回去给他看。这里有我们住得太远,感情淡漠和我工作太忙等原因,但潜意识里我还记恨着他当初把我送了人呢,以致他重病了还没有看到我的孩子。但我知道,他是一直想见他的孙子的。      
           
母亲去世后,父亲一度很孤独,但他从不对我们说什么,更没有抱怨,他依然那样寡言少语。
 
父亲的病重了,他却不肯去医院。大家凑了些钱给他治病他也不用。大姐说:“还有卖房的钱呢,你就花呗,治病要紧啊!”父亲却摇摇头,有气无力地说:“那钱不能动。”
 
弥留之际,我来到他的病榻前。他好几天都没说话了,却突然瞪起眼睛对我说:“回去,你回去!”那眼神是固执的,那口气是不容置疑的。叔叔对我说:“回去吧,他是怕耽误了你的工作。”
 
这时候,我已经在铁路的一个单位负主要责任了,单位里确实有些事,我看他不像就要走的样子,便匆匆赶回了单位。我走了,但我却感觉到,父亲正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我的背影。他自己一定意识到,这是告别的目光了。
 
盛夏时节,车务段院子里的树上蝉鸣一片,更增添了我心中的烦躁。我望着那树,心想,这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的树不全靠了树干的支撑,树根的滋补养育了吗?不然它何以这样繁茂?何以那样葱郁?那我的根呢?我的干呢?!
 
我突然觉得,单位里所有的事都不重要了,我得回去陪父亲,这回他再怎么撵我我也不走了。
 
然而,一切都迟了。当我领着孩子踉踉跄跄地赶回家时,父亲已经走了。他的孙子在他的灵前哇哇地哭,我跌倒在父亲的灵前泪水也不由自主地流下来。我该给他赔罪,我太不懂事了。
 
孩子在哭,而我的心在流泪。我知道,父亲其实是希望我留下来的,他更希望早日见到他的孙子。我匍匐叩拜在地上,好长时间没有爬起来。
 
送走父亲,叔叔把我们兄弟姐妹七人叫到一起,拿出一个报纸包,里面用白纸又包了七个小包,并把它分别交到我们手上说:“这是你们爸爸一生的积蓄,他要我交给你们,留做念想吧。”我们都默默地接过来。原来那是父亲卖房子的钱。他就是在弥留之际,也还惦记着为我们做点什么,给我们留点什么。我打开纸包,里面有700元钱,好像还带着父亲的体温。
 
父亲一生勤勉,连看病都舍不得花的钱,原来是要留给我们的。每个人700元钱,不偏不倚,4900元,这就是他老人家一生的积蓄了。攥着父亲一生的积蓄,我的心在流泪。我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想:父亲,您大可不必留钱给我们的,您留给我们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其实,我早已意识到,我一直在您无言的慈爱中行走。
 
父爱无边。无论我们走了多远、离家多久,无论我们失败或风光得意,总有一双饱含深情的眼睛,始终在默默注视着、追踪着我们。他不会因你一时的荣耀而忘乎所以,他不会因你长久的挫败而沮丧懊恼,他更不会因你的怨恨而心存芥蒂。他只关心你是否平安无恙、是否健康快乐、是否能顺利成长。许多年中,我们是否也和陈先生一样,曾为自己对父亲的疏忽大意与冷漠麻木感到过愧疚?
 
 
 
 

蓝莓 凤凰时尚情感专栏作家

蓝莓,某报首席编辑,编辑、主持情感栏目十余年。文风质朴,重写实,轻虚构。关注普通人的情感和生活。

蓝莓邮箱:liuli211a@sina.com

 

 

[责任编辑:闻捷 PQ011]

责任编辑:闻捷 PQ011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时尚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