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大乌苏到底有多夺命?
时尚

夺命大乌苏到底有多夺命?

2020年04月15日 19:37:17
来源:杜绍斐

ID | meerjump

作者 | 院办five

「走出新西兰(新疆、西安、兰州)!」

是新疆父辈们对于子辈的期望。

也许很多新疆儿子娃娃没做到,但他们的乌苏啤酒做到了。

图源网络,未成年人切勿饮酒

乌苏出征内地,所到之处片甲不留。

记得第一次喝乌苏,那时的我尚且稚嫩,以为那又会是一场平凡的酒局,和过去十八年来没什么两样,顶多多跑几趟厕所而已。

「它的故乡在天山以北」那是我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图片来源于B站@吃喝实验室

直到多年以后,当晚我在护城河边对着天鹅唱「2002年的第一场雪」的视频,总会在每年初雪的时候,在大学宿舍群里被按下播放键。

和我一样,不信乌苏邪的大有人在,但最终都会在心里默默起誓:再也不碰这玩意了,活着要紧。

也终于在眼泪中明白,自己过去几十年喝的啤酒不过是带了点度数的水而已。

一般人夜摊喝完啤酒吃完烧烤,继续转场KTV歌颂友谊。

而喝过乌苏的人不是第二天和丐帮弟子一起在大街上醒来,就是在医院品尝酒后甜点(打葡萄糖)。

图片源于微博@leon的第二人生在哪里V

对实力的真正认可,是来自对手的认可。当一位喝着青岛啤酒长大的青岛市民向乌苏投来respect,乌苏就已经在胶东半岛攻下一片新的疆域。

新疆人的酒量自信是乌苏给的。

在新疆人眼中,乌苏是他们的口服液。

出了新疆,男的能喝倒客户、领导、岳父,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女的能让酒局上心怀鬼胎的男人倒下,护自我一个周全,比防狼喷雾要来得彻底和体面。

图源网络

或许乌苏没有所谓「失身酒」那么夸张,但确确实实有不少浪子将人生中宝贵的第一次献给了乌苏,将第一次永远留在了2019。

也因为它的醉意来得过于猛烈,乌苏啤酒并不一门挣钱的好生意。

普通啤酒一般人喝一扎12瓶,还能让老板再来一扎对瓶吹,消费几十瓶不成问题。

而如果今晚点了乌苏,结局就已经注定,不是你醉乌苏,就是乌苏醉你,整晚消费不超过5瓶。

图源网络

老板兴许还得掏钱把你送回家,街对面的情侣酒店还有可能少卖出去一间房。

一般来说,低级水平的扎巴依(新疆话中酒鬼的意思)喝乌苏都要烤上两串羊肉,整上一盘花生米,和喝其他啤酒并无二致。

而中级水平的扎巴依则要配上一碗新疆爆辣炒米粉,味蕾玩着冰火两重天的游戏。

图片来源于微博@小鱿鱼小姐

但我最喜欢的一种还是乌苏配螺蛳粉,两种令人闻风丧胆的食物,跨越4000多公里,只为碰撞出南北的赛博朋克。

图片源于微博@巴千万嘛

当然,最高级的喝法是乌苏配物理,将物质食粮与精神食粮高度融合,梦回1905,与爱因斯坦切磋相对论。

图片来源于微博@七分心_

北上广不相信眼泪,红乌苏不相信不醉。

乌苏有红绿,上头的只有一种,它的颜色是红色,代表着血腥。

国内啤酒的一般容量是500ml,而一瓶620ml的红乌注定了它的不一般。

容量之外,红乌的酒精度在国内啤酒中也是一骑绝尘。

一瓶雪花勇闯天涯的酒精度是2.5,一瓶青岛崂山3.1,而红乌≥4,是让你今晚无法清醒的数字。

兴许我不说,你也知道科罗娜酒精度4.5,1664酒精度4.8,看起来都比乌苏烈,那为什么偏偏夺命的是乌苏?

据说乌苏不仅醉人,还会令人在第二天醒来后依然头疼欲裂,像唐僧念起加持在齐天大圣头上的紧箍咒,在去往西天的路上。

有一种说法是因为乌苏本身的酿造工艺水平较低,导致其在发酵过程中产生过多的杂醇,类似于喝了劣质酒或者说假酒的感觉,因此容易上头。

图源于微博@我本楚狂人_50989

但这样的说法并未得到实证,至今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乌苏啤酒的杂醇含量高于某种啤酒。

反而有一些事实可以用来佐证乌苏啤酒的品质是优良的,甚至能与国际品牌有一战之力。

三十几年前的乌苏是地方国营啤酒厂,经历几次整改变更,如今的乌苏已经归属于世界第四大酿酒集团嘉士伯旗下。

乌苏的酿造工艺和生产控制同样以嘉士伯为标准,是世界领先的水平。

不仅仅是乌苏,我国多个地域性啤酒品牌都已归入嘉士伯旗下

而从原料来说,天山雪水、加之充足日照下的酒花和麦芽,乌苏有充分的优势造就优良的口感。

所以为什么乌苏容易醉人上头,依然是个谜,答案或许在塔城地区,但无解不是更具传奇么?

关于乌苏为什么夺命我们没有更多答案,但乌苏夺命之称的由来,我们可以给出一些参考。

图片源于B站@敬汉卿,喝高后的视角

有一种说法是在本世纪初,乌鲁木齐曾有家饭店推出一款野蘑菇汤饭,味道新颖,口感极佳,利于解酒,许多人吃后频频光顾,偶有不食就感遗憾,客人们称之为「夺命汤饭」,不吃心里就难受得慌,以反义来表达爱意。

图源网络

夺命的赞歌,是喜爱的赞歌。

当然还有另一种说法就不够那么浪漫,「夺命」二字仅仅是商人的营销噱头,让充满江湖意味的「夺命」二字充满铜臭。

听说被乌苏灌醉的人才能真正领悟夺命的含义。

好像在那一晚我也确实见到过,在我歪着脑袋趴在桌子上的时候。

我用我的最后一丝清醒隐隐约约看到了四个字:

不过,真相也许没那么重要,只知道它酒如其名,真的很夺命,就够了。

过去的乌苏,是乌苏人的乌苏,是新疆人的乌苏。

现在的乌苏,是国民大乌苏。

在某电商平台上,红乌苏这一商品下的评论就达到了43万,评论区俨然成了表白墙,上面密密麻麻铺满了43万人对于乌苏的喜爱。

受捧带来的是生产的压力。小小的乌苏市已经无法负荷乌苏啤酒的需求量,因此如今的乌苏啤酒不再只是made in wusu。

有人说乌苏现在归属于嘉士伯,是丹麦啤酒。

这种说法我是万万不能苟同的,乌苏的身上带着新疆的基因和精神气,无论它未来属于谁,它都将永远是新疆的种。

最后,跳海大院提醒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源于知乎@王可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