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剧终了,影视剧中的艺术品你必须了解
时尚

《三十而已》剧终了,影视剧中的艺术品你必须了解

2020年08月15日 08:00:00
来源:时尚芭莎

电影《梦》,1990年

每每提及艺术品,人们总是下意识地认为它离自己的生活甚是遥远。事实上,艺术早已化身为不同形式,充斥在我们四周。而影视作为综合型最强且大部分人最容易理解的艺术表现形式,更是成为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今天,时尚芭莎艺术便从电视剧《三十而已》入手,带你回顾、解析这些曾错过的影视中的艺术品。

使人大饱眼福的“艺术展”

电视剧《三十而已》,2020年

最近,电视剧《三十而已》以饱满丰富的剧情与精彩夺目的服道化霸屏各大社交网站,成为2020年一大爆款剧集。其中,富豪王太太将高价购买的莫奈(Claude Monet)作品《睡莲》张冠李戴为梵·高(Vincent van Gogh)所作,引发网友热议。也正是这幅家喻户晓的名画,拉开了本剧的艺术鉴赏之旅。

自动播放

剧中许幻山崇拜的艺术家蔡国强作品《无题:为“蔡国强:九级浪”开幕所设计的白天焰火项目》,2014年

剧中,从形似意大利艺术家Edoardo Tresoldi设计手法的奢侈品店,到投影屏上惊鸿一现、由著名当代艺术家蔡国强创作的烟花作品,无一不彰显了该剧主创在艺术领域的不凡品位。

电视剧《三十而已》,2020年

向京《我看到了幸福 》系列,雕塑,2011年

若要说到其中出现艺术设计品最多的场景,必然非女主顾佳的家莫属。作为知性女性的她收藏并运用的艺术品众多:捷克设计师Lucie Koldova的梦幻系列灯具、艺术家向京的雕塑《我看到了幸福》、英国著名家具设计品牌的针织摆件等。

电视剧《三十而已》,2020年

在这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应是当今世界顶级家具品牌卡西纳(CASSINA)旗下的乌特勒支沙发椅。17世纪伊始,卡西纳便以材质创新、前卫设计与功能的完美结合闻名于世。

卡西纳合作大师列表

该品牌最特别的是,它从未拘泥于同一种设计风格。相反,卡西纳主张多元化大胆创新,不断与各界艺术家、设计师合作以求突破。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弗兰克·赖特(Frank Lloyd Wright)、意大利设计师吉奥·蓬蒂(Gio Ponti)均在其合作之列。

格里特·里特维尔德,Zig-zag椅,1934年

位于顾佳客厅的沙发椅,则是由荷兰顶级建筑师格里特·里特维尔德(Gerrit Rietveld)精心打造完成。作为荷兰风格派运动最重要的设计师之一,他所设计的红蓝椅与zig-zag椅至今在国际上仍享誉盛名。

格里特·里特维尔德,卡西纳637乌特勒支扶手椅,1935年

在剧中出现的这把扶手椅则是其略小众的经典成品之一。虽然它与里特维尔德以往的作品相比稍显烦琐复杂,但我们仍能从其沉稳的色彩与流畅的几何线条看出,这位才华横溢的设计师前卫、优雅的设计风格

这些看似不起眼、一闪而过的艺术品,却在表现人物经济基础与生活环境的同时,使角色更加丰满、立体,也为观众们能更好地了解角色并与其共鸣埋下伏笔。而类似手法也曾多次被运用于国内外各大影视作品。

电影《钢铁侠2》,2010年

以著名好莱坞商业片《钢铁侠》为例,为了更好地烘托主角无可挑剔的品位与无法计量的财富,在托尼·斯达克家中出现了由瑞士超存在主义雕塑大师阿尔贝托·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创作的艺术品《行走的人》。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行走的人 》,雕塑,9.5×22×37cm,1960年

该件作品于2010年经苏富比拍卖,成交价高达1.043亿美元,打破世界纪录。美国著名影评人曾猜测,电影主创用《行走的人》不仅彰显了托尼·斯达克雄厚的财力,还尝试从侧面烘托其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孤独。

电影《觉醒》,2012年

另一个更为鲜明的例子则是英国影片《觉醒》。当女主角第一次踏入传说中有鬼魂存在的男子寄宿学校时,迎头看到的是意大利巴洛克画家阿尔泰米西娅·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的著名画作《友第德割下何乐弗尼的头颅》。

阿尔泰米西娅·真蒂莱斯基《友第德割下何乐弗尼的头颅》,油画 ,158.8×125.5cm,1610年

血腥、扭曲的画面为影片奠定了恐怖阴森的基调,也暗示着接下来将发生的那些离奇而又使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怪诞又梦幻的艺术影像

电影《人类之子》 ,2006年

毕加索(Pablo Picasso) 《格尔尼卡》,布面油画 ,349×766cm,1937年

从《人类之子》中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到电影《银翼杀手》对建筑师Barrozi Veiga作品的重现,无一不证实着电影工作者运用艺术作品烘托角色与场景这一手法的普遍与重要性。

然而,他们并未止步于此。因为电影与艺术的暧昧关系,无数导演不仅仅满足于在分镜中对艺术作品短暂却惊艳的展现,更致力于完成从艺术到电影的媒介转换。

Barozzi Veiga,Neanderthal Museum,2010年

电影《银翼杀手2049》,2017年

电影主创们希望通过空间、服装、透视、色彩与单纯的电影表现手法,将艺术与电影融为一体。而这样的成品不仅能表现影视艺术独特的叙事语言,也将展现出艺术创作奇妙的魅力与感染力。印度著名导演塔西姆·辛(Tarsem Singh)就是实践这一融合的最佳范例。

电影《坠入》,2006年

从塔西姆·辛尤为出名的超现实影片《坠入》便能看出端倪。影片中出现的科隆大剧院、泰姬陵甚至长城,在展现导演绝佳的视觉叙事能力的同时,也通过那些循环出现且完美对称的建筑镜头,暗示着主人公罗伊在失控且痛苦的人生中,拼命寻求对称与平衡的内心。

电影《坠入》海报,2006年

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梅·韦斯特的脸》,1935年

最令人惊喜的却不仅仅是影片中塔西姆·辛对建筑、色彩与艺术的完美融合,而是电影海报对达利名画《梅·韦斯特的脸》的二次精彩演绎与致敬。

《坠入》的海报巧妙借用了达利画作的构思——用空间来创作一幅荒诞不羁却奇幻的三维立体画。而这也恰恰隐晦地剧透着影片中男主角光怪陆离的想象世界,将与痛苦绝望的现实世界重叠、交织。

电影《入侵脑细胞》,2000年

在电影中运用当代艺术或其他艺术表现形式,将思维与情绪具象化这种操作手法并不是塔西姆·辛的第一次尝试。事实上,具象化的表现手法在其2000年上映的影片《入侵脑细胞》中就已被表达得淋漓尽致。

对于熟悉艺术作品的人来说,《入侵脑细胞》是一场极度怪诞又梦幻的艺术展。它通过装置、插画、行为、雕塑、影像、抽象绘画等诸多艺术形式,对人类的内心潜意识与精神世界进行探讨与研究。

电影《入侵脑细胞》,2000年

达明安·赫斯特 《Some Comfort Gained from the Acceptance of the Inherent Lies in Everything》,装置艺术 ,200×90×30cm,1996年

其中,最为人熟知且震撼的是受英国当代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启发所创作的场景:当女主角凯瑟琳第一次进入变态杀人犯卡尔的梦境中时,她目睹了一匹枣红色马被从屋顶降下来的玻璃瞬间切成碎片的全过程。

影片通过对达明安·赫斯特《Natural History》系列的重新诠释,隐喻了高度发展的科学对我们现实生活的极度干预。它将本应处于私密状态的身体部分,甚至是思想意识全部摊开,使其一览无余。

电影《入侵脑细胞》,2000年

奥德·纳德卢姆《黎明 》,油画,190.7×283.5cm,1989年

除此之外,影片中对挪威当代画家奥德·纳德卢姆(Odd Nerdrum)的作品《黎明》的重现、受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启发的角色扮演式摄影,以及模仿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扭曲的自画像,无一不彰显着创作者对人类思维、行为与精神意识世界的分析与具象化刻画。

电影《入侵脑细胞》,2000年

这一个个怪诞又神奇的电影空间场景,将不同艺术形式进行了完美的模拟与转借。影片前卫又创新地通过影视化语言,将艺术作品与精神意识空间融为一体。

《入侵脑细胞》将电影对艺术作品的展现与运用发挥到极致。它完成了塔西姆·辛或是更多导演疯狂却唯美的梦,使得电影与艺术作品的碰撞有了更多、更震撼的可能性。

电影《雪莉:实现的愿景》,2013年

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New York Movie》,油画,81.9×101.9cm,1939年

纵观下来,电影与艺术作品一样,意图展现创作者脑海中那些天马行空、如梦似幻的故事和对生命与社会的深度思索。当艺术品的凝冻与电影的动感互为交织时,便升华出不同媒介在动静之间碰撞所衍生出的转置与幻化之形。

这样的影片不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电影,而是证明影视可以成为深入观众灵魂与梦境的艺术影像,成为了一部完完全全的当代艺术作品。

监制 齐超

编辑、文 刘亦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