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清子:我也想要一番,真人秀成就了我,也困住了我

阚清子:我也想要一番,真人秀成就了我,也困住了我

2020年09月29日 22:46:28
来源:凤凰网时尚

本期栏目由 一汽丰田全新卡罗拉 赞助呈现

《亲爱的自己》中屡屡被生活碾压的张芝芝,近期成为女性共情最多的荧幕角色。

我们在一个晴朗的黄昏见到了她的扮演者阚清子,是个性格直爽的东北人,说话语速快,眼神坚定,笑声爽朗,与张芝芝的优柔寡断反差极大

自从剧集开播,阚清子每天都在微博上为张芝芝鸣不平:张芝芝被刘洋打,她气的让张芝芝“打回去”;张芝芝被绿茶婆婆逼喝药,她直言“没钱为什么还要生二胎”剧外,她为女性普遍遭遇的性骚扰发声,借剧情呼吁“每个女孩都该被期待”。这个浑身都是责任感的女演员,迫不及待希望通过角色被大家记住。

许多人对阚清子的记忆停留在2017年的那档恋爱综艺,那是她的30岁,拥有众人羡慕的爱情和事业,阚清子回忆起来却说,那年看上去什么都好,就是没有接到过戏。

当演员通过恋情被人认识,她的名气也将随着恋情的失去而消散。2018年,阚清子通过微博宣布单身。“你爱过大海,我爱过你”成为年度语录,大众消费完恋情之后,阚清子身上的关注断崖式下跌,这种现实增长了她的焦虑。《我们私聊吧》,与著名摄影师韦来的对谈中,阚清子坦诚对事业和年龄的反思,“我也想要成为一番”,“没有戏我就没有经济收入”,“结婚不就是一张纸”,“张芝芝什么时候能给我支棱起来”……阚清子的真实,如此清晰。

01

阚清子:曾拒演张芝芝,因她和我相差甚远

张芝芝是《亲爱的自己》中普普通通的女主闺蜜,与许多挣扎在家庭与工作中的职场妈妈一样,“作为最普通的上班族,她的人生目标是守护好自己家庭的一方小天地”。妈宝、出轨、家暴,丈夫刘洋的固执与种种行为却慢慢的破坏着张芝芝最初的梦想。张芝芝的隐忍与窝囊,掀起了社交网络上一浪接一浪的讨论与共情。

阚清子说,这样一个没有光环的角色,自己开始是不想接演的。“女性都很怕自己变老,而且我还没有孩子,就要演一个妈妈。这个角色也不怎么打扮自己,也不化妆,形象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张芝芝带来的压抑,阚清子很怕诠释不好,更怕被妈妈的角色定性。

阚清子:我也想要一番,真人秀成就了我,也困住了我

许多人给阚清子做思想工作。从客观的角度来说,《亲爱的自己》由丁黑、符策欣、任重执导,刘诗诗、朱一龙领衔主演,制作班底一流,团队希望阚清子接演这个角色。从主观的角度来说,《亲爱的自己》张芝芝,习惯打碎委屈往肚子里咽,没人教她该如何反击,她能够成为阚清子在这个阶段表达的载体。

阚清子是直爽的性格,有不满一定会发泄,与张芝芝反差极大。为了融入张芝芝的生活,她在片场常常不说话。剧中有“绿茶婆婆想要张芝芝生二胎,逼她喝药后又扇自己巴掌”的情节,阚清子非常生气,直说“换成是我肯定不会喝的”。

她从单亲家庭中长大,对重男轻女的现象感同身受,因为不被重视,总会不自信。长大后,男女不平等的现象仍然存在,同在剧组,男演员的表达好像更受重视

娱乐圈的女演员,对两性话题尤其谨慎敏感。阚清子大胆表达观点,习惯发三个连续的感叹号,带着《亲爱的自己》上了好几次热搜。她在微博上写“女孩应该被期待”,呼吁大家放下偏见。她说这是她的真实想法,不是剧组要求的宣传文案。

在生活上,阚清子同样敢说,前不久,她发过一篇微博,声讨女性普遍面临的性骚扰,引发极大的话题讨论。

阚清子说发这篇微博之前被经济团队阻拦了,但她坚持要发,“我作为公众人物必须要有社会责任感。太多女性害怕说出这样的现实后会影响自己的生活,被骚扰的担忧却无处不在”。于是她勇敢发声,像她勇敢为张芝芝伸冤一样。

阚清子:我也想要一番,真人秀成就了我,也困住了我

即便戏外勇敢表达,回到张芝芝身上,阚清子无法给出应对“无力感”的解决方案。“说白了就是没有办法,我从角色中感受最深刻的就是生活带来的无力感”。她也常常焦虑,陷入对未来不可控的迷茫。

02

阚清子:我也想要一番

“许多人说我没有作品,我去年拍了4部戏,今年拍了3部戏。但是我没有办法去跟大家解释什么。”阚清⼦聊到最忙到⻜起的⼯作状态,开玩笑说⾃⼰的行程安排满的像个巨星。

忙起来让阚清子有安全感,她从不回避经济收入对她的重要性。“你知道我们这个行业是不按月发工资的,但是很少有人去讨论这个现实问题。明天不工作可能我就没有钱赚,所以我宁愿累一点、忙一点,也不想让自己停下来。”

这种对钱的看重来源于她儿时的家庭并不富足,没有爸爸的生活总是让她希望承担起一家之主的位置支撑家庭,她曾经的朴素梦想就是住上一个大点的房子,能天天洗澡就行。“我要靠自己让家人过上好的生活,所以我不能停止。”

阚清子:我也想要一番,真人秀成就了我,也困住了我

虽然一直有戏拍,阚清子作为女一号的戏却不多,阚清子直言,我当然也想要一番啊。

番位本来是影视行业的专有名词,近些年被某些流量艺人的粉丝吵到了大众圈层。阚清子刚入行时也不懂,觉得角色无大小,戏比天大。她回忆起参演第一部大制作《红楼梦》,演一个非常小的角色,主演们都住在很舒服的酒店,而她们就只能住到条件极差的酒店,冬天非常冷,被子只有薄薄一层,没有空调也没有热水。古装粘的假发片上全都是胶水,阚清子只能自己一壶壶烧热水浇到身上,卸妆洗头洗澡,第二天再去拍戏。她因此意识到番位在某种意义上代表着尊重与认同

“我们在剧组的通告表都是按照番位来排的。许多工作人员都不认识你是谁,但是他们会看番位,排在前面的,打光之类的可能就好一点,现场的待遇更好。我们是没有办法,想要获得更多尊重,就是要争取番位更加靠前。”

粉丝常常因为名气大小去“撕番”,并不理解番位背后隐藏的现实道理。对此阚清子也有自己的看法:“粉丝就是替自己的偶像打抱不平。我也希望我的粉丝去帮我争一番啊,我从来没有在一番过啊。我认为这是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并不是说谁有错。但不要让撕番带来不好的影响,我相信大多数粉丝还都是理智的。”

讲出这样的言论,代表了阚清子已经找到与大众对话的方式。“我不怕被骂。刚入行我因为角色被骂得很惨,看到恶评我是很难过的,但我后来发现这跟我本人并没有什么关系。现在我更专注于自己是否能从角色中获得成长。我也相信观众是理智的。”《三十而已》里的林有有,《隐秘的角落》里的王瑶,《以家人之名》的陈婷,这些不讨喜的角色交给她演,她都能接受。

03

阚清子:真人秀成就了我,也困住了我

如果没有当演员,阚清子坦言希望成为一个女强人,什么事情都可以手到擒来。这个希望侧面反应了阚清子对自我的严苛要求。30岁之前,阚清子总是陷入自卑的情绪,觉得常常比不上别人。她开玩笑说“后来发现实力跟不上自己的野心,肚里没什么墨水。”

阚清子渐渐找到与自己沟通的办法,是在30岁那年。彼时,她以明星情侣的身份参加《亲爱的客栈》,一时间成为众人艳羡的对象。她红了,上了很多热搜,也开始有狗仔跟拍,但是却一年没有接到戏。

后来的一年,她经历了分手、与原先的经纪人解约,表面的光纤背后隐藏着一层层的黑暗与低谷。“本来认为自己可以向上走,那一年突然感受到对人性的失望,就好像这束花,你认为它应该是永远这么盛开着,但它不是。你没有办法让一样东西永远不变。”

触底便会反弹,阚清子认为自己借此达到了新的人生阶段。她开始接受自己,接受自己还没有演到一番,接受自己身材不完美还易胖,接受自己的热搜体质。她也开始依靠⾃⼰,赚钱养家,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对婚姻抱有很隆重的期待:“我不再很希望自己结婚,也不再把快乐寄托在别人身上。结婚就是一张纸,都是别人告诉你这样会幸福,但未必会达到预期。”

许多人跟她说,你还不够红、不够火。阚清子总在心里郁闷:“大家以为我不想吗?我也想爆火啊,演了十几年,从一开始就在努力工作,但是行业没有给我这个机会。这个圈子就是很现实,名气大了才能赚到钱,演到好的角色,那我好好拍戏,好的作品上线了我就抓住机会卖力宣传。我很想通过自己的作品向大家证明,但是社会认识我竟然是通过我的恋情。我也不能够再多去解释。”

即便这样,阚清子还是不会放弃。“我可以代表很多人,(在这个圈子里)长得没有那么出众、身高也不高、身材比例也不好、也没有什么运气的普通人。我曾经看到有个热搜说‘阚清子发福’,我当时也没有生气,感觉是提醒我要身材管理一下。前几天发微博吐槽经纪人,因为我真的就是易胖体质,不吃我就不高兴,所以减肥对我来说太难了。”

阚清子:我也想要一番,真人秀成就了我,也困住了我

阚清子又能理解观众对于明星的高要求。她也先想穿着性感撩人的吊带裙拍照,不过她对自己的胳膊和锁骨不满意,所以永远不穿。“观众对明星的严苛,是对于自我的一种美好向往的一种发声。”所以她理解,但是她没有工作的时候会选择让自己开心,有工作了再疯狂减肥。

她又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又时刻都能把自己摆到对方的立场理解问题。最难得的是,她敢表达,在娱乐圈长久的浸淫之中,她练就了强大而真实的内心,32岁的当下,她正等一个机会。

随着30+女性话题成为今年的叙事重点,阚清子对一切充满着信心。阚清子说最近养成了赛车的爱好,身穿赛车服的她眼神坚定自信,接下来,她有《在一起》和《最美逆行者》两部剧集上线,忙碌的工作节奏携着旋转上升的态势,正预示着一个光明的未来。

阚清子:我也想要一番,真人秀成就了我,也困住了我

总策划:周周 / Chongyi

统筹:DI

摄影师:韦来

摄像:郭晓磊 范亚超 方笑

后期:曾宇玉

编辑运营:亓萌

宣发推广:亓萌、于峥、郭文璋

场地鸣谢 财富公馆某一村财富房车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