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咚腿咚肉夹馍吻,甜宠剧的“激情”到底从哪儿来的?
时尚

床咚腿咚肉夹馍吻,甜宠剧的“激情”到底从哪儿来的?

2020年10月28日 17:57:20
来源:凤凰网时尚频道

肯定有人跟小飒一样,被昨天的热搜喂了不少糖。乔欣吻戏后给胡一天擦嘴的名场面还有谁没看过!‍

虽然没有前情提要,胡一天一把搂过女主乔欣开始亲,红红的耳朵满是故事,演着演着乔欣突然笑场,竟然趴在了胡一天肩膀上…‍

笑完了俩人蹲地上,胡一天嘴上沾了口红,乔欣一把拽过胡一天手中的卫生纸给他擦嘴……‍

‍荧幕之外的糖总是来得更加真实,毕竟剧本里没写,俩人不会动了真情吧?!

这段花絮来自于待播甜宠剧《小风暴》,未播先火‍吊足了大家胃口。2020年,活跃在屏幕上的甜宠剧层出不穷,近几个月,《传闻中的陈芊芊》《半是蜜糖半是伤》《我,喜欢你》《冰糖炖雪梨》《我凭本事单身》等一众甜宠剧,让每个人都难逃心动。

今天小飒就带大家分析下,为啥这样的人造糖如此好磕?

01 数不清的发糖cp

甜宠剧这个概念,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十年前火便亚洲的偶像剧。区别于又虐又惨的常见偶像剧虐心剧情,甜宠剧专注于发糖,想尽办法让男女主谈恋爱。

最近一段时间火的cp要数《半是蜜糖半是伤》里的白鹿罗云熙了。

同样是花絮,俩人贡献了长达一分钟的吻戏,现场甚至收到了声音。

罗云熙这次演一个霸道总裁,常以西装背头造型出镜,罗云熙本就棱角分明的脸,搭配白鹿没有攻击性的五官,十分有cp感。

同期上线的,还有网剧《我凭本事单身》里的邓朝元宋伊人,主题曲mv里女生主动发起捂眼吻,亲完后男生一把揽过,不同机位下的光影叠加,男友力超max。

时间线再往前推,在《下一站是幸福》里掀起了年下恋热潮的宋茜X宋威龙cp,密闭空间下的电梯吻,不安和期待交织,不得不感叹98年的弟弟真的好会噢。

不仅现代剧发糖,古装偶像剧也满是甜腻气息。年中上线的古偶《传闻中的陈芊芊》,豆瓣评分7.5,播放量超10亿,两位主角丁禹兮和赵露思因此成为新晋流量。除了剧情设计新颖有趣之外,处处发糖的剧情也让观众大呼过瘾。

正常的吻戏已经不能满足观众的需求了,于是剧方开发了饼干吻这种花式玩法。

情到浓时,也不能光亲。古偶《凤唳九天》则上演了经典床咚,薄衫、白色纱裙,朦胧的滤镜,氛围感够了,接下来请尽情想象。‍‍‍‍‍

这些还只是近期活跃在荧幕的甜宠剧。回顾2020年,光是赵露思一个人就贡献了《三千鸦杀》《传闻中的陈芊芊》《我,喜欢你》三部剧集,看多了这类题材,小飒发现,题材大同小异,狗血和套路确实很容易寻觅。

02

‍为什么大家喜欢看甜宠剧?

甜宠剧这个概念可以追溯到2017年的《双世宠妃》,从名字就能分析出是个穿越题材的古偶,有网友统计30集中出现了42场吻戏,从第一集亲到最后一集。‍

虽然有些桥段现在看来十分尴尬(肉夹馍吻也是大可不必……),并不妨碍《双世宠妃》成为热门IP,2020年已经拍到了第三部。

这类题材的爆火先是引起了市场的注意,毕竟甜宠剧有十分明显的制作优点:①成本低(方便启用便宜的新人演员),②有固定的受众(谁不愿意看甜甜的恋爱啊)③制作简单(拍完剪剪就能播,不需要抠图或者特效)。

不仅如此,我们注意到参演甜宠剧的演员要么是新人演员,要么尝试演员路线的偶像。

理由也不难琢磨:甜宠剧的无脑剧情对演技的要求不高,而且甜宠剧结局以happy ending为主,演这样的剧易于圈粉又十分安全。往小看有胡一天、林一、张新成,往大看有宋茜、黄景瑜、李现,这些新老演员从甜宠剧中吃到流量红利,实现口碑逆转。

甜宠剧的拍摄手法也十分单一,编剧常常自我调侃的“甜宠三件套”——霸道总裁、壁咚、八个机位接吻,配合大平光和暖色滤镜,女生一脸意外的睁大双眼,从最初的抗拒切换为顺从的接受,辅以温馨的配乐和局部特写,很容易搅动观众恋爱的神经。

甜宠剧批量生产,说到底不过是换了一对主演在相似的场景之下亲亲抱抱,剧情无逻辑、台词不走心、演员无演技也成为甜宠剧的通病。

即便尴尬无脑,观众仍是追的上瘾,韩剧《浪漫的体质》便直接指出这种剧情流行的原因:现代人忙于工作或是未寻觅到适合自己的爱情,用电视剧来获得精神满足感。

即便如此,甜宠剧虽然诞生了不少爆款,却也有大量查无此人糊穿地心的水货。如今新媒体营销无处不在,甜到发齁的吻戏床戏被剪成gif和cut在社交网络疯狂传播。大多数人只是在短视频平台上看个热闹,并不能转化为剧集实打实的成绩。

03

甜宠剧还有未来吗?

即便甜宠剧受众群体固定难以大火,不过赵露思扮演的“陈芊芊”确实出圈了。跟一贯傻白甜的人设不同,“陈芊芊”的剧情设定为意外穿越进自己作品中的编剧,她的任务是保住自己“活不过三级”的配角命。

为了活命,陈芊芊积极促成自己笔下的男女主相恋,在剧集前期拒绝跟男主角发糖。剧集还设定了“女性尊贵”的价值观,借此反讽男权社会存在的诸多禁忌。

从《传闻中的陈芊芊》爆火我们可以看出,观众已经看腻了无脑填充剧情,开始对甜蜜题材有了更高的要求。

甜宠剧在内娱的爆火,令小飒回想起十年前台湾偶像剧风靡亚洲的盛况。

《王子变青蛙》《恶作剧之吻》《放羊的星星》,同样是狗血与发糖堆叠,还常常产出虐心的意外,因时代和独特风格成为无数少女的青春记忆。

然而这种霸屏的盛况也在近几年走向没落。随着新鲜感的丧失和剧情的老套无力,大家失去了对偶像剧的兴趣,唱衰台剧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台剧在批评中不断寻求突破。今年年初大热的台剧《想见你》,则是一部披着甜宠的外衣讲悬疑的奇幻爱情剧。

意想不到的反转和出乎意料的时间线,最好看的永远是下一集。结尾惊讶于李子维20年的陪伴,观众在伏笔与醒悟带来的意外之中收获感动。

看多了同一个套路下的甜宠剧,小飒认为,甜宠剧最大的问题,就是观众喜欢啥喂啥。

观众喜欢帅哥美女,大把便宜新鲜的帅哥美女可以用;观众喜欢发糖,主演最好从第一集开始亲;观众喜欢happy ending,再夸张的狗血剧情都是为美好未来铺路。主角们常常莫名其妙陷入恋爱,又莫名其妙产生肢体接触。

顺应观众喜好则不会扑街,甜宠剧作为精神需求永远不缺市场,谁会不爱看美女谈恋爱呢?但是转头想想,当批量生产的工业糖精不由分说地灌入观众眼中,打开正片却是满屏尴尬的逻辑硬伤,得来的只能是审美疲劳下的反感与厌弃。

别误解观众的审美。一个无法忽略的现象是,质量永远是观众买单的唯一标准。没有创新的甜宠剧,仅仅靠观众模糊的激情支撑,还能热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