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岁影后超爱皱纹,大呼不让P图?
时尚

50岁影后超爱皱纹,大呼不让P图?

2020年11月29日 22:33:05
来源:视觉志

这是一个万物万事皆要焦虑的年代:容貌焦虑、年龄焦虑、身材焦虑、职业焦虑。

但50岁女演员咏梅,却将所有焦虑“拒之门外”。

金鸡奖论坛的舞台上,作为唯一的女性,她拿到了一个集焦虑于一体的命题:「40+女演员的现状」。

咏梅没有抱怨要演年轻演员的妈妈,更没有说“年纪大了遭遇行业歧视”,她告诉所有人:

“能不能不要修掉我的皱纹。”

“我的图能不能尽量不修,如果非修的话,能不能别把我的皱纹都修平了,那可是我好不容易长出来的。”

“现在我不仅不会对皱纹感到紧张,反而有些骄傲。年龄不是我的敌人,我的故事写在我的脸上。而这张脸,就是对时间最真实的一种致敬。”

她爱自己的皱纹,因为每一条纹路都有它的故事。

毕竟咏梅,可不是平平无奇的影后这么简单。

「01」

咏梅差一点成为深圳写字楼里,收入800元的白领。

对外经贸大学毕业后,咏梅和同学们一样,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

她离开了熟悉的北方,去到深圳,入职万科,成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

“不适应气候,也不适应语言,很孤独。”

这让她萌发了辞职的念头。

当时许戈辉的工作室正在招聘主持人,咏梅虽然全无主持经验,却一头扎了进去。辞职,转行,短时间内咏梅从公司小职员成了一名要出镜的主持人。

但是话少、安静,缺了些急智的咏梅,自知自己在主持行业并不是完全合适。

直到那天许戈辉把一个剧本给到咏梅。

原来,一个剧组邀请许戈辉出演电视剧,但是许戈辉对此毫无兴趣,便将咏梅推了出去。

从未演过戏,对于专业术语一概不通,镜头在哪都找不到的咏梅,就这样进了组。

没想到,她像是天生会演戏的样子,变现得虽然生涩却如鱼得水。

“我能做好这件事。”

虽然当一个演员,未来的前程与当一个小职员相比充满不确定性,但是咏梅还是在当下义无反顾选择了继续做一个演员。

实在不喜欢现在的生活,那么就朝着反方向努力奔跑,这是咏梅的做法。

「02」

在成为影后前,她常常是别人爱情故事里的“配角”。

1993年5月14号,北京开往成都的火车上,咏梅看到一个短头发的帅小伙。

闲聊几句后,咏梅才知道小伙子叫栾树,是玩乐队的。他们的乐队叫“黑豹”。

喜欢摇滚乐的咏梅来了兴趣,兴高采烈地与栾树互留了传呼机号码。

她不知道,栾树那天也对她印象深刻:安静、漂亮。

后来黑豹要拍MV,她接到了栾树的电话,邀请她去试镜。

咏梅特别高兴地去了,心中还暗暗期待。

没想到,面试之后就石沉大海,栾树也没再跟她联系。

她想反正做不成女主角,就索性剪去长发,烫了一个当时钟楚红的发型。

烫完头的第二天,她接到了黑豹的电话,“要拍了,你来吧。”

见到一头大波浪的咏梅,黑豹的人傻眼了。

原本想拍长发飘飘的女神,结果却来了一个飒爽的短发美女。

硬着头皮装仙女,怎么看都违和,导演就让咏梅做自己。

结果,一个回头,一个抬眸,都成了经典。

后来,咏梅去了深圳,和栾树也断了联系。

毕竟当时栾树有女朋友,还是大名鼎鼎的王菲。

直到三年后,黑豹去深圳开演唱会,两人又相遇。

“像是有一道红线,我感觉会跟这个男人发生点什么。”

再次见到栾树,咏梅爱上了这个唱着歌,有些沧桑的男人。

咏梅做了个决定,放下在深圳的一切,去到北京和栾树在一起。

那年,坐在栾树的吉普车上,咏梅将手伸出窗外,大喊着:“我结婚了,我有老公了!”

可是如果用现在的眼光看,咏梅的选择并不明智。

当时的栾树一无所有,只有债务。

「03」

1994年,栾树离开了黑豹乐队,拿出所有的积蓄在北京石景山区整了一个马场。

进口了10多匹马,聘请专业教练,自己开始钻研马术,但结果是债台高筑。

两个人没有房子,租住在一个一居室里。

咏梅爱这个男人创造生活的能力,即便知道未来他们的生活可能会拮据,却依然义无反顾地支持栾树。

当时很多人怀疑栾树的选择,催促他回到音乐事业中。

但咏梅说,“我不一定需要很多钱才快乐,我从未怀疑他的才华。”

那些年,她一边拍戏,一边和栾树一起养家、还债。

外人看她活得太累,她却甘之如饴。

她对情绪低落的丈夫说,“我相信你,相信你有一天会写出一首让我一直循环的歌曲,我会一直陪着你。”

后来他写出了那首歌,后来他们跌破所有人眼镜,在一起这么多年。

「04」

2013年、2014年,咏梅的父母相继去世,在这对她的打击是致命的。

那几年,她状态很差,焦虑、失眠,暴饮暴食,不愿出门……栾树的陪伴成了她的支柱。

4年里,她没有拍戏,静下心来沉淀自己,手机都设置了呼叫转移,几乎从不接电话,只靠短信联络。

“不怕年纪大了吗?”

“不怕被遗忘吗?”

"停下来这么久还会有工作吗?"

“变老,变胖不会害怕吗……”

这样的问题包围着人到中年的咏梅,咏梅开朗大笑,脸上会笑出一些纹路,她却自信说道:

“我什么都没耽误。”

“我不急。我可以等到我的那个角色。”

这才是一个人的底气。

现在流行的焦虑绑架不了她,因为她清楚知道:

“做得好,就会有人需要你,就会来找你。”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不存在找不到你的情况。”

“有过那些生活经历,我才能演出现在的角色。”

有人着急青春稍纵即逝,出名要趁早的名言像是悬在头上的刀,午时一到就要斩断一个人成功的可能。

咏梅却不急。

"可能这个时期是不属于你的,那你还有老年,可以演老年,对吧。"

咏梅的事业就是大器晚成。

她拿下柏林影后时,49岁。那是她拍戏这些年,第一部主演的电影。

《小欢喜》播出后,她受到更多观众的喜爱。这时,她已经开始演高中生的妈妈了。

很多女演员最避讳“演妈妈”,怕被贴上“老”的标签,接不到“年轻”的角色。

咏梅倒是不怕,「我不介意演老,但我拒绝演少女。

「05」

每次看到咏梅,看她与人聊天、采访,最大的感受是:

如果此时此刻的生活让自己舒服,真的没必要被外界的焦虑绑架。

“我不急。”她常常说。

每天互联网都在制定许多标准,就像是游戏中的关卡,仿佛只有通关才能拿到完美人生奖牌。

比如好女不过百,又或者结婚生子是人生大事,朋友圈要怎么发才点赞高……

然而这个时代的焦虑越多,我就越喜欢咏梅。

她走红毯,被人说身材太胖,膀大腰圆。但她不在乎,她会做瑜伽骑马,却没有要变成标准的瘦。

大家都在追求少女感,她却老得自得其乐。

放弃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嫁给了欠债的摇滚乐手,没有生孩子,演艺事业的前20多年都未出人头地。

但无论怎么看,她都拥有很精彩的人生,无论怎么看,她都是很漂亮可爱的女人呀。

“纠结,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皱纹不会消失,时间不会倒流,走过的每一步人生都算数。

皱纹可以是疤痕,也可以是勋章,完全取决于你如何看待。

希望未来我们都能少被焦虑绑架,多和自己喜欢的一切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