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二连浩特 地平线尽头的梦幻边城

2013年09月29日 17:53
来源:远方

自然史与人类史重叠的城市

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里说:"标志形成一种语言,但那不是你们自以为了解的语言。"此刻我们看到公路尽头一座形状奇异的拱形大门慢慢升起在地平线上,渐渐清晰,那是两只巨大的蜥脚类恐龙的雕像,站在80米宽的公路两侧,长长的龙颈相对伸出,略有些卡通化的头部在公路上空接吻,整体形成一座巨大的门。这就是二连浩特市的标志——恐龙门。

在二连浩特市区东北方向六公里处的戈壁草原上,有几座现代化的,造型奇异的建筑,那是著名的二连浩特白垩纪恐龙地质公园。建筑周围广袤的荒原上有几具恐龙骨架的雕塑,远处的草原,零星有些恐龙生活复原雕像,巨大的草地缓坡上,也用白色材料镶嵌成恐龙遗骸的形状,随处提醒人们这块平凡的荒原地下,埋藏着庞大的神秘事件。但这些都只是渲染,但那根半埋在地下的硅化木,是珍贵的白垩纪遗物,展馆门口一具小型恐龙完整的化石被玻璃精心地罩着,这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第一具真正的恐龙化石。

(恐龙博物馆作者:空游无依)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先有俄、美、加拿大等国外和我国的古生物学家、地质学家在这里进行过6次大型考察和挖掘,成果一再轰动国际古生物界。二连因此也得了"恐龙之乡"的名誉,二连市的市门,也正是因此构思设计成恐龙门,二连最繁华的街道被命名为恐龙大街,最大的广场叫做恐龙广场。地质公园里几处场馆建立在发现化石群的原址上,地面密集的恐龙遗骨令人啧啧称奇,依稀辨认肋骨、颈骨、趾骨,而一窝恐龙蛋几乎完整如初。

假如把时光铺成一张地图,人类与恐龙在地图最远的两端,距离是65000000年。此时把地图对折,我们就跟恐龙时代重叠--我承认我非常喜欢看CCTV9纪录频道的《恐龙的战争》,脑海里正浮现出六层楼高的波赛冬龙成群结队笨拙地迁徙,它们的头顶,翼手龙巨大的翱翔令人眩晕。那时二连盐池还是海洋的一角吧,而海岸,蕨类植物和被子植物浓密生长,沼泽、湖泊、森林,一派祥和,却并不平静,成群的恐龙在此生活:似鸟龙悠闲地从树上摘取着浆果;鸭嘴龙用布满牙齿的扁平的嘴在湖底铲食着植物;盗蛋龙鬼鬼祟祟地窥视遁甲龙的窝;而遁甲龙背着五角形的骨甲正寻找着嫩叶和多汁的根茎;霸王龙追上一只三角龙,一尺长的巨牙刺入它肌肉,三角龙的惨叫声吓得恐龙们四散奔逃……如果恐龙也有城市的概念,如此密集的聚落,远古时代的二连,是一个恐龙大城市吧。

分割与交融的城市

现代二连,最具意义的是两座门,恐龙门把我们带入远古的地球,顺着磅礴的历史一点一点地走回现代,就到了另一座具有特殊意义的门--国门。二连市区往北四公里,就能到蒙古国,在中蒙边境上,耸立着全国最大的一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门,国门游览区对外开放,我随着游人来到815号界碑参观,遥望。严肃的士兵,戒备森严的国界线,铁栅隔开的经纬度,此外同样是戈壁草原,一望无际。强烈的领地意识其实是人类和动物的共同点之一,人类比动物更加严酷,除非繁杂的手续,不可越雷池一步。神圣领土、寸土必争,因领土发生的战争不可胜数,而人类又不得不跨过界线,进行交流——划清界线,友好往来。

(伊林驿站的起始摄影:空游无依)

登上高大宏壮的二连浩特国门,底下是中蒙俄铁路,连接北京-乌兰巴托-莫斯科。眺望近在咫尺却不能踏入的蒙古国,想起其实白垩纪统治地球的恐龙们就已经有了这样的领地意识。甚至再放前推:侏罗纪,三叠纪,石炭纪,奥陶纪,寒武纪……直到生命物种起源的那一刻,或者这是生命的本能,即保护自已,又造成杀戮。

在国门的眺望台上,向北能清晰地看到大约五公里外的蒙古国扎门乌德市,那是一座灰暗、低矮的小城市,毋宁说是一座小镇。但那里终究是异国,对我来说,充满了神秘感。除了异国的神秘,还有另一种神秘——不久以前,那边也是我们的领土——一段复杂晦暗的历史。

回头南望,广阔的草原上,一座明丽的现代化小城。二连浩特,我穿过历史之门和主权之门,终于来到了生活中的二连浩特。二连是一座多种特点融合的小城,它与我国所有中小城市一样,做足了城市化建设的功课,生活设施与内地城市并无二制;又是边境口岸城市,中国与蒙古国关系良好,边境贸易繁荣,异域风情浓郁;还因位于内蒙古自治区深处,蒙古民族风情也盎然有趣。在锡林街的蒙古餐厅,手把肉、灌血肠、沙葱土豆泥、肉干奶茶令我们大快朵颐,蒙古族女歌手的十首不重样的敬酒歌,音域宽广悠扬,一时豪饮如注,尽享人世间最简单的快乐。

[责任编辑:郭小璇] 标签:二连浩特 梦幻 自助游 旅游 凤凰网旅游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