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刘雨昕再出道变顶流:别再拿“回锅肉”说事了!
时尚

蔡徐坤刘雨昕再出道变顶流:别再拿“回锅肉”说事了!

2020年06月29日 14:01:50
来源:凤凰网时尚

‍‍又一档男团选秀《少年之名》开播了。

不知道?没关系,刚播第一期,靠着导师上了几个热搜,选手还没看出有什么水花。

不过正是导师易烊千玺爆出来的热搜#我挺讨厌回锅肉这个词#,值得小飒说道说道。

回锅肉的定义,指已经出道的人员回到选秀节目中重新训练再出道,本质是出道时无人问津的新人,希望借助节目被更多人认识,从而收获热度。

自打2018年爱奇艺自制的《偶像练习生》拉开序幕后,热度和现象带来的正面反馈吸引各家涌入。

青你系已经办了三届,腾讯的创造营系列也走到了第三季,即便第一届糊了,优酷也还是开始了自家第2届选秀。这还是市场上拥有姓名的几家节目,除此之外各大卫视也在挖掘新人。芒果TV另辟蹊径,从已经出道的姐姐们入手,不过也都是旧面孔。

频繁的选秀节目搭配并不能够跟节目匹配的练习生资源,结果就是熟面孔非常多。

今年腾讯和爱奇艺忙着PK女团,男团舞台轮到了优酷的《少年之名》。4个参加《偶像练习生》没出道的大厂男孩,今年又出现在《少年之名》,分别是李希侃、徐圣恩、左叶和罗杰。

左一苏尔、左三李希侃、右二左叶、右一段旭宇均有舞台经验。

这还没完,《少年》中来自青你2的选手有10位,来自创2的有两位,还有很多来自《下一站传奇》《明日之子》《快乐男声》《以团之名》的曾经选手。

节目播出有秀粉调侃:“随便一个镜头扫到的人中都有熟人”。

「回锅肉」的现象很常见,也不见得是坏事。观察选秀出身的最具人气的几个知名偶像,不难发现他们都有着出道经历:《偶像练习生》C位出道的蔡徐坤,参加《东方卫视》的星动亚洲,组了一个男团叫SWIN,跟创造营2019出道的RISE-刘也是前队友。

《创造101》C位出道的孟美岐,同队友吴宣仪一起在韩国女团“宇宙少女”出道,她俩还有一个队友是宇宙少女的程潇。两人作为火箭少女101的top2,前几天刚刚毕业。

《青春有你2》C位出道的李汶翰,是乐华旗下组合UNIQ的成员,这个组合最火的是王一博,其他成员有周艺轩(《以团之名》新风暴出道)、金圣柱(韩国人,现在入伍了)、曹承衍(同韩国人,参加韩国PRODUCE X 101再出道,后因违约解散)。

《创造营2019》C位出道的周震南,是腾讯自制音乐类综艺《明日之子》第一季的第四名,那一届还选出了毛不易、马伯骞……毛不易今年上了《歌手》,还成为了创3的导师。

《青春有你3》C位出道的刘雨昕,曾经在蜜蜂少女队出道,跟同样在The 9 出道的孔雪儿是前队友……The 9 全员9人,有出道经历的有6人。

有舞台经验的人更容易站到出道位,这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

“要是火了,谁来这些节目。”

提到「回锅肉」,人们的情绪都有些尴尬。因为「回锅肉」代表着一个艺人之前不红,是失败的象征。

有个训练生“苏尔”,之前参加过《星动亚洲》,就是蔡徐坤偶练前上的节目,出道即解散,他很委屈地哭诉:我就上过一个舞台,还要说我是“回锅肉”。

小飒觉得这不怪训练生。

韩国的男女团选拔流程,往往要经历几年封闭式训练,在国内,一季节目十几期,拍摄时间最多半年。更别说许多选手进入节目可能还没有具备完整的唱跳实力。

大众眼中“再成团”=“回锅肉”。可是上过一个节目,真的不代表成为一个成熟的艺人。在高节奏的进度中,有些选手感觉“第一锅还没煮熟”,就被淘汰出局。

杨超越那样的锦鲤还是少数,能火,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完美契机,不火才是常态。

易烊千玺就直接说,“回锅肉”这个词挺讨厌的。在键盘间轻而易举地嘲讽容易,却看不到那些选择重新来过的人,需要多大勇气。

「回锅肉」选手再出道,真没什么不好。

为啥?因为相比于其他新人,「回锅肉」选手具备成熟的舞台经验和唱跳实力。几个C位足以说明这个情况。不仅是C位,去年参加创造营的张远,贡献了节目为数不多的出圈舞台。

大家纷纷说“张远实力好强,还以为他只能唱唱棉花糖这样的口水歌”。

而且「回锅肉」选手往往自带粉丝,更容易吸引关注,青你3刚刚官宣,SNH48许佳琪和戴萌的粉丝已经开始在主页控评安利;林小宅作为博主,也自带1000多万粉丝入局。

这都是新人无法比拟的优势。

回锅肉扎堆的现象,并不新鲜。为啥在《少年之名》被放大了?

因为男团的选秀韭菜已经来到了第五档,确实没有太多优秀的新人涌现。

张艺兴以训练导师团的身份加入《以团之名》,直言“你们不应该现在做这个节目,前面那么多波淘汰完了,哪能出什么好苗子”。

想找到一群天生的明星太难了。何况就算找到了,红也是个玄学。

养鸡,young-G,快男亚军,唱跳实力俱佳,曾经被韩国YG公司看中。

17年,最火的节目叫《中国有嘻哈》,当爱奇艺的节目组找到养鸡,他刚拿到快男天津赛区的分冠军,权衡之下放弃了《有嘻哈》,结果爆了,快男无人问津。

18年,他又参加了《热血街舞团》,表现优异,但那年最火的街舞综艺,是优酷的《这!就是街舞》。

GQ报道 的专访中,养鸡描述自己的状态:出道之后两年,即便一直在参加综艺节目,关注度一路下滑,再加上今年的疫情,整个上半年几乎都在家无事可做。

言语之间是对宿命的无奈。

养鸡不是个例,奶茶商振博接受 腾讯新闻贵圈 采 访时也说,能不能火,这件事真的靠命。

商振博是谁?19年,他从《以团之名》出道,成为“人气团”Black ACE的队长。

再之前,他参加过《奇葩说》,作为颜如晶战队的一员,捧得这档辩论节目第五季冠军。

更早时候的18年,他参加了《这!就是街舞》,虽然节目火,但是他第一轮就被淘汰了,唯一的留下印象可能是“跟易烊千玺认识”。

三年内,他参加了6期节目,称自己为“百强淘汰选手”。最近一次因为《炙热的我们》团员退赛的问题上了热搜,也并不算什么好的热度。

红不红,跟个人的选择和命数有很大关系。商振博最新的编舞作品,是金晨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第一次亮相的那段。

有些人真不是实力不行,你上了一个热度不太高的节目,可能就被埋没了。但你能怪节目或者怪自己还不够努力吗?

所以会有那么多选手选择回炉重造,不停地参加节目。

“必须再参加一档节目,再爬上去。”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让他们有被发现的机会。

这种勇气和路线,对于选手来说,则是不小的压力。

不是每个人都是赵小棠,能在青你2一出场时,就大方宣称自己是回锅肉选手。

证明自己是一条困难的路,看到他们费劲巴拉出没在一个又一个通告里,我们常常感叹,有些人就是没有红的命。

或多或少,人都有面对命运的无力感,可是年轻的生命,面对无法掌控的人生,就是会不服呀。

我们起码可以对这些人表示尊重,敬佩他们能够有再来的勇气。

「回锅肉」这个帽子,确实扣得太大了。

明明,就是一群依然可爱执着追梦的年轻人,很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