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姐的不完美,才真实
时尚

浪姐的不完美,才真实

2020年09月05日 20:16:41
来源:时尚COSMO

姐姐时代,请大家继续发光。

《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成团夜像一场欢乐与泪水交织的文艺汇演,在最后五分钟陡然直下,变成drama剧场。扎头花虽迟但到,宁静说“我拿第一不想成团”,选秀史上第一个不想成团的C位诞生了。再看成团席上:

万茜踌躇满志,孟佳哭到变形,张雨绮笑逐颜开,李斯丹妮状况之外,郁可唯沉静,黄龄满足。观众对《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最初预期在最后一晚姗姗来迟。

主持人杨澜说,“这个舞台还是那个舞台,这个舞台已经不是那个舞台。”

无论如何,这句话出现在这里总有冥冥中的缘分。但要去怪谁?没有的。姐姐并非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神仙,谁也不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敢言的社畜,黄龄的“最想”,宁静的“我也只想和我的姐姐们成团”,都是情之所至,人之常情。她们使人看到,生活不是脚踩棉花糖一直向上,也要面临真实的职场生存啊:既然锁组团战,成团必有隐患。其二,比工作更累的,很可能是人际关系。

往好的一面想,也许不在欢乐中渐进平庸,才是序章的意义。从各个维度上来说,浪姐达成了姐的共赢,她们是中女时代的第一发子弹。而姐姐们真实地开始,真性情地结束,何尝不是一种“不为了改变而改变”的奥义。毕竟完美的东西,总是更远离真实。

除此之外,昨晚的高光时刻还是挺多的:

李宇春与30位姐姐的《无价之姐》看得人热血沸腾,又名华服版维密秀。几个精彩纷呈的交错,有人脑海里的打字机又在写文了吧。

张雨绮和李斯丹妮的《粉红色的回忆》,歌是土甜,舞是极尽性感。各大KTV请尽快安排一下。

他们说每个Diva的归宿都是喜剧人,阿朵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海豹式鼓掌对着镜子试了一下?做不到吧。但是阿朵把新民族音乐推向舞台,她做到了。镜头扫过,她说,我爱你们。

宁静中段发言的时候泪眼婆娑,有人说只有多尔衮,才能让大玉儿这样哭!她说,还要让我介绍我是谁,那我这四个多月白干了。

蓝盈莹的发言很扎心,“我是初舞台第一今天倒数第一的蓝盈莹。”不需要再用名次来定义自己了,这个舞台上没有赢家和输家啊,其实笑到最后的人也哭得最惨。回头看看,也许自己的收获已足够多。

王霏霏和孟佳就像注定会错过的青春一样,她们的走向还是像最初论坛爆料里写的那样:二选一。

张含韵和金晨是浪姐里的黄金配角,她们让人看到了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的意义。借用杨超越选秀时期的一句话,“你这次可能没有那么幸运,可是下一次,你一定会比别人更幸运的。”

在这场选秀里,姐姐做出了示范意义。

氪金打投一直以来都是选秀的常态,买奶、买水也是投票的日常操作。但在成团前夕,阿朵、金晨、蓝盈莹分别叫停了粉丝的投票,看上去是一种止损。虽然浪姐的票数比起少女选秀,是百万级与千万级的量级之差,但这种差距反应在热度上却更有反差的意味。姐姐没有漂亮的数字、数据,但实际上她们正是脱离粉圈规则的存在,即便是选秀,底气也从未完全仰赖于人气。姐姐的火,更是一种泛人气。叫停打投,是属于浪姐选秀的规则。

姐姐也一直在挣脱“少女审美”和“偶像审美”的路上,太多有人格魅力和业务魅力的姐让人瞧见了岁月、经历和成熟之美,她们不必坚持少女人设。

我们依然可以当姐的妈粉、事业粉,但深知她们更能聆听自己的声音,也并不会为粉圈行为所掣肘。就像宁静最后的发言,也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因为无惧争议。偶像选秀也不必只能是少女,不必恪守“恋爱即是偶像失格”的定律,优点也不止于“她真的很努力”。

成团夜上张雨绮的发言是所有发言里准备最用心、最充足的一个,她的发言带着强烈的脱口秀风格,一定程度上重新强调了姐学的立意。

她说,需要有支配时间的能力,也要有和暴力、拳头说no的能力,因为不是所有人的婚姻都是那么完美。她说,我要给我的孩子知道,除了童话的美好,还有诱骗和拐卖。我要让他们知道,你妈我不仅芳华绝代,还要乘风破浪。

捧姐姐的初衷还记得吗?原本是为30+女艺人争取利益,优秀如她们值得更好的机会、更好的资源,值得被用正确的打开方式欣赏和聚焦。在每个行业里,女性都不该被埋没。

浪姐一口气展现了30个姐姐,看着她们,或许更多女性在社会评价中找到更多种自我认同的方式。就像开场的《无价之姐》里每一个独一无二的姐姐,高的、矮的、短发的、长发的、开朗的、内向的,坚持自我的人,总是闪耀的。

同时也丰满社会的话语池:美不美,好不好,总不能都由男性说了算,我们女的自己觉得好才对。

网络上非议仍在,无论如何,真情实感地欣赏每一位姐姐。

姐姐时代,请大家继续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