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这40岁,真是该死的好
时尚

蔡依林这40岁,真是该死的好

2020年11月25日 23:10:03
来源:InsDaily

ID: zhenjing2012

或许,你见过蔡依林吗?

这样说可能不太对,不如换一种问法:

或许,你见过40岁的蔡依林吗?

就在这两天,40岁的蔡依林火了。

那时她正美飒酷的站在舞台上,从容的跟粉丝拉家常,说起自己的年龄,满满的自信与坦然,事后看来还有些俏皮和欢喜——

“40岁是个很棒的年纪,如果你现在还没40岁,我跟你讲说40岁真的feel damn good!”

台上俨然「四十不惑」的蔡依林闪闪发光,

台下网友忍不住评论:我小学她这样,现在我工作了她还这样!

是啊,20年过去了,蔡依林怎么做到的,乍看好像和从前一样,但细看却又完全不同呢?

一切,都要从她这一路的经历里找答案。

1998年,还在读高二的蔡依林参加了MTV音乐台举办的“新生卡位战”大赛。

这一战,蔡依林直接从两万人中脱颖而出,

赢了江美琪和吴克群,

拿下总冠军并签约公司出道。

那时懵懂的的蔡依林还一脸的婴儿肥,

转年,她就发行了个人首支EP《Jolin 1019》。

虽然这张专辑并没有让她大火,但也创造了40万张的销量,让她跻身最佳新人奖。

但在爆红之后,紧随而来的却是巨大的非议于排挤,

人们说她小个子,单眼皮,黑黑瘦瘦,香肠嘴,村儿…

“很少有歌手像蔡依林一样,第一张唱片就红了,可是却那么不讨人喜欢。”

18岁出道,第一张唱片就火了,可仅隔两年,她就被创作歌手陈珊妮和林伟哲等人评为“十大烂歌手”。

甚至后来每出一张唱片,几乎都会招致各种负面评价,人身攻击更没断过。

有人可以不在意负面的评价,但她不行。

蔡依林从小好强,功课要第一,电玩要第一,唱歌也要第一,追求巅峰,她感觉这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小时候开始就是如此。

那时班级里有很多资优生坐她旁边,她觉得人家的数学都好厉害,她就买很多教科书,想可不会所有的事都顺自己意,“已经很努力、很努力,結果还是九十七分”。

“我知道我自己不是资优生,但是我还是不会放过自己。”

于是,不愿放过自己的她就跟人杠上了。

他们说她不好看,她就努力变美;

他们说她不时尚,她就改换造型;

他们说她实力不行,她照样不愿服输。

她找来了奥运冠军刘璇,跟着她学体操,《舞娘》里的丝带舞,《地才》演唱会的鞍马、吊环、钢管舞。

零基础学体操,想要在舞台上呈现高难度的专业表演,连续的高强度训练,让她在排练的时候晕倒在舞台上。

粉丝说她这是“自杀式表演”。

《花蝴蝶》专辑,她挑战芭蕾舞最难的20连转,拍mv时NG50多次,一天内整整转了差不多1000圈,才有了mv里的15秒镜头。

可惜,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了烟。

2006年唯吾独尊演唱会,她说,“从台湾一路演唱到现在,有各地不同的报纸媒体,给我很多的评价,其中一个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们说:Jolin不是天才,Jolin是地才”。

演唱会结束,贴吧里都是各家粉丝的恶意P图。

出道因为外貌不被看好,

走红因为实力被质疑,

努力后又因“地才”演唱会被恶意做成表情包群嘲,

后来还出了铺天盖地的“淋语”…

一把把刀子刺下去,强大如蔡依林都忍不住。

“被刺久了,没有一丝伤口是骗人的”。

万幸,她是蔡依林,她崩溃的极限大概自己也还没探索到。

“最好的报复是美丽,最美的盛开是反击”。

武装从内而外,意味着全方位的改变,她唱爱,但不再对着镜头歌唱爱情。

《I’m not yours》唱女孩,

《不一样又怎样》唱同性相伴,

《PLAY我呸》唱纸醉金迷的娱乐圈…

唱别人也唱自己。

她反省自己对形象过于严苛,对于外界评价过于在意, “我的字典里没有99分,要自己做到130分才允许别人扣分”。

这中间有一整年,她沉寂消失,只演了一部反应平平的戏,这期间蔡依林看懂了很多事。

“演艺圈是这样的地方,要随时随地面对批评。可能你今天出现在某些人的面前,不符合他们画出来的框框,我常常会想到的是,是不是我今天做人不够成功之类的”。

她逐渐明白,她喜欢演出,喜欢舞台,“表演是我的使命”,与其步履沉重,不如卸下包袱,轻装上阵。

年龄愈加,她看到的不是对身体外貌的焦虑,而是愈加成熟的思考和更开阔的视野。

《ugly beauty》封面的香肠嘴,是她出道时就一直被诟病的外貌缺陷。

《怪美的》MV重现了她被当成表情包,被嘲笑造型,被judge外形的经历…

她把那首《玫瑰少年》送给因举止女性化而遭受校园霸凌致死的男生叶永志。

她也曾把这个悲剧故事搬上演唱会舞台,警示公众善待身边不一样的人。

“谁把谁的身体,变成囹圄囚禁自己。

乱世总是最不缺耳语”。

以前那个万人嘲笑的“地才”,紧绷着唱口水歌,和自己死磕的小女生,一步一步成长为放松自如,有着自己精神内核,有着丰富表达力,有着独特审美,敢为女性发声的女王。

如今对于许多人而言,“蔡依林”这三个字,足以成为一种力量。

作为一个出道20年的艺人,她依旧每天都要严格要求、挑战自己——

唱歌、跳舞、学英语、演杂技…日日如此,舞台更不用说。

即使已经到了随随便便上台唱首歌就足够卖座的级别和年纪,唱跳依然惊艳全场。

放松不意味着放弃。

曾有记者采访她,说“从1999年出道至今20多年,她的大半人生一直生活在人们的目光中”,可事实上,对于她的粉丝而言,不如把话反过来说好一点。

那时年纪小,不知偶像为何物,对歌手一知半解,只知道她踩在他们的审美点,她的歌一直好听,她在变,他们又何尝不是?

20年前,她是“少男杀手”,他们喜欢纯情小姐姐;

后来她各种杀马特, 他们到了中二的时候;

再后她唱“你是什么货色我就是什么脸色”,他们也叛逆了起来…

到现在,她依然是让所有人羡慕的状态:

接受自己,欣赏自己。

接受平平无奇是你,闪闪发光是你,楚楚动人是你,孜孜不倦是你,勇往直前是你,不惧流言是你,自由而无用也是你。

当一个40岁的女明星学会接纳不完美的自己,她开始真正放松下来,蔡依林就只是蔡依林。

《ugly beauty》发行当天达成三白金成功打破港台女歌手记录,这样的大动作,只是工作室发了条微博,重点“和为上”。

发新专辑,每天不是扯点有的没的家常,就是晒狗,粉丝调侃——

“粉丝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蔡依林除了新专辑,

而蔡依林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自己养了狗。”

她开了多年来第一个没有表演“杂技”,只有安静唱歌和走心聊天的演唱会。

她享受着瘫在家里、躺在地上,什么也不做,只松弛而完整地休息,舒服。

安室奈美惠宣布在隐退的那天,她于深夜在社交网络上写下这样的一段话。

“她,从女孩到女人,每次的漂亮转身,都在激励跌跌撞撞的我们。”

蔡依林在40岁这年漂亮的转了身,而在下一个生日,或许我也会许个愿:希望40岁时的自己,脱口而出的不是“这该死的40岁”…

而是能有那么一刻,

接受平平无奇是我,

闪闪发光是我,

楚楚动人是我,

孜孜不倦是我,

勇往直前是我,

不惧流言是我,

自由而无用也是我,

更能轻松说出“I feel damn good” 。

“这40岁,真是该死的好啊!”

作者/震惊叔

一个有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