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坞》摊开了所有人的情商
时尚

《桃花坞》摊开了所有人的情商

2021年06月07日 16:54:38
来源:时尚COSMO

“真人秀里的瑕疵感,也很可爱。”

真人秀尽管一直被认为是“有剧本”的,但因为它假设的生活环境和人际关系场很真实,所以想看到一个人真实的性格并不很难。这里的“真实”比起一些传闻,可要可信几分。

拿唱歌来说,舞台上可以提前录音,真人秀里就大可不必。所以在《五十公里桃花坞》里我们也听到了95后小花周也的真实唱功——开口能把人送走,看脸又想留下来。

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光凭好看是没有记忆点的,除非好看到一定程度。而一旦和有记忆点的话题产生区间和区间的交叠,那么就立刻具有了更多辨识度。比如,#偏偏不会唱歌的美少女周也#,就非常可爱。

怪不得是很多人心头的好女鹅。

我们暂且把这称为“瑕不掩瑜”的“瑕疵感”,《五十公里桃花坞》里还有一位可以佐证的现成的例子,孟子义。在此之前,她身上的最大标签就是“小作精”,“作精”事迹也被往前的真人秀一一记录下来。

譬如,演戏偷偷改妆把自己化好看。这是演员的大忌,把好看与否放在角色之前。

而在《桃花坞》里,她也一样把“利己”的小心思暴露出来,并不在意被人撞破。但这份观感放在真人秀里,变成了生动的“活人”性格——

郭麒麟对孟子义说,“咱们今天色系比较搭。”

孟子义立刻反问,“干吗,你不会想和我炒情侣吧。你要这样的话,我要对你有防备心了。”

郭麒麟回答说,“我傻了,你最好有。”

孟子义的咋咋呼呼,给节目带来不少出圈名场面,这里就是一处。有人说,这是郭麒麟的厉害,通晓治作精的窍门,门都给你堵死。换一种思路,也是孟子义的灵光啊,有些话可说可不说,说出来博君一乐,真人秀没有笑点、爆点还是真人秀吗?

同样的,C位在贵圈向来敏感,谁都想站C位,但谁也想被自然而然推到C位上,不用自己踮起脚尖够。孟子义就不一样了:我孟姐想站C位的事,会大声告诉全世界。

一行人,郭麒麟、周也、赖冠霖、张翰散步,孟子义娇俏地要周也往旁边挪一点点,拢拢头发开心地蹦到中间,这样她就是五个人的C位了。张翰和郭麒麟看破不说破,周也和赖冠霖知道装糊涂,这场面竟也一派祥和。

他们反而把孟子义这想“出风头”的心,化为具体的代名词,人称一句“孟姐。”有点调侃,也并无恶意,虽常被开玩笑,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句孟姐,孟子义真没亏。

有时候,瑕疵感也是敢于去暴露自己的需求和缺口。

在人际交往中,很多人告诉你不要暴露自己的需求感,无论是爱情还是友谊,需求感就像底牌,暴露了就落了下风。孟子义的处理方式却全然不同,她把“我希望集体需要我,大家都喜欢我,每个人都围着我”写在脸上。

她来隔壁串门,心里却想着,“我今天晚上没有做饭,我等着看她们饿了会不会找我。”

在没人来叫她之前,她都非常失望,一旦等来了小团队的召唤,别提多高兴了,饭也不蹭了,开开心心回去下厨房。节目里把这个反应称为#被集体需要有多重要#,但远不止这些,能够大胆表达自己需求的人,实则才是生猛的、更有安全感的人。没安全感的人反而会令它藏起来。

含蓄的周也在处理“落单”这件事情上就是另一种方式,她感觉到失落,赌气一般地给自己鼓励,“他们不带我,没事,我也没有带他们。”

但最终还是非常勇敢且明确地说开:“你们能不能以后带上我?不要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因为虽然暴露相当于说出了自己的弱点,展现了自己的“瑕疵”,但希望自己被需要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啊。

也恰恰是在有矛盾和冲突的氛围中,我们看到了每个人真实的处理问题的方式,行为才是性格最直接的反照。

如同郭麒麟一次又一次地“怼回”孟子义的招式,但非但没有伤和气,反而大家更熟悉彼此的套路。这其中谁是傻的,谁又是精的?其实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路子和他人相容。只不过,高段位的人向下兼容,郭麒麟便是看透了太多向下兼容的那个,幽默感也是从这儿而来。

在人际交往中也有这样一条铁律,“越界行为。”“如果不越界,就无法预见另一个世界的规则和关系,就是继续现场所熟悉的感觉,如果想要崭新的关系,就必须越界。”

这里的越界就像是人际场里每个人所拥有的价值观和方法论的碰触,敢于在其中表达真实的自己,才有被了解的可能。《五十公里桃花坞》里的女孩,都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