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吴磊变成“人间油猴”,恕我直言这口红我不想买!
时尚

把吴磊变成“人间油猴”,恕我直言这口红我不想买!

2021年07月31日 13:42:05
来源:新氧App

难以相信,2021年,我们还能看见一线女明星拍出这种审美的广告。

昨天冠珠瓷砖官宣了代言人为迪丽热巴,叔看了一眼这个广告脑袋立刻嗡了一下子,感觉自己在这一瞬间好像回到了20年前。

而且冠珠还是国货瓷砖十大品牌之一,就算是投放位置受限,但这美工也着实是太粗糙了...

这不是个例,叔越来越发现,现在的广告,无论位置、大小都逐渐变得空洞起来。不仅毫无背后的逻辑可言,甚至连最基本的审美都不能满足得了。

拿彩妆广告来说,一线大牌雅诗兰黛旗下的MAC广告,基本谁沾上谁倒霉。

吴磊的口红广告里的这个致命油头能让你立刻联想到“人类高质量男性”。

MAC拍男艺人的失败案例太多了,之前拍张艺兴、利路修、王晨艺,你甚至都分不出哪个要更糟糕一些。

如果说男艺人本身就很少能拍好、拍清爽彩妆广告,那么女艺人呢?

我猜赵露思看到这个广告后应该有两天没睡着觉。

lisa的虽然没那么灾难,但妆造实在是敷衍。这个质感极差的粉裙子和粗糙的粉色烟雾特效会让你误以为这根口红只要二十块。

而且不光缺乏审美,叔发现,广告现在也逐渐失去了用模特或代言人的脸来“讲故事”,来引领潮流趋势的能力了。

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广告正将进入“塑料袋”式的审丑时期。

“塑料袋”式审丑时期

为什么会对现在的广告内容有塑料袋这个形容呢?

因为塑料袋一般只需满足两个特点:“一次性的”和能短暂地承载物品

回顾一下你日常看到广告的场景和你现在经常看到的广告内容就明白了。

比如你会在打开微博的时候会看到一个几秒的开屏广告,它们通常长这样↓。

除非丑的太另类,不然它不会让你产生多大印象,你下意识的用大拇指点击跳过,然后开始正常的使用。

它们不会像小时候那样重复地出现在你的视线里,搭配魔性的广告词不断给你洗脑,对于你来说,它们只会在脑海里短暂停留,是一次性的,所以也不会给你带来任何有关审美的启示。

而对于模特和明星来说,她们更不用像以前一样具备更多的展示技巧还有和品牌理念契合的特征,不用传递什么美与流行。

因为在这短短的几秒里,只能容得下一个回眸,一个笑容,一个动作,能做到“短暂承载”就很不错了。

人家吴亦凡之前就连拍兰蔻的TVC广告都不带动一下呢↓。

迪奥旷野男士香水广告里的南柱赫也是全程坐在车顶发呆↓。

其实广告商也想做有质感的非速食广告,但现如今的消费环境根本不允许他们像以前一样慢慢打磨经典。

曾记得,迪奥在2010年拍的迪奥真我香水广告让无数90后呆滞在电视机前。

短短几秒钟,查理兹·塞隆那有攻击性的性感美扑面而来,那一年迪奥真我香水销量飙新高。

查理兹·塞隆的在广告中的礼服还掀起了新的审美风尚,那时候广告是真的能引领潮流趋势的。

而且这一支广告创意放到现在依旧没过时,迪奥整整重拍了16年,查理兹·塞隆也从29岁拍到了奔50。

2012年

2014年

2018年

可在“速食主义”环境下,观众即没有耐心等广告,也没有耐心等你磨经典。广告主想通过最粗暴的操作快速卖货,那利用粉丝效应快速获得收益,自然是个最好的办法。

现实就是,现在能引领潮流的有很多,比如一条短视频,女明星的一个造型,但应该不会再是广告了。

能引领潮流又能造星的旧广告时代

以前的广告引领过潮流吗?

它可不仅仅是引领潮流,那是一个能一夜之间造星、能激发审美变革的旧时代。

我们甚至能从过往的广告风格、模特面貌上看到那时候的社会氛围,看到大家正在追逐着什么。

1.有战乱下的追求的“勇敢武装”。

三四十年代的时候,全世界因战乱动荡不堪,美国丹祺Tangee公司发起了一场口红的营销活动,叫“War, Woman, and Lipsticks”(战争、女性、与口红),传达出“口红可以让女人拥有一副勇敢的面孔”的理念。

模特是积极的、阳光的

当时这条广告激励了无数女性,用Tangee成为了战乱下武装自己的新流行。

如假包换的第一“美妆博主”张爱玲9岁的时候就用自己的5块钱稿费跑去买了一支小号的Tangee口红。

因为时局不同,那时候国内众多消费者对洋货持观望态度,所以这类商品传到国内都要加入“健康、天然”的广告语,那之后很长时间,画报模特的脸都是信任度高的“踏实脸”

2.新时代开启时的“直给和冲击力”。

到了1980年代左右,人民的生活质量和对“美”开放程度逐渐迈向一个新的台阶,消费市场刚刚要焕发生机。

那时候的人是热情的,直接的,刺激的,有吸引力的,所以广告中无论是模特的脸还是广告语都足够标志和醒目。

“白丽”牌美容香皂让模特穿着低胸衣,在广告语上写着“今年20,明年18”,搁今天是违反广告法要被下架的程度。

那时候,社会中对性感的美更向往,也更坦荡。集卡凑一个女郎什么的,人家早就开始玩了。

同时期的日本这时候经济高度发达,社会氛围和对美的追求比我们还要更热烈阳光,这点在他们87年的可口可乐广告里就能看出。

3.因广告形成的清纯系造星风尚

很快,属于我们的热烈和审美追求也来了。

1990年往后,广东日化开始占领国内的消费市场,一直到千禧年前后,好迪、拉芳、蒂花之秀、飘影占领电视广告。

因为洗发水广告巨多,为了能展示出产品的飘、柔、顺,广告商挑选了大批长发飘飘的女明星和女新人,她们大多有着清纯的面容用来展示品牌特征。

早期清纯系

从广告中出道的女新人也数不胜数,在那之后逐渐形成了清纯系矩阵,深刻地影响了未来的审美。

有些曾经的新人至今还活跃,比如“你的益达”郭碧婷。

清嘴Q高圆圆。

从2000年到2010年,国内的广告市场处于黄金年代,在那短短几年内,它不仅让国人相信国货,信任国货,还创造出绝佳的作品,引领了时代的审美。

再往后,时间节奏变快了,内容也变散了,甚至连广告的内核都在逐渐失去。

2010年以后,大牌入侵,广告中慢慢地出现了更多的欧式面孔和一线大咖。

这时候,观众的审美在广告的引领下变成了模仿和仰慕,为了“我要成为她”这个念头,消费者还会勉强买单。

但等到步入互联网引领的新时代以后,在大数据抓取下,广告逐渐懂得迎合受众审美,再无“引领”的欲望和决心。

他们只能努力的让受众产生“我要得到他”的情绪,吸取木村拓哉等人的古早成功案例,用男艺人激发受众的购买欲。

可这完全是两个维度...

作为广告黄金时代的见证者,我们甚至不再期望他们会再次创作出引领审美的好作品,只是连广告的最基础——购买欲都刺激不了了。

一个个的,让人望而却步。

我们离下一个能带给我生动的、巨大的审美变革的时代还有多远呢?

我们都在期待着那一天。

因为我们真的真的,再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广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