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地铁还因为不加班被辞退,她应该是娱乐圈里最懂我们的人了吧
时尚

挤地铁还因为不加班被辞退,她应该是娱乐圈里最懂我们的人了吧

2021年08月04日 14:58:38
来源:新氧App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不落俗套且极度贴近现实的群像剧了。

《我在他乡挺好的》,豆瓣给打出了8.3高分。

叔相信,每一个在异乡打拼的人,应该都能在这部剧里看到自己的生活,能够感同身受。

还没看过的朋友们,只需看几个片段就知道了。

在诺大的北京打拼,大多数人要匆忙地把自己塞进地铁里,进行长达1h的脚不沾地通勤。

如果想要通勤时间少,住得便宜且方便一点,那就要选择合租。

忍受室友垃圾乱扔发臭,偷用自己的洗发水、不打招呼带男朋友回家,男朋友不敲门就闯进厕所...然后室友还会强词夺理说:

想要自己住还没钱负担高昂房租,只能选择住得更偏,更远,忍受更长时间的通勤。

理想情况是,在地铁上看书,追剧,利用时间。

现实情况是,6:30起床还有可能会因为地铁挤不上去而迟到。

这是一个无法打破的恶性循环。

“已经还不错了”,很多“漂”着的人会这么安慰自己。因为还有更多糟糕的情况没被遇到。

比如,卷钱跑路的黑中介。

周雨彤饰演的乔夕辰,上班的时候被紧急叫回家里,房东因为收不到房租上门赶人,可是她前不久已经把所有的积蓄都转给了如今跑路的黑中介。

比如,职场上的冤枉和委屈。

小职员,会因为按时下班被辞退,赔偿金也没有。

女总监即将分娩,在被推上救护车的当下还在交代工作,可现实是,她前脚刚被推上救护车,公司后脚就招来了新总监。

这部剧里没有什么一线明星,没有虚浮职场剧里手拿咖啡杯脚踩高跟鞋分分钟几百万的老油子。

周雨彤、任素汐、孙千、金靖这几位演员,要么只是别人口中的“小美女”有着或多或少的小缺点,诸如“男相”、“肉圆脸”;

要么一直就不符合世俗对“美女”的定义。

可这次,她们一起打出了漂亮的一仗。

相信吗?无论戏里戏外,她们都会比公认的大美女们,能传达给我们更多的东西。

叔看到,她们正清晰地向我们描绘出女孩们前半生中对美的认知三阶段,以及成长的三阶段。

变美三段论

1.启蒙的第一阶段:停止随波逐流

聊剧,不是叔的专长,但今天之所以我会单拎出这部剧来说,是因为剧中出现了这么一段故事。

孙千饰演的许言这个角色的设定是个刚毕业没多久的小姑娘,正处于为了追求美敢豁出一切,但心智还不够成熟稳定的“变美启蒙”第一阶段。

她买漂亮衣服,会认真打扮自己,也会相信同事的保养驻颜理论。

第一阶段里,我们并不了解自己的美,也并不知道如何变美,所以会且只会依赖于外界。

这种依赖,小到相信同事口中的一句“脸有点圆”。

大到听到一些变美大忽悠的错误言论之后心动。

甚至于喜欢的人的一句无心的评价都能撼动她们的自信心。

在变美第一阶段里,没有分辨能力的女孩们,通常会在外界的影响下产生错误的自我认知,切实产生“改头换面”的念头,为了满足他人对自己的定义而随波逐流。

剧中的孙千,在这第一阶段里算是个幸运儿。

她短暂的迷失,也在上手术台的前一刻悬崖勒马,让她能顺利的进阶到第二个阶段。

但现实是,依旧有很多人还被困在第一个阶段里,进行着原地踏步的死循环。

2.进化的第二阶段:让风格>硬件

周雨彤和金靖在戏里戏外的表现,展现出了变美第二阶段,风格>硬件。

度过第一个阶段的自我怀疑后,进入第二个阶段的人可以接受自我外貌的优缺点,停止怀疑,同时也在寻求美商的蜕变,寻找让自己魅力最大化的解法。

用周雨彤举例,叔发现,这剧虽然不够“出圈”,但看过的每一个人都会去搜索周雨彤同款,非一线女星周雨彤本身也是XX书里的明星穿搭时尚风向标。

周雨彤在出道之初,被人说过原生硬件有男相的问题。

因为脸部骨量重,五官量感大且是略带鹰勾的长鼻型,所以留长发或执意走温婉少女风都极为不讨巧。

男相特征,大概是很多女孩在变美第一阶段上执着地想要遮掩的问题。

但进化到第二阶段后的她,知道用合适的风格主宰硬件,利用自己支撑度高的骨相,走皮相紧实的拽姐路线,把男相转化为了英气。

这点她在剧中体现的也很明显:英气和温柔并存,完全能契合住角色坚韧顽强的性格,同时风格明显,丢在人群中足够醒目,能快速获得第一眼的魅力和好感度。

美的二阶段强于第一阶段的本质是,从掩盖缺点变成了利用缺点,从审视自己变为了认可自己,然后去创造属于自己的闪光点。

3.变美第三阶段:从追逐美变成挑战美

实话讲,这部剧里的几个女演员里,最让叔惊喜的是任素汐。

说她完全代表变美的第三阶段也许太过片面,但她体现出的态度也许可以为我们带来一些启发。

剧中,她饰演的南嘉和她一样,没那么漂亮,连亲妈都数落她“磕碜”。

36岁,别人称呼她时会加上个“总”,存款500w,这样的她却也会被放在婚恋市场上当作物品一样挑挑摘摘。

相亲的男人自己没有工作,没有本事,唯一有的是啤酒肚,但却敢疯狂地对她进行攻击、否定,这放在处于第一个阶段的人的身上,极具伤害力。

可正处于第三阶段的她,有支撑自己的底气和头脑,有自己的明确目标,无惧于评判和伤害,她有反抗和挑战的意志,也有抄起瓶子抡向对她指手画脚的相亲对象的能力。

她已经足够成熟,懂得最适合自己的是什么,在她的世界里,只有自己能定义自己,包括自己的美。

当度过为了变美而汲汲营营的阶段,能力优势+强大的自我支撑能力,为处于第三阶段的人带来皮囊以外的无限魅力。

成长三段论

叔渐渐发现,我们的成长三阶段,似乎与美的三阶段相辅相成。

与变美三段论相对应的,成长的三阶段分别是“依附——怀疑——权利”。

依附,依附的是别人的爱,依附的是物质傍身带来的底气和自信。

剧中,孙千饰演的许言为代表的成长过程第一段,会通过让男友给自己买两万的奢侈品包来证明他更爱自己。

在发现是假包的时候,对背后的爱也产生质疑。

她在乎别人有的自己也要有,在乎别人怎么说自己,比起自我验证成功,她更需要率先获得他人的任何和肯定。

但逐渐地她却发现,自己背真包,别人也会认为是假的。依附物品和他人,并不能带给自己带来价值。

她曾错误地认为,拼命装点能带给自己底气和尊重,能让自己融进那个看包看脸的圈子。

她就在这样的依附——摔倒风的过程中成长。

第二阶段,怀疑,怀疑的是自己坚持下去的决心和能力,怀疑的是还能不能在螺旋式的前进中爬起。

周雨彤饰演的乔夕辰,尝试着倚靠自己。

没背景,没关系,她却能在公司里做到业绩top,同一个产品方案,别人投机取巧搞抄袭玩不起没有实力(不是)她就去线下一家一家做调研,一周平均每天只睡4h。

她一抽屉的药,一宿宿的焦虑失眠。

可生活不是偶像剧,虽然尽了自己的一切可能去变好,也可能会在考核当天掉链子。

属于她的成长,是在这个时候擦掉眼泪再次爬起,是从怀疑到相信。

第三阶段的权利,不仅仅是获得权利,而是拥有支配自己人生的权利。

它就像变美三段论里的最后一段一样,是自己来定义自己,而不是让任何人定义自己。

任素汐饰演的南嘉,能把自己完全掌控。在经历了依附、怀疑之后,她说,真不能指望别人,因为感同身受这种东西,在这世上根本就不能存在。

她坚信,人要公平,你如何去评判别人,也请这样评判自己。这句话无论放在外貌还是放在生活中,都同样适用。

美和成长是双线并行的,但请谨记:

无论美和人生,都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定义自己,只有自己才能给予自己安全感。

在追逐美和成长的道路上,愿我们都能成为那个最后一个向生活低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