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惊艳网络、被拿作头像的仙女模特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时尚

那些年惊艳网络、被拿作头像的仙女模特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2021年09月26日 14:42:31
来源:InsDaily

最近的Met Gala 大家有关注吗?

小IN看到Karlie Kloss时着实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时间的强大”:

这是2008年春季大秀上的小kk,完全是下凡小仙女快乐逛街街的既视感——

这是2021年的KARLIE KLOSS,俨然王母娘娘投胎成了美国女强人,红裙如铠甲,谁挡谁祭天。

然后,一个突发奇想砸中小IN:

那些年刷屏网络、被拿作头像的仙女模特们,现在都怎么样了吗?

抱着这个念头,小IN去搜罗了几位知名仙模的近况,发现有人还在这个行业,有人退圈了,有人30多岁当起了半退休的富婆,有人回归普通生活重新找了份工作……

往事再提,像一场瑰丽的梦。

01 Esther Heesch

还在做模特

几年前的Valentino秀场上,一位红裙少女闲庭漫步的场景瞬间传遍网络。

多少人至今还在收藏夹里保存着这么一个镜头:“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

她叫Esther Heesch,因为令人难忘的美貌和音译之后相似的名字,有了“西施”这个昵称。

出生于金匠+医生家庭的她,6岁开始练芭蕾,7岁跟着弟弟去海边学冲浪,还会弹钢琴。

高冷的面相和通身优雅的气质,让16岁的Esther Heesch在跟妈妈逛鞋店时被星探一眼相中。

其他模特辛苦几年都不一定能换来和大牌合作的机会,“西施”开篇第一场就是Dior当年的高定时装大秀。

一炮而红的Esther Heesch开始大量拍杂志、做采访,隔年参加两大时装周,不仅走了99场秀,还成为了Valentino的开秀模特。

质、量双齐,“西施”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权威模特网站models.com评定的十大新人之一!

然而她秀场上的荣光只持续了4年。

2015年后Esther Heesch就没再走过秀。

但她那让人惊艳的硬照表现力,仍吸引着无数品牌、杂志邀请她拍大片。

直到今天,Esther Heesch 依然在模特一行兢兢业业地工作。

2020年之前,她还给CHANEL拍过广告,保持着与顶奢们的合作。

然而疫情开始到现在,她只接了4份工。

因此空闲时,“西施”就去一些小众的地方散散心。

那里有暖阳、和风,可能有大海、花田,唯独没有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不断闪烁的镜头。

人气和工作的缩减,并没有影响她对生活的热情。

能放松时肆意,有工作时尽力,如Esther Heesch 这样的仙模,在模特圈中并不少见。

02 Lauren De Graaf

仍做模特,沉迷美黑

荷兰模特Lauren De Graaf的出圈,源于在Marchesa和Valentino秀场上的惊鸿一瞥。

97年出生的她,外号“豆糕”“老润”“美润”,以清冷的气质出名,还因为“仙女仿妆”在近两年风靡某书。

身高180cm的“美润”,在少女时期没少被身边人建议去当模特。

她在18岁那年终于给经纪公司寄了照片,结果首场就登上了Prada的T台,还很快成了老佛爷的新宠。

“美润”在CHANEL秀场呆了6年,几乎成了常驻嘉宾。

整个2020年,她接了5场秀,有4场都是CHANEL。

从一开始的“会在T台上迷路的小糊涂”,到第三年甚至可以领闭的实力新生代,可圈可点的台步也让Lauren De Graaf一直活跃在时装周。

但现实生活中的“美润”和台上不同,并不仙气飘飘。

她喜欢跟漂亮小姐姐玩,沉迷美黑、日光浴,去年搬到了新的出租屋,一个人拿着滚轮刷完了全屋的油漆。

走在路上会突然停下来逗害羞草,也会在工作后留言:“今天累瘫了,但是谢谢所有人。”

灵动可爱的Lauren De Graaf,如今正努力成为一名“超模”。

03 Vlada Roslyakova

半退圈,斜杠“养老”

外号“V仙”的Vlada Roslyakova,当年凭这一张娃娃脸美得摄魂夺魄。

再加上傲娇有力的台步,直接创下了半年走秀78场、隔年又打破这个纪录走下91场的“铁人”史。

从15岁开始当模特,出道仅一年就被Burberry、Hermès、Dior捧到红得发紫。

品牌已经倒闭的Christian Lacroix宠V仙最深,给她领闭,连最后一次谢幕也是牵着她出场。

后来失去伯乐的Vlada Roslyakova也没有懈怠,一直像个劳模先锋一样工作。

如今的Vlada Roslyakova已经结婚啦,只是偶尔走走秀、跑跑活动,或者上节目教教新模特提升业务。

虽然已经处在半退圈的状态,但圈中依然有V仙的传说。

04 Frida Gustavsson

转行成演员

跟V仙还在上演技课,偶尔拍拍戏不同,28岁的“达达”Frida Gustavsson已经正式转行成了演员。

拥有一张精灵脸的她,当年凭颜值拉了无数网友入模特坑。(在座有因达达入坑的评论区见)

所谓仙女下凡,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1993年出生的达达,来自运动员之家,本来她也想当运动员。

但14岁那年,她伤了胯骨和手臂,只能放弃这条路,最后入了模特圈。

2009年,16岁的达达拿下了Valentino的领开,上半年更是走了62场,成为“秀霸”。

笔直大长腿走起一字步来有模有样,隔年达达便受封了十大新人之一,大牌代言拿到手软。

但巅峰早至,人气步步下滑,走了维密秀之后更加无力回天。

好在她从2015年开始就着手转行。

即使代价是牺牲颜值,身材变壮,达达也仍然踏踏实实地当着演员。

从瑞典小成本爱情电影,演到奇幻科幻片,2019年,达达也得到了在《猎魔人》里客串的机会。

也许再见面的时候,她已成为更好的自己。

05 Nastya Kusakina

自2019年之后就没有工作了

绰号“提子”的Nastya Kusakina,来自俄罗斯。

96年出生的她原本是陪同朋友去经纪公司面试,没想到自己成了模特。

16岁刚出道那年,提子就拿下了Jil Sander秋冬秀的开场资格。

凭借着出色的五官和天赐的身材,她也成为了2013年的新人王之一,刚好跟西施是同一届。

尽管提子的实力比西施更优秀一点,但她的花期更短。

从2019年开始,Nastya Kusakina就没有走过秀了,之后的INS上也再无模特动态,仅剩的几张日常照都只是在兜风逗猫,俨然普通人。

06 Josephine Van Delden

退圈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因为Armani Privé的2013年高定秀,德国模特“囧万德”成为了网友心目中“气质不输赫本”的“贵族高级脸”代表。

97年出生的她,15岁入模特圈。

尽管中途因为学业休息过一小段时间,但是一毕业就继续回来走秀拍片,也曾是2014年的十大新人之一。

她的最后一场秀,是2017年的CHANEL早秋系列,之后只接过一个杂志内页的拍摄工作。

因为她平时就是一个不怎么在INS上更新工作的女生,所以当时大家也没察觉。

直到看着她2018年结婚,接着又找了份新工作,粉丝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虽然现在她的INS评论区还能看到各种“等你回来”的粉丝留言,但如无意外囧万德应该是明确退圈,已经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在搜仙女模特的近况时,总能看到各种“仙模易糊”的言论。

但小IN并不认同这个说法。

又美又有实力的仙模不在少数,却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坚持到最后。

毕竟对于她们来说,这只是一份工作。有谁又能够肯定地说自己一定能坚持一辈子不换行呢?

与其对她人的去留评头论足,不如感激坚持者们仍在给我们带来美的享受,退圈者们与我们分享了自己最青春的时光。

图片来源/网络

撰文、编辑/ 木糸口

责任编辑/ 蜜糖、七七

关注我,每天更新海内外时尚有趣资讯,带你开眼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