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顶流被「禁」,这结果我不忍看
时尚

又一顶流被「禁」,这结果我不忍看

2021年09月25日 22:46:43
来源:她刊

昨天,一条消息刷了不少人的屏——

#迪迦奥特曼全网下架#。

很多人或许不知道——

今年是奥特曼系列诞生的55周年,也是《迪迦奥特曼》播出的第25年。

毫不夸张地说,奥特曼系列是一代人的回忆。

只是没想到,一代人的回忆,以这样的方式结局。

而原因,源于一次自查和举报。

自查和举报的结论,是奥特曼的日常打怪兽的情节,涉及持械殴打等暴力行为。

《迪迦奥特曼》不是这一次下架风波中唯一一部动画片。

下架原因也和《迪迦奥特曼》大同小异——

不少动画片不同程度存在暴力元素,还有不少涉及阴暗、惊悚、悬疑的镜头。

而这些,被不少家长举报说,会教坏小朋友!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她姐想起《迪迦奥塔曼》中的那段经典的对白:

—把梦想还给他

那个孩子的梦想属于他自己

—小孩子不需要梦想

在他们长大之前

他们只需要像个洋娃娃和玩具一样

受人摆布就可以了

—你把小孩子弄到哪里去了

—我把他们扔到梦想的坟墓去了

一些经典动画片被删除,带走了一个时代,也斩断了一代人的回忆和梦想。

“不就是删除一些动画片吗?”“有这么严重吗?”

说出这话的人或许意识不到——

那些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动画片,到底带给了我们什么,教会了我们什么。

在更晚之前,在更少之前。

她姐想带你去看看我们的童年回忆。

毕竟,童年里的那些动画片,已是如今再也达不到的国产动画片的鼎盛时代。

以前的动画片到底有多经典?

看当时小孩子的反应就知道了。

很难想象,在互联网还不发达的零几年,全国小学生有着统一的生物钟。

五点半,看《动画城》;

六点看《大风车》,鞠萍姐姐和咕噜咕噜在主题曲中亲切登场;

七点动画梦工厂。

这是我们一放学就跑回家的动力。

那些期待的动画片会在两个小时里悉数登场,每一部的片头一出,全国开启片头曲大合唱。

经典中的经典,必然是52集的西游记。

几个石球升起配上《猴哥》这首主题曲,才是最正宗的「西游味道」。

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五行大山压不住你,蹦出个孙行者。

眼睛瞪得像铜铃

射出闪电般的精明

耳朵竖得像天线

听的一切可疑的声音

这些经典片头曲,先串起了所有人家的乒乒乓乓,嬉笑欢闹。

再唤起了我们对这个世界的想象。

一部动画片一个梦想,是童年的基本操作。

看《黑猫警长》的时候想成为警察;

看《舒克贝塔》又对飞行员充满向往;

《围棋少年》还没播完,已经缠着爸妈给自己报了围棋少年班。

回归到生活中,动画片也填满了我们的想象。

看日本动漫长大的小孩希望拥有一个哆啦A梦,可以“给我一扇任意门”。

但看着动画版的《西游记》长大的小孩,从来都是梦想身边可以有个“猴哥”那样的人。

可萌可甜,又强大又温柔。

我们也从来不只是在看那些动画片里的主角。

那时,我们的眼里——

最好的叔叔,是《葫芦娃》里帮助爷爷逃出洞穴的穿山甲。

最好的妈妈,是《哪吒传奇》里的李夫人。

无论外界如何评价,在她眼里,哪吒就是最好的哪吒。

我时常在想,为什么我们总对这些角色念念不忘?

是因为小时候看了太多遍,刻在了心里?

还是因为过去太久,我们都对这些角色蒙上了一层童年的滤镜?

但越回忆越发现不是的。

我们爱这些动画片,一直都是因为这些动画片做得太好。

好到只看一遍也会真情实感。

以前的动画片,到底有多好看?

最直观的“好看”,在画面。

《舒克贝塔》里,随便暂停下来,每一帧就是一道风景。

《三个和尚》的衣服颜色,是光学三原色。

画面极度舒适,也完成了故事的另一层映照。

《小蝌蚪找妈妈》的灵感来源,是齐白石大师的画作。

精美的画面,高级的配色,致使国产动画一度成为各大美术学院审美必修课。

更绝的,还要数1988年的水墨动画——《山水情》。

水墨画的形式,讲古琴师徒的故事。

大川山河,壮美自然,古朴的悠然和快乐,都藏在古筝声里。

如果你懂乐理,甚至会发现里面每个指法都能一一对应。

如今后人提起,依然觉得这样的作品,是巅峰,更是绝唱。

原因有二。

一是,费力。

由于当时没有电脑技术的辅助,全凭手中的一支画笔。

一般来说,10分钟左右的动画,要画七千到一万张原画。

《铁扇公主》更是耗费画稿近两万张。

为了拍出的片子有生活气息,那些逼真的画面,几乎都是制作团队一点点实景勘查而来。

拍四川,就整个摄制组下四川。

拍《孔雀公主》,就全体人员去了云南。

为了还原《邋遢大王》中的老鼠洞的复杂和年代,创作者跑遍了河南的古墓,看壁画、看雕刻……

二是,费心。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有一个硬性规矩:

「不重复别人,不重复自己」。

因此为了力求每一个动作都惟妙惟肖,老一辈动画人在创作上呕心沥血、精益求精。

《大闹天宫》里,一个嘴型,老一辈人都要花上一个星期的时间。

为了画好孙悟空的动作,导演和几个原画师专门到京剧学馆里学怎么做舞棍子的动作。

学到最后,有些动作已经不亚于专业的京剧演员。

匠心之作,得到了巨大的回响。

国产动画立马拿奖拿到手软。

《三个小和尚》一举拿下了首届金鸡奖最佳美术片,以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银熊奖。

《铁扇公主》作为世界上第二部长篇动画电影,一经上映就场场爆满,影片在上海公映了一个半月,

在东亚、东南亚公映,也引起了轰动。

日本作家小松沢甫写道:抱着轻视的眼光去看中国第一部动画片的人们,会被惊得目瞪口呆。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日本,一个医生因为看到了《铁扇公主》,从此放下了手术刀,去画漫画。

他就是日本动画之父,手冢治虫。

《大闹天宫》一经面世,宫崎骏等日本名漫画家立马被圈粉。

但其实如今回想。

看着这些动画片长大的我们,其实才是受益最大的那群人。

那些匠心之作的背后,是老一辈创作人的责任感。

太多的道理,都从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里而来。

甚至于很多成年人的困局,在这些动画片也早已给了我们答案。

《舒克和贝塔》给我们留下的不仅仅是友谊的珍贵,还有勇敢面对生活的勇气。

舒克一出生就背上了小偷的罪名,贝塔则一直笼罩在小花猫「咪丽」的阴影里。

但他们没有沉溺于和流言蜚语做对抗。

而是主动去创造了新生活,创业开航空公司,有了自己的事业。

「我不是一个天生被人家瞧不起的异类,我的路自己走。」

《见证者系列访谈录》

小时候不懂,长大后再看这些动画片才发现——

原来,我们是被老一辈善良又强大的动画人,从小宠到大的。

我们的童年,曾被如此细致、认真地对待。

《迪迦奥特曼》虽然不是国产动画,但它的被删除,却也释放了一个信号——

彼时,是再也回不去的动画片的鼎盛时代。

国产动画没落是不争的事实,只是没落到了什么程度,很多人或许没有意识到。

如今在小朋友之间流行的看动画片方式,是解说动画片。即——“三分钟看完一部动画片”。

不怪现在的小朋友没有耐心。

她姐随手打开了一个经典IP《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受到了莫大的冲击。

技术进步了,人物从二维动画变成3D立体。

但故事却扁平了。

故事则从教育焦虑,延伸到人工智能,新玩意儿越来越多,但趣味却越来越少。

没有趣味还算不上“大罪”,有些动画,直接从根上腐烂。

《精灵梦叶罗丽》里,短短一集里,充斥着女性刻板印象、样貌羞辱、穷即原罪,以及最玛丽苏的霸道王子梦……

《精灵梦叶罗丽》

而这样一部集结了所有互联网负面,豆瓣只有3.3分的动画片。

没有被封杀,也没有被下架,甚至第9季也即将上演。

多么可笑啊。

今天我们一遍遍写文章,思考、讨论、呼吁、呐喊,试图给被框住的成年女性解绑。

给孩子看的动画片,却在源头给小女孩打造新的枷锁。

新一代的动画人不会画已经够魔幻了,但更魔幻的是动画之外的现实——

新一代的家长,不敢看。

或者说,看的方式变了。

毕竟,在如今的时代,鸡娃、内卷成了主流,家长对待孩子的态度变了。

看动画片的态度,也变了。

少了分敬畏,多了分苛责。

少了分欣赏,多了分审视。

不合心意的动画片,都被这一代家长从视线里清除。

《虹猫蓝兔七侠传》,被家长以「血腥、暴力」为由举报。

《菲梦少女》因为动画里的人物,「因为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穿得花里胡哨,还在舞台上换装」被举报。

被家长举报得多了,一些自上而下的自查自纠也开始了。

比如,开头我们提到的自查,就源于今年4月份,江苏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发的《动画领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安全消费调查报告》。

报告中指出,“21部动画片查出1465个问题”,问题从语言粗鄙、动作危险、手持器械......

血腥的场面,一定是坏的吗?

《黑猫警长》里的血腥场面,更多是一种警醒,提醒自己不要走上犯罪的道路。

《宝莲灯》里哪吒自刎片段,我们的反应不是模仿,而是会感到难过。

更进一步来说,清洗掉了这些所有的血腥,孩子的眼睛就不会被污染了吗?

未必。

经典神话故事《女娲补天》的评论区,飘过无数对女娲身材的评价。

《金币王国》里,风吹起女孩的裙子,有人开始猜女孩内裤的颜色。

淫者见淫,智者见智。

清扫动画片显然解决不了问题,但对动画片的清扫却注定会带来更多的问题。

当遍地都是毫无营养、毫无诚意的动画片时,我们能指望孩子们从中学到什么呢?

是对生命的想象?还是对生活的期待?

真空的动画片里滋养不出鲜活的灵魂。

利用举报、投诉毁掉一部经典作品这种事情,37年前就发生过了。

《黑猫警长》第五集的最后,实际上还有四个字:「请看下集」。

但第五集后,导演戴铁郎被叫到了人事处,因为一些「不够美,不够艺术」的打打杀杀画面,戴铁郎被退休了。

2010年,《黑猫警长》出了一个电影版本。有媒体找到了戴铁郎,和他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戴导演淡淡地说「这是一个好时代,好到让我常常遗憾,要是再年轻一点就好了。」

听到戴导这句话,再联想到大批的动画片被下架的现状,她姐忍不住唏嘘感慨。

近几年的国产动画,明显无颜面对这样真诚的前辈。

更无颜面对每一个需要好动画滋养,却被当成任人摆布的玩具的孩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