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成她这样,才能在禁欲和妩媚之间来回横跳
时尚

美成她这样,才能在禁欲和妩媚之间来回横跳

2021年09月27日 10:33:45
来源:新氧App

电影《梅艳芳》的定档,公布的海报让众人一梦回到从前。

大家不仅怀念着天后的美,也好奇着新人演绎有没有昔日美人之味。

梅艳芳具有肆意浪漫的美,让氧叔想到了王羲之的《兰亭序》。

这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的艺术品同梅艳芳的美一样,越过时光仍历久而弥新让人追忆回味。

今天氧叔带着书法中的行书系美人回归,继续和大家一起领略东方美学。

行书美人之美惊艳到不敢让人嫉妒

行书在楷书的基础上发展起源的,是介于楷书、草书之间的一种字体。因此它不像草书那样狂野,也不像楷书那样端正。

行草美人与行楷美人也都有各自不同之处。

在书写中,草法多于楷法的叫“行草”,其更加肆意,笔点画以露锋入纸的写法居多一般。

因此行草美人美的更加肆意,甚至具有一定的攻击性。

行草美人的美如米芾的《戏成诗帖》,周正中带有任性的美,更加肆意豪放。

在行书中,楷法多于草法的行书为“行楷”,因而行楷美人则在行云流水的美中,更加周正端庄。

如苏轼的《黄州寒食帖》般,更加方正大气,具有气度之美。

判断自己是不是行书系美人,外貌,形象与性情都是考量的因素。

行书美人的黄金三角适中,在人群中是偏小的,从底层美学逻辑上来说,面部在均匀中具有更加成熟,也更加美艳的面部特征。

行草美人面部中下庭均等造就面部的均匀和谐,单只有美还不够,而是在周正之美的基础上更加酣畅淋漓,具有艳丽的美感。

作为行草美人,肆意到潇洒,却又张弛有度。

这样美到惊艳也绝不让人厌恶的美人,一定是行草美人。

邱淑贞身着红衣的模样更加有行草美人的味道。

她的面部轮廓流畅,尖锐的下巴和上挑的眉毛昭示着她面容的精致与风情,圆润的杏核眼则让面部多了圆钝,中和面中过多的锐利。

晨起慵懒画眉,举手投足间并没有多余的修饰。

甚至画面中除了浓艳的红与乌发墨裙外,可以装饰的颜色都不曾有,但行草美人的美就这样淋漓地表现出来。

行草美人的美不需要修饰解释甚至是繁饰,她们即美本身。

李嘉欣也是这样浓艳的存在。

行草书法中,从起笔开始就是露锋之势,对美从不加掩饰,每一滴墨水都在挥毫中流淌。

因此,行草美人的美只一双明媚春水目,一启温柔胭脂唇,美就肆意而出。

这样的美若是夹杂过多繁饰,不仅不会锦上添花,反而会破坏整体的统一感。

犹如汗血千里马披上华丽但沉重的锦被,徒有繁华虚设,那种驰骋潇洒肆意的美却消失殆尽。

这样美的一张脸,美的让人说不出半句反驳之言。

便是说什么做什么,似乎都成了理所应当。

这也是她们面容中攻击力的所在,让人对这样的美毫无反驳之力,只愿拜倒在石榴裙下。

关之琳的美也是藏也藏不住的,是注定要肆意的魅力。

乌发雪肤,当时的报道说她像洋娃娃一样美,这样的美本身就具有不可抵抗之感。

由于五官量感大,面部带有一定的活力感。

因此由她饰演的角色向来洒脱率性,敢爱敢恨,让人羡慕又无法嫉妒。

由于周正的楷书起到作用,行楷美人的面部也是匀称的。

其数据在适中的基础上,在人群中偏纯真,奠定行楷美人面容的端庄的基础。

行楷在书写过程中,以勾、挑、牵丝来加强点与画的呼应,因此行楷美人的则是在端庄的基础上,更增加了多层次的美人感。

柔美中饱含柔媚,诱惑中透露端庄,具有矛盾对立中又统一美的,那便是行楷美人。

相较于行草美人,行楷美人的面中周正感更重,也更适合端庄的妆容与服装。

就像景甜的柔媚从来不需要过分的表现,她自带人间富贵花的感觉就是由自身而发。

如行楷一般,行楷美人的美是自然流淌出的,如涓涓细流,美的天然而又节制。

张嘉倪古装造型从来都惊艳众人,甚至会比主角更加抢眼,其原因之一就是她本身所带的端庄感。

这样的端庄感与古装的氛围恰好相扣,为其自身形成一种契合感。

行楷美人演出的古装剧从来以美人设定示人,但又让观众具有代入感。

正是这样端庄之中又从眉梢眼角透露出的魅惑,让其在古装美人中横行霸道,又得到满堂喝彩。

前不久美回来的吴倩,在面容上和张嘉倪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面部轮廓顺滑,鼻部小巧高挺,清纯的脸上明明是稳妥与持重。

但却总觉得在垂眼低眉之间流淌着的,是魅惑力的乍泄。

提到周正的美人,则不会少了刘亦菲这样的天赋型选手。

在端庄中有一个端字,刘亦菲的高级美感正是来源于此。

她如一直端着股子仙气般,让她整个人的气场都与他人完全不同。

这样的端也并非是端架子,而是使用端着的气让整个人都具有向上的态势。

似是不食烟火,却又因周正而具有凡人气。

行书美人的共通点是行云流水,美中具有畅快之感,但一个更加肆意,一个具有节制。

在行书美人中,行楷美人和行草美人又各自具有自己独特的美与个性色彩,其方法论也不尽相同。

行书美人的克制与肆意

行草美人与行楷美人的美不仅是不同的,甚至可以说具有两种对冲的美,是截然相反的。

行草美人可以具有一定的夸张性来表现畅意,而行楷美人则可以通过约束力来表现。

就像关之琳在美艳之下仍旧穿着热烈的红裙,将本身的美更加夸张,让其在记忆中更加深刻。

成为行草美人,一定要有艳,拥有第一眼的惊艳感,因此面部锐感占大多数,圆钝感作为万般娇媚中的点缀。

想成为行草美人也可以试着从性格入手。

行草美人的性格往往更加活泼明媚,爱笑,喜娇嗔,眼底透露出自信与傲气,让她们美的更加义正言辞。

造型也是向行草美人靠近的手法之一。

像前面说过的关之琳和邱淑贞,美艳之余还身着红裙一样,今天热搜上热度久久不落的梅艳芳敢穿,更说明了人们对这种肆意展现美的狂爱。

具有胆量展现自己心中之美,且并不在意他人眼光的人,本身具有强大的心理建设。

这样的自信是美的,由自信展现出的美,更是具有附加感的美。

于是时至今日人们仍旧怀念梅艳芳,不仅仅是怀念她外在的美,更是爱她从内心散发出的人格魅力。

因此也能看出,要成为行楷美人,则与行草美人恰恰相反。

行楷美人的面部具有与肆意相对的,克制的美。

在面部五官周正的基础上,精致中一定要有钝的元素。

轮廓或面部五官有一定的纯真无害感,锐感在大量的钝感中成为点缀。

性情具有收敛性的同时,行楷美人的美是具有抑制感的。

想要成为行楷美人,则可以人为的制造这种节制感。

譬如刘亦菲一直所有的气质,观众都认为是与生俱来,其实也是可以模仿。

比如通过面上的从容感,即便心中焦虑也并不表现出来,而是展现一种不急不躁的感觉。

这样的尝试需要长时间的锻炼,但却能很好的调节自身气场。

还可以运用日常的行为举止来锻炼自己的端庄感。

如同上面提到过端庄中的端字,虽然有时候会说一个人端架子是贬义,但将一股气端起来,可以使身体拥有向上延展的力,让自身仪态得到更好的展现。

烟火气重也无妨,富贵花如景甜,曾经无数人说她美则美矣,却不高级。

在她将自己肆意追风的欧式双眼皮,改为更加具有克制感的形状,具有制约性的美才得以体现,气质都有所改变。

如今身着华丽金色长裙,在端庄之下也可将俗感化解为真正高级感的贵气。

行书美人所分的两种类型,与其他书法式美人具有深刻的联系。

与行书美人相比,楷书系美人则是更端庄稳重的。

行楷美人与其相似,但楷书美人的娇媚感更弱,周正感更强。

同样在娇艳的颜色映衬下,楷书美人的端庄持重感依旧强大。

草书系美人则自有一股野性,比行书系美人美的更肆意畅快,更具有力量感。

行草美人的美在她的对比下都显出了娇弱感。

草书系美人美而自知并骄傲于美,持靓行凶是她们一贯的拿手好戏。

行书美人两面性的对冲感,可以为每个处于纠结自己现有状态,又不敢迈出那一步选择的人提供具有价值的参考。

氧叔写东方美学从来不是为了让大家对应着去看自己对应的颜,而是带大家更多的领悟东方美学的意蕴,并通过美学让个人内在本心有所升华。

任谁不想在人生中多几次尝试,美人之美从来如行书笔走龙蛇,要放肆抑或是克制,只由执笔之人来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