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殒命的西藏徒步线国道,高峰期能堵成北京3环
时尚

网红殒命的西藏徒步线国道,高峰期能堵成北京3环

2021年09月28日 22:44:12
来源:她刊

8月21日这一天,一朵格桑花,凋谢在了通往西藏的109国道边。

一个叫“河南美美”的22岁旅游网红,在直播中意外身故。

只留下冷冰冰的警方通报。

图源 网络

她是在徒步西藏时,拉徒步车行驶至109国道,车辆失控,导致被碾压身亡。

就是这辆曾出镜过无数次的徒步车。

粉色的外观,ins的风格,重达2,300斤的车重,竟由一个不足90斤的瘦弱女孩独自手推,徒步西藏?

美美的小车

网友怒赞的“诗与远方”,血淋淋的担着一条22岁的性命。

徒步,西藏,女网红。

3个关键词,在互联网世界里,已经滚烫得像拨弄神经的兴奋剂。

原本去西藏徒步,是一些人逃离现实、疗愈自己的路径,却意外成了流量密码。

魔幻得就像最近很火的韩剧《鱿鱼游戏》。

“每日人物”简明扼要地形容道:“徒步西藏的主播,荒野生存的楚门”。很精辟。

直到近日,才终于等来国家的定性和出手:

“全面封禁徒步直播”——“十徒九假”。

徒步直播究竟怎么了?

这是一场正发生在互联网上的真实版楚门的世界。

我们都正在围观“人命关天”。

现实版“楚门的世界”

我们都被美美骗了。

美美背后有高人。

这已经不是西藏旅游博主第一次出事。就在美美出事不久前,西藏冒险王的意外去世还在网上疑云密布。

而美美恰是西藏冒险王的粉丝,她对西藏冒险王的评价是一生未见,一世想念。

图源 网络

冒险王视频里的冰川和冰河,如此奇妙瑰丽,随之带来的流量更让探险西藏变得赤手可热。

屏幕后22岁的农村女孩美美,也动了心。她决定加入这一场诗与远方,徒步穿越可可西里无人区!

她立了个小目标——涨粉十万。

但没想到的是,冒险,也能饱和。

有人说最早时候徒步去西藏的主播,一趟至少能赚50万。

于是这条徒步线上,一时间人满为患。

镜头里都是壮丽公路,诗与远方。

镜头外是满脸不耐烦的主播,坐在团队的车里,后边牵引着所谓的“徒步手推车”。

西藏徒步线道路拥挤,高峰期能堵成北京3环。

图源 网络

随便搜索下西藏徒步,短视频平台上,能找到上千个同类账号。

穿西装打领带徒步西藏的,模仿“西游记西天取经”徒步西藏的,甚至走猫步徒步西藏......

他们无一例外是雪白的脸,白皙的手,像能自动免疫西藏的暴晒和风沙。

穿旗袍手推车徒步的网红

扮成《西游记》角色的徒步主播“唐僧”和“沙僧”正是一对女孩。

观众格外热衷美色和自然的碰撞,“唐僧”和“沙僧”就是徒步线上的风景。

裸露在风沙里的雪白大腿,配着精致眼妆,浓郁口。

一切都撩人的恰到好处,

一场直播就会打赏无数。

徒步内卷,主播们以奇特造型吸睛

像她们这样,打着“徒步”的幌子直播的美女不在少数。无一例外,简介里明晃晃写着:“诗,远方,理想。”

在人均心灵需要疗愈的当下,这样确实是通向流量的赚钱好出路。动辄就能吸粉百万,成大网红,一场直播点赞几十万。

一夜暴富,原来只需要去趟西藏。

于是美美信了。

出身小地方又身无分文的她,真的变卖家产买了徒步车,一个人手推着就来了西藏徒步。

她在网上写下了自己的愿望,埋藏在心底很久的愿望:

“一片大地,盖上喜欢的房子,种上粮食瓜果蔬菜,鸡鸭鹅奶牛,救助流浪狗,还有敬老院,单纯不违心,这是我的理想。”

但现实真的和理想差距过大:

青藏线,根本不适宜徒步。环境极其恶劣,没信号、凶猛的野生动物、高原反应等且先不提,光是晚上-40℃的低温,就够受的。

可可西里无人区就是标准的生命禁区,不欢迎普通人随意的冒犯。

图源 网络

青藏徙步线密集分布着这样两类人:

坐着私家车,有公司和专业团队包装的徒步大网红。

他们都有配套到位的金主来投资拍摄,十个徒步九个假。

图源 网络

还有和美美这样,信了徒步视频,独身一人就真的来闯无人区的“淘金者”。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青海格尔木当地警方在接受采访时说——

一个月最多能接到百余起求助电话,出车祸、晚上迷路、被野兽袭击……

人力物力有限,他们希望媒体能呼吁,不要再做这些危险又毫无意义的危险徒步直播了。

早在2020年9月4日,格尔木市公安局就曾发布一则《关于禁止从格尔木前往玉树州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开展旅游、探险、非法穿越等活动的通告》。

通告称,禁止一切社会团体或个人随意从格尔木前往玉树州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开展旅游、探险、非法穿越等活动。

图源 网络

可是再危险的高危示警,也抵不过前赴后继的西藏徒步直播的诱惑。

美美才22岁,小山村厂妹的眼界不足以让她想象到徒步直播屏幕另一端的真相。

她像镜头前的我们,只能看见无人区壮丽的风景,却看不清主播们徒步壮举背后的谎言。

《经济观察报》报道中,徒步主播们拴着流浪狗,艰难地推着几百斤重的手推车,眼神坚定地向前走。

我们被这些假象自我感动,他们表现越苦,我们越是憧憬这份原始野性。

图源 网络

但在摄像机照不到的地方,手推车前是开道的皮卡车,团队精心安排的房车就跟在其后。

图源 网络

然后徒步主播们容光焕发、脸上干净异常,大谈特谈诗与远方。

他们越“清高”、越理想化,网友的打赏越高,点开小黄车激情下单的动作越是冲动。

像极了抖音主播郭仙人口中嘲讽的那类人,完全无脑下单,被当成韭菜却以为在替理想买单。

好一场楚门的表演。

图源 网络

金钱的“刽子手”,收割了信徒的良知,又亲手扭断了追随者无知的脖颈。

十个徒步九个假,还有一个是祭品。

美美死在这个夏天的国道上。

粉色的车还印着“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一个年轻女孩最终没能到达她幸福的彼岸,西藏仍旧遥不可及。

徒步直播骗局已经开始用下一个牺牲品滋养门徒。

别在西北,侮辱信仰

在徒步直播被禁后,她姐在评论区看到这么一句话:

“我不恨这些主播圈钱,我只恨他们抹黑了真正的徒步者”。

“他们处境更艰难了”。

图源 知乎

徒步地点多半是在中国西南西北,博主里不乏打着环保旗号直播的人。

他们以朝圣,传承,和保护环境为名,深入祖国的无人区肆虐,留下遍地垃圾和对自然景观的践踏。却还口口声声说:

“为我打赏,为中国点赞”。

图源 网络

他们把旅游做成了一门生意,把信仰践踏的像一个巴掌。

却污名化了在中国的无人区边界线上,真的有这么一帮“徒步者”,正在数年如一日,灰头土脸,守着祖国最后一片沙海。

他们就是沙漠中的治沙人,守着西北风沙的最后一道人肉防线。

图源 网络

中国,曾是世界上水土流失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被诟病为污染大国,北方城市更是沙尘天气频发。

就在这几年,中国刚刚被美国航天局称为“绿色奇迹”:

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一个国家的植被增加量,占到了世界植被增加总量的25% 。

绿色之肺的修复上,中国交出了浓墨重彩的大国答复。

图源 网络

背后却是一群终年灰扑扑的人,举家驻扎在西北治沙,一去就是一生。

他们,是真正的西北徒步人。

图源 网络

比如“荒地之花”殷玉珍,19岁就随丈夫嫁到内蒙驻扎。一待就是30年。

她的日常是什么?无止境地种树,哪怕600棵树苗只能活10棵,哪怕买树苗会用光自己和丈夫打工赚来的所有钱。

因为不种,人根本活不下去。房子会被风沙吹倒、活埋。

她的脸上,慢慢褪去了原本的娇嫩。取而代之的,是粗糙开裂,一道道镶嵌着沙粒的血痕。

“宁可种树累死,也绝不向沙尘低头!”

图源 网络

治沙,治沙,何其艰难。

但她生生,用自己的双手,种出了一片绿洲。

她的世界里,从没有过放弃二字。

图源 网络

还有这么4个人——他们可能是全中国最孤独的人。

他们生活在中国四大无人区之一的新疆罗布泊。

这片“死亡之海”曾坐落着盛极一时的楼兰古城,断壁残垣但遗址孤独屹立,记载华夏辉煌过的动人文明。

目光所及之处皆为漫天黄沙、断壁残垣,没有都市生活的任何精彩。

但这里藏着四个追梦人。他们守护着楼兰文物保护站,陪伴他们的只有狗和鸡。

日复一日值守在孤独之境,修复着陨落的文明。

风沙翻卷,一片片绿意蔓延,一件件被毁坏的文物被修复。

我们的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正有人始终守着信仰,完成对这片土地的厚重约定。

他们不会对着镜头喊老铁666,也不需用特效假装伤痕:

他们早已在风沙中灰尘仆仆,一步一个脚印,丈量的都是家国的尺度。

图源 网络

他们还在西北“受苦”。

他们辛辛苦苦保护的遗址,修复的环境,才刚有起色,就迎来了蝗虫般的“徒步直播网红”。

他们践踏的不仅仅是祖国的河山,更是这些边境志愿者的心血。

图源 网络

替我们负重前行的英雄,无名无利,甚至无人鼓掌。

但供养出的肥壮的蝗虫,却能轻而易举毁掉我们共同的家园。

最后她姐还是想呼吁下网红届的良心。

法治国家,良知该是法律的最后一道防线。

前段时间的“马拉松失温致死”新闻尚历历在目,足以说明户外运动的风险与高危。

资本圈钱,仍如闻腐肉蜂至的苍蝇。

为炒作虚假直播,毫无底线。

总有些领域是高压线。

这一次出事的是徒步直播,下一次呢?

藏污纳垢的网红圈,无利不起早。

收起的狐狸尾巴,就不会现形了吗?

就像充斥在网络上的鸡汤和“暴富”:

不是辞职开房车旅行;

就是大哥教你成功学。

背后却是一模一样的营销段子,和千篇一律租来的场景。

图源 网络

我们为什么要呼吁互联网人的良心,呼吁对直播内容的监管?

因为价值观就像慢性毒药——永远不要寄希望于看手机的人的良知。

对方是人非鬼,一点扭曲的毒,可能就是他报复社会的源头。

我们的下一代中,可能会有孩子被擦边球直播引诱,成社会罪犯;

图源 网络

也会有孩子,时刻生活在被偷拍裙底,被性化凝视的肮脏环境里;

图源 网络

这样的事还少吗?

我们赌不起,不是吗!

就像《中国青年报》的评论一样:

“如果庞大的主播群体,依旧只会毫无底线的卖色消遣,靠编造谎言、抄袭鸡汤,来绑架民意民智,污染社会秩序,劣币驱组良币。

让年轻人以为当主播是人生理想。

那这个国家,只会有个‘唾沫星子里的未来’

图源 网络

一切虚假的人设,都会有崩溃的那天。

不当之利,朝贪夕偿。

下一个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