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骗子豪掷32亿的亚洲第一女首富,她的爱情看哭全网
时尚

为骗子豪掷32亿的亚洲第一女首富,她的爱情看哭全网

2021年09月28日 22:44:07
来源:她刊

说说近来少有人关注的一些新闻。

7月,曾在2013年被判入狱12年的香港风水师陈振聪,因表现良好提前出狱。

在走出监狱的那一刻,他心情爽朗地和家人拥抱,并和前来等候的媒体侃侃而谈,“坐牢好,可以沉淀”。

如今人们大多对陈振聪这个名字感到陌生,更少有人会知道——

这个看起来未把坐牢当一回事的男人,曾经创下15年间诈骗32亿元的“奇迹”。

诈骗的还不是什么小角色。

而是早在1997年,就以70亿美金的身价问鼎华人女首富的龚如心。

陈振聪的骗术并不高明,但却得以疯狂吞食龚如心的财产,这让旁观的看客一度笃信,二人之间必有超乎寻常的关系,才能让一代女强人甘愿为其倾囊。

但在时过境迁,骗子的伎俩终被揭穿后,她姐想把属于龚如心的真相,还原给大家看——

她不仅是引领了一个时代的女企业家,更是重情重义,坚守初心的“香港小甜甜”。

青梅竹马

1937年,龚如心在上海的一个普通家庭出生。

父亲为她取名“如心”,不求大富大贵,只希望她一生平安顺遂,随心所愿。

那是个纷乱的年代,人人忙于生计,像是在迷雾中看不见未来。

龚如心的父亲偏是在那样的环境中,结识了做石油生意的富商王廷歆。

身份悬殊的两个人,竟意外地在相识后碰撞出火花,成为至交好友。

年幼的龚如心,也在两家人的亲密相处中,认识了比自己大三岁的“青梅竹马”:王廷歆的儿子王德辉。

或许是命运的牵引,小男孩和小女孩,在相识后也如父辈一般,变得亲密无间。

只可惜时局动荡,为了躲避战乱,王家人在1947年搬到了香港生活。

那一年,只有10岁的龚如心还不能明白,这一场分别之后,二人的生活将会产生巨大的变革。

在空间的阻隔下,两个孩子虽不能再像往常一般常常见面,却仍会借助书信,传达彼此的思念之情。

龚如心曾以为,日子可以这样安稳下去,但接下来的一场灾祸,又将她的平静生活彻底撕碎。

1949年,“太平轮事件”发生,沉船事故导致近千名乘客罹难,龚如心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员。

龚家从此失去了顶梁柱,原本可以安逸度日的母亲,不得不开始卖力打工,将四个孩子抚养长大。

其间万般苦,皆被掩埋在时间里,无从言说。

成长中唯一的幸事,或许是龚如心始终没有和王德辉断掉书信往来。

他们从孩童长成少年,信中也渐渐多了情愫。

17岁那年,因病休学的龚如心,在信中向王德辉诉说了家里的状况。一心怜惜她的王德辉,当下决定把她接到香港一起生活。

在此之前,王德辉曾偷跑回上海,和龚如心短暂相见。

记忆里的小女孩,再见面时已变成亭亭玉立的少女,这让他那份深埋心底的爱恋开始野蛮生长。

那一天,他暗下决心,此生非龚如心不娶。

如今接了心爱的女孩回家,他也毫不掩饰地向父母宣布,要娶龚如心为妻。

奈何今时不同往日,本就普通的龚家,如今只能用贫瘠来形容。

始终在过着上层生活的王家夫妇,不愿让这样的儿媳进门,却又拗不过儿子,只好暂且答应下来,在龚如心18岁时,为他们二人举办了婚礼。

但二老此时的退让,并不代表对这段婚姻的认可。

彼时正当年少的龚如心,要在很多年后才能明白,这颗定时炸弹一旦引爆,将会狠狠击碎自己那颗诚挚的心。

商业帝国

虽然嫁入了豪门,龚如心却没有安心做自己的“阔太太”。

她在香港找到了工作,出任一家会计单位的秘书。

那时的香港人,日常生活中也常常说英文,龚如心只会简单的口语,根本无法搞清楚会计的专业术语,因此常被领导和同事责骂。

王德辉得知这样的境况,不忍心让她在外受委屈,便教她,如果再被骂,就把文件砸到他们的头上,潇洒说“拜拜”。

性格外放的龚如心,后来真如王德辉所说那般抛弃了这份工作,再次成为家里的“待业青年”。

王德辉了解她不甘于坐享其成的脾性,又不愿她再去外面辛苦打工,索性在和父母商讨后,迈出了一大步:

和龚如心一起自立门户,创办“华懋置业”公司。

创业的节奏点燃了龚如心的热情,她开始认真学习英语,打通公司发展的脉络。

那时恰逢1967年,香港时局动乱,有钱人纷纷抛售产业准备移民,房价一时暴跌。

王德辉和龚如心反而看准了这个时机,抄底购入地皮,进行房地产规划。

此时的华懋,将房产的目标客户定位在普通居民身上,建造小户型房间,并采用按揭的形式,让普通人都有机会买到一处居所。

在这样的规划下,人们对购房的兴致提升,纷纷将目光投到华懋的房产上来。

就这样,到七十年代香港经济回暖,华懋已经迅速发展成为行业内令人景仰的大公司,年收入超过7000万元。

成功来得令人欣喜,换做旁人,恐怕早已过上奢侈的生活来犒劳自己。

但王德辉和龚如心却始终没忘记,他们为之付出了多少心血与勇气。

因此,二人格外珍惜当下的生活,不愿意乱花一分钱。

平日里,夫妻俩只买便宜的打折服装,吃简单的盒饭,就连高管受邀来家里聚餐,也只能在豪华的太平山顶别墅里,吃一顿寡淡的咖喱牛肉。

家财万贯的两个人,在城市的金字塔顶端过着最简朴的生活。

或许在他们心里,自己始终是简简单单的人,无需因为公司的成功,就变得高人一等。

但两个人都忽略了,树大容易招风。

在他们安然度日时,一道道嗜血的目光,早已潜伏在了他们身边。

因为生活简朴,王德辉和龚如心自然也没想过,需要为自己雇佣保镖。

也正因此,1983年4月的一天,正准备如往常一般,驱车前往公司的夫妻俩,在路上遭遇了绑匪。

在被绑架途中,龚如心不忘顾及王德辉的安危,坚持和绑匪谈判,要对方放了丈夫,把自己带走。

不知出于何等考量,绑匪最终选择带走了王德辉,放龚如心回去筹钱。

绑匪索要的赎金高达1100万美金,放到现在也是天文数字。

一向节俭的龚如心,却在这时毫不犹豫地将钱打进了对方指定的账户。

最终王德辉平安归来,还协助警方抓住了绑匪。

事后,夫妻俩吸取教训请过一段时间保镖,又在习惯了风平浪静后,再次放弃了让保镖陪同出行。

但他们还是忽略了,先前那场过于容易的绑架,让原本低调的他们暴露了财力,也让更多心怀不轨的人产生了想法。

就这样,在1990年,在外打壁球归来的王德辉,再次遭遇了绑架。

这次绑匪开出的赎金,达到了6000万美元。

龚如心几经周折只筹到一半的钱,匆忙打进对方账户,又申请了警方介入,最终得到的,却是意想不到的噩耗。

绑匪落网并未耗费太多时间,但根据他们的交代,王德辉已经被沉入大海,死不见尸。

半生寻觅

35年恩爱夫妻,却因一场人祸阴阳两隔。

这让龚如心无法接受。

她一度陷入困顿,浑浑噩噩地生活,不知今夕是何夕。

再然后,她意识到,丈夫的尸体没有被找到,这一定意味着他还在人世,说不定哪天就会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

而她此刻应该做的,是守住二人辛苦创立的产业。

于是叱咤商场的女强人龚如心重新回归,卸下了贵妇的装扮,梳起俏皮的双马尾,笑起来温柔阳光,成为人们口中的“小甜甜”。

尽管外表可人,但她在公司的运营上却始终雷厉风行,积极跟进时代发展的进程,不断扩大规模。

在她的领导下,华懋集团的业务迅速扩张,从房地产到工贸、娱乐、酒店等一系列行业,皆有涉足。

公司的市值成倍增长,龚如心也用实际行动向所有人证明了,只要有她在,华懋就一定可以稳步发展下去。

此时人们皆为龚如心的成就欢呼,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工作之外,没有王德辉的日子是何等苦涩难言。

偏偏身边人,还要往她的伤口上撒盐。

王德辉失踪九年后,警方按规定宣布他身亡。龚如心尚且来不及消化这个消息,便先等来了一纸诉状。

公公婆婆拿出王德辉在1968年时写下的遗嘱,宣称其遗产应当归父亲所有。

而在龚如心手上的遗嘱,封面上却是王德辉情真意切写下的一句“one life one love”。

公婆为之大怒,斥责龚如心伪造遗书,因为在他们心里,自己的儿子“不会说这样肉麻的话”。

此时的龚如心只觉得难过。

相偕半生,她不仅没能被公婆接受,还要在这样的时刻对簿公堂,接受二老的责骂和诽谤。

努力守护这个家的她,究竟有什么错呢?

但悲痛仍旧是暂时的,比起争夺遗产,她更想做的,还是尽快找到丈夫。

为了寻得他的踪迹,她变得偏执又迷信。

她曾试图用两千万美元,让当年参与绑架的一个“马仔”提供线索,却又只得到一句“对不起”。

她听信神灵,频繁去往东南亚地区拜神求佛;又听信风水师的建议,花费100亿在香港建造“如心广场”。

两座大厦之间有走廊连接,象征他们夫妻二人相携相守。

也是在这期间,龚如心认识了既是商人,又是风水师的陈振聪。

龚如心寄希望于他,听从他的建议挖下十几个风水洞,豪掷32亿元。

但结果依然让人绝望,龚如心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丈夫的实质回应。

后来人们听闻这段过往,皆感叹陈振聪有手段,将富婆玩弄于股掌之间。

但或许只有龚如心自己清楚,她用时间和金钱换来的,不过是一份渺小的希望

有一点念想,总比相信阴阳两隔要容易一些,不是吗?

龚如心的生命,终结于2007年的4月3日。

在生命的尾声,好友已然察觉到,她的精神已不够稳定。

但直至此时,她还是嘱托身边人,要坚持寻找王德辉的下落,找到2015年。

因为到那时,他们的婚姻,便正式走到了金婚。

那是她能想到的,属于他们爱情的最美结局。

幼年时相遇,少年时相爱,龚如心和王德辉的婚姻,本应是世间一段美好姻缘。

偏偏造化弄人,害一人早逝,留另一人独自书写后半生。

幸而,龚如心足够温柔,又足够强大。

她愿意循着信念,去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

她撑起了公司的一片天,也让自己在人世间,坚韧勇敢地走完了这一遭。

在龚如心去世后,陈振聪曾伪造遗嘱,宣称自己和她相爱,要争夺她的遗产。

所幸,法律最终给出了公正的判决,陈振聪因伪造文书入狱。

而龚如心的遗产,则按照她真正的遗嘱,投入华懋基金会,为无数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

一世颠簸,龚如心从未对不起任何人。

在光鲜的“亚洲第一女富豪”身份,与世间讲不尽的流言蜚语之间,她早已活得比任何人都清醒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