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长相普通的女孩叫做普女,贩卖颜值焦虑?
时尚

把长相普通的女孩叫做普女,贩卖颜值焦虑?

2021年10月17日 15:44:01
来源:新氧App

稍微资深的网络冲浪选手,就算不知道啥是小号圈,但一定听说过雌竞雄竞、长短择、布男剪女、高pu低mv等词汇。

如果你没听说过这些词,恭喜你,也不要再去查了,没必要

有这么一个群体,和我等“凡夫俗子”有壁,很多正常女孩的行为在她们眼里可笑至极。

包括但不限于:传播畸形金钱观的捞女,贬低正常女孩行为;把长相普通的女孩叫做普女,贩卖颜值焦虑。

最近有个关于“老实上班当社畜的普通女孩为啥没有氛围感、纯欲易碎感、色气”的讨论,再次让人们注意到了小号圈的存在(上一次还是精灵耳),从小X书吵到X博,从女权女利撕到地域。

回到那个风很大的讨论,原文很长,简单概括一下,并不表示赞同。

中心思想①:氛围感是童子功、开窍早

家境优渥、拥有舒适高薪的工作、处处顺利的女生,不具备雌竞源动力;反观那些非常“会”的通常是童子功,可能原生家庭不太行、学习也不太好,从13-18岁和男性打交道、和女性开赛,不断积累经验和复盘,20出头当然能修炼出一身隐隐绰绰的荤腥欲。

中心思想②:氛围感是天赋、底子好

本来就漂亮的女孩从小就受到了很多关注,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所以更爱琢磨审美,而普通女孩不好好搞学业事业、去研究大美女氛围是一种无意义的内耗。

新晋恋综颜值天花板高文君

看起来颇有道理的言论,引来了各路人士的攻击,“我家境和工作很好,但我也很有氛围感”、“我家境不好但我不搞雌竞、向来自强自立”、“我们普通女孩不配贪图女性红利”...

不得不叹,鱼龙混杂的小号圈像藏在暗处的人间卧底、变美届的“黑市”和“暗网”

在这里,你能看到走在人类整形前沿的实操型do脸功课博;教你如何化妆穿衣打扮来升咖抬价的变美博。

还有一帮教你话术、教你怎么释放女性魅力的情感博...她们与时俱进,从教你怎么捞女路线转战大女主路线,本质上都是收割女性的“向往投射”,割韭菜的方式也从付费咨询变成带货。

氧叔作为一个直男,偶尔刷到某些情感博主对男性的描述,虽看不懂但大受震撼,只想说很多事没这么复杂、也没那么简单。

而那些所谓的说话、行为、甚至一些穿衣风格,也仅仅停留在“术”的层面。

术是方法,会因时因地因人因事而变,而氧叔今天要从“道”的层面,跟大家好好聊聊市面上各路八仙都想到达的彼岸、都想攀登的女性魅力之巅峰,说的到底是什么。

美学院的title是探究美的终极奥义,氧叔在这里用理论和学术依据告诉你:所有具有魅力的女性特质都可归于一点,自我分化程度高。

与同性自我分化能力,决定成人感和性张力

什么是“自我分化”?我们用具体的例子和结论带认识这个词。

“自我分化”分为两方面,一是与同性“自我分化”能力、二是与异性“自我分化”能力。

与同性“自我分化”能力,决定你是否具有“成人感”、“性张力”。

成人感和性张力的根源,是具备一定程度的“性期待”,保持与这个世界发生强链接的欲望。

厌世厌男风也美,但很难称其有性张力。

这就是为什么《大明宫词》里,小太平说自己变成真正女人的那一刻,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拥有了那种诱人的、被称做藕断丝连的甜蜜心情。

“我爱这座城市,因为他的存在。我望着窗外长安城的车水马龙,彻底将灵魂交与了它”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把性感等同于生命力的原因,继而追求外表方面的“毛发旺盛、色泽鲜润”。

女人的“性期待指数”确实与原生家庭有关,但不是什么家境殷实or贫寒、受教育水平高或低。

真正的关键在于“你与母亲的关系”,也就是与母亲“自我分化”的能力,为什么“妈宝女”不性感?

没错,就是前阵子争着抢着要当、听着萌萌哒、从小被富养的那个“妈宝女”

女性俄狄浦斯情节的核心在于:一个女孩如果想顺利成长,就必须离开母亲,放弃对母亲的固着,从而放弃对父亲的性期待,放弃为父亲生孩子的渴望,才能释放性期待,最终成为一名成熟的女性。

20岁之前被妈妈查手机翻日记严加看管防止早恋、25岁之后开始被三姑六婆催婚介绍相亲局,离不开母亲外婆大姑小姨妈,一直躲在家族女性阴影下的女孩,很难释放“成人感”。

与原生家庭分化到极致的女性,可参考《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萨宾娜,一生都在叛逆出逃,极致性张力的代言人。

对待每场感情,身在其中时无比投入,抽身而去时又无比决绝,从不贪恋归属,任是无情也动人。

在此注意,与母亲完成“自我分化”,说的是从共生关系中撤离,继而找到自我认同、独立探索外界,而不是说外在的疏离,外化的距离并不代表情感上的独立和成熟。

娘俩老死不相往来,张爱玲永远是个在感情里追求认同的小女孩

同时,妈妈的小棉袄、掌上明珠也不是妈宝女,而是女儿,特别是成为母亲之后,对母亲的理解与认同将会上升到一个较高的层次,因此双方能开始真正意义上建立成熟的亲密又独立的关系。

另一个与同性的分化,是与你的闺蜜们,性魅力十足的女人,很少成群结队搞女性小团体,她们更喜欢独来独往、肆意生长和变幻。

这两年流行的婊气,来龙去脉都在这儿呢

身处一个团体或想融入一个群体,会不自觉模仿对方的某些动作神态,长此以往,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有相似特征,也就是被“面孔模糊化”了。

除非颜值比其他人高出一大截,就算扎堆也亮眼。(cue一下小号圈升咖策略之一,用合照来证明自己和他人仙凡有别)

女团终极梦,个人solo

琳琅满目的一群女人确实会更吸睛,但就像礼仪小姐、空姐并排一站,看起来大差不差、一抓一大把,但却没有一个真的惊艳或令人深刻的,甚至会让猥琐之人有种翻牌子的观感。

不是攻击她们的职业,只是想举例子说明美女们站在一起的视觉效果

面目模糊还算好的,糟糕的是存在相互监督的情况。(防杠①,如果你有喜欢看你越来越美的朋友,祝贺你,且行且珍惜)

被周围女性的感受和目光所牵制,很难有女人味,也就是很难在男性眼中有性别红利。(防杠②,有性别红利未必就更好)

理想中的闺蜜姐妹团,现实中sarah和cattrall撕了20多年了,欢乐颂五美同理

除此之外,有些巩固同性关系的行为,比如讲八卦,是让异性下头的一大杀器。

津津乐道于他人生活,会被认为自己的生活没什么精彩情节,从而觉得这个人也没什么料,毕竟江湖流传的都是大美女跌宕起伏的绯闻和故事。

不结女性群体≠女性公敌,没有几个人能美到被所有同性抵制,通过同性对自己的嫉妒和恶意来展现自己有多美,可能是被迫害妄想。

况且现代女性关系也更加客观、理性和善意,“美”也更加被珍视和尊重,一个人如果被大部分同性讨厌,多半是自身做派问题。

说完与同性的自我分化,再说与异性“自我分化”。

与异性自我分化能力,决定神秘感和距离感

你敢想象吗,这世界上还有教你“如何吐纳娴熟、手势娇矜的smoke更有成熟神秘女人味”“如何吸引到你的张志明”...滑天下之大稽。

叔当然不会觉得🚬是坏女人,只是认为美不该被禁锢在某一元素、某种行为里。

何况对牙齿和皮肤都有负面影响

而所有¥499的情感圣经,都离不开“玄乎其玄神秘感、若即若离的距离感”。

她们会告诉你,他五分钟回微信你就三十分钟再回、他不找你你不要上赶着、高质女人绝逼不发长篇小作文、绝逼不发深夜网易云emo朋友圈。

某爆款剧传递的爱情制胜绝学

学娜比和鞠姐的妆发都算好的,她们把欧阳X娜自小经由家世和见识习得的为人处世之道,当成撩汉模板,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学会了你就是迷人的娜比。

她们还会把在感情中的分寸拿捏归功于谈恋爱早、卡的跟头多。真不敢想一个心智尚不成熟的16、7岁小女孩看到这种言论,感情观会受到啥影响。

获得两性关系中的神秘感、距离感、高价值感,压根不是玩欲擒故纵吊人胃口那一套,精髓仍在于自我分化的能力。

自我分化与身体意象和情感决断呈显著的正相关。

自我分化高,对身体意象(如外貌评价、体能评价、健康评价、和身体部位)的满意度高,外貌焦虑、颜值内卷无法影响她们。

对于美这件事,她们也不局限外貌和体重,在提升自身的体能、健康,预防疾病等方面都有着更积极的意识和行为,这才是真正的“高价值感”。

老娘52,但照样会把这条裙子穿得美翻

自我分化程度高,情感决断强,具有富有弹性的人际界限,比较不会过度卷入与重要他人的关系中,也不会过分疏离他人,在压力情境中也能够坚持自己的立场,这才是神秘感、距离感的内核。

雌竞王者的外表,言情小说式恋爱“话术”

女性魅力,更与什么雄竞雌竞没关系。自我分化能力强的人,向来具备独立做决策、给自己拿事的能力。

无论是从小研究谈恋爱还是苦读书,是研究怎么把校服裤腿改瘦,还是自己选文理规划学业路径,都是自我分化程度高的一种表现。

“20岁就能呈现出让人意乱情迷呼风唤雨的模样”,确实是女性魅力的一种;在职场上横刀立马如名将调兵,以妙计惊人目、以德行悦人心,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探寻、渴望长久品凝的女性。

所以现在卷到两手一起抓,“看那个美女,听说是个学霸”是更气势汹汹的评价。

亚洲小姐+港大本科哥大在读

小号圈、也可以说整个互联网的某些言论看似超前,但也仅是给你看了一种窗外的风景。它或许是你早期能搭乘的快车,但很难确保你的中后期也能立与不败之地。

这...驶向深渊的快车

而这些“启蒙人”之所以遍地开花,无非是人们迫切需要某些名为真理的捷径,无论是外表变美、还是整场人生。但知行永远差着十万八千里,打个激素可能从0变成1,但慢慢生长到100还要很远。

很多优质功课确实有启发意义,但仍需要你下功夫研究自己的条件

千家万术,唯道恒尔。你可以一头扎进这些野生导师的野路子里,不迷失的方法也有,跟吃东西要杂是一个道理,记得多补补严肃文学和科学理论。

这些不以取悦读者为最终目的,也不卖药不打广告不收费的“内容输出”,才是更具普世意义、更宏观视角的人间清醒。

只不过习惯了看人喝药自己在底下舔药渣的人,很难再潜心追踪自己的病情和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