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够美,或许是一种优势?
时尚

不够美,或许是一种优势?

2021年10月23日 16:06:14
来源:新氧App

“我很不喜欢艳丽的女人,我觉得女演员的性格比外型重要。有时候漂亮反而会让你觉得她层次不多”。

杜琪峰在采访中这样告诉记者。

他话是这样说,也的确这样做了。

早在1989年,他就让刚从台湾赴港打拼、“其貌不扬”的吴倩莲。在《天若有情》的选角里,淘汰了星光熠熠的关之琳。

为前者传奇的演艺人生,开了一个只有爽文小说里才有的头。

拥有梦幻班底的《天若有情》,不出所料地获得了好口碑和高票房,也让吴倩莲出道即爆红,从此开启了她被人津津乐道的男神集邮路。

从《天若有情》里的刘德华:

到《天若有情2》里的郭富城:

《新边缘人》里的张学友:

《都市情缘》、《半生缘》里的黎明:

再到《赌神2》、《花旗少林》里的周润发:

《夜半歌声》里的张国荣:

《沙滩仔与周师奶》、《三个夏天》中的梁朝伟:

《一千零一夜之梦中人》里的梁家辉:

以及《庙街故事》里的郑伊健:

当时最有商业号召力的男明星,几乎都跟她在电影里谈了一遍恋爱。

其实,跟这些男明星合作并不是多么特殊的事,毕竟他们要当男主角,那女主角就一定要有人来当。

“男神收割机”之所以会成为吴倩莲的一个重要标签,终究还是因为在人们的潜意识里,她的外形条件“本不该”如此吸引人、“本不能”与这么多顶级帅气的男明星演对手戏。

相反,我们绝不会说王林李关是“男神收割机”,因为在大家的潜意识里,这根本是多余去强调的事。

谁能不被她们吸引,才会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南韩的金敏喜被称为“男神收割机”,也是同样的道理。比她好看的大有人在,而她彪炳的前男友list显然超出了大家的预期。

直到有人用德国美学家格诺德·波默(Gernot Böhme)的“氛围美学”概念来解释,大家才终于明白了金敏喜的“诱人之处”。

让她、金高银、和Red Velvet的朴秀荣、春夏、舒淇等,这类在面容五官上的确没有超过普通人太多的女明星,成为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与真·美人们相提并论的存在。

那么吴倩莲呢?我们当然也可以用氛围美去描述她的魅力。比如“I don’t care anything”的气质,和直视镜头的笃定。

只是这些都还是有点“泛泛而谈”了。我们的确可以凭借它接近有关吴倩莲魅力的真相,但总还是觉得差那么一点意思。

想要更进一步解释吴倩莲的魅力之所在,我们需要引入另一位女演员,那就是郑秀文

与吴倩莲相似,郑秀文的外型气质,也得到了杜琪峰的欣赏。

从1999年在《孤男寡女》里与郑秀文展开合作开始,杜琪峰执导的电影截止目前共上映了34部,其中9部由郑秀文出演女主角,并且有4部是力压男主角的一番。

如果大家知道杜琪峰专攻男人戏、且扬言没有女人可以在他的电影里做主角的话,会更能明白他有多喜欢郑秀文。

从《孤男寡女》里的Kinki、《瘦身男女》里的Mini:

到《我左眼见到鬼》里的何丽珠:

《钟无艳》:

《百年好合》里的王凤:

《龙凤斗》里的盗太:

杜琪峰电影里郑秀文,始终保有一种从自我出发与世界艰难磨合的神经质。

她笨拙但并不愚蠢、有时候很精明但又完全不世故。

明明是一位努力生存的中年女性,却总有着初出茅庐、不谙世事的青葱气息。

再结合其他杜琪峰女郎(当过2次以上的女主角),如梁咏琪、张曼玉、蒙嘉慧、邵美琪,包括我们刚才说到的吴倩莲。

大家get到她们的共同之处了吗?

那就是,她们的女性气质里,都有一份直接明了的“少年感”。

神采干净、身形利落、眼神清亮,没有太多柔美的线条。

与刘雨昕、李斯丹妮、李宇春这类,单单看上去就像男生的女明星不同。

这类美人是能够展示很有女人味的一面的,但女人味对于她们来说更像是一件可随意穿脱的衣服,而不是像温碧霞那样的底色。

比起王林李关这类长在绝大多数异性审美点上的真·美人,和金敏喜、舒淇、倪妮这类总有几分撩拨气息的氛围美人。

她们看上去就像是没有经历过什么“两性调情启蒙”,或者经历了也并不在意。

所以我们有时候会觉得她们是美女,但有时候又不那么肯定。

因为在我们的审美文化里,“美女”这一评价,其实总是要跟“异性缘”扯上关系的。

所以我们不太会用美形容她们,更多的是用“魅力”。

那么她们的魅力点在哪呢?

当然就是那份没有夹杂太多男性凝视、社会凝视的,天然的女性气质。

她们接受自己的性别,但只是生理上地接受,并不太把文化意义上的女性化当真,比如“像个女孩子”、“你要温柔、体贴”等。

所以我们能看到,吴倩莲在《天若有情》拍摄前曾对如日中天刘德华说:

“你不是我的偶像(所以我们好好工作就行了,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也会在《饮食男女》里,对李安让女强人朱家倩穿高跟鞋的安排提出异议:

“低跟鞋也可以”。

在工作上就事论事不委屈自己、同时也兢兢业业,不会纠结于是否要为他人提供情绪价值。

相由心生,于是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不卑不亢、活泼自由。

郑秀文也是一样,“玉女人设”说不要就不要,“努力”才是她最喜欢的标签。

从长发飘飘的清纯淑女,到全香港第一个染全头金发的叛逆女孩,不过是一念之间。

至于张曼玉,关于她如何做自己,如何脱离主流“女孩叙事”、正确摆放各种人生际遇的位置,更是有很多可以说。

1991年时,写给前男友的数十封英文情书被曝光。

对此,张曼玉只是淡淡地告诉当时正与他合作《阮玲玉》的关锦鹏:

“真正错的是曝光情书的人,我堂堂正正谈恋爱,我怎么会有错”。

再到果断结束与法国导演奥利维尔·阿萨亚斯的四年婚姻:

“结婚是帮助我明白,我根本不需要婚姻”。

作为女演员的她,或温柔或泼辣、或妩媚或干练都可以。

但作为张曼玉的她,只会清醒而坚定地走自己想走的路。

与男性的浪漫关系、社会舆论或许会在某个时期影响她,但最终她只会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

“美不是一切,它很浪费人生”。

“我拍戏拍到第20部都还有人说我是花瓶,所以唱歌你们再给我二十几个机会吧”!

……………………

我本身就是女孩,干嘛还要像女孩一样。女神包袱、美女包袱,通通不存在。

会喜欢异性、也可以谈恋爱,甚至结婚生子。但这些都是她们人生旅途路上的风景,而非目的地。

可以预见,为自己一生大大小小的事负全责的她们,到了人生尽头,大概率会拥有维特根斯坦同款墓志铭:

“告诉他们,我这辈子过得很好”。

毕竟能够体会到完全属于自己的成功和失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种奢侈,对于总要被别人安排人生的女性来说更是这样。

我们对于这类“少年美人”的欣赏,根本上其实接近了对“活泼自由的人”的欣赏,而不再是对于女人的欣赏。

只不过略感遗憾的是。时至今日,为了简要概括这些特质、让大家一下就能get,我们还是要用到“少年”这个词。

因为“少女”一词,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已经被用坏了,夹杂了过多社会文化对女性审美的规训。

希望可以在未来、在对天然女性更加友好的语境里,我们能用更恰当的词,去概括吴倩莲、郑秀文、张曼玉们的美。

到了那个时候,独立自信、潇洒自由、对世界充满好奇、“不觉得谈恋爱有多重要”,大概也已经彻底回到了女性美的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