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哥哥”翻红,我看到了友情最好的模样
时尚

“大湾区哥哥”翻红,我看到了友情最好的模样

2021年10月25日 21:11:47
来源:她刊

这两天,朋友圈被一篇聊中考后消失的少年的文章刷屏。

文章里说,每年中考后,全国大约有40%的少年没去上高中,而是上了“中职”。

自此之后,我们便很少在生活上、媒体上看到这些人的生活,听到这些人的声音了。

他们去了哪里?

很多曾经的同学应该也不知道,因为中考后大家各奔东西。

再往后,如果走上了更主流的“成功之路”,大概率也不会再有机会跟初中被分流的同学联系。

即便,你们可能曾经在某天晚自习放学回家的路上,对着星星许愿说: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因此,有些人长大后突然发现——

原来每段人际关系都是“季节性”的,你没有办法让一个人永远地留在你的生活里。

在友情里,即便我们曾经那么亲密,不管那天凌晨两点彼此的交流有多深刻,终究因为时间和距离而渐行渐远。

“一个家属院长大的朋友,她留在了家乡,我成了北漂,想法一天天偏离,也愈发没了共同话题。”

“大学毕业时,和舍友分开时哭得稀里哗啦,可毕业五年后,我们变成了朋友圈互相点赞的关系。”

“和第一份工作的同事成了好朋友,每天聊天周末约饭,但换了工作后也渐渐没了交集。”

有人说,这是一种“失友症”。

“失友症”不是一种病,而是现在年轻人对友情这件事存在的一种感受。

简单来讲,就是指毕业或者进入人生的新阶段之后,一些朋友因为时间和距离的关系,慢慢就“失去了”。

我们也说不清哪个时刻开始和朋友渐行渐远了,但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失去这段友情”似乎已经成了定局。

最近她姐发现,“失友症”似乎已经成了很多年轻人普遍存在的感受。

可,朋友真的是阶段性的吗?

和朋友走到不同的阶段就注定要面临“失友症”吗?

今天不妨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人们提及“失友症”,就不自觉地陷入一种遗憾的情绪中。

但在她姐看来,“失友症”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是个伪命题。

哀嚎失去了友情本身,其实意味着,我们对友情的理解和想象都太过局限。

局限在时间里——最好是时刻在线;

也局限在空间里——最好就在身边。

但其实,有时候我们所以为的“失”,或许只是因为没机会聚在一起。

当聚在一起了你就会发现,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

《披荆斩棘的哥哥》里“大湾区哥哥”们的翻红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然跟节目中有不少回忆杀的画面有关。

陈小春、谢天华和林晓峰“古惑仔三人组”回归,一首《友情岁月》让人穿回到香港电影的最繁荣的年代。

但“翻红”并不仅仅因着回忆杀,回忆杀也有翻车的时候。

印象深刻的,是《王牌对王牌》曾经在主嘉宾之一是尚雯婕时,策划过一次06超女重聚。

《想唱就唱》的主题曲想起时,许多许久未见的面孔一一走了出来,许飞、厉娜、唐笑和韩真真。

尚雯婕也看起来颇为惊喜和意外。

但气氛不对味。

来者,是来声讨的,“我微博私信过你,你从来不回复”;嘉宾,怀旧没怀成,还“被迫”反省。

最后沈腾和贾玲站出来打了圆场,但现场气氛还是带着挡不住的尴尬和营业感,甚至后续还撕上了热搜。

你看,人还是那些人,但味儿早已不是那个味儿了。

但《披哥》里,“大湾区哥哥”彼此之间根本不存在这种情况,他们凑在一起,就透着一种熟悉的放松与自在。

几个人成立大湾区队后,梁汉文第一句话就是:“我们需不需要讲普通话?”

凑在一起搞事情,发言和讨论自带旁人融不进的结界,“先把人凑齐再慢慢做大,先把大湾区坐稳了”。

老搭档谢天华与欧阳靖碰面,不用旁人cue。

他们自己脑海里就会一秒蹦出来《潜行狙击》里的台词和场景。

最新一期里,梁汉文淘汰后,张智霖的一句话更是让她姐直接猛女飙泪:“大湾区是永恒的。”

他们之间的情谊,跟时间和距离无关。

看《向往的生活》她姐也常常会有相同的感受。

周迅和黄磊回忆起周迅叫“妞妞”这件事,都能拌嘴拌上几个回合。

一个说,你小名是不是叫妞妞。一个怼回去,是你叫我妞妞,没有别人。

孙红雷夜访蘑菇屋时,一些细节也足够戳人。

孙红雷本没时间来节目,但念及老友,硬是深夜赶了过来。

来了也不好好进门,而是小学生一般躲在门口搞偷袭。

黄磊被偷袭时本是一惊,但看清来人是孙红雷后,下一秒脸上就是藏也藏不住的真实的喜悦。

哪怕许久未见,他们也没有尬演的生分和客套。一个眼神、一句话,又或者一个拥抱,就能让人感同身受。

所以,有时候我们以为的“失友症”,其实在真正的朋友面前根本不成立。

真正的朋友,即便不常见面也很少联系,也足够确信。

确信和朋友在空间和时间上的“失”,并不是真正的失去。

只不过是因为,你我都处于不同的阶段。

和朋友进入不同的阶段,不就是“失去”吗?

是因为方向和目标的不同,逐渐成了一种“你没有办法让一个人永远留在你的生活里”的无可奈何。

但最近关注的几个博主却告诉我,这种“无可奈何”,并不意味着悲伤的结局。

它其实意味着你和朋友都在无法同行的时刻选择了放手,向前看。

比如,有“国风小喇叭”之称的博主@老八捌。

老八捌最初拍汉服是和小伙伴小萌一起的。

彼时两个人都是汉服的小白,汉服普及度也不是很高,身边的人都不能理解。

但她们因着喜欢,似乎就有着满腔的热情。

于是便几乎整天凑在一起,一遍遍做汉服、埋头苦练汉服服饰的造型和搭配。

有时候拍照结束后两个人筋疲力尽,但还是舍不得打车,只能一路骑着单车回家。

小萌在身后看着老八捌骑车的样子,满是感慨,于是偷偷拍下了这一个瞬间。

再后来,小萌选择了更安稳的生活,把汉服当作爱好;老八捌,则选择了更“不确定”的生活,她把汉服当作事业来经营——做汉服分享。

从2017年至今,不知不觉,老八捌已经做了四年多,那些过去的坚持,已经有了肉眼可见的成果:

老八捌做的汉服分享的视频,有一种不需要门槛和语言的、充盈着各种细节的工整之美。

一个宋代皇后妆,唇色、眉势、凤冠、表情,每一个细节都到位,还都有据可考。

她的爆款视频《240秒里解锁千年女性风尚》,不仅详尽地展示了10款国风造型,还融入了和妆容造型有关的女性社会地位的变迁史。

她还美出了自己的风格——

看《攻壳机动队》,她便将汉服与机械结合,采用明朝竖领交襟制式、唐中晚期风格妆发,做了一期充满蒸汽朋克风的视频。

两个昔日的好友聚在一起,不仅没有许久未联络的陌生和尴尬,反而是惊喜。

小萌惊喜原来自己的朋友真的在逐渐实现自己的目标,活在自己造的美好梦境里。

老八捌也惊喜,她惊喜能在这样一个场合看到旧日的好久。更惊喜原来两人从未疏远,而自己在朋友眼里,一直因为“认真”而格外好看。

整理收纳行业创始人@卞栎淳,也经历了这样一种关于别离的“无可奈何”——

卞栎淳曾是一名舞蹈老师。

但因为身体受伤,开办的舞蹈学校也因为经济压力停止,于是她和舞蹈的缘分不得不自此终结。

于是,她决定告别曾经在舞蹈团的闺蜜张小娴,也告别曾经最爱的舞台。

她一度因此而陷入抑郁,如今再回想起那段岁月,卞栎淳依然觉得:那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候。

但,好在卞栎淳选择了寻找光亮,选择向前看。

或许正是因为她迅速投入下一项事业,她很快迎来了一次机遇。

2010年,一次帮客户整理衣橱的机会,卞栎淳发现了中国整理收纳的蓝海。

卞栎淳第一个顾客,十几年来一件衣服都不扔,因此家里足足有300平的衣帽间、3万件衣服。

因为对她而言,我穿过哪件衣服去谈过什么事情,这件事在她的人生经历里给她留下了怎样的痕迹,都是很重要的。

在“断舍离”概念风行的这些年,整理收纳似乎和“断舍离”划上了等号。

受到这个客户的启发,卞栎淳发现不是所有东西和事情,都可以靠彻底切断它的存在来处理。

一味地为了追求表面的整洁而进行“断舍离”,可能会给生活带来更大的麻烦。

于是,她倡导了一个全新的理念——“留存道”,强调三思而后行,审视自己所拥有的东西以及自己和物品的关系。

自此,确立了“留存道”理念的卞栎淳便开始了10年的收纳整理之路。

这10年间,创建公司、管理团队、写书,培养了全国90%的整理收纳师、在全国300多个城市都可以承接上门收纳的服务……

卞栎淳一步步开拓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整个人的姿态也越来越舒展、好看。

如今再和张小娴碰面,她才看到了决心离开舞台,转身离开时,好友为自己定格了一个瞬间。

分别之后两人甚少联系,不是“失去”。

而是张小娴想让那些伤心的事从好友的生活中彻底剥离出去。

如今接纳了过去的自我的卞栎淳,回过头看那张照片,才发觉那时自己在朋友眼里,也散发着果敢的好看。

同样告别朋友走向人生下一阶段的,还有时尚生活类博主@阿菲同学很可爱。

阿菲之前的工作,是时尚品牌市场公关。

看似和时尚沾点关系,但其实她和每个打工人一样过着朝九晚七的社畜生活。

长久职场氛围压抑,让她越来越失去了生活的激情和动力。

于是她心一横,决定和曾经的合作伙伴告别,去做全职时尚博主。

很多人为此感到惊讶。

毕竟早期视频里,阿菲也看起来和“时尚”二字没有联系,身材不好又没有自信。

阿菲的不自信不难理解,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美女。

高中时期,因为戴眼镜+龅牙,阿菲一直很不自信,同学的恶意攻击更是一度让她陷入极其强烈的容貌焦虑中。

没有人想到阿菲能坚持下来,但关注了她微博的人会发现,一些改变在悄然发生。

她到处旅游,经常健身,还学习拳击。

学习拳击后,阿菲被自己的爆发力惊讶到,这才意识到或许一切都没有所谓的标准答案。

什么样的人适合做时尚博主没有标准答案。

只要她想做,即使世人都说她不适合,她依然可以取得一些成果。

以及,什么样的女性是美的,也没有标准答案。

她以往被大众的审美牵着走,觉得女性要是柔软的、瘦弱的,但练拳击之后的阿菲意识到——

自信的、勇敢的、有力量的女性,也一样好看。

而她的曾经的合作伙伴们也从没怀疑过这一点。

因为吃散伙饭时说出“以后再累再难都会坚持走下去”的阿菲,散发着初心的“好看”。

所以你看,对她们而言,和朋友的分别从来不是结局。

恰恰是因为有了曾经的朋友的存在、陪伴、支持和理解,她们才有了向前一步的勇气,才有了今天更好的自己。

发现了没?

“失友症”其实是一个伪命题。

真正的朋友之间,即便如今很少联系,也谈不上失去。

我们和朋友,只不过是在各自拼命向前奔跑的阶段,逐渐失去了很多确信的、抓得住的关于友情的连接。

这连接,可能是物理距离,也可能是一个共同话题。

但这不意味着,你失去了一个朋友。

因为,重新建立起连接就是找回一个朋友的契机。

这个“连接”,可能是一个朋友圈的点赞,又或者是一张照片。

然后你就会发现——

一个小小的举动,一张定格了某个时刻的照片,扯出了一段回忆,也重新恢复了一段关系。

时间从未让友谊褪色。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你在朋友的眼里总是那么好看。

甚至还,有时候我们都忘了曾经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但再次遇到朋友,还是会听到朋友那句真诚地夸赞:

你真好看。

这“好看”,不是因为姿色,也跟美颜无关。

在老八捌这里,好看没有标准,是自己定义标准。

在卞栎淳看来,好看不只是绽放,是要懂得如何让生命留存。

对阿菲而言,好看是要走自己的路,绝不回头。

好看,是拥抱自己,做想做的事,坚持自己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