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皆可NFT,奢侈品牌也卖起了“游戏皮肤”?
时尚

万物皆可NFT,奢侈品牌也卖起了“游戏皮肤”?

11月24日,柯林斯词典(Collins Dictionary)公布了2021年度词汇:NFT。

2021年被称为“NFT元年”,声音、图像、文字、游戏道具、艺术品、玩具纷纷以NFT形式掀起百万美元级别的金融风暴,圈内甚至流传这样一句话:"万物皆可NFT"。NFT到底是何方神圣?

01

什么是NFT?

NFT(Non-Fungible Token)被称为 非同质化通证 ,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资产,每个代币代表一个独一无二的数字资产。

理解非同质化,我们必须引入同质化这个概念,像大家比较熟悉的比特币,就是一种“同质化”币,所有比特币都有相同的属性和价格,可以进行互换交易,实体货币(比如人民币)同理。

而非同质化通证——NFT——最显著的属性就是 不可分割或替代、能追溯本源 ,也就说,任何一件物品成为了NFT,它便是独一无二的,所记录的内容可确保不被伪造和销毁,永远活在区块链上。

拥有NFT,意味着这玩意在世界上只属于你。这个所属权,便是NFT玩家最迷恋的地方。

围绕着NFT,还有一个新概念,元宇宙。10月28日,Facebook宣布改名Meta,更是让元宇宙(Metaverse)这词彻底火了。Metaverse首次出现于1992年斯蒂芬森科幻小说《雪崩》,小说将元宇宙描述为了一个电脑生成的虚拟空间,只要戴上配以三维效果和立体音响的特制“目镜”,用户就可以产生和真实世界相似的第一人称视角。这个概念在电影《头号玩家》得到了更直观的体现。

元宇宙是通信、服务、软件等虚拟资产的集合,是NFT实际落地应用的空间。可以说,元宇宙的基础是NFT。

02

NFT怎么火起来的?

或许有人还记得,前几年以太网上突然兴起玩一款叫做Cryptokitties的游戏,这个游戏基于区块链技术,玩家可以喂养、领养虚拟猫咪并进行交易,每只Cryptokitty都有独一无二的花纹模样,这便是NFT的雏形。

2017年“CryptoPunks”项目是NFT诞生的标志。CryptoPunks(加密朋克)实际上是一万枚像素点组成的头像,为算法自动随机生成,各部位、配饰元素、背景颜色等维度各不相同。其中9个加密庞克头像在今年5月纽约佳士得以1696万美元售出。

CryptoPunks的爆火引发类似概念蜂拥而至,其中在社交网络掀起最大狂欢的当属2021年5月份发布的“无聊猿猴游艇俱乐部Bored Ape Yacht Club (BAYC)”项目。BAYC的背景设定很有意思是: 每个投身于加密领域的猿猴,在十年后都已成为亿万富翁,财务自由后的生活变得无聊,于是成立了无聊猿游艇俱乐部,在小酒吧一起聚会、玩涂鸦、遛狗,过着无聊的「躺平」生活。

著名NFT艺术品收藏家J1mmy、Pranksy先后在推特发文,表示他们分别购买了100只、250只猿猴之后,各界名流开始争相购入BAYC,据b站up主@设计师Omega不完全统计,公开宣布持有BAYC的各界名人有吴建豪、陈柏霖、余文乐等。

BAYC开启发售12小时内,所有10000只猿猴销售一空,总收入800ETH,按当时ETH价格约合 220 万美元。这个行为,确实很符合财务自由猿猴的设定了。

NFT创造的现金神话不止这一项。2021年2月,SNS热榜大作:Nyan Cat彩虹猫被拍出了58万美元的高价。

2021年三月,佳士得拍卖的第一款NFT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以6900万美元成交。

社交媒体Twitter的创始人Jack Dorsey,以NFT形式,售出自己在2006年发出的平台首条推文,这条仅5个单词的帖子最终成交价为290万美元。

这也难怪财富杂志(Fortune)在今年6月曾评论称,NFT是2021年最热门的资产。

03

奢侈品牌做了什么抓住NFT这个风口?

时尚行业显然不会错过NFT这个显眼的风口。毕竟所有公司都明白,NFT所代表的虚拟经济已注定成为未来的大势所趋,而谁能早先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谁也就能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上风。

数码时装的开拓者The Fabricant 早于2019年5月拍卖的全球第一款采用区块链技术制作的数字高级定制服装 “Iridescence 彩虹连衣裙”,成交价为9500美元。

除了衣服之外,2020 年初由三个年轻人创立的虚拟时尚品牌RTFKT,便以“虚拟球鞋”这一硬核产品在时尚界迅速打响名号。

该品牌曾经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张埃隆·马斯克参加2018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的加工图片,显示马斯克「穿着」一双酷似特斯拉电动皮卡Cybertruck造型的鞋子,极具赛博朋克的气质吸引了不少粉丝询价,最终以15000美元的价格被售出,Elon Musk则成为第一个拥有虚拟球鞋的人。目前,该鞋款的最新售价已涨至53542美元。

RTFKT随后与18岁加密艺术家Fewocious合作推出三款NFT运动鞋,定价分别为3000、5000和10000美元,621双鞋在上架7分钟内就迅速售罄,RTFKT Studios和Fewocious净赚310万美元。

2020年初,该品牌RTFKT还以超过 12.5 万美元(约合 80 万人民币)的价格出售了一件数字夹克。

今年 4 月,《TIME》杂志將不同时期 3 期杂志的纯文字经典封面制成 NFT,最终以 44.3 万美元由一人买下。

Vogue Singapore在2021年9月推出了以“新起点”为主题的2张NFT封面。

通过二维码,读者可以进入全新的虚拟空间。Balmain的创意总监Olivier Rousteing还为Vogue Singapore设计了一款被称为“火焰裙”(Flame Dress)NFT礼服裙。

NFT“独一无二”且“可溯源”特性为奢侈品牌提供了极好的营销噱头,他们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比如走在特立独行前列的Balenciaga。Balenciaga联手游戏《堡垒之夜》推出游戏道具和联名服饰。

Balenciaga2021秋季系列发布,更是推出《Afterworld: The Age of Tomorrow》虚拟游戏,以游戏角色着穿的形式,在互动中三维展示服装。

前两天巴黎世家发布的2022春季系列广告大片,就是以虚拟时装秀的形式来呈现,

所以连刚刚改名的Meta都要问问Balenciaga虚拟世界的dresscode是什么。

2021年3月,Gucci与保加利亚时尚科技公司Wanna合作推出首款AR虚拟鞋NFT“Gucci Virtual 25”,售价11.99美元,堪称史上最低价Gucci。

8月份,Gucci宣布参加佳士得(Christie’s)NFT 数字艺术品线上拍卖项目Proof of Sovereignty。其将拍卖一部长约4分钟的电影短片,起拍价为2万美元。该短片灵感来源于该品牌新推出的Gucci Aria系列,由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和摄影师兼导演Floria Sigismondi合作完成。虽然此次拍卖所得将捐赠给慈善机构,但这个行为可以解读为Gucci正在试水NFT产业化。

2021年正值 Louis Vuitton 品牌同名创始人诞辰 200 周年纪念日,为此,Louis Vuitton 开启了「Louis 200」主题纪念庆祝项目,展现形式包括电子游戏、纪录片、小说、艺术品、橱窗装置。其中最先推出的便是手机游戏《Louis:The Game》以及 NFT 系列收藏品抽奖活动。玩家可以LV 经典玩偶前形象往巴黎、伦敦、北京、东京和纽约等地为灵感的场景,寻找 200 张可代表 Louis Vuitton 历史里程碑的明信片。在游戏完成之后,可以进入路易·威登提供的网站抽取 NFT。

11 月 23 日,在创意总监Matthew M. Williams 带领之下,Givenchy 将和墨西哥艺术家 Chito 合作推出全新 NFT 系列,“Chito x Givenchy NFT”系列拥有一系列卡通人物和符号,其中一些是动画的,其他则带有纪梵希的标志。该系列已经在 NFT 市场OpenSea上发布。

越来越多的奢侈品牌加码NFT,不菲的价格与非现实的存在,让人不禁疑问,这要不是智商税,买来干嘛?

04

"万物皆可NFT"

有钱人的狂欢,普通人沦为韭菜?

数字时代,虚拟时装的存在显然是为了在社交网络上展示。人类天生热衷于寻找新奇事物,并且分享出来以显示自己的独特人格。 众多名流的率先加码已然让NFT成为新的身份象征。

虚拟时装的存在能让人们每次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信息时都穿新衣服,在数字时尚商店 DressX上,消费者购买一件时尚单品时需要上传自己的照片,并最后收到自己穿着该单品的照片。创始人们接受采访时提到, 由于时尚现在的一部分目的是让拥有着能够在社交媒体上 “炫” 照片,因此他们的产品可以让消费者快速达成该目的,且不用实际购买这件时尚单品。这显然满足了Z时代年轻人推崇的可持续时尚理念。

然而,追求NFT却有着基本的门槛,许多人跟风进入NFT行业一探究竟时,很容易沦为韭菜。

当你想要把一件实际存在的物品,比如图片、视频、或者是程序NFT化去卖,首先需要创建NFT。这个过程实际上是将数字事物存放并永久记录在区块链上,被很形象称为:mint(铸造)。

而这个铸造过程,一般通过主流NFT平台Opensea完成,如果是第一次出售某类目的NFT,需要向平台缴纳 gas fee,这个费用是浮动的,且工作日的收费高于周六日,大概在几十到几百美金不等。而成交时,也需要交给平台手续费。

如果你只是图个新鲜想把自己的作品上架NFT平台,有人买还好说,如果石沉大海,你的手续费也就打水漂了。

像CryptoPunks、BAYC那样爆火的项目并不多,众多NFT图像中,谁也说不准哪一个会被炒起来,这个逻辑像是赌博。确实有大量用户通过低买高卖的操作赚了一笔,但谁也不知道风口会在什么时候突然消失。

NFT目前看来更像是新颖的财富象征。币圈大佬孙宇晨发朋友圈表示,他以1050万美元购买了人生中第一个NFT头像,可能这也是人类目前为止最贵的微信头像。

据《纽约时报》,推特上大量以Punks为头像的账号来自部分科技类初创企业高管,他们不仅热衷购买Punk,并以此为荣;很多“高知”,把Punks当做数字威望的终极象征,而新玩家和年轻人,则把这一新头像当做炫耀的资本;很多人抱着投资心理入局,认为这是去往未来元宇宙的门票。

炒起来的NFT,也已经吸引了诈骗犯的注意。据报道,一位名叫Stazie的NFT游戏创业者,因相信了代号“cryptopksbot”的骗子(cryptopksbot称向其转入Punks NFT即可获得高收益,以庆祝CryptoPunks上线4周年),将账户中的16枚Punks转给对方,造成了至少100万美元的损失。

目前来看,NFT的火热更像是有钱人的狂欢,而秉持着实用主义的普通人,则要更加警惕沦为韭菜的命运。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