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骂了这么多年,终于轮到她火了
时尚

被骂了这么多年,终于轮到她火了

今天,她姐想问看到这篇文章的女性一个问题:

类似这样的话,你听过多少次?

“谈男朋友了么?”

“男朋友做什么工作的?”

“都30了还挑,再挑三拣四就把自己剩下了”

“女人做事没魄力”

“女人不行的”

“她吃不了这种苦”

“你一女的,不该稳定点么?”

“谁知道她的钱是怎么来的?”

“女强人啊,怪不得嫁不出去”

这些声音太过常见,但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

这些声音都是同一套话术——

他们总是在“关心”你的婚姻。

似乎「结婚与否」是女性身上唯一值得关注的点。

他们总是在质疑你的勇气。

很多女性还没开始跑步,就已经被拽下起跑线。

他们总是在打压你的能力。

仿佛女性生来就该低人一等,她要是不肯低头,那她就算不得什么“女人”。

同样的目的——

他在告诉你,你的勇气不足、你的能力不够,你的梦想不值一提。

那么你便不必以事业为重,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

但,她姐想知道:

当女性选择忽视这些毫无根据的、毫无来由的、充满质疑的、只为打压的「屁话」,结果会怎样?

于是,2021年底,她刊发起了一场针对关于职业女性的活动,有数百位不同年龄、不同岗位的职场女性参与其中。

并给出了我一个不同以往的、全新的答案——

「重塑我姓名」

原来,当她选择忽视,那些声音就全都失去了威力。

但听完她们的故事,我也深知这一切并非轻而易举。

她要先识别、挣扎、挣脱……然后鼓起勇气喊出那句:

“去你的吧!”

才能「重塑我姓名」。

身在职场的女性,都能意识到那些不对劲的时刻。

毕竟,那些“困境”,太明晃晃了。

24岁职场新人@安安是位大客户销售。

入职第一周,她便得到了直属男领导的通知——周五带她去见个大客户。

她本以为这是领导对自己的器重,但还没来及高兴,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领导说:“小姑娘颜值高,门面好看,生意好谈嘛。”

玩笑话?安安笑不出来。

果然,到了饭局上,一切如安安所料。

客户主动和她搭了话,但搭话的内容大多与工作无关——

“小安,多大了?”

“小安,谈朋友了么?”

“小安,你酒量怎么样啊?”

……

回到家安安大哭了一场。

她说:“我感觉我不是去吃饭的,我才是那饭桌上的「下酒菜」。”

@阿歆之前是某互联网大厂的项目主管。

同龄人都结婚的结婚,生子的生子,只有她选择了拼事业,但她从没后悔过自己的决定。

直到33岁生日前一周,她收到了来自HR的辞退通知——

“你很优秀,但公司现阶段比较困难,要控制成本。”

再次回到就业市场,211硕士+5年大厂经验,却无数次卡在了初筛的「年龄要求」上。

即便有机会面试,也逃不过来自面试官的「连环发问」:

“结婚了么?”

“有孩子么?”

“和老公住在一起么?”

阿歆很无奈也很不解:为什么?

30岁,是男性事业腾飞的起点,却是女性被职场边缘的开端。

不被信赖,是女性在职场上的隐痛,而这对已婚已育的女性来说更是常态。

36岁已婚已育的@Alice,最近计划重返职场。

只是,面试了半年,她才拿到了一份还算理想的offer。

薪资相比她上一份工作降了40%。

钱虽然少了,但在工作上,Alice不敢出一点纰漏。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不想被扣上「一孕傻三年」的帽子,不想让人看不起。

被当做花瓶、被嫌弃年龄大、被怀疑工作能力……

话术千差万别,但目的只有一个:让她知难而退。

她一旦认命了,这一套就奏效了。

但她姐想起「FIRST青年电影展」上那个努力推销自己和姐妹的中年女演员海清。

她不甘心一直在各种「妈妈」的角色里打转。

于是,不顾其他女演员的反对和“尴尬”,站在台上直白地推销自己:

“我们没有傍大款、没有靠父母,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从小走到大……

但市场和题材的局限,常常让我们远离优秀的作品,甚至从创意之处,就把我们隔离在外……

我们希望有机会和优秀的导演合作,希望大家给我们更多机会……”

那一套话术又来了:“真不嫌尴尬啊。”

但海清不为所动,她就是要为自己热爱的演艺事业争取机会。

嘲她的人估计没想到,海清真的等来了机会。

一个好消息是——

前几天,海清主演的电影《隐入尘烟》入围了第72届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那一套话术,并不是永远都会奏效。

职场上的女性,已经不再会被这一套轻易击垮了。

她们已经开始开始挣扎、挣脱、反抗……

她们早已迫不及待喊出那句憋了太久的:

去你的吧!

#去你的吧,别妄想把我踢出职场

海清不是个例。

数百位不同年龄、不同岗位的职场女性都在证明:

原来,当职场女性选择反抗,真的会迎来一个全新的局面。

你会突然发现——

所有“这行你们女的干不了”的话,都是偏见。

比如,电影摄影师。

电影摄影师邓璐,人称「穿斯坦尼康的女王」。

穿戴着七八十斤斯塔尼康,在片场飞奔,完全不在话下。

但在成为「穿斯坦尼康的女王」之前,邓璐一度被这行挡在门外。

她等不来机会。

递交简历后常常当晚就被刷了下来,原因:

你是一个女生。

得不到信任。

成了摄影助理后,一次她在片场顺线,跟机员突然打断了她:“放下,这不是你娘们动的东西。”

邓璐咬着牙“开玩笑”道:“你就当我是个二百五,你教教我,我就会了。”

甚至,不被赋予期待。

多年后,邓璐成为了真正的摄影师,同行依然冷嘲热讽:你做这一行图什么?

“我想做摄影师,我想有一天拿金马奖。”

“你不切实际,那玩意儿和你有什么关系?”

但你猜怎么着?

如今她有很多很多的工作机会。

《相亲相爱》《大象席地而坐》《后来的我们》《大约在冬季》……

也得到了很多很多的信任。

入行多年的邓璐,早已合作过无数知名导演和演员。

陈凯歌提起邓璐时说:“邓璐,你穿个铁马甲,但你像个女诗人。”

离她梦想的金马奖,也并非遥不可及。

她参与拍摄的《大象席地而坐》,获得了第55届金马奖最佳剧情长片。

再比如,搞科研。

最近读到的一个粉碎“女性不适合搞科研”这句偏见的故事,来自法医邓亚军。

她是中国第一代DNA鉴定师,也是现任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所长。

最初听闻她报了法医专业后,同学哈哈大笑:

我们把你和尸体关进一个屋子里

等我们再开门的时候地上两具尸体

本科毕业后,老师想让她继续读研究生,她拒绝了。

老师质疑道:

就你们瘦瘦弱弱的

你以后如果真的到一线当法医

你能干动多少年?

但她真的去了一线,初到警局,所有人都很诧异:女法医?

那个年头,女性从警的少,女法医更少。

整个刑警队,包括邓亚军在内一共只有三个女性。

所有人都不相信她能做好这份工作。

但邓亚军的每一步都在粉碎那些质疑的声音。

她胆大。

经常凌晨一两点出警,曾在连环杀手的藏尸地里挖过尸。

曾在尸横遍野的灾难现场取过千具人骨。

也心细。

一个疑似强奸的现场,她凭借死者的胸部一眼判定:她怀孕了。

现场的男老师不信,摁了摁死者子宫说:不可能。

结果回来一解剖,真的从死者肚子里取出了一个小小的胎儿。

在灾难现场取人骨的时候,是2004年。

这一年,印尼突发海啸,罹难人数超过23万人,是全球伤亡最惨重的灾难之一。

这一年,也是她已辞掉法医工作,去北京读博士的第二年。

海啸发生后第四天,外交部一通电话,邓亚军和四名同事一起被派到了泰国南部灾情最严重的攀牙。

那里存放着数千具高度腐败的遇难者的尸体,急需进行身份识别。

而她和同事识别了2000多份骨骼样本,相当于帮2000多个人找到了家人。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骨骼属于疑难样本。

当时各个国家的识别准确率为50%左右,而邓亚军团队的准确率,高达84.7%。

后来有关救援的一档纪录片在央视播出,邓亚军的名字后面写了这么几个字:

代表中国。

后来采访,有主持人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你代表中国,也代表了中国的DNA鉴定水平。”

邓亚军坚定地说:“是的,我代表着中国。”

像邓亚军这样代表中国的女性,还有很多。

比如女咖啡师杜嘉宁。

她曾代表中国拿到了「WBC世界咖啡冲煮大赛」冠军。

这是中国人在手冲咖啡界获得的最高荣誉。

世界综合格斗冠军熊竞楠。

前段时间,熊竞楠在一次比赛中完胜日本选手三浦彩佳,守住了中国唯一一条金腰带。

这是她第六次卫冕世界冠军。

当女性开始打破偏见,打破外界给她定的框架和天花板,当她甩开膀子,决心大干一场。

结果已经不仅仅是“我可以做到”。

而是——

“去你的吧!”

#去你的吧,别试图决定我的方向

当职场女性选择反抗,夺回的不仅仅是职场。

还有“解释权”。

以往,职场女性被各种话术踢出职场、被各种偏见框定方向。

当女性不在场,那关于她一切,便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似乎一切的解释权,都不在她的手里。

最常见的又难以察觉的,是对女性之间情谊的污名。

各种影视剧里,女性的关系总是离不开尔虞我诈。

魔幻的是,电视剧里时时在污名女性之间的情谊,但女性之间的互助,其实从未停止。

我可以举出太多大大小小的例子。

把@雨田 拉出人生的泥沼的,是她的直系女领导。

那时她刚考研失败回到老家。

家人劝她知足,“女孩子学历没必要那么高”,并给她安排了一个“安稳”的文职工作。

但身体安稳下来了,心还在躁动。

“我每天都会哭,每天都要吃抗抑郁的药,一度感觉我的人生已经看到尽头了……”

所有人都无法理解她,所有的一切都很糟糕。

唯一朝她伸出手的,是她的直系女领导——一个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姐姐。

她陪雨田一起加班、赶稿,给雨田买零食夜宵。

看雨田状态不好,就争取假期让她调整情绪……

“后来,她发现了我无法适应这里,就鼓励我再试一次。当时她其实正在经历婚姻的背叛,她还是努力先把我拉出泥沼……”

现在雨田成功考上了政法大学的研究生。

她说:如果不是遇到他,我不确定,自己现在是不是还在那里浪费生命。

她还说:原来,女性可以拯救女性。

让杀夫案的当事人徐秋云重获自由的,是两位女律师。

2019年,徐秋云在一次丈夫的惨烈殴打后反击,意外致其死亡。

两位女性律师——龙亭伊律师和刘书屏律师,因为一次偶然接下了这个案子。

徐秋云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她和丈夫是一个组合家庭。

“因为修房子、儿子结婚,家里欠了一些债。为了还债,这些年她一直在打工。”

“她丈夫是建筑工人,但是爱打牌、爱喝酒,经常是干几天歇十几天,没钱了就找徐秋云拿,不给他就闹。”

案件审理的半年里,她们去看守所会见了徐秋云无数次,每次都是徐秋云在里面哭,她们在外面哭。

她们决定帮助这个“没想杀人,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女人。

最终,两位年轻女律师坚持为她做「无罪辩护」,并写下了这份读来让人震动的辩护词:

“迄今为止,可以说徐某某的人生是非常悲惨的。为家庭付出一切,却长期遭受致命的家庭暴力……为了保全全家,徐某某都选择了忍耐。”

“辩护人恳请,二审法院能够适用正当防卫制度,改判徐某某无罪,给徐某某一条自由之路,给正当防卫制度一条光明之路……”

二审,这份辩词说服了法院改判,徐秋云被认定为防卫过当,被改判缓刑。

徐秋云,收获了自由。

对了,那启发生在韩国的震惊世人的「N号房事件」,也是无数女性在其中奔走。

曝出事件的,是化名”追踪”和“火花”的两名韩国女大学生。

案件调查过程中,韩国女律师会共111名女律师站了出来,宣布为那些在受害女性提供法律援助。

还有我们熟悉的女高校长张桂梅。

这个65岁的老人,奔走一生,以一己之力改写了2000多个山区贫困女孩命运。

你看,当女性奔走在职场。

她们不仅打破了偏见,戳破那些关于职场女性的谎言,还拥有了“定义权”和“解释权”。

定义和解释她们的存在、选择、成就……以及情谊。

当职场女性开始掌握她们的定义权和解释权。

那所有来自外界的偏见和污名袭来,都只会得到同一个答案:

去你的吧!

#去你的吧,我要自己书写结局

重塑「我」姓名

回到开头。

当职场女性选择忽视这些毫无根据的、毫无来由的、充满质疑的、只为打压的「屁话」。

结果已经呼之欲出了——

那些声音全都失去了效力,她不必再去回应那些质疑。

那迎来的,将是一个全新的局面:

她的选择,不由他们左右。

她的成就,也跟他们无关。

她的一切,由她一手书写。

即便最后她没能成为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者,她也重塑了自己的一切,包括姓名。

玛丽·奥利弗在《上游》中写了这么一段话:

一开始,我太年轻,对自己太陌生,自我几乎不存在。

我不得不走进世界,看见它,倾听它,回应它。

之后我猜完全了解,我是谁,我是什么,我想成为什么。

这不是个体的感受,这是更普遍的、群体性的症结和困境,身在其中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曾感受到过这种困惑和无力。

而作为职场女性,则更是会或多或少有这种挥之不去的“无力感”“捆绑感”……

这种更集体氛围的东西,将身在其中的你我紧紧笼罩,因而我们只能在其中打转、辗转、自我怀疑,直至放弃。

而这也是她姐为什么做这次关于职场女性的活动。

前段时间,她姐拍了一支视频。

演员周海媚、演员菅纫姿、摄影师邓璐、DNA鉴定师邓亚军、女咖啡师杜嘉宁、女拳击手熊静楠……有12位来自不同行业的优秀职业女性、以及从上千份征集中选出的353多张普通女性面孔参与其中。

她们不再任由那些条条框框摆布,也不再回应那些“为什么”。

而是选择,「重塑我姓名」

「重塑」,是她姐一直很喜欢的一个词。

它意味着打破,意味着改写,意味着重新定义。

意味着打破那些不由你意志而来的所有东西。

这当然是很难的,也并非一蹴而就的。

但参与这次活动的数百位职场女性让我意识到,这并非无法实现。

一直有人在做「重塑我姓名」的事,且她们做到了。

这样的一群勇敢的、坚定的职场女性,应该被看见。

不只是为了她们,是为了更多的「我们」。

1896年,世界上的第一位女导演爱丽丝·盖拍摄了她的第一部作品;

1963年,世界上第一位女宇航员瓦莲金娜·捷列什科娃进入了太空。

是的,当有人站出来讲述一个从未被讲述过的故事。

当有人站在从未被点亮的聚光灯前。

那结果可以预见——

无数人追随光束而来,然后成为更多人的光。

希望我们早日「重塑我姓名」。

更希望早日看到全新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