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一条红裙称霸时尚圈60年!全世界最懂女人的男人,退圈了
时尚

靠一条红裙称霸时尚圈60年!全世界最懂女人的男人,退圈了

一夜之间,男人的名字掀翻时尚界。

他叫Valentino Garavani,华伦天奴

一听此名,很多人和居里一样,都会想起那些“红毯名场面”。

内娱有杨幂、唐嫣的仙女礼服。

欧美有Gaga、小贝新媳妇的惊艳粉裙。

颜色扎眼、体量庞大,一条裙子能霸一条车道,无疑是女明星炸场之宝。

可这皆出自现任设计师皮尔保罗·皮乔利之手,而非创始人华伦天奴

今年5月,是华伦天奴90岁大寿,网友翻出老爷子曾经的“神作”,除了惊叹,就是惋惜——

“全世界最懂女人的男人,已经退休了......”

他的剪裁,是流动的诗意

一针一线为韵脚,吟诵出女性躯干曼妙之美

他的细节,乃精巧之盛宴

一颦一笑皆风月,吹拂出黄金时代沤珠槿艳

一抹纯白,能裁出香雾空蒙月转廊。

几件刺绣,据传贵重得可以买下一间意大利银行。

更不用说华伦天奴的红

红得在潘通色卡中画地为王,红得在时尚史上昂首加冕

难怪杰奎琳会在二婚前仰天高呼:

“华伦天奴,辉煌百载!”

75岁那年,有记者问了华伦天奴一个很玄的问题:

你怎样定义美?

“美,与生俱来。”

他耸耸肩,凡尔赛道:“在我的骨子里,我爱美,这不是我的错。”

华伦天奴的一生,就是为美而生。

1932年5月11日,他出生在意大利,这孩子,有点怪。

华伦天奴老妈的话:“天天做些乱七八糟的梦。”

别的男孩梦的是飞檐走壁超人迪迦,他梦的是美女明星红唇轻纱。

贾宝玉都说一句内行。

到了13岁,他姐带他看了一部电影,直接炸裂了男孩的三观。

这部片子叫《齐格菲尔德女孩》

片中,“wifi之母”海蒂拉玛星垂鬓发,月映粉腮,别说男的了,女的都顶不住。

小男孩虎躯一震:“我发誓,我要给美女做裙子!

15岁,他飞到米兰,读时装素描,18岁他辗转巴黎,学高级定制。

Balmain、Dior、巴黎世家,那几年,他几乎跑遍所有大师的工作室当学徒,一身本事没处使。

终于,他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位顾客杰奎琳·德·理贝斯爵士夫人。

这位杰奎琳可比开头那位牛逼多了。

贵族永远的天鹅、巴黎最后一位女王、设计师的终极梦想......听起来跟游戏大Boss似的。

可这位姐不是帮衬,是为了薅羊毛,当时她急需画一批草稿,华伦天奴的老板就说:

“咱这新来个穷实习生,给你用用?”

一用吓一跳,杰奎琳到处安利:“这小伙要掀起一场大革命咯!”

果然,1959年,华伦天奴就开了自己的店。

27岁,人帅活好,店美裙靓,连当时拍《埃及艳后》的伊丽莎白·泰勒都跑来买衫。

可刚乐呵不到一年,出事了。

他倒闭了。

设计上华伦天奴的确一骑绝尘,但生意上却一窍不通,亏得妈都不认得。

万念皆灰时,个男人成了他的光。

1960年6月30日,华伦天奴此生难忘。

那天他认识了一位叫杰卡罗·吉米迪的22岁少年。

1年后,少年毅然退学,和他创建了Valentino公司,并扶持他整整50年,直到退休。

这是后话。

那时起,杰米罗负责商业,华伦天奴专攻设计。

一个时装皇朝,气吞山河而来。

都说华伦天奴的女性,有一种睥睨世人的贵气

她不必谄媚,无需示好,脚尖一踏,富商公子都要暗暗收腹,正襟危坐。

她云淡风轻,踏星而来,眼角一扫,莺莺燕燕都要退避三舍,屏息凝气。

华伦天奴,是属于女主的战袍

尤其是他的

少年时,华伦天奴曾流连巴塞罗那剧场,一个女人跌落心间,凝作一颗朱砂痣。

“那夜,剧场从布景到插花,处处深红,女主穿一身红色天鹅绒礼服,孤燃、火热、独一无二,完美无瑕。”

朱砂痣成了燎原火。

华伦天奴红,是第一夫人的红,是东宫正印的红。

红得如暗火涌动,像要把黑夜烫出一个洞。

华伦天奴红,是戴安娜王妃的红,是国色天香的红。

最简单的挂脖款式,却有最惊艳的视觉张力。

华伦天奴说,这抹红是献给女性的火。

你的性感不必躲躲藏藏,你的明艳无需孤芳自赏,你如火升腾,如花怒放。

俗世的眼光,不过是你裙摆的灰烬。

华伦天奴也火了,80年代营业额足足翻了40倍,所向披靡。

Vogue前女魔头不吝盛赞:“他要燃烧时尚界,他的秀场是社交奇观。”

所言非虚。

当年穿华伦天奴的人,不一定是最有钱的人,但绝对是最有影响力的人。

都知道奥黛丽·赫本偏爱纪梵希,但鲜有人知道她也是华伦天奴的挚友。

在去世前2年的晚会上,她依然身穿华伦天奴定制的黑色长裙,美若拜伦的诗。

有人问华伦天奴成功之道,他轻描淡写,却一字千钧——

“我懂女人。”

“女人想要的,是美。”

为了美,他固执了50年

搭档杰米罗吐槽,好几年前他们花重金买了一部顶级缝纫机,可抵100个女工。

但全年都在吃灰,因为他家根本就不用机械,全凭手工打造。

小到珠片,大到制版,都是巴黎最资深的裁缝女团戴着老花镜赶制。

这不是衣衫,而是手工艺品

杰米罗还吐槽,别家都做市场调查,看看什么最好卖就做什么。

华伦天奴不一样,他做梦梦到一条白色裙子,早上起床就要把它做出来。

年轻人劝他搞点特立独行新花样,被他怼上天:

“我要做的是女性真正能穿的衣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干嘛?”

故人们评价,华伦天奴造的不再是衣服。

是给女人的一个梦。

但梦,总有醒的一天......

90年代末期,小品牌抢占市场,大公司蚕食鲸吞,华伦天奴皇朝陷落。

你一个设计师,怎么跟资本家斗?

1998年,Valentino以3亿美元被卖。

签约那天,66岁的华伦天奴哭成了泪人,像个嫁女的老头子。

自己亲手创立,养了36年的亲闺女,就这样成了别人的媳妇。

好在,这个“婆家”还算识相。

华伦天奴依然是品牌的设计师,他仍旧创作出惊艳世界的作品。

那抹属于他的红,终究已是残阳。

2007年,是他出道45周年,公司花了20w欧元,打造出一个有300件神作的展览。

全城轰动,人山人海。

75岁的华伦天奴拉着74岁的好友老佛爷,像孩子一样跑进大厅:

“我带你看个好东西”。

只见霓裳满墙,岁月留痕,终不似少年游

老佛爷难得说了一句重话:“你要是敢退休,我不会原谅你!”

那天,T台上鲜花着锦,观众席烈火烹油。

华伦天奴一如昨日,穿最精致的西装、梳最挺括的发型,单手插兜,轻轻一挥手。

转身时,早已泣不成声。

那夜,烟火将罗马斗兽场的上空耀如白昼。

何为盛景?这就是。

时装男魔头安德烈在后台大喊:

“先生,你的事业,从这晚开始!”

然而——

2个月后,华伦天奴宣布退休。

第二天,一位35岁的设计师坐上了女装设计师的皇座。

从此,华伦天奴再无华伦天奴。

固守山河45年,他终究敌不过资本和时间

在纪录片《华伦天奴·末代帝王》中,老爷子直言:

为了美,我坚持了半个世纪,我受不了年轻人指手画脚,也忍不了流量张牙舞爪。

那就不如做一次盛大的落幕,在最美的时刻告别。

这是一位大师,最后的体面。

影片最后,年轻的记者问了他一个重复过无数次的问题:

世人都说你是无可替代的,你怎么看?

老先生闭着眼笑笑,只说了句:

“在我之后,将是滚滚洪流。”

愿此刻于洪流的你我,闭上眼,能记得这个固执了一辈子的90岁老人

和他那抹,不灭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