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高定已死”还是蓄力新生?Z世代的新高级定制
时尚

观察|“高定已死”还是蓄力新生?Z世代的新高级定制

前段时间,蔡徐坤的一组生日写真让“高定”再次成为时尚圈的焦点话题:他在这套写真中上身的服装,来自Elie Saab上个月刚刚发布的首个男装高级定制系列。

左:蔡徐坤

右:Elie Saab走秀图

Elie Saab是黎巴嫩设计师艾莉·萨博(Elie Saab)的同名高级定制品牌,碧昂丝(Beyoncé)、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巩俐、章子怡等都曾穿上它征战红毯。当成衣不断抢占高定市场,这个以“仙女裙”著称的品牌也不得不开始涉足男装高定领域。

Angelina Jolie in Elie Saab

章子怡 in Elie Saab

巩俐 in Elie Saab

左滑查看更多

一提到高级定制,脑海中就会浮现造价高昂、耗时很久、全世界只有不到0.001%的人才能穿得起的模糊概念,比成衣高级,又不像成衣那样更新频繁,可想再具体一点描述却又说不上来。

高级定制(Haute Couture)最初源自19世纪末的法国,是服装设计的最高级别,也是时装的终极梦想。高定系列其实也是某品牌的一个系列设计,但比起大批量生产的成衣,制作周期长、做工繁复、用料讲究的高级定制是设计师们施展才华与想象力的天堂,也是全世界仅此一件的作品。

Valentino Fall 2022 Couture

从诞生之初起,高级定制就是精致时尚的代表。1858年,英国设计师查尔斯·沃斯(Charles Frederick Worth)在巴黎开设店铺,他的设计和定制模式受到了以拿破仑三世的妻子欧仁妮皇后为代表的巴黎上流社会的喜爱,也将定制时装正式带向市场。

虽然高定常常被我们挂在嘴边,但并不是品牌随便设计出一套服装就能冠上高定的名号。法国高级定制和时尚联合会(Fédération de la Haute Couture et de la Mode)是唯一认定和评估品牌是否具有高级定制资格的组织,想要成为其中的一员,必须要达到以下三个标准。

除此之外,品牌所属地也会影响加入法国高级定制和时尚联合会的会员种类。

也就是说,除了法国高级定制和时尚联合会仅有的41家会员品牌之外,其他品牌都没有资格推出高级定制系列。复杂的认定流程、独一无二的设计制作、顶级消费力的客户,让作为时装设计“顶流”的高级定制每一次发布新品都万众瞩目。高级定制品牌名为了维系自己的身份,除了固定消费高定的客户之外,基本只借衣给国际一线的艺人,咖位不够的统统被拒之门外。

Rihanna身穿Guo Pei高级定制红毯图

Blake Lively身穿Versace定制款亮相Met Gala

高级定制并不是只有女装。传统男装市场的定制主要集中在西装造型中,但年轻男性更加追求个性与新鲜感的着装,“华尔街精英”式的西服显然并没有那么讨喜,品牌们的高定秀场也不会满足于“西装”这一个类目。

Elie Saab此次推出的男装高定系列共8套设计,除了西装外还包括斗篷大衣,在延续女装系列奢华精致的同时廓形更加张扬。

左滑查看

Elie Saab Fall 2022 Couture

正如Elie Saab的设计师艾莉·萨博所说,一场男性时尚的革命已经开启,被贴上“直男”标签的男性对穿搭已经有了全新的想法,“摆脱传统服装约束”“让衣着为自己代言”的诉求越来越多。

而在无性别风潮之下,传统女装高定系列也可以由男性来演绎。Fendi 2021春夏高级定制系列秀场,Kim Jones别出心裁地邀请了男模演绎其中的三个造型,用时装语言表达了性别气质并非相互对立、男女魅力可以流动模糊的观点。

Fendi Spring 2021 Couture

Balenciaga 2022秋冬高级定制系列秀场则沿用了近年来反复呈现的赛博朋克式“全黑”造型,人的面孔和身体被黑色面罩与橡胶模糊为简单的轮廓,让人难以区分模特的性别。

Balenciaga Fall 2022 Couture

现任创意总监Demna Gvasalia延续了Cristobal Balenciaga对高定款式中面料的注重,试图改写传统高级定制的奢华礼服风:包裹着模特身体的黑色橡胶是目前科技水平下研发出来的顶级极限运动用料;司空见惯的T恤由含铝的新型织物面料制成,袖子、衣襟都可以自由卷曲、任意造型;牛仔裤、紧身背心、运动帽衫这类几乎只能在成衣系列中看到的款式也成为高定舞台上的焦点之一。

左滑查看

Balenciaga Fall 2022 Couture

Valentino近年来也开始在高级定制系列中加入男装款式,在2022春夏高级定制系列中同样可以看到T恤、运动裤等的身影。基础款的加入不仅是为了打破高级定制的款式固化,同时也是老牌时装屋拥抱千禧一代的投射。

左滑查看

Valentino Spring 2022 Couture

为了吸引年轻人,高定品牌也尝试过与时尚圈另一端的快时尚品牌联名,Giambattista Valli就曾和H&M联合发布平价版高定,带来昙花一现的追逐热潮。

Giambattista Valli × H&M合作系列

贝恩公司(Bain&Company)曾预测,到2025年千禧一代的消费能力将占全球奢侈品市场的45%,而高定的稀缺与独特恰巧与他们追求个性的态度相契合,如何持续吸引年轻人的目光,高定品牌们还在继续探索。

尽管高定品牌们为了顺应现代时尚的发展正在转变,但想要在成衣时代谋生,高级定制品牌们必须找到一条“曲线救国”的路。

作为明星红毯的常客,英国高级定制品牌Ralph & Russo于2021年宣布破产重组,受众单一、使用场合局限等让高定与众不同的因素反而成为它难以继续运营的劣势。

Ralph & Russo过往高级定制系列

受疫情影响的自然不止Ralph & Russo,与之并称为“红毯战袍”的Elie Saab于今年推出首个男装高定系列,部分原因也是为了在疫情局势下提高盈利能力;由中国艺人蔡徐坤首穿,同样是Elie Saab对开拓中国市场的看好。

而Balenciaga更是在巴黎乔治五世大道为高级定制开设了专属精品店,颠覆了传统高级定制行业只面向传说中的几百人的“规则”,试图将高级定制从单一消费群体中解放出来,以获取更多的客源与关注。

Balenciaga高级定制精品店

在这个“唯快不破”的消费时代,讲究慢工出细活的高级定制也需要适应时装规则的变化、打破传统边界。自2002年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先生宣布退休后,“高定已死”的声音从未停止,但如果一直停留在过往的极致奢华风中,高级定制也是陷入了另一种意义上的举步不前。

Saint Laurent Spring 2002 Couture

在今年的春夏高级定制秀场上,除了上文提及的Balenciaga之外,还有很多品牌进行了新的探索:Fendi从历史中汲取灵感,将自己的高定领域扩展到珠宝首饰系列;Iris Van Herpen结合3D打印与激光切割等科技,呈现了一组想象中的未来时装。无论是拓宽高定服装的形式,还是让高定年轻化,都是为了重新激发人们对高级定制的兴趣。

Fendi Fall 2022 Couture

高级珠宝系列

左滑查看

Iris Van Herpen Fall 2022 Couture

当部分老牌时装屋为了生存放弃高定、专注于成衣设计时,坚持高级定制有意义吗?高级定制存在的本身其实就是一种对美学与服装意义的探讨。Givenchy 2018秋冬高级定制系列秀场上,Clare Waight Keller大量致敬了Hubert de Givenchy的经典设计,虽然高定独占鳌头的时代已经成了过去式,高级定制依旧是美的载体,具有跨越时间的力量。

左:Hubert de Givenchy经典设计

右:Givenchy Fall 2018 Couture

Chanel Fall 2022 Couture

左:Balenciaga 1967

右:Balenciaga Fall 2022 Couture

当“销量为王”成为大环境下评判成功的标杆时,我们依然可以相信高级定制带给时装设计的并不只是昙花一现的惊艳,更是在潮流之外的“独立思考”,它们依然在用工艺与匠心浓缩设计语言,证明美不止一种形态。

令人期待的是,显然高级时装界也同样在积极寻找平衡慢设计与快商业的办法。如果你细心地在社交网站搜索,会发现法国高定时尚联合会已经入驻微博,在巴黎时装周和巴黎高定时装周期间天天更新,介绍人们或许还不够熟知的高级定制品牌们。

当人们厌倦了“万物皆可帽T”的时尚与街头风潮,也对品牌们讲故事的营销套路感到无聊后,高级定制依旧保留着展现服装多面性与想象力的可能。

而新一季的高定时装周秀场上男性服饰与中性服饰的增多,实质上也是高级定制寻找平衡快速商业社会与慢工美学的途径。“高定已死”的论调更像是与时尚设计的过往告别,如果依旧停留在一味造旧梦、拒绝任何改变的时代,也忽视整体环境的变化,那才是高级定制真正消亡的时刻。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