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网球运动员再谈黑人时尚,除了Virgil Abloh还有他们!
时尚

传奇网球运动员再谈黑人时尚,除了Virgil Abloh还有他们!

撰文:juraj   编辑:Hannie


近日,传奇网球运动员“小威”Serena Williams登封《Vogue》美版杂志九月刊封面,与以往庆祝一位运动员的健康美不同,在这本时尚杂志内页中,她宣布自己即将退役,她将逐渐远离网球这项运动,专注于家庭和她作为风险投资家的事业。

Serena Williams登封《Vogue》美版九月刊

Serena Williams最为世人所知的身份,可能是历史上收入最高的女子网球运动员。不止步于此,这位23次大满贯冠军,在过去几年时间里,一直兼职做着自己的风险投资。

杂志拍摄内页

“悄悄地”是她用来形容自己在2014年创办Serena Ventures这家公司时的形容词。根据该公司的新闻稿件,Williams和她的合伙人Alison Rapaport Stillman通过Serena ventures,投资了60多家公司。

Serena Ventures部分投资方向截图

3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Serena Vetures宣布其已从银行、高净值人士和家族办公室,筹集了1.11亿美元的首期基金,将用于投资具有多样性观点的创始人。

在她书写的文字中,Williams特别提到了她想要成为投资者的动机。几年前,当她参与JP Morgan Chase举办的一次活动时,发言人之一的Caryn Seidman-Becker,安全公司Clear的首席执行官说到,只有不到2%的风险投资资金投在了女性身上。她一开始以为是数据出了错,随后得到了Caryn的证实。

根据Serena ventures的网站显示,目前,该公司53%投资的公司由女性创立。该公司大约76%的投资,是由历史上代表性不足的个人创立的。其中,47%的投资有黑人创始人,12%有拉丁裔创始人。而这样的数字远远超过了美国国家风险投资统计数据。根据Crunchbase在2021年发布的一项研究数据显示,1.2%的风险投资资金流向了黑人创始人。

在时尚资本市场上也是同样的光景,除了三年前曾在Coach母公司Tapestry Inc.短暂担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Jide Zeitlin以外,大部分的时尚奢侈品品牌里,很难看到非裔的身影。

Tapestry Inc.前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Jide Zeitlin


01

非裔时尚不再是单一的符号

在时尚产业多次推崇多元化议题,街头潮流再兴起的大背景下,黑人文化黑人时尚,不再是单一的文化而成为了一种更广阔的文化符号。

提及最早的黑人潮流文化,总离不开音乐和舞蹈。始于1970年代末期纽约市Bronx街区的潮流者们,身穿阿迪达斯三条线运动服、飞行员夹克和Puma、Chuck Taylor All-Star的运动鞋,超宽的鞋带在舞台上下表达自己。

九十年代前后,分据在美国东西海岸两方的说唱歌手,透过说唱作品的影响力,带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穿搭风潮。代表西部的Dr.Dre、Tupac、Snoop Dogg和东海岸的Puff Daddy、Biggie等说唱歌手,他们穿什么戴什么,也成了后来者致敬这个时代的绝佳元素。

Tupac和Biggie

同期在地下,Jennie Livingston以纪录片的形式拍摄了《Paris is Burning》,记录了纽约地下舞场的奢靡场景,在这里,他们根据不同的主题,自制他们眼中的时装,可以是学校妆容,也可以是在美国梦当中对上流社会人物的模仿与致敬。

以家族House为队伍,他们聚集在ballroom当中来一决胜负,涵盖走秀、舞蹈等比分方式,角逐出谁是其中最佳。

其中以Vogue杂志模特摆拍姿势为灵感的voguing舞蹈,也在随后伴随着Madonna的歌曲《Vogue》,一举打入主流流行文化。

Madonna在MV当中展示的几个动作,就来自于House of Ninja的族长,Willi Ninja之手,用肢体动作表达自我,又保有像忍者一样来去自如的飘逸之感,直到最近几年,依旧可以看到有舞者在舞池当中,展现voguing的风采。

而在纪录片中,以抽象形式出现的巴黎,也在千禧年后成为另一波黑人设计师的沃土。


02

非裔时尚带头人

2008年,Kanye West与Taz Arnold首次来到巴黎参加时装周,感觉良好的Kanye在第二年带了更多的朋友来,其中就有后来与他一同去Fendi体验实习生生涯的Virgil Abloh。当时的Virgil刚刚从建筑专业毕业,活跃在芝加哥街头,做着潮流时尚的生意。

2011年Kanye West和Virgil Abloh在时装系列发布现场

两人在Karl Lagerfeld掌控Fendi时期的这段实习经历,也为后来进一步成为时尚奢侈品一线品牌创意总监,打造全球奢侈品牌卖下了伏笔。

当时的Fendi仍处于一个从1999年开始的转型期内,Prada和LVMH集团联手收购了该公司51%的股份,并在多年后逐渐成为Bernard Arnault掌控下的品牌。曾在Dior和Louis Vuitton任职的Michael Burke,在当时正值Fendi的首席执行官,作为Arnault信赖的人,在2012年回到LV后,他在推动选择Virgil Abloh作为艺术总监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Virgil Abloh早期设计作品

但说回两人在Fendi的实习经历,在接受Hot97采访时,Kanye描述这段实习经历跟其他实习生一样,每天上班,走路去,喝点卡布奇诺。

而在另一个采访中,Kanye回忆与Virgil Abloh在罗马度过的时光:“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只是很高兴有一张钥匙卡。我们不知道如何制作真正的衣服,我们用很多的Photoshop,但我们没有做真正的衣服。”但这段经历,也让Virgil Abloh赢得了Kanye见过的最快Photoshop艺术家的绰号。

在Fendi的经历或许在当时不算什么,但对两人的职业生涯却至关重要,并为West和Abloh的雄心和目标提供了实质性的支持。Kanye不仅与Louis Vuitton签订了一系列的运动鞋合约,而且还差点儿与Arnault签署了启动Yeezy第一季的协议。

相反,Virgil Abloh的道路更加曲折,在担任DONDA创意总监后,接连创业品牌Pyrex Vision和Off-White,而后者带起的巨大的街头潮流风,也让他与Michael Burke再次搭上了桥。

2018年,除了Abloh以外,一个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消息传来:他将成为Louis Vuitton男装的创意总监。当Virgil的首场男装秀登场时,从Rihanna到村上隆,再到多位卡戴珊家族成员,所有人都聚集在这条彩虹伸展台两侧,以Pink Floyd的“Dark Side of the Moon”专辑为灵感,像极了他自己不断努力找到的彩虹。最后,Abloh也是直奔Kanye West,造就了两人泪流满面相拥的名场面。

Virgil Abloh和Kanye West在时尚行业的成名路,非常美国梦,但也为众多非裔设计师创意人开启了新的想象和努力空间,不再是像West Associate的Fonzworth Bentley所描述的,“Kanye的观点是‘我有这个Louis Vuitton系列。我就要让它们发挥作用,去参加这些秀,让我们像对待奥运会一样对待巴黎时装周,我们代表美利坚合众国。’我们就匆匆忙忙的参加了所有的秀,让那些勇敢的人点名要求我们离开。”


03

非裔时尚主编接连上线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最近几年非裔在顶尖时尚领域的大爆发,也是他们被压抑多年后的一次集中释放,他们将自身文化与多元文化的融合,使得他们在这个舞台上讲出的故事,更加的特别与独特。

2017年以主编身份加盟英国Vogue杂志的Edward Kobina Enninful,最初并不被人看好,还有很多人都在等着看笑话。

在他上任不久,英国女王首次在伦敦时装周看秀时,Edward本人没有到场,而是Anna Wintour在旁陪伴的事情,一度让“Edward将会被换掉,他不被业界认可”的传言满天飞。

但自Edward上任后,一些数字诚实地反应了他的能力,线上数字流量增加了51%,并签下了140名新广告商。在2020年全球vogue出版物减少出版频率时,英国版vogue的财务状况稳定并继续发行了12期厚刊。

而Edward也在刊物中引进更多新元素,在他的第一期杂志中,Enninful以英国混血模特和女权主义活动价Adwoa Aboah为封面明星,大胆地阐述了New Vogue的样貌。

此后的封面人物名单,也是巨星云集,Beyonce、Oprah Winfrey、Rihanna、Judi Dench、Madonna等等都曾在这里展现了她们最真实的样貌。

Edward执掌中的时尚,让人想到二战时在美版Vogue前部积极报道战争现状的文章,为回应美国前总统Donald Trump当时对美国移民的尖锐评论,Enninful创作了以I Am An Immigrant为主体的视频项目,汇集了来自时尚、音乐和电影界的知名人士,以展示移民人士在美国创意产业中的重要性。

最近频频登上头版头条的Ib Kamara也是其中的佼佼者。通过社交媒体,在线上与Virgil Abloh建立稳定合作关系的Kamara,多年来除了一直是Off-White时装屋的一员以外,他还是Riccardo Tisci、Erdem Moralioglu等许多时装设计师的首选造型师。

去年以主编身份加入Dazed & Confused时尚杂志后,贡献了更多即尖锐又有极强画面感的作品。他的第一期Dazed杂志由Paolo roversi拍摄,向英国国家医疗保健系统致敬。

丰富的视觉叙事,以时尚的方式将不同的文化与性别身份问题交织在一起,他的视觉从不会让人无聊。但也有颇具争议时刻,此前与中国时尚摄影师Leslie Zhang的封面合作,对京剧元素的处理让不少网友觉得,不能理解。


04

颇具潜力的非裔消费群体

说了这么多,追随时代的改变,其中最为重要的改变还是跟钱离不开。

几十年来,时尚行业在很大程度上将非裔文化中的音乐、运动和时尚元素“拆卸搬运”进了主流文化当中,但忽视了非裔这一消费群体。2020年则成了这一变化的分水岭。

在2020年以前,占据billboard榜单的非裔音乐人,确实带起了不少风潮,像Pharrell、Nicki Minaj等明星凭借自身影响力带来的商业价值,促成了其与Chanel、Fendi等一线奢侈品品牌的联名合作,但这背后都离不开非裔消费者的支持。

2020年Black Lives Matter事件后,更多的非裔人群走到了台前,在美国市场中成为更受关注的消费群体。根据咨询公司贝恩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非白人族裔占美国奢侈品市场支出的20%左右,预计这一数字到2025年将上升至25%到30%。

然而,就在众多奢侈品品牌积极加强多元化元素时,非裔消费者也有了更多的选择,比如说由非裔设计师自己创造的时尚和奢侈品品牌,Telfar、Fear of God和Brandon Blackwood都是其中优秀的案例。

就像上个世纪末,他们在社会当中没有声音时,积极推举音乐和运动明星一样,这次非裔消费者认为对非裔品牌的支持,是为他们创造公平和财富的有利一步。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