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带卫生巾的女人要被骂“巨婴”?高铁到底应不应该售卖卫生巾?
时尚

不带卫生巾的女人要被骂“巨婴”?高铁到底应不应该售卖卫生巾?

啊啊啊啊啊啊是不是有大病啊!!!

张翰那个剧又出了下头台词:女人啊,万年流血不死的是不是?

抵制月经羞耻都快五六年,怎么还有这种找骂台词啊?

羊本以为月经这个话题真的老生常谈了,没想到除了这个下头台词,上周末竟然有场互联网大战?

大家竟然因为高铁上应不应该售卖卫生巾的问题吵起来了!!😅

说真的羊已经很久没这么无语了,一个月经问题竟然能把微博炒爆…

起初,这只是一件平平无奇的小事,就是一个妹妹在高铁上突然来姨妈结果买不到卫生巾,由此引发了一个讨论话题——

高铁到底应不应该售卖卫生巾?

emmmmmm…这个讨论看起来挺正常吧?

咱就是说真没想到啊,这本来是一件或许会促进高铁服务的事儿,竟然还能在周末引发一场互联网大战,简直就是现代版的卫生巾大劫难😅

他们说:不带卫生巾的女人是巨婴

如果从女性的生理特征上出发,高铁提供卫生巾的售卖服务在逻辑上完全ok,毕竟月经并不是一件绝对可控的事情。

月经有多麻烦,作为女人懂得都懂。

但羊没想到,男的竟然来参战了???而且还有一部分女的也来了???

虽然很震惊,不过羊还是给大家总结了反对派的观点。

简单来说,反对派里有两种人。

第一类人是义正言辞长篇大论派,具体观点是:女性要求高铁售卖卫生巾,就是在要求一种特权。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说?羊简单分析一下——

首先从生理角度出发,月经是规律的周期性生理行为,女性可以提前自备。

能提前准备的东西为什么一定要求高铁售卖?

何况,你在家能买,去高铁站路上能买,到了高铁站也能买,你非要在高铁上要求售卖,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

而在这个逻辑出发点的加持下,要求卫生巾售卖的女性成了这些人眼里的特权要求分子。

讲真,看到特权这俩字儿的时候羊眼前一黑,结果他们还分析得头头是道👇

售卖卫生巾原本只是一个方便女性的行为,但在这些人却要晋升为道德问题,逻辑落点是——

我满足了你,那是不是也要满足别人?

抱着婴儿的妈妈需要纸尿裤,跨性别者需要单独的厕所,宗教人士需要祷告室👇

如果这些都满足不了却偏偏满足了你的需求,那你就是在要求特权。

而这种特权又是蛮横且不讲理的。

因为你明明能自备却非要麻烦高铁不说,甚至还进一步浪费了企业资源👇

宝子们听明白了吗?

在第一类反对派眼里,女性针对生理问题的简单需求,成了变相地要求权利:成年人可以提前预料情况,你为什么非要当巨婴?

而如果说这类人的观点暂且还有点论头儿,那么第二类人的说法简直是让人开了眼了。

这类人纯属胡说八道无知无畏派。

女生就不能憋一下吗?

为什么要让高铁知道你的隐私?

卖卫生巾可以,那么卖避孕套行不行?

更好笑的是,有个男医生在微博上发话说:

其实,女性可以完全不来月经😅👇

听听这是人能说出来的吗?

就算是为了蹭话题热度,也不必说这种话吧…

总结来说就一句:没有人能比这些男人更懂月经😅

反对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为什么羊说反对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第二类观点羊懒得评价了,针对听起来稍微有那么点儿道理的第一类,其实用一张图就可以反击👇

这是昆明高铁的服务小程序,从这上面可以清楚看到卫生巾的真实销量,一万多的销量仅次于解闷儿的扑克牌,其实需求量并不少。

说没人需要卫生巾的人真的可以闭嘴了。

最关键的是,这些离谱的理论不仅仅是男人在说,有部分女性也觉得要求高铁售卖卫生巾无理。

最让羊难过的是这些人。

如果你去质疑她的“巨婴论”,她又会转头反问你为什么要麻烦别人。

“来月经了为什么不去借?为什么不垫纸?”

而对于这些女性,羊只想说一句话:

反对卫生巾售卖,这样的你看上去理智又平权,实际上又蠢又坏,你觉得这项服务没必要,只能说明你幸运。

你的幸运来自哪里?

来自你准时有规律的姨妈期,来自你健康的身体。

月经看上去是一个正常的生理现象,实际上存在着非常多的偶发性因素:熬夜、压力、激素、身体状态变化等因素都会影响月经周期和时间。

羊在学生时代曾有过三个月不来姨妈,考试结束后一天立马就来月经的经历。

虽然看上去很离谱,可这确实是很多女生都经历过的事情。

就算大家原因各异,但都掩盖不了一个事实:在某些人身上,月经确实可能成为一种“突发事件”。

在这种情况下还要确保自备万无一失?搞笑吧😅

图片来自@秦祎墨

因为这些偶发性因素,卫生巾的需求其实有点类似卫生纸,因为无法判断也无法防备。

你没有月经烦恼,不代表别人没有。

关于月经的无奈的、隐秘的、难忍的时刻其实有很多。

@段涛医生说过:一个正常的生理成熟的女性,平均大约是28天的月经周期,每个月至少3-5天,有时候是5-7天,在外面行走的成年女性有20-25%的人处于月经期。

是的,你没有看错,在任何一天,大约有五分之一的女性是处在月经期。

而这些人里头,不是所有人都有着完全健康的身体,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存在月经疾病。

比如月经来完之后突然又来,或是长时间没来月经结果月经突然造访。

另外,在绝经后的女性中有很多人都存在尿失禁现象,她们对于卫生巾或纸尿裤的需求量很大。

而谁又能保证自己能永远做好准备?

需求量大,偶发性要素多。

就凭上面这两点,你凭什么说女性在要求特权?

走出自己的世界,看看其他人的需求

周末看到热搜的时候羊真的很疑惑:

2022年了,为什么还有人会搞出那么离谱的言论?五六年前就已经在被抵制的月经羞耻,竟然还能爆掉热搜?

但今天分析了一圈,羊发现这还真的“情有可原”。

首先,我们的性教育真的太差劲了。

就像第一部分所说的“你们女的就不能憋一憋”这样的话,羊最开始以为这种男的只是单纯在找事儿,没想到确实有很多男性有这样的疑惑。

为什么呢?

因为在没找女朋友之前,家长根本不会跟他们提及女性话题,而学校生物课中的两性话题,很多时候会被老师匆匆略过。

他们只讲知识点,不讲基本常识。

其次是对不同群体的漠视。

比如张翰那部新剧里有个台词是:女人啊,万年流血不死。

虽然只是一部剧,但这个恶臭台词真的是部分男性的真实想法。

他们不了解女性,所以看上去就不尊重女性,只能用特征去异化女性。

如果你去反驳他们也不会听从,因为他们并不愿意去了解另一个群体,所以总是说一些无脑言论👇

同理,那些帮着他们说话的女性也是这样。

她们自以为了解月经,实际上根本没有关注过其他女性的生理状况。

不是所有人的月经都是“听话”的,也没人敢保证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出现月经难题。

这世界上其实有着非常多的隐形需求。

不说,不代表不存在。

关于高铁到底要不要推广卫生巾售卖这件事,本质上并不是一场网络骂战能决定的,但2022年了,请别再污名化月经了,也求求部分女性不要充当理中客。

客观存在的需求从来都不是无理取闹。

除了那些需要补充两性知识的无知男性们,羊也想对那些帮着“参战”的女性多说一句——

漠视同胞需求,是一种最虚伪的理智。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