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终于没有人立“爱妻人设”了吧
时尚

这下终于没有人立“爱妻人设”了吧

在任一网页搜索“爱妻人设”四个字,先蹦出来的是名人夫妻。

很多爱妻语录听起来还是挺甜的。

买超见到张嘉倪的第一眼说,“我对她就是看一眼就想结婚。”

结婚五年后参加《妻子的浪漫旅行》,买超放狠话:“我们没有离婚,只有丧偶。”

买超的微博个性签名一直保持着——我是张嘉倪的老公。他本人在近日被爆出轨00后女大学生。

爱情或许没有在时间里历久弥新,但互联网真的有记忆。

如何衡量一个人有没有立过“爱妻人设”呢?

一般意义上,如果大众对一个人的印象是他很爱老婆的话,那他就算是吃到了“爱妻人设”的红利吧。

娱乐圈部分艺人现状(互联网代表作)——我真的非常爱我的老婆。

《披荆斩棘的哥哥》第三次公演中,张智霖向导演组提出了一个想法,借公演舞台在所有人的见证下和袁咏仪举办一场婚礼。导演组询问同组张云龙、范世琦等人的意见,毕竟这样他们的角色就只能是“伴郎”。他们说,“兑现一个30年前他对老婆的承诺,对我们来说那就是《无以伦比的美丽》。”

舞台上,张智霖向袁咏仪飞奔而去的身影非常动人。他说,“我曾经说过,希望六十岁的时候跟我太太补拍一张婚纱照,可是我想为什么我们还要等呢,我特别想给她一个提早十年的婚礼。”但是舞台下,把自己的婚礼搬入了竞演比赛引发了争议,观众觉得这对于另一个队来说不公平。

“爱妻人设”很容易翻车。因为爱妻的客体是女性,女性观众对于被爱还是不被爱之间的区别太清楚了。

《做家务的男人》中王祖蓝回到家里发现厨房有点乱,开始指使李亚男打扫干活。他一边唠叨埋怨着天气太潮湿,厨房好脏,一边挑剔地让李亚男烧了壶热水去烫菜刀。李亚男一手拎着菜刀,一手拎着热水壶,王祖蓝在一边说,“虽然看上去没有发霉,但你放进去就是细菌。”她正怀着孕,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勉强挂着笑容。

演播室的嘉宾看得生气,说王祖蓝,“你能不能不要埋怨?”

朱丹问李亚男,“你会生气吗?”

李亚男说,“我最多只会静静地哭。” 但是短视频里,李亚男和王祖蓝的婚姻中女生是受宠的地位,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在《做家务的男人》里,王祖蓝提出自己对“女人美”的看法。“贤惠是中国的传统美德,但贤惠的女人真的没有那么多。我在你身上看到我妈跟我外婆的那种感觉。我不是传统大男人,但是在我心中这种就是女人美。”

李亚男笑着说,“可以为家庭放弃一切?”

“宠妻”需要很多很多的偏爱,但很多男人的爱连平等都做不到,却还要立人设。王祖蓝的宠妻人设自那以后就有点崩,有一次他在外出差逛超市的时候看到了老婆的人形立牌,拍了几张抱着老婆人形立牌的照片放在微博上,网友默契地不买账。

但的确爱妻、宠妻人设都非常管用,这就是一剂给女性观众的迷魂汤。

在电视剧里,男主角人设再离谱,只要足够霸道总裁,足够爱女主角,就能够瑕不掩瑜。常见洗白句式:虽然他xxx,但是他真的好爱她!爱是洗白的光环。

刘恺威和颖儿主演的电视剧《千山暮雪》是很多人对“斯文败类x小白兔”认知的开始。那时候的刘恺威颜值非常高,颖儿满脸胶原蛋白,他们站在一起特别有CP感。但故事里的莫绍谦是个控制狂:童雪几乎没有人身自由,没有自己的社交圈,她的所有行踪都在莫绍谦的掌控之中,并且被迫长期与莫绍谦保持不正当的肉体关系。莫绍谦与禽兽的区别仅仅在于,他对童雪存在爱情,但完全不影响他是个变态。

莫绍谦的经典发癫语录——“我只打自己的女人”(惊)。😱

莫绍谦的爱情是打你一巴掌,再心疼得搂在怀里道歉,自我愧疚,自我折磨。最后童雪还爱上了莫绍谦(惊)。😱

“宠妻”翻车这件事完全可以上升到中国男人为什么立“爱妻人设”?

一般中年男人的酒局上逃酒的说辞是,“不能喝,真的不能喝了,家里的不让喝酒。”饭局上开玩笑说,“家里谁管钱”、“家里谁说了算”。四川有一个词语叫“耙耳朵”,指对老婆言听计从的男人。广东人说听老婆的话的人才能赚大钱。一个男人没有定性,家里的长辈说要“先成家再立业”,有了老婆就像有了港湾,有了软肋,才能定下心来过日子。

可见,不止是名人,一个爱老婆的普通人也能够有口碑。

反向思考一下,为什么中国女人不爱立“爱夫人设”?缺什么才立什么,不缺又何必立。其实中国女人以前也被迫立过,比如“贞洁烈妇”,“守寡”,如今过时了。

爱妻人设立的时候很香,塌了场面当然不会太好看。不幸的故事都很相似。每次当名人夫妻里有一方出轨的时候,人们往往会发现一个定律——大多比不上原配。

买超被爆出轨21岁的女大学生,比起张嘉倪,除了年轻一无所有。

人们说,为什么拥有这样的完美老婆还会出轨?

《风吹半夏》里的冯遇是个中年恋爱脑。穷小子嫁给了厂长的女儿,于是他既拥有了老婆,也拥有了厂子。

老婆操持着厂子,挣着票子,年老色衰;小三貌美如花。中年人的“老房子”着火最可怕。冯遇每天把“我们宝儿”挂在嘴边,什么事业心也没有,就煲电话粥。

冯遇的一半魅力来自于原配的光环,一半的经济实力来源于原配的创造。没有了老婆,他再也不是那个体体面面的中年男人。当他没有钱,没有稳定的社会形象,没有稳定的生活的时候,你的宝还给你买皮鞋吗?

最后冯遇的妻子提出了离婚,冯遇没有那么想离婚,但也不得不答应,与“齐人之福”挥手告别。但第三者金宝可不是好惹的,她出身农村,一心想要活成许半夏那样的女企业家,奈何实力有限。她和冯遇两个人都不擅长做生意,在爱情上也不相同。冯遇想和他的宝江海寄余生,金宝想做女老板,最后他们发现彼此都不是对的人。匆匆结婚,匆匆离婚,最后一次吵架金宝说:“冯遇你就是个窝囊废。”

小三爱上的丈夫,有多少光环是那个女人赋予的?当然不是说,婚姻破裂应该归结为两个女人的战争。婚姻的破裂有很多前情提要,也许是心越走越散,也许是相看两生厌,也许是爱情逐渐变成了亲情,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大多都是背叛者。

“宠”这个字带着高低位,主体与客体,它的甜味就像甜宠剧一样甜而失真。生活里,人们也渐渐不太相信了,在过分的宠溺前保持理智。比起宠妻,尊重伴侣独立的人格,平等地对待彼此,守护婚姻的契约,这样简单平凡的人更少见。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