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谁还不能是个小孩子了?
时尚

路易威登:谁还不能是个小孩子了?

从平凡无奇到人生转折,在路易威登最新秋冬男装系列里,客座设计师KidSuper的品牌主理人Colm Dillane,同品牌设计创意团队一起,讲了一个有关《成长》的故事。

在路易威登2023秋冬男装系列正式发布前夕,各路发布的先导片里,便可以预知其中一二。由品牌和王嘉尔Jackson共同拍摄发布的先导片里,透过玩具车车窗的空隙间隔,一双眼睛望向的是男孩般的童年;翻过墙,是少年成长当中最私密的个人空间,同样也是走向未来的最坚定的基石。

来到巴黎发布会现场,开场前一部分段更为明晰的序幕电影,带着所有人回到了在网络高度发达环境下长大的一代,他们的成长环境里。场域伴随着婴儿的降生,成长在不断的变化,但其中从未变化的,是那个以LV手袋为象征物,装下所有最为重要回忆的瞬间。

此次短片依旧由奥斯卡奖获得者、法国导演Michel Gondry和他的兄弟Olivier Gondry执导筒,同样是讲述有关成长的故事,很难不让人联想到Virgil Abloh时期,男孩向自己的老师请教学习的短片,在荒野中寻觅,在艰难环境里明白“仁义礼智信”,成为一名大家。

在后Virgil Abloh时期,路易威登男装创意团队一同Be Good工作室创始人Lina Kutsovskaya,和Off-White艺术和创意总监Ib Kamara,打造本应出自Virgil Abloh之手的系列,但一个巨大的商业奢侈品品牌,终究还是需要一个能够带领品牌走向更大版图,创造更多销售业绩的设计师,来自纽约近乎白手起家的Colm Dillane在此时,看上去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想让他们知道我工作有多努力,我曾经的人脉有多少,我必须学习多少不同的技能——包括缝纫、编辑、绘画和动画。我知道这出乎意料,但也许我已经足够努力,值得得到这些。”Colm Dillane在秀前采访中解释道。

相比于Colm Dillane这个名字,大家对他更为熟知的头衔是KidSuper的主理人,他在自己LinkedIn上写道“KidSuper的想法来自于对梦想的渴望,并重新发现作为一个孩子的奇妙之处”,配合下方曾在New York University学习数学专业的经历,让人对他的时尚成长路,十分好奇。

成长于纽约的Colm Dillane,跟很多玩儿街头潮牌的人有着十分类似的背景,很早的时候他和他的同学就开始设计属于他们自己的丝网印刷T恤,随着需求量的增加,他们便在高中的自助餐厅里做起了小生意,进了大学后,Colm也没扔下自己的这项生意,在自己的宿舍里开起了像是小卖部一样的服饰店,但就像Lip Gallagher一样,在墙壁上喷漆这件事让彼时大二的Colm被赶出了宿舍,好在很快他在布鲁克林的百老汇大道上,找到了一个专属自己的空间。

毕业后,Dillane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服饰创作上,异想天开的脑洞和外向的性格让他的作品,多少带着点儿野兽派的意味,也让他的品牌很快有了一群死忠粉,其中包括已故说唱歌手Mac Miller。

然后就是巴黎时装周,2019年6月,Colm Dillane带着他的首个KidSuper时装系列来到巴黎,收到了官方的拒信之后,干脆就把它无限放大放到了系列的造型当中,这做法确实很纽约,也很快帮助他获得了业内人士的注意力,并在2021年和Nensi Dojaka、Rui Zhou、Lukhanyo Mdingi一同获得由LVMH集团颁发的Karl Lagerfeld大奖。

过去几年的经验是,如果设计师在LVMH集团举办的比赛中,进入最终名单,那么这位设计师大概就进入了,所有一线奢侈品品牌后继创意团队的挑选池子里。所以,在今天,看到Colm Dillane在路易威登男装线的出场,也不是那么的出格。

知晓了Colm Dillane的时尚路,再看他与路易威登合作的2023秋冬男装系列,是不是又有了更深的理解?在一个时尚品牌都在翻箱底一般的找寻过去经典的时间段,Colm Dillane的到来,让人们看到品牌设计师与设计师之间的继承,也有设计师与已有金牌团队高效产出的可能性。

回到现场,亦如短片时间线上的切割,伸展台被切割成了四五个大的板块,9月龄婴儿时期、7岁儿童时期、14至15岁青少年时期和后续的青年时期和成年时期。

头牌看客们就像坐在Sit-Con现场,伴随着由西班牙艺术家Rosalía编排、演唱音乐的不同节奏,进入男孩的不同时期。

在她身后依次出场的模特们,不断的为已经设计好的场景里,增添主人公的个性,他们在路易威登的“大宝箱”里翻找那些属于过去的童年玩具。

从主角出生瞬间切换到不同时期,其中的关键元素在秀场布景和设计中,不断的出现,银色手袋、毛绒玩具、玩具车和玩具硬箱。其中穿插的信件内容,同时也是对数码时代人类社交的一种思考,印有真实信件内容扫描件的皮革碎片,由成衣工作室成员利用各自母语书写而成。

对实物进行再创作的同时,穿插其间还有对孩童时期心理畅想的现实化作品,佛洛依德的本我概念,在此时再次搬到伸展台上,我是我,也是另一个我。

男孩卧室墙纸上的涂鸦方程式,和他们在其中进行的击鼓式表演。

路易威登在最近推进的升级再造理念,在这一季当中也可以看到踪影,以三种不同的方式,带进更多品牌经典,采用从库存中回收的材料制成新款式;根据已有创意升级再造;往季中曾出现过的款式重新演绎。

重新制作的经典男装套装、帽衫和运动鞋,在此之上加入更多非裔文化元素,让人印象深刻的帽装造型和拥抱式样的西装,穿插其间。

属于KidSuper的时间段,大家一眼就可以认出,大手笔的浓墨重彩,油画棒一般的笔触被画在了时装上,再次回归到了与艺术家合作的时间段。在过去,这样的合作作品,往往走向两个极端,要么被极端的追捧,要么只会成为部分粉丝的钟爱。

高饱和度的反向色度,在系列当中也有体现,颇有些后现代主义的意味,眼眸和字幕被直接打在了最明显的中位,不知是否是腹语的另一种现实表现。

孩童时期的天真烂漫,不仅以颜色的跳脱方式出现,还有在廓形上的张扬,为什么衣服要正着穿不能反着,为什么这里一定要缝袖子等等设计。

在配饰方向,配合系列整体的回忆式主题,包袋在原有经典款式的基础之上,增加更多波澜褶皱,也有更加闪耀的街头风格,与孩童时期玩具相适应,相得益彰。

在时装系列上出现的大幅创作在包袋系列上也能找到类似款式。

就像在视频短片里出现了芭比娃娃这个元素一样,这一系列的男包女性化也找到了它们的影子影响因素,穿插着童年玩具气球、玩具熊,多了些有趣。

回顾由Colm Dillane作为客座设计师的路易威登男装系列,有继承有传承也有新鲜的元素,让人眼前一亮。在一个相对停滞的时间段,采用邀请制来做系列好像也不是一件坏事,前有Moncler的Genius和Jean Paul Gaultier的尝试作为参考,现在路易威登团队只需要找到,适合他们的人了。

撰文:juraj

编辑:周杨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