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生在美国的法式美人,谁能不爱?
时尚

这个生在美国的法式美人,谁能不爱?

众所周知,

有一种经久不衰的

风格叫做“法式”。

而“法式”美人中却有

一位代表人物

来自美国

——“达妹”Dakota Johnson。

最近达妹出席圣丹斯电影节,先是一袭休闲牛仔风衣现身:

到了上台为“瓜导”Luca Guadagnino颁奖的时候,外套一脱,里面其实是低胸牛仔衣+阔腿牛仔裤的搭配,一身两穿,用力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前不久,在品牌广告大片中,达妹穿梭在洛杉矶的街头,逛街、买花、健身、约会、参加Party.....跟随着镜头的视角,我们也捕捉到了达妹的颇为松弛的状态与风格。

动态更有电影感和氛围感,有的角度甚至有点Sophie Marceau的感觉:

回顾达妹的2022年,除了为新片宣传外,一整年都很低调,我们偶尔看到的街拍也都是在去参加宣传活动的路上。

但不得不说,虽然露面的次数不多,却每次出现都会带着那份熟悉的感觉,在慵懒、浪漫、优雅的氛围下,透着一丝不经意的性感。

达妹的穿衣风格与她的长相给人的感觉一样,不以浓艳取胜,而是非常地耐看、逐渐令人着迷。

经常穿着一身简单的T恤、牛仔裤、西装、长裙、乐福鞋等基础款单品,再加上一头蓬松长发和法式刘海,明明是一个美国姑娘,却把法式风格拿捏到了极致。

观察达妹过往的红毯造型不难发现,过于隆重繁复的造型反而会制约她本来的气质,算不上很出彩。

反而是越有松弛感、日常感的造型,越能凸显她的美,不用包得太紧、不用叠叠层层,衡量得恰到好处才最能体现达妹云淡风轻的“轻盈感”。

不争不抢、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软软的气质,让人感到格外舒适。而所谓的法式穿衣风格无疑也是达妹内心的外在显化,感性、自由、开阔、坦荡。

达妹的男友、Coldplay乐队主唱Chris Martin,就曾袒露被达妹的这股自由精神所吸引。

算下来,达妹和Martin在一起已经五年了。自从2017年10月走到一起以来,两人对于恋情始终保持着低调的行事作风,有时手拉手一起出门吃饭、遛狗,有时一起坐在街边吃吃冰淇淋,享受独处时光。

在达妹看来,“我们从未真正离开过对方”。只要不在工作,她就会化身“歌迷”,到巡演现场全力支持Martin的演唱会,跟着音乐尽兴摇摆。

Martin则是用音乐向达妹告白。一年多前,Martin在演唱会上介绍歌曲《My Universe》时,手指向了达妹,向粉丝们介绍道,“这就是我的宇宙,她就在那里。”

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把糖撒得居然还有后续,因为后来达妹的手机屏保被粉丝扒出来一直用的是这张图片👇

事业之外,两人也更多地会一起从繁忙的工作日程中解脱出来,享受生活。还记得达妹那个位于洛杉矶的家吗?

一套两层的小宅子,在好莱坞明星里绝对算不上气派豪华,而尽显本人本色,完全按照达妹自己的审美趣味布置,复古的家具、郁郁葱葱的花草植物随处可见,看起来就格外惬意舒适。

不过继这套复古田园风格住宅之后,2021年,达妹和男友Martin一起花费1250万美元在马里布又购置了一套新的房产,在设计上延续了达妹喜欢的清新色调,两人目前常居这里。

因为是用来两人一起住,所以这套房子在面积上也扩大了好几倍,分为独立的两栋,共设有六间卧室和九间浴室,不仅带有游戏室、水疗中心、泳池和户外烧烤区,还拥有一个步行即可到达的一片私人海滩。

结束忙碌的工作后,达妹最喜欢做的就是在家里喝喝茶,看看电视,两人偶尔也会邀请朋友在家里举办Party,“待在家里舒适又私密,这种感觉很棒。”

两人感情低调,生活也如此注重隐私保护,一方面是因为他们是一个相对复杂的大家庭——Martin和前妻“小辣椒”Gwyneth Paltrow有着两个十几岁的孩子,而达妹有着六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两个来自母亲,四个来自父亲;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达妹的成长经历。她曾坦言家人之间的关系虽然很好,但也有很多时候充满斗争,这是非常具有创伤性的,而她不希望今后自己的孩子和家庭再去经历这样的事情。而避免或减少矛盾冲突最有效的方法,对于公众人物来说,远离曝光是必须的。

对达妹有所了解的人,应该听说过她显赫的家世,一家子传奇、大腕,三代影视世家,还有各种分分合合的八卦故事……

达妹的外祖母Tippi Hedren,希区柯克的缪斯,《群鸟》和《艳贼》两部代表作已足够让她的美封神;

达妹的妈妈Melanie Griffith,奥斯卡提名影后,因在1988年的《上班女郎》电影中出演女主角而闻名:

达妹的生父Don Johnson也是名演员,跟家中的两位女性比起来稍有逊色,看过《被解救的姜戈》的人应该对他在片中“大老爹”一角有印象:

达妹的继父,Antonio Banderas,是影帝,更是热情的西班牙人,年轻时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佐罗”,老了依然在《痛苦与荣耀》里gay的可爱:

由于家庭成员和环境的各种不稳定因素,幼年的达妹经常跟随着父母前往不同的片场,而这也导致她始终无法长时间在一个地方进行扎根学习。当她的家人在全国各地出演角色时,她却在不停更换的学校中苦苦挣扎。直到四年级,她才在同一个地方完成了一整年的学业。

高中毕业后,达妹的父亲告诉她,她必须去上大学,否则就会被切断经济来源,然而她还是果断选择了经济独立,进入好莱坞。

虽然早期在《社交网络》《龙虎少年队》里都有露脸,但发挥余地有限。直到《五十度灰》系列横空出世。

一时间所有的注意点几乎都集中到了达妹和她的大尺度出演上。

人们对它的贬远多于褒,直到如今达妹才能坦诚地面对这部影片,对她来说,“这一直是一场战斗”。

当被问及是不是后悔拍这些电影时,达妹说道,“不。我不认为这是后悔的事。如果我早知道……”她放慢了语调。“如果我当时就知道事情的走向是这样,我认为没有人会这么做。就像,‘哦,这太疯狂了!’但是不,我不后悔。”

达妹的作品其实数量不多,她选片的套路也跟一般人不大一样,除了《五十度灰》系列,这几年她基本远离商业制作,而选择更有风格和小众的作品,比如跟Luca Guadagnino(《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导演)两度合作。慢慢的,人们发现原来达妹是个并不张扬的文艺girl。

后来她干脆自己成立了制作公司Tea Time Pictures,自己做制片,去发掘好的片子来拍。

去年的第38届圣丹斯电影节上,由达妹同时担任制片并出演女主角的影片《恰恰丝滑》(Cha Cha Real Smooth)提名了评审团大奖,作为一部小成本电影获得了很好的口碑。

《我还好吗》(Am I OK?)是她在同届圣丹斯制片并出演的另一部片,比起温情治愈的《恰恰丝滑》,这部影片讲述的30岁女性友谊的故事显然更为真实和细腻,它敏锐地捕捉到了女性之间超越友情与爱欲之间的微妙分野。

“很长时间以来,我只是在拍电影,而没有表达什么,我其实可以做一些事,正经地。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当然希望能有我自己的制作、我的艺术性、我的创意被尊重然后传向周围。我想参与这个过程。我也有着很特别的品味。”

“有很多人说,你不能这样那样,或者你必须要这样做才能成功,但我相信自己可以做到。”

祖母Hedren和妈妈Griffith也同样对达妹的电影制作事业充满信心,“我当然担心她进入这个行业,”Griffith说道,“然而,我从不担心她的天赋。我知道电影制作的方方面面做起来有多么困难,但她的自我意识,以及对生活、爱和努力工作的意识,这帮助了她度过最艰难的时期。”

除了担任制片人外,2019年,达妹还建立了一个名为“The Left Ear”的播客,为全世界遭遇到性别不公、暴力和骚扰的女性提供讲述不公对待的发声机会。不仅如此,播客的页面上还为那些遭遇困难、感到无助的人提供资源,比如应对危机的热线电话、各种心理咨询和治疗的链接,包括专门为少数裔社区服务的治疗师。

生于显赫的演艺世家,但显然,达妹并没有着迷于浮躁的名利场,而是将内心的柔软和力量不断向外传递。

在达妹松弛宁静的外表下,还有着更多深层的东西有待我们发掘,而这样一个美丽且细腻心善的女孩谁又能不爱呢?

撰文:KEKE

编辑:Hezi

设计:乐乐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