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呼麦——来自蒙古的声音

2011年09月14日 15:03
来源:华夏地理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经过多年的教学

敖都苏荣感觉到一种压力:传承呼麦不仅需要好的演员,而且需要好的老师。现在呼麦已经遍地开花,他的学生有蒙古国国内的,有中国内蒙古自治区的,有俄罗斯联邦布里亚特共和国的,还有美国人、韩国人、日本人和法国人。但是敖都苏荣担心,学生中有些人学了,唱得还不好,就开始教学生,用敖都苏荣的话说:“这是作孽。”他现在的学生中,有四个内蒙古来的留学生,他希望这四个学生回去以,能成为好的老师,将正确呼麦用气和发声的方法教给内蒙古的学生们。但是他笑着说,很多学生教出来,都没去当老师,自己唱呼麦赚钱去了。

那日苏是敖都苏荣比较早的学生,他所在的安达乐队,与杭盖乐队同属国内广受欢迎的呼麦乐队。除了随安达乐队在外演出,那日苏也教学生。他的学生大多是牧区来的,有些是为了考学,有些是为了打工。现在内蒙古和北京的很多蒙古风味餐厅都请来呼麦手。“唉!这个最不好了。”那日苏说,“你吃饭就吃饭吧,还听个呼麦。有人说,‘我们去听安达组合的音乐会吧!’有人就会说,‘听那个干什么?去餐厅吧。也有人唱安达的歌,还能吃饭。’”

不过,那日苏也很看得开,“那么多牧区的孩子,那么多艺校毕业的孩子要就业呀!歌舞团早满了!他们怎么办?这样下去我们的音乐就便宜了,但是没办法!”

那日苏仍然希望呼麦能根植于民间,安达乐队不仅唱呼麦,也唱长调,演奏马头琴和陶布绍尔。他们经常带着乐器到牧区的小学给孩子们免费演出。他说,现在给孩子们拿出马头琴,他们都认识,但是陶布绍尔,就很少有人认识。那日苏说:“不错了!都认识马头琴已经很不错了。”

将呼麦根植于内蒙古的另外一个举动,就是把呼麦和内蒙古民歌结合起来。那日苏他们经过研究,把从蒙古国学来的呼麦的调门降下来,以便于和内蒙古东部的民歌相结合。内蒙古东部是乌力格尔(亦称说书调)流传的地区,有很多短调民歌,一般拉着四胡演唱。汉族地区广为流传的《敖包相会》、《赞歌》等都是根据东部的民歌小调改编的。那日苏把呼麦和这些短调民歌结合起来,效果很好。用那日苏的话说,这两种音乐本来就是“亲戚”,很容易结合。

北京的夏天很热,杭盖的演出现场更热。演出之前,杭盖请了一个特邀嘉宾——小黑。小黑本名叫额日和木巴图,意思是尊贵坚定,他的呼麦和杭盖、安达唱得不一样,土土的,没有一点“学院范”,就是图瓦地区的山里人平日唱的歌。它并不炫耀和声,却有狼嚎,有鹿鸣,有低音、高音,有像说唱的、像喇嘛念经的等各种极为丰富的变化。小黑的老师是来自图瓦共和国的敖特根胡,这一派的呼麦不注重旋律悠长、尊贵稳重,而是走活泼灵动一路,甚至有点滑稽。即使同是呼麦,不同地区孕育出的音乐,其风格和表现形式也会有非常不同的地方。

杭盖乐队现在经常在国内外参加各种音乐节,与2007年前后他们用最传统的弹拨乐和弦乐伴奏、用蒙古族最古老的唱法演唱呼麦不同,现在,他们又把年轻时玩的摇滚捡起来,直接跟呼麦相结合,赋予了演出全新的听觉体验。

1948年

蒙古国扎布汗省的一名歌手在职业演出时唱了一曲《四岁的海骝马》,是哨音呼麦。从那时起,呼麦被“专业人士”重新发现,走上了一条复兴之路。如果说林中百姓们“玩喉咙”的各种音乐是呼麦的原始形态,那么在杭盖地区,呼麦已经出落成一种完善的艺术体系,但又仍然根植民间且充满活力。而在蒙古国东部到内蒙古这一带的广袤草原上,呼麦一度失传,只剩下残存的遗迹,而如今他们又把它找回来了,就像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一见面就认识,一相处就感情深厚。它就像是一种珍稀的植物,本来已经很少了,但是在众人的努力下,很快繁衍起来,走向世界的同时也在故乡把根扎得更深,生长得更茂盛。

撰文:舒泥/摄影:阿音

[责任编辑:孙爱林] 标签:蒙古 呼麦 蒙古长调 蒙古音乐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