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人馆 | 论经商,薇娅其实是20代的周莹吧
时尚

红人馆 | 论经商,薇娅其实是20代的周莹吧

2020年04月03日 08:35:06
来源:时尚COSMO

“商业型女人。”

2003年在舞蹈学院街上一家几平米的小店里,用外贸尾货搭配女性服饰,开店3个月存下10万块。

2010年网购兴起之前,抛售手中西安所有的实体店面,举家搬到广州开做淘宝店铺。因为不留店面,就没有退路。

2016年淘宝在几个优秀主播之间选拔,她选择了“成套购”的方式在1个小时内销售额赢过对手几倍。

2017年,她甚至可以做到为一间零粉丝的皮草店创收7000万。

直到现在,她的销售额里出现了27亿这个数字。这些故事是从许知远的《十三邀》里扒来的,它的主人公是薇娅。85年生人,已婚,育有一女。

还有更好地联想起她的一种方式,她与李佳琦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我们常说,新时代女性都很有事业心,但看了节目以后感觉“事业型女人”不足以形容薇娅,她更适合“商业型女人”这个词。流量、交易额、快、不眠不休、机遇与齿轮,商业型女人是由这些组成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薇娅很像《那年花开月正圆》里的周莹。

许知远和薇娅见面,坐下来喝水,他示意要帮忙拧瓶盖,薇娅说不用,我力气很大。

这,包括她的嗓音和做事风格,如果说李佳琦是带一点知性的温柔,薇娅则是带男性色彩的果断。

同伴觉得她不正常,“她本来也不是正常人”,侧指其心态和体魄上的强健。譬如一年365天,330天在直播。

“我们公司给我准备了氧气,我只用过一次还是两次,我一天直播了三场实在受不了了就吸了一下。”那时有一个纪录片团队一直在跟拍薇娅,希望可以拍到她的“疲惫”。薇娅觉得难道我要表演一下吸氧吗?

她经商过程中的每一次迁徙,从北京到西安再到广州,都是破釜沉舟式的。

从北京到西安开门店,第一天看了就交了定金,回来8倍速搬家过去,第一天开业就有盈利。理由是不怕折腾完失败,就怕赶不上错过商机。

从小就想做对的选择,害怕错误的选择。而对,就是听从内心。

从西安到广州开网店也是一样,抛售了手中所有的实体店面。因为她看过身边的朋友,一旦留着实体店就会觉得有退路。

那薇娅是一帆风顺吗?其实曾经赔到精光。

2014年双11,薇娅卖了500万,2015年卖了1000万,但这两年她赔光了所有的钱。为什么?“我就是敞开式在卖,后方供应链的问题,后来发现我做不出来货,数不清的投诉、退货。”

过年回家朋友聚会,问她赚了吗?摇摇头,“亏了。”隔年再问,“还是亏。”人家说她,“你到底有多少钱可以亏啊?

但应对这一人生里的最大低谷,她保持着商德。自己赔钱把所有的亏给顾客补上,并且自认了,“就是你的问题,那别人唾沫给你,是很应该的。”但同时又觉得千金散尽还复来。

许知远问她,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放弃?薇娅坚定地说,“网购一定是个大趋势,我觉得我可以。”

商品讲究差异化才能脱颖而出,人类社会又何尝不是呢?这样的薇娅,比人海里面目普通、丧失斗志的背影,要显眼上好多倍吧,时代会把这样的人挑拣出来,送上潮头。

最令人意外的一点是,薇娅这么拼却并不是为了赚钱。有一次一个记者问她,你这么努力是不是为了挣更多的钱?薇娅说其实我挣的钱都没有时间花。她渐渐发现了自己所依存的东西是比物质更高尚的精神联结。

薇娅形容自己就像一架桥,把商户和粉丝连起来,然后成为很多人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她怎么能停下来呢?

这一点很容易get,就像当代人都在喊我离了钱可怎么活,但哪个甘心成为社畜工具人的呀。心里都有丰盛的心理需求,钱才是附加值,只要心理需求达不到才会死要钱,活受罪。

薇娅站在冰冷的大数据的顶端,表现出了职业的内核和女人的柔情。她为每挑到一个顾客满意的产品而欣慰。许知远说这会给人带来很大的乐趣吗?她回“会!我的价值感在那里。我觉得人间值得!”

她一直记得一个残疾人粉丝,不爱出门去线下购物,因为会有异样的眼光投来,不敢去试口红的色号......薇娅说我明白她看着我时的感受。

有一次她甚至在直播里发现了一个癌症患者的留言,薇娅说我去看看你。这位粉丝说“你不用来看我,我只是得了癌症而已,你给大家推好的商品就行。”让天才长命就让他庸俗化,而让凡人伟大就是使他崇高,“被需要”就好像被嘱托了很多人的幸福人生,会变得像一枚勤勉的齿轮。

所以薇娅停不下来,她实现自己,也享受其中。许知远问她,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被这个机器所裹挟?她说“我要珍惜这个时代给我的东西,我觉得我运气太好了。”

许知远的执拗,好懂。他是个文人,觉得人不需要这么多物欲,3个包裹和20个包裹对人生并没有实质性的差别对吗?这还是第一次在他的采访里发觉他格外轻松,也表达自己,一边吃泡椒猪皮,一边采访人物。

许知远看得很透,“在当下的中国,消费主义是非常精神的。”也可以说,物质把我们的精神相连。

这也许是物联网的真谛,也是李佳琦和薇娅们存在的意义。

图片来源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