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疫情之下,Lv、Gucci等大牌纷纷改行?
时尚

惊!疫情之下,Lv、Gucci等大牌纷纷改行?

2020年04月06日 19:38:13
来源:她刊

文 | Lavanda

大家有没有发现,在疫情的影响下,往年那些提前一两个月就预热的大牌春季时装周都悄悄下线了。

并且随着全球疫情的蔓延,街上奢侈品店铺越关越多,难道奢侈品大牌们都在坐等亏钱吗?

其实并没有,她们都悄悄“转行”了。

尽管这次疫情“来势汹汹”,让许多国际大牌遭受到了重创。 但它们也并没有闲着,经过短暂休整后,竟然开始了“跨行”生产救援物资!

因为疫情成为了全球危机,欧洲许多地区更是出现哄抢酒精、洗手液、消毒剂的情况,甚至商店和药店也供不应求。

所以许多时尚品牌便开始以实际行动支持“抗疫”,很多大牌厂家都关停了自己的香水生产线,开始投入了抗疫第一线,改生产起了消毒洗手用品。

比如 LVMH公司旗下的Dior ,从3月15日起,就暂停了香水和化妆品工厂所有生产线,开始做消毒洗手液。

而项目从概念到落实只用了不到72小时,周一开始启动后,周二就有医院陆续收到刚生产出的首批消毒液了。效率也是非常之快了!

Dior生产的消毒液不仅瓶子大,瓶盖上还别出心裁地印上了“CD”的标志。瓶子用的还是之前Dior同款沙龙香水沐浴露的设计。这下子感觉连手都舍不得洗了!

很多网友表示:“这下我是不是要拥有一个我能买得起的奢侈品了!”

但是很可惜,这批消毒洗手液在生产之初就被明确表示,只会提供给有迫切需要的医院和医疗点使用,并不会放到市面上售卖。

所以恐怕大家的愿望就要落空了!

很快, 纪梵希 牌洗手液也加入了进来,外观和Dior生产的差不多,只不过瓶身略长。

同为LVMH旗下的高级珠宝公司宝格丽 也紧随其后,宝格丽首席执行官Jean-Christophe Babin表示:“作为意大利经济的重要贡献者和本土代表品牌,宝格丽对意大利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防控和遏制肩负着义不容辞的责任。”

宝格丽生产的这款酒精洗手液,也将无偿捐赠给意大利政府。并且这款洗手液还采用75ml可回收环保瓶来包装,还特意标注了“not for sale"。

同样的,这款奢侈大牌洗手液也是只赠不卖的。

这么多大牌纷纷“跨界”生产消毒洗手液,不知道疫情结束后,这些洗手液们会不会成为一款款限量收藏呢?

时尚奢侈品大牌除了有香水生产线,可以提供现成的水、甘油等材料,方便快捷地生产消毒洗手液以外,它们还拥有服装工厂啊!

于是许多奢侈服饰品牌都将自家生产衣服的工厂改为了生产口罩和医疗防护服的工厂!

比如刚刚她姐前文提到的LVMH公司旗下的Dior,除了能生产消毒液,生产口罩也是不在话下!

Dior家生产的口罩是纯手工制作,黑白的配色看起来还挺时髦。

除了LVMH这一奢侈品集团在背后出力, 拥有Gucci、YSL和Prada的开云集团 也“不甘示弱”,将旗下的这几个品牌的衣服生产线全部改为生产口罩和防护服。

欧洲其他国家的奢侈品牌公司也没在闲着,比如 源于德国的奢侈品牌HUGO BOSS 将在其位于梅琴根全球总部的服装生产基地开始制造口罩,目标生产18万个可以重复使用的口罩。此种口罩采用棉混纺材料,据说清洗次数可以达到50次左右!

除这项格外“创新”的举措之外,HUGO BOSS曾在一月份时,就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捐赠100万元人民币,用于新冠肺炎疫情。

不仅欧洲国家的奢侈品大牌公司们纷纷献出自己的力量,产自于加拿大的高端功能性服饰品牌 Canada Goose (加拿大鹅)也申请加入了“抗疫“团队。将自己公司的服装线悉数改为生产防护服和病员服。

说起援助疫情这件事,他们其实早就行动了。

上个月Canada Goose加拿大鹅曾向武汉市慈善总会捐款100万元人民币,希望以绵薄之力与中国人民携手共抗战役。

除了这些有衣服生产线的品牌自请加入了生产口罩和防护服的“战斗”中来,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品牌居然也开始生产口罩了?!

大家随着她姐一起来看一看:

比如日常是做鞋子的 New Balance 居然也加入了“口罩大军”,还打出了这样的口号:

“昨天做鞋,今天做口罩。”

不知道这样的口罩,大家敢不敢戴呢?

下一个就更让人意想不到了, 兰博基尼 也出口罩了?!

什么?!是她姐听错了吗?是那个生产跑车的兰博基尼吗?

是的,就是那个任性的兰博基尼!

不过大家要是以为这样就可以轻松获得兰博基尼了,那你们可就错了。

人家也是要全数捐给医院的,暂时不做销售用途。

看来许多土豪们要感叹:虽然买得到兰博基尼的跑车,可却买不到兰博基尼的口罩!

当然,除了洗手液和口罩防护服们是紧缺资源,呼吸机在国外现在也是相当紧俏的。

比如英国NHS目前就只有8000台呼吸机,可实际情况是,NHS至少需要30000台呼吸机才够用于接下来的的救治工作。

于是姑娘们青睐的“ 戴森 ”开始行动了。

用戴森自身的空气净化技术,仅用10天的时间就设计推出了名为“CoVent”的新款呼吸机,还可以使用电池。

生产呼吸机的难度比生产口罩、防护服不知道高出多少倍,尤其戴森还是跨界生产。尽管面对重重困难,创始人詹姆斯.戴森博士带着他们的优秀设计团队,和出自剑桥大学的工程企业TTP合作起来,熬了几天几夜研究这项技术。

她姐真的要为这种不惧困难的精神点赞!

当然,在关键时刻,并不是每个品牌都有足够的人力和物力去“倾其所有”,所以还有许多并非奢侈品牌的集团和公司,以捐钱或者是购买口罩捐赠的形式献出自己的力量。

比如,我们大家都熟知的, 快时尚品牌优衣库的母公司迅销集团 ,为支援全球抗疫,就紧急采购了1000万只口罩。

在这之前,迅销集团就曾通过优衣库驰援中国武汉医疗队,捐赠逾7100件保暖御寒的衣物。

看来疫情结束之后,是时候去优衣库逛一逛了。

其实在疫情迅速蔓延的严峻情况下,各个行业都造成了经济巨幅下滑,曾经风光的时尚行业也没能幸免。尤其,欧洲疫情的蔓延更让原来繁华的时尚之都都成了疫情重灾区

但尽管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境地,时尚企业也在履行社会责任,他们没有时间思考损失,而是第一时间出手应对。

这次看到大牌们纷纷停掉自己的产品生产线,全身投入抗疫救助第一线,她姐表示,还是挺欣慰的。

那么等疫情那么疫情结束后,大家会去买包包支持吗?

不过她姐转念一想,各大品牌现在停止生产新品,疫情结束后,我们还买得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