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离婚阴影的梁静茹,变了
时尚

走出离婚阴影的梁静茹,变了

2020年09月20日 19:48:03
来源:她刊

文 | 凌航 紫宸

梁静茹最近接受采访,继去年公布离婚消息后第一次谈到了私人生活。她说自己特意去寺庙求了红线,对爱情仍然抱有期待。

就像她歌的名字:太阳如常升起。

去年9月8日,梁静茹在新专辑发布会上松口承认离婚,说完转身掩面擦泪,本来温暖的歌声带了哭腔,变得悲伤。

自那次以后,梁静茹再没有开口谈过婚姻,直到这次入围金曲奖接受专访。

这里插个冷知识:梁静茹出道21年作品众多,却从没获得过金曲奖歌后,一直在陪跑,今年是她第6次入围。

时过境迁,再回首那段灰暗日子,她承认伤痕累累。

婚变期间恰逢梁静茹新专辑《我好吗》筹备期,公司依照惯例给她找来了不少甜蜜的“梁氏情歌”,但她完全唱不下去,反倒是那些痛彻心扉的悲情歌,她才能顺利完成录制。

录音时,工作人员和她隔着一道门,有时跟她说话,她安静无声没有回应,大家便知道,她又在偷偷哭了。所以如果仔细听,能辨出这张专辑里有一些细碎到几乎被忽略的啜泣声。

她变得敏感。看到《慢冷》的歌词,问好友兼专辑负责人黄婷:“你是不是有跟写词老师说我的秘密”:

牵你手 若无其事牵你手

你像被动的木偶

多狠多让人厌恶的剧透

因为唱到这里,所有真实生活中的画面就会浮现在眼前。一年后再提起,梁静茹还是觉得惊讶,“这首歌好恐怖,简直是身临其境,直到现在,每唱这首歌我都会发抖。”

身边工作人员说,开会的时候,静茹总是带着酒,有一次真的喝醉了,直接趴在桌子上。

宣布离婚消息的那场发布会,她上台前灌了半杯红酒,想要压住紧绷的情绪和落寞的表情,不让大家看到自己婚姻破碎后的脆弱模样。

结果如我们所见,她失败了。

一年后她终于战胜自己不再隐藏,把这些伤疤、痛苦、遭受打击后的挫败、假装坚强的无力感,诚实表达了出来。

不为博取同情,只对自己坦诚,是强大的一种。

梁静茹与前夫赵元同相识于2007年,两年后赵元同在演唱会上跪地求婚。2010年,两人在菲律宾长岛、马来西亚、台北举办了三场婚礼。

赵元同哽咽着念着誓词:“谢谢你成为我的另一半,完整了我的生命。以爱的名义和你生活在一起,是我认为最幸福的事。”

一言不合就拿“生命”说事儿,这誓言保质期却仅有4年。

2014年梁静茹生下儿子不久,赵元同出轨的新闻就频频曝出,暧昧对象有女下属也有网红。

梁静茹对赵元同是真相信也好,装糊涂也罢,至少她表现出的都是百分百信任,极力反驳谣言,认真维护这段感情。

但没用。消息愈传愈烈,媒体陆续拍到梁静茹搬离旧居,或者赵元同路过家门而不入。

欺骗是一根软刺,如果不拔掉,总有一天会戳破虚薄的面纱。

从热望,到失望,再到绝望。

9年婚姻潦草收场,梁静茹甚至不敢看手机,“icloud是个讨厌的东西,总会提醒你那些回忆,每次看到都还是会哭。”

回头看当初,好像能够理解她为什么咬紧牙关不肯公开了。比起自己受的苦,她还有更多需要保护的人。

分居后5岁的儿子问她“为什么我有两个房间?”她只能用小朋友可以理解的方式安慰他,虽然爸妈不住一起,但他拥有的爱并不会减少。

离婚被曝光之后,她才敢告诉妈妈和弟弟。父亲早逝,作为长女,她必须要做妈妈和弟弟的主心骨。

不是为了自己的虚荣体面,而是为了家人不受伤。

这次记者问梁静茹:“已经走出来了吗?”

她肯定地回答:“终究得走出来。”

“如有新的追求者是否接受?”

“欢迎。可以加我的联系方式,社交平台找我也行。”

前不久,梁静茹与前夫都出现在儿子幼儿园毕业典礼上。记者顺势又问,与前夫见面会不会尴尬。

“不会尴尬,因为他是孩子的爸爸,我们还是可以对话。”

“是否还是朋友?”

“不是。”

对下一段感情,她不遮掩向往与谨慎并存,“一定会对未来走进我生命的人小心翼翼,我本来就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

这话像在给自己打气,看似一小步,但对梁静茹来说已经很不容易。

低头接受变故,抬头重新翻篇,是强大的一种。

张靓颖最近也在说唱节目里表演了一首《Dear Jane Ⅱ》,自己作词作曲,把出道15年来受的伤害与嘲讽全部写进了歌里。

她首次回应了“以小三身份插足冯轲婚姻”的传言:“有人突然出现,说是她恋爱一年那个人的妻子。”

▲当时由于冯轲的欺骗,让18岁的张靓颖“被小三”

自嘲了那段名誉扫地的经历:求婚尴尬、被亲妈撕、被骗钱骗情、黯然离婚……“演唱会上求婚,求出全网恨铁不成钢没脑子,拿不到户口本也要办婚礼,可笑的面子。”

也用自黑的方式,勇敢承认了新男友陈秋莳,“我的现男朋友,也是我的前伴郎,以前的事情,我俩经常当成笑话讲。”

那天看见“伴郎”这一句,我们编辑部小姐姐全都给她叫好,坦率的姑娘太酷了。

张靓颖去年还说过一句上了热搜的金句:“我就给自己留了三分钟哭,我还上好闹钟了。”

那是近乎残忍的克制,却不是释怀。但现在的张靓颖,才是真的从那些陈年烂事里走出来了。

“克制”是紧紧地憋着绷着,它是紧张的、内卷的。“释怀”却是说着笑着把过去的伤痛消化掉,它是松弛的、舒散的。

说回梁静茹,不也是如此吗。

她没有drama,没有歇斯底里讨伐变心的男人,而是把时间留给治愈自己恢复元气。找心理医生咨询,打开自己接受外界帮助,健身减重30多斤,练出了马甲线。

“你需要自己经历那个过程,走啊走,等到自己能帮到自己了,回头一看,你还是好好地活着。”

因为变成了更好的自己,所以不把婚姻的失败归结成自己的失败,所以对于爱情仍然抱有期待。

遇事不藏不掖,事后坦率释怀,是强大的一种。

热播的《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里,卢靖姗饰演的单亲妈妈凯伦自嘲,“现在的人都喜欢装得铁石心肠,没心没肺。”

可现实生活里哪有那么多女人能摆平一切,三头六臂铜墙铁壁?

女性是越来越强大了,但不要误解女性的强大。

《乘风破浪的姐姐》二轮公演结束后,姐姐们围着圆桌吃饭,各自谈起参加节目的感受。

宁静说“我发现这个剧组,能让人性情大变”,紧接着补充:“特别‘母’,母里母气的,动不动就掉个眼泪。”

▲节目组上字幕时,特意把“母里母气”换成了“温温柔柔”

我欣赏宁静女王般的霸气,却没那么认可她的这番话。

温柔和感性都是美好的特质,女性正因为天生比男性更敏感,而让我们在某些需要强共情力的领域取得了比男人更高的成就,也能在很多社会关系中,像水一样去融化关系,调和矛盾。

当“母里母气”变成一个贬义词,当女人自己都觉得独立女性就是要戒情绪戒眼泪,和过去的漫长千百年要求女性必须温良恭俭贤淑礼让相夫教子,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会脆弱,会流泪,会颓丧,会有不那么体面的时候,难道就不强大了?

梁静茹说,当初面对破碎的婚姻,她一个人开车时会哭,深夜听歌时会哭。

丢人吗?一点也不。

瓷器中有一种独特的开片釉,最初是烧制过程中出现了bug。如果比喻为生命,这是她的一次挫折伤痛。但人们发现了其中的美和趣味,直到把冰裂作为瓷器的别致一派。那些裂纹曾经是缺憾,后来是风格。

生而为人,喜怒悲欢也如同熔炉,美好的女人也会有失手的时候破碎的时刻,但这并不妨碍她脱胎换骨,出炉变成一个更温润美好的“成品”自己。

女人真正的强大,在于敢告别,敢重启,敢示爱,敢坦白,也不害怕被拒绝。在于经历了破碎和幻灭之后,还能在疗伤之后复活,依然相信明天美好。

作者简介:凌航,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签约作者。是95后写作新手,也是外表严肃内心火辣辣的双子座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