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最硬核姐弟恋!芭蕾女王爱上年下“钢铁直男”:陪你玩一辈子泥巴
时尚

俄罗斯最硬核姐弟恋!芭蕾女王爱上年下“钢铁直男”:陪你玩一辈子泥巴

2021年01月16日 23:15:46
来源:InsDaily

你能想象,战斗民族的艺术会有多硬核吗?

去年,俄罗斯这座25m高的勒热夫战役苏联士兵纪念碑 ,震撼全球。

钢枪锈蚀,战士归尘,军装腐朽成漫天飞鹤,基座镌刻17181位英雄的名字。

“总会有一天我将随着鹤群,也飞翔在这黄昏时光” ,源自俄罗斯古老的歌谣。

俄媒用一个词来形容这座纪念碑—— 伟大。

更出乎意料的是,设计师 安德烈·科罗布佐夫 (Andrei Korobtsov),只有 33岁。

这位来自乌克兰的青年,从上百名竞争者中脱颖而出,一鸣惊人。

一年时间,600个部件,雪融花开, 人们重见历史的尘埃,也知晓了安德烈之名。

在这之前,他作品不多,名声不大。

他的雕塑,几乎都是历史人物, 沉重且苍凉。

然而,在安德烈的作品集中,唯独有一页迥然不同。

不是英雄,也非国王,是 起舞的少女。

宝石缀成冠冕,黄铜铸就胴体, 她闭目、拢臂,如一抹花影,盛放在厚重的大理石上。

鲜为人知,这位少女正是 安德烈的妻子 ——

莫斯科大剧院首席芭蕾舞者 叶甫根尼娅·维克多罗夫娜·奥布拉兹佐娃 (Evgenia Obraztsova)。

安德烈说: “她就是我毕生的浪漫。”

这位“钢铁青年”,除了挖泥、淬铁、扛石头,把所有温柔的线条都给了这位仙子一样的爱人。

叶甫根尼娅比安德烈大3岁,在相遇之前,她只有一个情人—— 舞蹈。

生于芭蕾世家,自小天赋过人, 叶甫根尼娅是耀眼的小天鹅。

10岁,叶甫根尼娅顺利考进了世界上最残酷的芭蕾学院—— 瓦冈诺娃。

为什么说这间学校是“魔鬼”? 入学难,毕业更难!

三轮面试、体型要求精细到小数点后两位、学习课程超过40门、8年内不断淘汰...

就连叶甫根尼娅这么喜欢跳舞,也被训得够呛,某次上课, 只因一个失误她就被踢出了教室。

但是,天鹅就是这么炼成的。

芭蕾舞者,花蕊一般的姿态,钢铁一样的内心。

毕业时,叶甫根尼娅早已练就一身好功夫,在她的学年评价里,老师留下这样一句话: “她会是一颗北极星。”

果不其然,翌年,叶甫根尼娅就成为了“皇家圣殿”马林斯基剧院 最年轻的芭蕾伶娜。

那一夜,乐章如浪,落地无声,她诠释的朱丽叶惊艳全场。

这位圣彼得堡最娇嫩的玫瑰, 凌空绽放,刹那倾城。

她是宠爱无边的皇族公主,也是裁梦为裳的天界仙子。

《天鹅湖》、《睡美人》、《胡桃夹子》、《法老的女儿》......

乐海浮花,凝光展翅, 叶甫根尼娅美得惊人。

23岁,她一举斩下了 俄罗斯喜剧最高荣誉“金面具奖”。

28岁,她加入莫斯科大剧院,成为首席舞者,叱咤至今。

中国观众给她一个非常甜美的称号—— 奶油娃娃。

也是这一年,一个叫 安德烈 的小男生闯入了她的世界。

这一切,全靠 叶甫根尼娅的妈妈。

话说当时,安德烈还是个为毕业作品忙得焦头烂额的小青年。

据他所说,他小时候只是爱玩橡皮泥,但老爸硬是觉得自己是搞艺术的料,所以就 逼着他读了雕塑专业。

事实证明,他爸眼光真 毒 。

毕业时,安德烈直接做出了一个俄罗斯战争英雄叶夫根尼.罗季奥诺夫的塑像,引起一阵轰动。

叶甫根尼娅的妈妈一看到这个作品就非常震撼,一个电话打过去, 就带着女儿到学校里看看这个小伙子。

安德烈当时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少女,就是美绝莫斯科的芭蕾公主,只是心想 :“哇,姐姐好美啊。”

叶甫根尼娅也对这个才调秀出的男生颇有好感,还请他回自己剧院看了一场《胡桃夹子》。

他们写信、聊电话,日久生情。

叶甫根尼娅回忆说: “本以为我这辈子只会和芭蕾长相厮守,我当时28岁,从没想过结婚,但最后还是爱上了他。”

安德烈向她告白后,叶甫根尼娅就盼着他来求婚。每次表演,都和保安说: “如果有个留胡子的小哥要来后台找我,就放他进来。”

但安德烈,实在太钢铁、太害羞了, 足足拖了半年,才壮饱胆子让叶甫根尼娅嫁给她。

多年以后,叶甫根尼娅笑道: “他再迟一点,我就专心跳舞不嫁了。”

2014年,两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一个已是 舞技无双的首席芭蕾伶娜 ,一个只是 初出茅庐的年轻雕塑师。

女强男弱。

外人眼中的 距离 ,成了爱人心上的 争气 。

安德烈脚踏实地、精益求精,把对历史的热爱融入雕塑

他给二战中无畏冲锋的狗战士立碑,为作曲家拉赫玛尼诺夫塑像。

相比其他赚钱的行当,这些创作赚钱少、耗时多,吃力不讨好。

有人曾试探问:“你和妻子 谁的收入多 呢?”

安德烈没说话,反倒是叶甫根尼娅抢答:“我是一个芭蕾舞者,我的全盛时期是20-35岁, 但我的丈夫是一个艺术家,他还年轻,我永远相信他!”

他是她眼中的日月星,她是他心中的爱美神。

安德烈以妻子为灵感进行创作,那些 飞翔的姿态、翩跹的光影,被这个大老爷们粗糙的巧手一点点定格。

或许有一天,你会苍然老去,会不再跳舞。

霜雪会落在你的头顶,岁月会刻在你的眼角。

但是, 叶甫根尼娅,我将用此生的浪漫和来生的温柔,留住你盛放的季节。

这些舞者的雕塑被放在众多英雄铜像之中,这是 关于爱情的史诗。

2019年,皇天不负有心人。

安德烈的创意突围而出 ,他在山坡上搭起一座巨大的棚架,风雪无碍,日月见证。

300天后,这座纪念碑惊艳了全世界。

揭幕那天,安德烈带着妻子见证这个历史性时刻, 二人牵着手,抬起头,仰望远空。

一位是震撼人间的天才雕塑家,一位是无可比拟的芭蕾舞首席。

绝配。

他们生了一对 双胞胎女儿 ,今年已经4岁,一家4口在秋叶下相拥,在大海旁漫步,羡煞旁人。

叶甫根尼娅说:“我不会逼她们学芭蕾,如果她们喜欢橡皮泥,成为爸爸一样的艺术家也很好。”

“在俄罗斯,很缺女艺术家。”

夕阳西下,为巨大的雕像镀上一层柔柔的釉,几百公里外,莫斯科大剧院灯光璀璨,叶甫根尼娅翩然起舞。

她只需要一抬头,就能看到丈夫带着两个女儿坐在观众席上, 掌声如潮,幸福满溢。

叶甫根尼娅和安德烈,不曾爱得轰轰烈烈, 这是两个为艺术献身的灵魂,找到互相守护的誓约。

我想起书上读过的那句话:

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他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他, 屹立不倒。

她, 熠熠闪光。